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同居两年后我还独守空房

我是个很出色的女孩子,一米六六的身高,姣好的面容,名牌大学毕业,家庭条件和工作单位都不错,从小到大,我一直都生活在众人的赞誉之中。

上中学的时候就有男孩子追我,只是我高抬着头颅,根本看不上他们。我有骄傲的资本,都说漂亮的女孩大多学习不好,我却不是,我的成绩和外貌一样骄人,从小学就是老师的宠儿。

上大学的时候我谈过一次恋爱,其实那也算不上是真正的恋爱,那个男孩叫肖乐(化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据说家里很有钱,长得又帅,是学校女生们的梦中情人。其实我对那个男孩根本没有多少感情,都是因为年轻气盛,想证明一下自己的魅力。

很多女生都说肖乐很难追,虽然围在他身边的女生很多,他却一个都看不上。“我看你们俩倒是挺般配的,都高傲得像个白天鹅,不如你去试试,看肖乐同志能不能过得了你的美人关。”当宿舍姐妹这样对我说的时候,我动了心。

其实,在我注意肖乐的时候,他也同样在注意着我。我不知道他的哥们儿是否也对他说过宿舍姐妹跟我说过的那种话,反正,在我准备“引诱”他的时候,他就很“适当”地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我和肖乐几乎有点“一拍即合”的意思,很快就高调地确立了恋爱关系。同学们都很羡慕,说我们是金童玉女,如果我们不在一起,老天都看不下去。看上去我和肖乐确实挺般配,我们并肩走在一起,回头率很高。只是,我们的感情却没有看上去那么完美。

从一开始,这份感情就是展示给别人看的,并不是我们内心真正的需要,我和肖乐就像某种产品的代言人,和谐美满地凑在一起,来证明“般配”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我们俩并不是那么相爱,很多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他有些陌生,两人之间总是有一种客气的成分。

肖乐家是经商的,我爸妈却都在机关单位工作,我们的生活习惯和待人处事的观点都不太一样,但我们并不沟通,两个人彼此客气着,说好听点是相敬如宾,其实就是根本融不到一起。

大学毕业后,我和肖乐很自然地就分手了。他家在南方,他是独子,理所当然要回家继承父业。

而我,坚持回济南来,守在爸妈身边。其实我也可以跟随肖乐去南方,如果真的相爱,去哪里是无所谓的。

刚开始工作就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虽然我也去见,但根本没人能让我看到眼里。渐渐地,大家都知道我眼光高,给我介绍对象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25岁过后,很多人包括爸妈都在催我赶紧找个男朋友,我却一(睡前故事)点都不着急,在另一半的选择上,我的态度很明确——— 宁缺毋滥。

宁波(化名)是第一次就让我眼前一亮的男孩。他和我一样,也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也在金融系统工作,父亲是金融系统的一位领导,母亲是大学老师,良好的家教给了他非凡的气质。

第一次见面是在我们系统的一个运动会上,接力赛的时候,我摔倒了,附近一个清秀儒雅的男孩把我扶起来,关切地问我需不需要去医院。

那个男孩就是宁波。抬头看他的时候,我被他浑身散发的那股味道吸引了,直觉告诉我,我们是一类人。后来,同事找到消炎药,帮我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宁波把我扶到看台上休息。坐下来后,我们就聊起来,平时很少说话的我,那天居然跟他说了很多。

从那以后,我和宁波就算认识了。虽然刚认识,我却觉得和宁波相识已久,他仿佛就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生疏。他说他也是同样的感觉,也许是我们的成长经历相像的缘故吧!

不久,我就和宁波确定了恋爱关系,没有谁主动,自然而然地我们就走到了一起。双方的家长对我们都很满意,恋爱不久就催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恋爱两三个月的时候,我从家搬了出来,和宁波住在他们家另一套房子里,那套房子离我们俩的单位都不远,三室两厅的房子平时就他自己住。一切都这么自然,我是个思想比较传统的女孩,搬去和宁波同住却做得那么自然,仿佛我们上辈子就注定是一对儿。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