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我误夺恩人老公后忏悔无门

那是8年前,15岁的我和同学看了夜场电影回家,路上被迎面开来的一辆汽车撞倒。我当场昏迷过去。醒来时在医院,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陌生女人微笑地看着我。她眼角那颗美人痣很妩媚,使她看上去说不出的优雅而高贵。

同学对我说,是方姐救的我。方姐的车下乡路过我们镇子,看到血流不止的我,就将我急忙送到医院,还给我交了住院费。我的腿折了,需要很多钱。我感激又为难地对方姐说:“我家里很穷,怕是一时半会儿还不上你的钱,我还在念书,爸妈下岗了,挣的钱仅能维持生活……”

方姐不等我说完,就握住我的手,安慰我说:“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出来的。你放心养病吧,我不说不用你还钱,你上了大学找到好工作了,再还钱给我。我给你留下地址和电话,咱们好联络。”我认真地给方姐打了欠条。但当我给她打电话问好时才发现她给我的电话是假的。那笔钱她根本没想让我还。我记住了她,我的恩人。

3年后我考上大学,在校门外不远的一家酒楼做兼职。一次,朗明在这家酒楼请客,就在我们为他送茶的瞬间,我们目光就对上了。那晚,朗明在楼上开了房,叫我去给他送茶水。房门一关,朗明就握住我的手,先是抚摸,后来是亲吻。他喃喃地说着会对我好,会对我负责,会帮助我完成学业。那天我在他的诱导下,沦陷了。

我成了朗明的情人,在他的帮助下,我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在日复一日的朝夕相处中,我竟真的对他产生了感情,而他也真的爱上了我。(世界名人故事)每一次和朗明在一起,我都缠着他要一个家。我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朗明在我面前提过他的妻子,他说,他妻子,不再青春、不再美丽,身上永远有浓重的油污味,干着和男人一样重的技术活,几乎不花什么钱,不买衣服,不买化妆品,不做SPA。她用她一分一厘挣下的钱给他开了公司。

他还说,他已经厌倦了她,但自己不愿背着一个负心汉的罪名,迟迟没有离婚。于是在我一次次以死相逼的要挟下,他终于为我和结发10年的妻子离了婚。据说他前妻并没纠缠他。离婚那天,我看到了他的前妻,憔悴而苍老。眼睛是红肿的,显然昨晚哭了一夜。我寻思她虽然主动成全了我,可她至少应该是心伤的。我以为她至少会骂上我几句,以解心头之恨。那样,我的心里反而会好受些。可她看到我时,却什么都没说,仅仅是冲我淡淡地一笑。而那惨淡的笑容背后,暗藏着多少数不尽的千言万语?但我却在她的笑里悚然一惊。天哪,那笑容太熟悉了,我做梦都梦见过,还有那眼角旁的美人痣。她是方姐,8年前救过我命的方姐。

我心里的悔恨与自责,无法形容。方姐却没有认出我。是啊,8年前我还是个瘦弱的黄毛丫头,如今却长成蛇蝎美人。我不敢和方姐相认,我无法面对她的笑容。

当晚,朗明和我在床上缠绵,我却木木的,身体像块石头似的冰凉。我无法想象我将来要和恩人的老公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朗明接了个电话,突然从我身上掉了下去。方姐死了,从楼上跳了下去。那一晚,我在床上跪了一夜,流了一夜的泪,说了一夜的对不起。方姐,你在天之灵能否听到我对你的忏悔?人生可不可以再来一次,让我在遇见朗明的时候,选择离开,或者,让我救方姐一次,哪怕死,也值得。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