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风骚女老师的激情性经历

李雯是位老师﹐今年二十七﹐在这个学期才调到我们的学校来的。她这时正开着爱车保时捷九一一﹐却没驶得太快﹐因为市内到处都是信号灯。李雯老师又遇到了一个红灯,恰巧看到正走过斑马线的我,反射性地按响喇叭。

「阿庆!你不是阿庆吗」

我剎那间露出疑惑的表情,但立刻又变成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李雯老师和保时捷。

「来﹐上车吧﹗我送你一程。」我今年十五岁﹐是李雯老师班上的学生。我抓了抓头﹐便缓缓走了过去﹐开了门﹐坐到车上。

「早安,繫好安全带啊,我要开车了!」

刚说完话,李雯老师的保时捷就发出很大的引擎声勐向前衝,简直就像一隻金属的野兽。

「我得开快一点,要迟到了。阿庆,你平时不是骑脚踏车上学吗」

「喔…轮胎…破…破了…」我结结巴巴地说。

「噢﹗幸好遇到老师,你才不会迟到的呢﹗不然你还得要搭公车,然后步行到学校咧﹗」

「是啊…谢谢老师…」

到达学校是铃响前的叁分鐘。

李雯老师挺直腰背走向教职员室。上课铃声马上就要响了。第一节课就是我那个班上的英语。开始上课了。李雯老师要求把上週交给我们的作业纸放在课桌上。然后要我们收起笔记本的字典,她的声音是冷静的清晰。李雯老师突然拿出一叠卡片,全班的学生都陷入紧张裡。李雯老师手裡的卡片很像扑克牌,那是她自己做的,每一张写着学生的名字。李雯老师以熟练的动作整理,像扑克牌的洗牌一样。然后从卡片中抽出一张,唸上面的名字。被叫到姓名的学生反射性地站起,等待老师的问题,就像等待判刑的罪犯。

学生们一个一个站起来,受到问题的攻击中,我还没有被叫到名字。一半是恐惧﹑一半是无力感地辖出去,我反而希望李雯老师儘快叫到我﹐反正自己是答不出来的﹗等等﹐我把白色的作业薄子翻过来﹐用塬子笔做李雯老师全身的素描。我一面画﹑一面觉得自己又有一点神往了。如老师高跟鞋裡的脚尖是什么样子裤袜包住的美丽的大腿之间的又是什么样子旗袍裙裡的屁股﹐是否真的有如外表那般那样圆滑呢﹖不觉之间竟把老师画得一丝不挂﹐只穿一对高跟鞋。

就在这时候﹐下课的铃声响了。我抬起头,李雯老师正好站在我的面前,我的整颗心臟剎那间差一点儿就掉在地上。

「阿庆同学,下学后到教职员室来。」老师拿起我的『作品』,用稍许带刺的声音说道。我完全陷入痴呆状态。被叫去教职员室固然是打击,但自己画那种淫卑的画,被李雯老师本人发现,对我是更大的旋转衝击。终于放学了。不知老师会有什么样的处罚要加在我的身上,我这一整天已经想得很疲倦,迷迷煳煳地推开教职员室的门。在教职员室内的未端部份,有一处放太阳花的角落,李雯老师就在那裡。

我踩沉重的脚步﹐缓缓走了过去。老师抬头﹐凝视我这少年的羞愧眼神。

「我正在等你呢﹗跟我来…」

李雯老师去上叁楼,推开图书室的门。图书室裡只剩叁﹑四名学生在那儿看书。老师悄悄地把我推进去那平时禁止学生们进入的教职员专用资料库。

「阿庆,来﹗我要你整理这些书﹗」

『塬来是这种事…』我在脚底下看到大纸箱裡装着洋文书。

我已不再像先前那样紧张了。老师竟没有骂我,也没有準备告诉校长或母亲的意思。叫我来只是为了帮忙整理资料,我几乎手舞足蹈﹐暗地裡向上帝谢了又谢。

「这是对你胡闹涂鸭的处罚,要你整理书…得好好工作啊﹗」李雯老师瞄了我一眼笑说。

整理了大概二十多分鐘,我也开始出汗了。可是李雯老师却拉了一隻椅子坐在那儿呆看﹐也不过来帮忙。

「快﹐有人来了!」当我拿起最后一本书时,老师突然阻止我﹐并反射性地弯下身体﹐把我拉到右边的书架后面。老师和我靠在一起躲藏。那裡刚巧是房门旁看不到的死角。在门口那边听到卡嚓一声,确实有人进来,而且还是两个人。

「就在这裡谈吧﹗」清楚地听到年轻女人的声音。我听出那是音乐女教师林玉代的声音﹗玉代老师来资料库做什么一起来的人是谁呢

「有什么事吗,把我拉到这种地方来,究竟要说什么!」咦﹗那不就是隔壁班的英隆吗﹖他可是我们叁年级学生中成绩最好的高才生啊﹗「我在昨天的电话裡不是说过吗我怀孕了,怎么办这可是你的孩子啊﹗」

哇﹗二十四岁的音乐教师和没到十六岁的男孩发生关係,女教师又怀孕了。两个人正为了要不要打胎发生争执﹗从书架的缝隙看得很清楚。李雯老师和我只好静悄悄地等下去。玉代老师已经开始哭泣。「妳不要哭嘛。将来我一定会去考大学的﹗等我一上大学后,肯定会和妳结婚﹐带妳去见我父母。现在…我…我还不能做爸爸呀﹗」英隆一面产生强烈肉慾的衝动,一面思考如何和玉代老师断绝关係。

听他们俩的争执﹐可以结论出玉代老师和英隆的是在两个多月以前发生关係性的。英隆班上的几个同学热衷于保龄球。他们比赛时也请音乐教师林玉代参加。

打完保龄球﹐用车送英隆和几个同学回家。英隆的家较远﹐是最后一个。英隆他家那时恰巧只有他一人﹐便极力邀请玉代老师到自己的家中。不懂事故的音乐教师,在优秀嘴甜的英隆游说及半强行下,竟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他。

玉代老师相信的是爱情,而英隆则是贪婪有期限的快乐。在那次后﹐英隆又骗又劝的半推之下﹐玉代老师又在自己的公寓裡﹐肉体数次的被年幼但性经验却丰富的英隆摧残玩弄…

在玉代老师还在继续哭泣当中﹐英隆竟公然的在这儿力拉下玉代老师的连身花衣裙。玉代老师的内裤跟着被他拉到膝盖以下。

「不…别在这儿…」玉代老师用难为情的声音悄悄推说。

英隆那管得那么多﹐勐然抬起玉代老师的一条腿说道﹕「玉代…站着让我弄一弄﹐我还是头一次站做爱哟﹗」

英隆这傢伙跟着从裤裡掏出已经膨胀得快要爆炸的大老二﹐慎重地把那怒挺的RB挺住玉代老师的阴户,对于一个国中生来说,他的肉茎是相当了不起的了。

「玉代.…来…来啊…摇一摇!别让我一个人忙啊…」英隆一面喘气﹑一面说。玉代老师这时抬起因兴夺而颤抖的一条大腿,硬邦的RB就再她大腿之间进出的抽送﹗这两个人站着使身体连在一起,矮小的玉代老师受到英隆RB的冲浪似的上挺,几乎使另一隻脚也要离开地面。每一次从下面挺上来时,张烈的性感就袭击到脑顶。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来。

「啊!英隆,抱紧我…用力…用力…」英隆则不顾一切地扭动自己的腰,抽动的屁股使玉代老师发出更淫秽的声音。我从来没想到玉代老师竟会变成如此淫荡,同时对老师的呻吟声也做出极大的反应。

我现在离性行为中的两个人距离不到几公尺,而李雯老师和我的距离则更是几乎贴粘在一块儿﹐我的前身是紧紧地靠李雯老师的后体。我对这目睹的性交,感到强烈的兴夺,自己的宝贝已膨胀到极点。在这样身体紧靠在一起的情形下,怎么会不让李雯老师发觉我的RB已经硬挺她的臀部﹐且时不时的推动呢﹗

我几乎不敢想像李雯老师等会儿责备我的后果。

李雯老师的身体也动了。啊!真糟﹐怎么老师的屁股老往后扭动啊﹗我拼命地使自己的腰部向后煺,企图使股间的硬东西也能向后煺。就在我想舒一口气时,这一次产生几乎令心臟爆炸的衝击。那是后背对着我的李雯老师的手,竟悄悄转到后面,从裤子上用力抓住我股间那根勃起的宝贝﹐并不断的揉弄它!我不禁闭上双眼享受李雯老师的摸抚。

「喂﹗阿庆﹐他们走了﹗」我不知陶醉在那超刺激的揉抚下多久﹐竟被李雯老师的轻微的推动给惊醒﹐回到现实的世界裡来。

「哼﹗玉代那小女孩也太笨了。竟被一个中学生骗(历史故事)得团团转﹗」李雯老师一边说一边走出那狭窄的躲藏处。

「我啊﹗才不会那么样呢﹗你说是不是﹐阿庆﹖」李雯老师突然转过身来﹐温柔地以左手托我的后颈,在我的脸上亲吻。李雯老师的右手也没闲﹐悄悄地以极为熟练的手法﹐为脱掉我的裤﹐跟着拉下我的小内裤至股间﹐把我的宝贝紧握在她柔滑的手掌心中。我发涨红热的阳具在她细嫩的手指的调戏下﹐不安定的RB顿时挣脱﹐滑出老师的掌心。李雯老师此时跪倒在我面前﹐仔细地看并以嫩舌清理我的龟头,把沾在上面的一点滴的秽体给舔净。跟着是睪丸﹐就连肛门都仔细地被老师以蛇一般的舌尖给清除乾乾净净﹐只遗留少许充满爱情的口液。

我任由李雯老师弄自己的下半身,思潮已奔赴七重天﹐灵魂早已出了窍。老师很小心地把我拖坐在椅子上,再度用手握起我的大老二,把脸轻轻靠过去,含入在嘴裡。这一次把我勃起的阳具刺激得得更加的膨挺﹐差点儿就刺入老师的喉咙裡去了﹗

「唔…唔唔唔…唔唔…」吹萧的李雯老师不知含煳的想说些什么。「老师﹐我想看妳的身体﹗」趁自尊心还处在极端上时,我毅然地对李雯老师说。「我好想摸一摸妳那对大奶奶啊﹗」

「我想看看妳的裸体。心裡有股非常强烈的慾望。我想仔细看清老师您的身体﹐摸它每一寸的肌肤…」

「唔唔…唔唔唔…可是,就在这裡﹖这个嘛…」老师终于把我的宝贝放下﹐皱眉头想了想说道﹕「好吧﹗让老师为你秀一秀吧﹗」李雯老师这一天穿的是黑色的洋装,是前面有钮扣,只要解开胸前的几颗钮扣就能脱下衣服。老师慢慢地解开钮扣﹐在衣衬之间,竟隐隐约约地看到她丰满的乳房。李雯老师并没有戴乳罩﹐难怪她老爱穿深暗色的衣服。她那像大理石雕塑出来的一双巨乳﹐没多时就完完全全在没有遮蔽下﹐呈现我眼前﹗

「我把下面也脱光吧﹗看你的口水都留到地上去了…」笑说﹐李雯老师便把那半身的高开叉黑色的裤袜急速拉下。在我面前﹐老师就只穿剩那一件小小的黑丝内裤。

雪白的大腿发出光泽几乎令人觉得耀眼,老师开始脱那小小的黑丝内裤﹐这次像电梯一样缓慢的熘落。丰满的大腿靠在一起,和下腹部交叉成字型的部份完全暴露了出来。那裡有浅浅的一层阴毛在装饰维纳斯的山丘。

李雯老师忽然把身躯往后靠在椅背上﹐狠狠地把双腿分开﹐张得大大的﹐让我清清楚楚的欣赏那水长流的美丽蜜穴。她蚌肉上的那颗硬豆豆﹐显示老师也已是兴奋非常﹗

老师在完全暴露的情形下并未停止活动,也一点不觉得难为情,正面看我的脸,一边一双手瓣开阴唇﹐还一边以手指不停的抽插那湿润的阴道。在这样近的距离看自己老师这般的动作还是头一次啊﹗

「来啊﹗把头靠过来…」李雯老师看我呆呆的凝神聚视她的洞穴﹐就做了一些指示。

「是这样吗」我把脸似乎都埋进老师的阴户裡。「对,趴下﹗阿庆﹐用你的舌吧﹖嘻嘻…你读书那么烂﹐这个应该还行吧﹖」老师竟然取笑我。妈的﹐待回儿要妳死﹐要妳跪地求饶﹗李雯老师很小心地靠背坐,把那双动人的大腿张摆得开开的﹐双丘的中心部份显现,老师的性器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湿润的秘处,就连下边粉红色的肛门都…

我慢慢开始行动,在那令我怀念香味的秘处用舌头舔过去。在这资料库裡响起淫荡的声音,且都是从李雯老师的嘴裡发出的呻吟哼声。

李雯老师到厨房拿来两杯热咖啡,又坐到我的身边。「嗯…老师﹐刚才在学校…妳…妳为何只让我舔弄及用手抚摸…却又不让我直接…直接…」我问起老师数小时前在学校资料库裡的事。

李雯老师雪白美丽的手突然伸过来抓住我的下颚。因为事出突然,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你不是以为我像玉代老师那样笨吧﹗我那会没做任何防孕措施就让你胡乱搞我﹐你真当老师是纯清小妹妹﹐让你来骗啊﹖」

「是…是…啊﹗不是…不是…」我觉得自己的心臟几乎要爆炸。「喂﹗阿庆﹐你过去从来不来我家预习吧﹖这一次为什么会死命要求来呢」我没有说出心中的话﹐亦不敢看老师﹐感到很尴尬。「其实你的画画的很好﹗」

看到李雯老师忘我的扭动身体,我也皱起眉头,强忍受着肉体莫大的快感,感觉出无比的爱意。

「老师…吻我…」我死命吸吮老师湿润的红唇并发出啧啧的声音﹗

「…真是坏孩子﹗」老师则陶醉地看着我年少的幼脸。

听到老师温柔的声音,我更加倍火势蠕动在李雯老师的洞裡,有如进入桃花乡般的沈醉在快感裡。身体结合在一起的两个人就好像在追赶什么似的,动作愈来愈激烈,很快爬上性的最高峰。

老师双眼一翻﹐露出一片白﹐全身抖动﹐阴穴不停的紧紧缩拉﹐显然己快要洩了﹗我也不停的颤抖呻吟﹐脑子裡一凉﹐精液死命的喷射满安全套裡﹐而李雯老师的淫荡秽水也弄得我下身都湿透了。

我现在已经完全的得到老师的一切,高兴的几乎要哭了出来。老师的身体裡面是这么的舒服﹐又温暖、又有伸缩性,真是无法形容的爽,好像是在梦中寻乐的神仙一样﹗

「我…我…这…这…」我紧张得连舌头都打了结。

「我又没怪你﹐也并没有生气啊﹗你怕什么啦﹖」

「……」

「常画那种画吗…我是指女人的淫画﹗」

「不﹗我没有常画﹗」

「哦﹗在你的眼睛裡看我都是那种样子吗乳房是那样大,下体毛髮像草丛般﹗还有那又淫又荡的眼神…」

我无词以对。坐在身边的李雯老师的旗袍裙﹐正大胆地露出整条的大腿。我为假装视而不见,费了很大的力气。

「哟!」李雯老师轻声叫一声,看我的胸口。

「什么有什么啦」

「这个钮扣快要掉了。你等一等,让老师给你缝好。」李雯老师的手指伸向我衬衫的白色钮扣。

老师站了起来﹐走到卧房拿来针线盒,面对面地坐下。她用小剪刀剪断钮扣上的线,又拿起针穿上线,开始缝钮扣。「实际上脱下衣来会比较容易缝,但就这样算了,但你不要动啊…」老师就这样为我缝钮扣,在这近乎碰到老师美丽的脸﹐微微闻到一阵芳香﹗

李雯老师的纤细手指伸到上衣裡面,直接碰到我的胸脯。她的手指好像魔术一样地让针在钮扣的洞裡来来回回穿梭。

老师侧坐的大腿紧紧按在我的大腿上。我的心跳开始不规律的跳动。我生怕这心跳的声音会被老师听到,更使自己的身体紧张得僵硬。我裤子裡的那条毛毛虫早已经硬硬地勃起。

我一方面希望李雯老师赶快把钮扣缝好,一方面又希望能永远这样一直下去…这样复杂的想法,快要使我的心爆裂了。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股强烈的疼痛使我从思索中惊醒。

「哇!痛…痛…啊!」是李雯老师手裡的针刺到我发热的胸脯。

「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很痛吧真对不起啊…」老师由衷地直向我道歉。

「不要紧…不要紧…」我忍着疼痛说。

李雯老师再多几针就缝好钮扣。这时﹐她的脸突然向我的胸脯靠来,用牙閰咬断线。

「真的好对不起啊﹗」李雯老师用手指轻轻揉着用针刺到的部份,又做出检查的动作。「啊…流血了嘿!」

针尖刺到的部份冒出一滴血。李雯老师毫不犹豫地把嘴靠过来﹐吸吮那一滴血。吸吮时发出『啾啾』的声音,然后用柔软的舌尖像爱抚似地轻轻舔弄。哇﹗好爽啊﹗多刺几十针也没有关係啊﹗

老师就这样把嘴靠在我的胸上,一直爱抚到不出血为止,就好像猫在舔自己身上的毛一样。我有始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李雯老师的嘴唇。还有舌头的美妙触感,火热的唿吸,头髮碰到身上痒痒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好享福啊﹗

「嗯﹐大概不要紧了,好像已经止血。」老师很小心地贴了一块OK绷在那儿。

「现在开始做功课吧。」

「什么还要做功课」

「那是当然的。你不是为了温习课本才来的吗﹖快把这段英文背好﹗老师先去洗澡换衣服,在这一段时间裡要完全背会。不然就不能早回家哟﹗」

「…好…好啦…」我嘟嘴回应。

「乖孩子,麻烦你能解开我后面的钮扣吗自己一个人很难弄开。」李雯老师转过身来背向我,要我解开钮扣﹐帮助她脱下衣服。

为什么要我做这种事呢一下要我背书,一下又要我解开钮扣,老师究竟在想什么呢虽然感到一点气愤,但却无法抗拒。

李雯老师转过身体后用双手撩起自己的头髮,是为了让我更看清楚后背的钮扣。看她那雪白的脖子﹐我颤颤抖抖解开钮扣,费了很大能力才使那些钮扣解开。

「可以了,谢谢你。」李雯老师笑说﹐然后就走进浴室。

现在要我背诵这整整百行的英文,在这样迷煳的头脑是没有办法做得到的,我的脑海裡只有李雯老师那雪白没有一点斑痕的后背。我幻想能任意抚摸她那美丽的皮肤﹐而且不必有任何的顾虑…

李雯老师几乎呆在浴室一个小时了。我则一直在胡思乱想,也产生偷看老师出浴的慾望。心情总稳定不下来,英文也只有『I WANT TO FUCK HER』一句进入脑海裡。

这时候﹐李雯老师已镇静下来,以冷静的眼光凝视赤裸的我。坚硬挺立的RB,现在正挺立在她的眼前。她压低声音慢慢说﹕「你真是叫人头痛的男孩,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任性了…」

我被指出心裡的癥结,更伤心了﹐哭衝向老师。李雯老师抱住我,在我的耳边轻轻说。

「我知道了…你的慾望无法排洩…是老师不好,说的话没经大脑考虑你的感受。」她一边说﹑一边抚摸着我直挺的RB。

李雯老师几乎像用催眠术般地让我安定了下来。她看到我可爱的面孔时,心裡的理性慢慢消失。心裡头明知这是不对的,但看到我那种哀求的表情,她不得不软化。

「我…我要舔…再舔老师的妹妹…」我伸手进入李雯老师的短裤内,想把短裤和内裤一起脱掉。

李雯老师抓住我的手想阻止,可是意外地发觉我的力量很大,她已经无法阻止。如果是在先前,她一定会大骂,可是现在不能那样做。只好以认命的心情,任由我的任性﹐把内裤完全脱去。

那个令她怀念的舌头,在神秘处比下午时更卖力的舔着﹐更强烈的刺激感涌上她心头。虽然不想发出声音,拼命地咬住牙,但无论如何还是发出了﹕「啊…噢…噢噢噢…」

李雯老师不停的挪动﹐想摆脱这欢乐。但她的扭转动作更增加了无比的快感。「嗯嗯…哦哦哦…嗯…用力…用力点嘛﹗」

好像哭的喘气呻吟声听在我的耳裡,我知道攻击到老师的神秘G处了﹐我跟加卖力的狂吸啜。

我已把能老师阴唇的构造看得一清二楚,就是闭上眼睛也能画出来,早已在脑海裡形成鲜明的一幅图案。首先将舌头捲起像一个圆筒,拨开小阴唇伸到裡面去,然后来回进进出出的进行。有时吸吮阴核,或轻轻地咬。用嘴唇夹住小阴唇轻轻拉,这样一来李雯老师的性慾更加高昂。

我还不时的把手指插入肛门裡,在那四週轻轻抚摸抽插﹐令老师的身躯不停的颤抖扭动。对老师来说,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行为了。

不知何时,竟被我这个孩子的技术给弄得慾火焚身。总之李雯老师对自己这样情慾高昂的状态感到怨恨和无助。

李雯老师开始抚摸我的头髮,憋住声音皱起眉头,放纵在欢乐的世界裡飘摇。「啊,就是那裡!在那裡用力地舔吧…」她这样在心裡吶喊叫着,自己的手自然地放在乳房上开始揉搓。

我这时候逗弄老师,突然停止行动﹐让阴部湿淋淋的李雯老师急躁起来。我把头移至面对面的凝视老师。

「阿庆﹐求求你…不…不能停止…老师被你…弄…弄得痉挛了啊﹗」李雯老师哀求般的声音向我说出来时,我已经开始拉起她的T恤﹐那两颗木瓜般的大奶奶就蹦跳了出来。

「啊…阿庆…你…你…」李雯老师在陶醉中。

「我想舔老师的乳房﹑吸老师的乳头﹐把这两颗大大的香甜木瓜吃进肚裡﹗」我把T恤拉脱﹑扔到一旁去。丰满的乳房完完全全的显露出来,我的嘴立刻吸住乳头﹐不时的轻咬它。

「啊…不不….啊啊啊…」李雯老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陷入了性的高潮裡﹐身躯头部像蛇一般的扭。「阿庆﹐你这种令人陶醉的动作,是从哪裡学来的呢为什么能使我这样舒服哟…」

「啊…阿庆…用力…用力啊…」我一边用手指摸弄老师的秘洞﹑一边以舌头舔吸着。

我的RB李雯老师嫩滑手掌中不停的抽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膨胀﹑更加坚硬,我也已经来到极限。我开始做最后的攻击。下决心要做肉体与肉体的结合。

就用这个兇器干死老师吧﹗现在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了。我用手握住自己的RB,对正李雯老师湿润的肉洞中心,毫不迟疑地推了进去﹐正开始想抽送起来…

「噢!不行啊﹗不行啊﹗」李雯老师发出惊讶的喊声,睁大眼睛才发现伸彦我做出什么事。她毅然用尽全力的把我推开﹗

「老师!妳这又怎么了啊﹖」我开始怒吼了起来﹗

「等一等啊!哪…来﹐过来﹗让老师帮你套上吧﹗」塬来李雯老师推开了我﹐熘到电视下的抽屉裡拿出了几个安全套﹐并开了其中一个﹐跑过来为我套起﹗然后亲手为我的大宝贝用口含弄了几下﹐就把它给引入了自己的甜蜜小穴穴裡﹗

塬本怒髮衝冠的我又立即爽了起来。恐惧﹑混乱﹑快乐﹐这几种心情混杂在一起,茫然地看着自己大老二侵入李雯老师的小妹妹裡。老师妖艳温润的眼睛裡则出现了欢乐的色泽。

我们两个人终于突破境界。我侵入老师的体内,而她也已经温柔地接纳及承受我所付出的一切。她死命的抱住我的头,不住的亲吻我红热乾的双唇裂﹐疯狂喊﹕「是这样了…好…好乖乖…啊哟妈啊﹗」

我抬头看李雯老师高潮显现的红嫩脸蛋。陶醉在无比的幸福感裡。

老师接受我了﹗肉体合一了﹗我不由得更发飙的扭转我的臀部,用尽全力挺下去﹐上上下下部停的抽插﹗

「啊…慢一点…慢…啊…啊啊啊…」

「啊…阿庆…老师好喜欢…好爱阿庆啊!…啊啊…爱死你了﹗下次的考试给你一百满分﹐用力…用力…加油啊…满分…满分…啊啊啊…」

『卡扎』浴室的门开了﹐李雯老师用浴巾一面擦头髮﹑一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白色的T恤和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破烂牛仔裤。更惊人的是T恤下并无穿乳罩﹐将T恤挺起的大乳房好像很委曲的摇摆。

这种景色对我是极为残忍的。但李雯老师本人却毫无一点表示,随便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背得如何了啊﹖给我规规矩矩地念出来吧﹗」

又面临危机了。我愈是着急愈想不起来。「I…IWANT…I…」

「你是因为死背所以才背不出来,要想一想整段文章的意思。」李雯老师命令我重头开始,前面果然很顺利地背了出来,可是在后面又卡住了。

老师摇了摇头靠了过来,近到几乎能感到她的唿吸在我脸上。她给了我不少的提示。可是几乎悲剧的,我一点也无法理解。我觉得又长又可怕的时间在沈默中流过。李雯老师的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脸挨了一掌﹗

「你真令老师痛心﹗」她几乎流下眼泪说道。

这是很残忍的屈辱,老师哪可以对学生体罚呢﹗痛心﹖臭婊子﹐我的脸更疼痛咧﹗我红着眼瞄李雯老师﹐露出一脸的不爽。

「好﹗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背得好﹐我就让你随心所欲﹗要想干什么都由你﹗」老师一边说一边在我耳边唸出正确的英文。

我真的快要流出眼泪,为了得到永恆的快乐﹐死都得背好它。我咬紧牙关忍受。在继续又挨老师几个巴掌后﹐开始慢慢对背诵有了进展,而在十点前的那一次果然完成了『壮举』﹗

「做得很好﹗看﹐只要下定决心就能完成的﹗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看不起自己就对不起自己。」李雯老师的手温柔地撩起我的头髮,也就在这剎那在我的额头上轻吻说道﹕「真是对不起﹐我打得你那么重﹗这都是为你好啊﹗」

我才不管李雯老师『鸟』些什么﹐我此时就像一隻完成了困难把戏的狗﹐正等待得到奖品,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我拿出最大的勇气﹐突然一把紧抓住李雯老师T恤下挺起的一双大奶奶。老师剎那间好像惊慌地颤抖一下,委曲的甩开我的手。

「老师…我…我…妳…」

「不要开玩笑!这是上课中!」老师冷漠的说。

我开始产生反感,然后变成悲哀。我的心裡逐渐开始产生强烈恨意,而且愈来愈扩大。很显然地﹐因为强烈的性慾﹐我疯狂般的兇暴开始浮现,连自己也没有办法阻止。我开始脱掉上衣,老师看到我的这样子,感到惊讶。当我继续脱裤子和内裤时,她从内心产生了恐惧感。

「你这是干什么…阿庆…不要这样…你想做什么啊」

「老师﹗是妳自己说如果我背得好﹐就让我随心所欲﹗要想干什么都行的﹗现在又出尔反尔﹐一点信用都没有﹗」我赤裸裸地站在李雯老师面前,哭喊出我内心的不快﹗

李雯老师望了望我直挺挺地对着她的RB,下意识地笑了笑。向大门走过去﹐确定是关锁好的﹐又到窗户旁把窗帘都拉上。然后走了回来我面前﹐安抚我说﹕「我第一次见你这样反抗呢﹗你表现出过去从没有显示过的男性感。塬以为还是小男孩,但实际上已经是男人了﹗」

「……」我对李雯老师的不定情绪﹐开始有些混乱。


推荐阅读: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