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我爱上了一夜情的她

那件事已经过去半年了,可我依然无法走出来。我总是控制不住地想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想要见到她。理智告诉我,再这样下去很危险,可心里却像有一头狂躁不安的野兽,天知道我管住它要花多大的力气。有时候我甚至想,算了,我不再挣扎了,随便找个人结婚吧,我要进入她所谓的那个圈子看看,爱情和婚姻姻真的就是她所说的那样吗?

我曾是个积极向上的青年,可是半年前那短短十几天的相遇,我被完全改变了。虽然外表上我没什么异常,仍然整洁干净,可我知道我已经变得疯疯颠颠,整个成了她的翻版。我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说这段话时,项杰的表情异常平静,仿佛他真的已经放弃了挣扎,又或者,已经挣扎得精疲力竭。

那是去年11月24日下午,刚刚完成了一个很大的项目设计,我决定到网上去放松一下自己。在聊天室里,我的目光在一个名字上停住了———心蓝。我喜欢蓝色。于是,我主动跟她打了招呼。她说她是老师,这使我对她愈发有了亲切感,决定跟她聊下去。我的妈妈和姐姐都是老师,所以我从小就对老师颇有好感。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她似乎情绪不高,对我的搭讪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我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不认识,有所防备和矜持是很正常的。半个小时后,可能是见我还没走开吧,她忽然对我说:“我上网是为了找一个人。”我知道这问题很敏感,却还是问了:“你找谁呢?”她的回答令我一愣:“我爱的人,我的情人。”我没想到她这么坦白。我问:“找着了吗?”她说:“找着了,可我不敢上去跟他说话。”然后,她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跟我说开了。

她27岁,已婚,有一个孩子,可她的心却牵挂着另一个男(哲理故事)人。每天一下班,她就上网,看他是不是在网上。有时候,她痛苦地看着他进进出出地跟别的女人聊天。

我安慰了她几句。后来因为有事,我匆忙下线了,两人互留了电话。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坐在摇摇晃晃的公汽上,看着疾驰而过的街景和人群,我忽然想起了心蓝。几乎是在一瞬间,我深深地体会了昨天她语气里的痛苦,一种想要安慰她的冲动顿时充塞了我的心间。我翻出号码,给她发了一条问候短信。

如果我没有神经病似地发那个短信,也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从倾听到倾慕

那以后的一个星期,我们在短信里几乎无话不谈。

她向我讲述了她的婚姻。在家里,她的丈夫几乎什么都不让她做,主动承担了家务和接送小孩的任务,孩子也很听话。我觉得她其实很幸福,于是问她:“你还缺什么呢?”她说:“激情。结婚十个月后,婚姻就没有幸福可言了。我的生活太平淡了。”我觉得她的话简直不可思议,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父辈是怎么过来的?

关于她和那个男人的事情,她对我一点也不隐瞒,我甚至觉得,她有一种口述的欲望。

那个男人叫康远明,是一名公务员。在网上认识后,他对她很关心,后来,两人有了关系。开始时她并不愿意,可就范后她却发现自己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他。他们曾讲好只做情人,互不影响家庭,可后来她却做不到了。再后来,他的妻子发现了他俩的事情,来找她谈话,她于是不忍心、也不能再找他了。而他,也开始躲避她。他甚至对她说:“你不是我唯一的女人,但是你是最好的。”虽然明白了自己只是他的一个驿站,可她却已经无法收回对他的爱。于是,她开始上网找他,监视他,甚至去电信营业厅打印出他的通话清单,对其中出现频繁的号码,逐一拨打。而我觉得她做得最不值的一件事,是我们相遇的前几天,她在他的通话清单中发现了一个可疑号码,怀疑那是他新认识的网友,打过去,对方承认了,她竟然说要去找对方谈判。我觉得,她的智商已经下降为零。去找别的女人谈判,她以什么身份?而且,她越是这样,康远明便越是烦她,疏远她。

她说她并不是因为物质或者现实原因而爱上康远明的,她不图他什么,只爱他那个人,没想到却这么痛苦。在我心里,爱情还是一件很纯洁的事情,虽然她的作为有些离经叛道,但我还是有一些感动,我觉得她对他是真爱。我说:“像你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她说:“我现在是这样,以后不会了,如果以后跟一个人在一起,我会在意他的所有。”

我们每天都通短信,话题永远围绕在她和康远明的关系上。和她交谈很快成为我的一个习惯,我常常在坐车的时候因为发短信而坐过站。不知不觉中,我的感情已经一点点地超越了倾听者和安慰者的界线,而我竟毫不自知。

有一天,她给我转来一条短信,是她刚发给康远明要求分手的。她问我怎么看。我说:“继续这种关系很危险。”她随即将电话打了过来:“你知道吗?我以前都是口头对他说分手,可一见面我就忘得一干二净。这是我第一回用短信告诉他。我希望这次我能做到。”可后来的事实证明,她的自控力确实太差了。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不想再担任这种倾听和安慰的角色了,因为,知道她过得不好,我的情绪也会受影响,会很不快乐。可是每天,我又会情不自禁地想知道她在干什么,心情怎么样。

我们认识第十二天的下午,她突然打来电话,说想出来逛逛,要我陪她。虽然我预感到我们有一天会见面,但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我说我可能下班挺晚的,她说可以等。

那天的见面我非常狼狈。下公汽时,我差点摔了一跤。离指定地点还有3站路,可我怎么也拦不到的士,最后,我只得一路跑了过去。当她见到我时,我一头大汗,气喘吁吁。

而当我看到她时,我震惊了———她长得很美,有一张天使般的脸。从那一刻起,我无可救药。

饭后,我们一起散了一会儿步后来的事情是顺水推舟。我承认自己的自控力很差,而她可以拒绝我,我却无法拒绝。

有些事情发生了,情况就有了质的改观。

送走她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又后悔又担忧。我知道她这样做只是报复一个不爱她的人。她把所有的心全放在了康远明的身上,而他对于她,却是可有可无,于是,她想找个人过度一下,哪怕只是靠一下而已。她曾对我说过,她想摆脱康远明。遇到我后,她觉得我就是那个替代品。对于我来说,这幸福来得太早,她毕竟是有家之人,我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我又该怎么办。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她的举动再一次令我措手不及。

第二天,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其实,打那个电话时我也很矛盾,与其说是想得到确证,不如说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她却让我不要再找她了,说我俩之间已结束,什么也没发生过,什么也不是。我愣了半天,最后答应尊重她的决定,但是要求见一面。

她说:“这就像两个走夜路的人,在黑暗中互相依偎了一夜,天亮了,就该各自出发。”可是,要我将它当一次艳遇,或是一夜情,我做不到。在见到她之前,我俩的心就已经靠得很近,而当她破网而出来到我面前,当我把她的痛苦和她的具体形象交叠在一起时,我想要安慰她的冲动变得更强烈了。

她却想抹掉一切,不愿见面。情急之中,我说了一句傻话:“你不见我,我就去找你。”

其实,我也很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我努力控制自己,两天没有给她打电话,但是第三天,我忍不住了,又拨了她的号码。她说她在下班的路上,半小时后给我打过来。那半小时真是有生以来最受煎熬的时段。当她的电话终于到来时,我说:“你赢了,我熬不下去了。既然你不想见面,那就不见吧。”随后,我给她发了几条短信,她一条也未回。几天之间,她已判若两人。

后来,我又在网上遇到她,却不敢上去跟她打招呼。呆呆地看着屏幕上她的名字,我突然意识到,此刻的自己,不正是我们初次相识时的她吗?那时候,我是以安慰、拯救的心去接近她的,谁料到,我的定力不够,竟成了“忧郁病毒”感染者。

我能控制自己不打她的电话,但我无法控制自己不想她。我总是想:她在干什么?快不快乐?每天,我都会打开电脑,在网上等着她。每天,我的脑袋都是木的,上班的时候心思也在她身上。我总是期望能在上班的路上遇到她,哪怕不说话,远远地看看她,也是上天对我的照应。为了忘掉她,我把她的号码从手机里删掉了。可是每次经过电信营业厅时,我总是想冲进去把我以前的通话清单打印出来,从中找出她的电话号码。我还是想联系她。

过完春节,我早早跑回了武汉。我心存梦想:也许她已经改变主意,想见到我呢。结果,我当然失望了。

2月份,我终于没能忍住,在网上跟她搭了话。我问她过得好不好,她说很好。我说不小心把她的号码丢了,她于是告诉了我。那以后,隔两天我就给她发一条短信。虽然她从来不回,但我的心却因此好受了许多。

我仍然在压抑自己,很怕自己会成为她的麻烦。给她发短信,也只是想要一个她在我身边的确切感觉,我不想某一天早晨醒来突然发现,她的号码是一个空号,那样我肯定受不了。

端午节那天,我给她发了一个短信,祝她节日快乐。晚上,她打来电话。我迟疑着要不要接。而当她挂断时,我的理智一下子崩溃了,疯了似地回拨了过去。

她说她刚做了一个小手术,现在过得很不好。没说几句,她的话题就又转移到了康远明身上。她说她又跟他联系上了。我知道劝她再多也无用了。其实她什么道理都明白,她甚至还劝我,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要我谈一个女朋友,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她是一个常常让我感觉想象力匮乏的女人。她告诉我,她竟然跟康远明的一个朋友走到了一起。她说:“每天下班后,我先听会儿音乐,然后开始骚扰两个男人。一个是康远明,但他从来不接电话。而另一个男人会陪我聊两个小时。”她的语气里竟然是失而复得的喜悦,甚至想到要跟康远明摊牌,再次跟他分手。这一回我已经没有吃惊了,我说:“我知道你还会做出更令人吃惊的事情来,你不会停止折腾。”她辩解说:“我每天很空闲,老公又没时间陪我,我寂寞,我需要人陪。”我问她:“你真的爱康远明那个朋友吗?你这样做不是在报复自己吗?”仿佛顷刻间被刺破的气球,她的声音黯沉了下来:“是的,我不爱他。但是至少,我可以从他口中知道康的消息。”

如果说她以前只是把自己的生活搞乱了的话,现在,我感觉她已经开始把一池子的水都搅浑了。她的游戏已经越玩越大,也越危险了。她就像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停不下来。可是我已经无力帮她,我自顾不暇。

从第二天开始,她又对我置之不理了。后来有一天,她终于接了电话,说:“我不见你是有原因的,你了解的事情太多。你还没结婚,只有结婚后你才知道,这个圈子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她还说:“你还太不成熟,别人只是把我当点心,而你却把我当正餐。”如果成熟就是她所说的那样,我宁愿永远不成熟。

我还是放不下她,如果可以见到她,我宁愿少活十年。有时候,我非常恨她。她已经颠覆了我对爱情和婚姻的看法,虽然没有结婚,可我的内心已经非常接近她所谓的那个圈子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否重建美好。可是很快,我又会为她找理由,我明明是爱她的呀,我为什么要恨她?她不是个坏女人,她只是想做一个好情人而已,虽然她不是个好妻子、好母亲。

她以后会怎样?我以后又会怎样?谁知道呢。此刻,我的心已被抽空,只容得下她一个人


推荐阅读: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