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10年婚姻 老公只把我当免费保姆

当陈早抄起手边的计算器朝我砸过来却没有如愿击中目标后,他大步流星追上来一脚将我踹倒在地,那一刻我真的是恨透他了,提出了离婚,气头上的他放出狠话:“你要是敢离,我就一辈子不放过你,让你不得安宁。”一股走投无路的绝望袭上来,他不放手,却又不好好待我,在他看来,我就是一个免费保姆,一个床上用品,谈爱情,那是奢侈品。

深受重男轻女观念毒害的他唯我独大

我和陈早结婚十年了,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这是一个深受重男轻女观念毒害的家庭,男人是天,拥有说了算的权利,而且有了好吃的东西,他以及公公先吃为快仿佛天经地义。从来都是女人伺候男人理所当然,他连对妻子基本的关心都没有,我坐月子期间,他连衣服都不帮着洗,更别指望为你煲汤做饭了。

小事上不够体贴也就罢了,大事上他也是我行我素,从不考虑我的感受。孩子两岁时,陈早提出要买车。我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他离工作单位不算远,骑电动车很方便,而且是时候为孩子存点教育基金了,可他坚持要买,理由就是他姐姐家有了车,他不能让人看不起。

后来他坚持用我们攒下的五万元储蓄买了车。一下子我们变成了彻底的“无产阶级”,日子一下子变得很艰难,当时我们这个小家就靠他一个人挣钱,光孩子一人的花销就让日子捉襟见肘了,更何况还要养一辆车。

耳鬓厮磨的他居然像防敌一样防着我

所以没多久,我就出来工作了,在花钱方面也比以前更算计。好在只要勤奋一些,少些浪费,钱总是能留住的,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攒钱计划。

可没多久,争执再起,原因就是陈早的姐姐又换了一辆车,这一下陈早再次眼红,也想换车。我当然火了,都现在了我们还跟公婆挤在一起,最要紧的事应该是换套大房子啊,就算不买房子,过日子总得留下积蓄吧,万一哪天用钱了也好拿得出来,可我怎么也想不到陈早会这么反击我:“钱基本上是我一个人挣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现在不花,万一哪天我死了,岂不是便宜你了。”就这短短的一句话像一把(两性故事)刀一样狠狠地扎在我心上,突然觉得这个耳鬓厮磨的男人是如此的陌生,他居然像防敌人一样防着我。

车陈早还是换了,十万多,家里的钱不够,他贷款买的。我真的无计可施了,他看中的东西,一定要买回来,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实际情况,倘若换做是我,无论我多想要,他也不允许你买,买回来就家庭暴力,就是这样一个不讲理的人,我真是绝望透了。

我看到“幸福的人儿”眼里泪光闪闪

恰好此时单位派我和办公室主任武周去苏州出长差,起初对他的了解就是长我十多岁,家庭幸福,脾气温和。到达苏州一周后,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水土的原因,我得了重感冒,武周表现的很绅士,帮我买了感冒药,并且主动承担起我的份内工作,这让我非常的感动。

有一天我们陪客户吃饭,喝了不少酒,送走客户后,还没有睡意,就聊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幸福,他问:“你觉得我幸福吗?”办公室里都知道武周家有娇妻,对她呵护有加,还有一对聪明的儿子,所以我想都没想就说:“你的幸福是大家公认的。”可他苦笑了一下,然后我看到他眼里泪光闪闪。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上,下车时自然而然地抢着付了钱。第二天他追着要还我钱,正好那天是我生日,所以我就说:“钱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要的,你要实在过意不去就请我吃饭,我生日。”说起来挺可怜的,自结婚后陈早就没给我过过生日,一次都没有,这一次他又不无例外地忘记了。但好在那天,武周陪我聊了很多,给了我一个与众不同的生日。

说实话在苏州的那段时间过的挺开心的,武周的确是个细心的男人,他像照顾孩子似的呵护着我,那种感觉让女人欲罢不能,尤其像我这样从老公那里得不到基本的爱和关心的女人。

每个人女人都渴望爱 我亦不同

后来我又被调到济阳,临走前武周请我吃饭,那天我们都喝了一些酒,起身离开时,他突然从背后环抱住我,说会想我的,那一刻我有些吃惊,但也有一种冲动,我觉得我为现在的家付出了这么多,却没有得到老公基本的关心,我的确累了,是不是也该有个男人来呵护我了?所以那天我没了拒绝能力,转过身伏在武周的肩膀上,眼泪滂沱。每个人女人都渴望爱,我亦不同。

和武周偷偷相爱的那一年,又开心,又担心,毕竟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但他的细心和温暖又让我很难戒掉。他是跟陈早截然相反的男人,他细心到冬天会给我买毛袜。

婚外的情人总是要纠结的,武周最先受不了了,他说:“不如我们都离婚再结婚吧,这样太折磨人了。”可我的孩子还小,真不忍心离开他,而且依我对陈早一家的了解,他是不会把孩子给我的,甚至他会做出更偏激的事情来,之前因为买车我们闹过不少矛盾,我也赌气提过离婚,他就威胁我说,就算离了,谁要是敢娶我,他就宰了谁。

可怕的是随便找个男人潦草你的一生

考虑到这些因素,我最终决定放手,可就在我想好决定的前一天东窗事发。他给我发短信,恰巧被陈早看到了,然后他以我的名义把武周约了出来。以老公的个性,自然是武力解决问题,那场面把我吓坏了,把工作辞掉后再也没敢跟武周见过面,但陈早并不就此了事,他还向武周索要了五万块钱的赔偿,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他谋财的工具。

的确我犯了错误,可是在陈早的眼里他管我吃管我喝就不错了,他根本不认为我出轨他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要的温暖他都给不了,而且这之后他变得比以前更糟糕了,动不动就朝我大骂,有时还打人,可是为了孩子,我一再忍,只是不知道还能忍多久。

很后悔十年前自己的将就(当时家里催着结婚),也想在此告诉情感慧客厅的读者们,择偶时,哪怕有再大的压力也不要凑合,等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胡乱找个人潦草自己的一生。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