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妇女受暴口述实录:离婚 皆因他的出轨

在这场持久的离婚纠葛里,我虽然以胜利告终,但不知为何,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却一点也不开心,更多的是惆怅和迷惘……

有个女人为他怀孕了

大三那年寒假,在回家的火车上,我邂逅了现在的老公月明。我们是校友,只是在不同的系而已,那时候他是学校里有名的校园歌手,我有点盲目崇拜他,因此我把这种邂逅当成一种缘分,特别珍惜。

毕业后,我们顺利地恋爱了,一年多后成了家。后来儿子降生,我和月明的事业稳步上升,我们这样的家庭,在所有人眼里都是洋溢着幸福气息的。

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结婚12周年纪念日前夕,月明主动、亲口坦白了他的感情出轨。

那天晚上,儿子睡下后,月明吞吞吐吐地找我谈心。他声音很低,我又惦记着第二天的招聘会,听得不是很仔细,可是忽然一个女人的名字跳进我的耳朵:“秋水……”我这才抬起头来。

月明也豁出去了,他小声快速地交待说,秋水是他的一个女客户,来长沙没几年,因生意纠纷打官司,请他做律师。

月明替她打赢官司后,请他吃饭,并提出希望能和他做朋友。其实做朋友也没什么值得指责的地方,可接下来秋水以各种理由和他交往,月明不知为何,一次都没拒绝。再后来,两人关系越来越暧昧,最终“越界”……

当时,我一边听月明结结巴巴地讲他的出轨故事,一边悲哀地想:这个叫老公的男人,就这么轻易地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了,婚姻太不堪一击了。

愣了近两个小时,我才回过神来,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愤怒。可月明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任由我发火,一点都不分辩。

歇斯底里地呵斥了好一阵后,我觉察到月明还有潜台词,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他和秋水的感情到了何种地步。于是,我又听到一声晴天霹雳:秋水怀孕了。

我不甘心,提出要见见这个女人。月明拗不过我,找了个茶吧,安排我跟秋水见面。

当一袭白衣的秋水飘飘然而至,月明立刻起身为她拉椅子,我觉得特别具有讽刺意味:他到底是谁的老公啊?

秋水比我想象的有气质。我毕竟做不了泼妇,面对月明躲闪的目光和秋水的笑脸,难听的话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我问秋水:“你知不知道破坏别人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这时秋水低下头,流着眼泪说,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怀孕了,医生说她不能再做人工流产,否则今后不但不能做母亲,还可能留下严重的妇科病。第四次怀孕?!

我难以置信地转向月明,问他俩交往多久了,他坦白说两年。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很诅丧,我居然被蒙在鼓里两年多啊,可怜我还整天顶着个自以为是的幸福光环,到处炫耀自己的老公如何如何优秀……

我不能给他们“让道”

接下来的一个月,月明很少回家,但天天打电话求我,让我放他们一马同意离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离婚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啊!”对于月明的恳求,我始终保持沉默。

后来,月明索性不回家了。儿子一再问我,爸爸出差何时回来。我一个人闷在被子里哭了好多场后,打定主意要让月明回心转意。

然而,任我预备了美酒佳肴,巧费心思地扮妩媚,打出儿子这张亲情牌,或请出四位老人做月明的工作,他都仿佛铁了心。我绝望了,一赌气,答应月明协议离婚,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啊。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签离婚协议的那天,我的大学好友小郡来长沙出差,看出我的心事。

我一时失态,对她哭诉了两个多小时。万万没想到小郡在几年前也遇到过类似情况,在气头上办了离婚,但现在后悔了。

她劝我为儿子着想,还说女人35岁以后就无优势可言,即使是濒临死亡的婚姻,也要咬牙拖下去。“即便要离婚,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答应男人,实在太便宜他了。”小郡恨恨地说。

我觉得小郡的话很有道理,于是,突然改了主意,决定不给他俩“让道”了。我明确告诉他:“要离婚,没门!”

结果,月明非常恼火,马上跟我翻脸。然而,他越翻脸,我心里越轻松,因为我觉得终于认清了他的真面目,而且,看到他们因为我不离婚而无所适从的状态,我觉得很解恨。

打了“胜仗”的我为何不开心

一晃,秋水怀孕已经5个月了,但她坚决不肯拿掉孩子,而我坚决不肯离婚,月明快要疯了。

听朋友讲他很憔悴,我内心掠过一丝快感:天底下哪有那么多便宜好占!凭什么让我做怨妇、弃妇,让我的儿子生活在单亲家庭里?

可我毕竟是女人,夜深人静时想想秋水肚子里的小生命,也很不忍。但我不愿意多想,毕竟我没有同情她的必要。这种状况,完全称得上三败俱伤。

我的助理是个年轻女孩,有次我实在郁闷,试着把这件事说成是我朋友的经历,问她有什么看法,没想到她说,她觉得那个妻子应该选择退出,因为没有感情的婚姻是坟墓,当事人不开心,更会让孩子受到心灵创伤。

说实话,这话对我的触动是很大的,但我真的不想这么轻易让他们得逞。

真没想到,因为我的坚持,有一天月明喝了酒跑回家发脾气,居然动手打了我。这使我更加坚定了决心——要与他们抗争到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要等他们的计划落空了,再跟这个男人离婚!

去年7月,秋水终于没能拗过现实,没能拗过我,把孩子打掉了。这意味着她日后很可能再没有做母亲的机会了。

说实话,那一段时间我有点内疚,甚至有种隐隐的罪恶感。

有一天,月明再次喝醉了,他悲伤地告诉我,秋水跟他彻底分手了,去了遥远的北方,带着满身的伤痛。“现在你大快人心了吧,你满意了吧?”月明颓废地质问我。我一言不发。

说实话,我丝毫没有对这个男人感到内疚,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见到他每天颓废不堪的样子,我甚至有一丝厌恶。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发现月明丝毫没有洗心革面的意思,反而一蹶不振。一直到9月底,我实在不能忍受了,这次,我主动提出了离婚。

尽管月明也想拖住这段婚姻,但最终法院判离了。我有一种打了胜仗的快感。

至今为止,我们离婚整整一年了。月明最终还是没能跟秋水走到一起,日子也过得非常潦倒,连(哲理故事)儿子的抚养费都不能按时支付。

在这场持久的离婚纠葛里,我虽然以胜利告终,但不知为何,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却一点也不开心,更多的是惆怅和迷惘……


推荐阅读: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