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我与初恋情人的一夜激情

电话铃响,一连响了数十声,丈夫百般不情愿地从她身上抽离,去接那恼人的电话。丈夫离身,她一下子从激越的巅峰坠入寒冰谷底,什么南海沙滩,什么海潮椰影,什么贝克汉姆,她透过幻想为自己建构的激情场景,霎时消失无踪,刚才她还努力模仿电影里的那个风骚舞娘,和亲爱的小贝缠绵。可现在,“游戏”结束了,无论如何都很难再挑起浪漫的。

所以她才为自己安排这样秘密的游戏。有一次,她让偶像明星贝克汉姆的形影进驻丈夫的身体,那次体验,让她获得很久不曾得到的满足,丈夫也为她的激情表现感动不已。

然而,事后她却充满出轨的愧疚,她谴责自己这样无异“意淫”,即使丈夫毫不知情,但实质已涉不忠,而她是不愿行事背离道德的人。于是,她暗中设法对丈夫补偿自己的这桩“罪过”,她努力表现得细致与体贴,丈夫则喜滋滋地享有她的美意却浑然不明所以。

丈夫也不是不好,她细细思量过,丈夫的“问题”只在他不甚懂情趣,按部就班的做事原则被他带到床上,便让应该有趣的事变成嚼蜡般枯燥。而她的“秘戏”如果能够消融蜡质,让房事变得鲜活有趣,那么对他们的婚姻岂不是功德,又何“罪过”之有?她在经过一番思辨之后,将幻想合理化;这一年来,她更将之多样化,精致化,她甚至还把丈夫幻想成其他的男人,都能达到意想不到的甜蜜;可是这种一再依赖的结果是,竟然深深沉溺其中,几乎忘了丈夫真正的样貌。

丈夫终于讲完电话了,然后又晃着肥肥的身子兴冲冲地爬到她身上来了,全然没有发现她的变化,类似这种亲热时接电话的事情说了他很多次,但都没有改变过,这让她很扫兴,她就像被水泼熄的一炉火,一时之间无论如何是燃不起来了。

丈夫的唇凑过来,她伸手轻轻把他挡回去。“我想睡了!”她慵懒地说。被中断的游戏,她宁肯到梦中去延续。

做了十年夫妻,吴琼有时候不免暗自慨叹:简直是穿了十年尺码不对的鞋子。不管谁是脚谁是鞋,总之,日子是在皮破、涂药、结疤、又复破皮的循环中度过的。可是,如此不尽如人意的老公,吴琼始终没有过离弃的念头,尽管当年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还在等她回头,她始终坚定自己的位置。

结婚容易离婚难,其实,跟谁结婚都一个样,何必换来换去,吴琼曾经这样认为。

婚前,吴琼有很多的追求者,自己也有个热恋的人,两个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因为男友的一次酒后乱性而毁掉了那段姻缘。

那是18年前,吴琼刚参加工作,深爱着初恋情人陈瑞,陈瑞比吴琼大8岁,那时已经是一名特训培养的年轻警官了。他的父亲时任公安局长,母亲也是某处领导。吴琼也是陈瑞的第一个女朋友,彼此非常珍惜,即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吴琼的思想还是放不开,除了跟陈瑞拥抱接吻的亲昵之外,无论陈瑞如何甜言蜜语性起难耐,吴琼一直守护着最后一道防线,坚持要把处女之身留在新婚之夜。

就在两家人商谈好结婚日子的头三个月,陈瑞受到公安系统嘉奖,大家为了祝贺,当晚把陈瑞灌醉了。

吴琼第二天大清早去陈瑞单身宿舍送解酒汤的时候,却意外看到难堪的一幕。

陈瑞的单身床上,挤着一男一女两个赤裸的人。陈瑞还在沉睡,那个陌生女人听到吴琼开门的声音先醒过来了,但是,她的赤身裸体样子让吴琼看得清清楚楚。

眼前的一切让吴琼恶心透顶,一阵晕眩,她瞬间的反应就是夺门而逃。

陈瑞衣衫不整地追了出来。

“吴琼,你听我说,昨晚我喝醉了,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兰姐怎么会睡在我的身边啊?”

看着陈瑞因为喝酒而充满血丝的眼睛,那一刻,吴琼充满了仇恨,她不等陈瑞解释,抬手一巴掌扇到了他脸上,哭着转身跑开了。

30岁的兰姐曾是公安系统的警花,老公出了车祸,单身几年未嫁。事后兰姐主动找到了吴琼,跪求她原谅他们两个,说大家都是在醉酒的情况之下失去行为意识的,希望吴琼不要张扬此事。

陈瑞的处男之身给了这样一个女人,是吴琼十分计较的,也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吴琼做出了分手的决定。为了此事,一向高傲的陈妈妈放低了架子,亲自替儿子上门道歉,她知道儿子太爱吴琼了,为了心爱的独生儿子,她什么要求都愿意答应吴琼。

吴琼听不进包括家人父母的任何劝说,只要一看到陈瑞,她就会想起那一幕,像是受到刺激一般的浑身哆嗦,抽搐,这种伤痛让她过了一段惊悚的日子。她害怕,她要极力摆脱头上这块雾霾。

吴琼说,一切无法改变,也不可饶恕。

为了尽快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她赌气嫁给了工人师傅吴卫,一晃过了十七年,她为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生了一儿一女。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是,在这个家,吴卫把吴琼当作是女神,左邻右舍的人都说吴卫这家伙烧了高香,老天赐给他这么好的一个媳妇。吴琼说不出对家里这个男人是喜还是爱,虽然他没有多大的出息,可是想想,这种男人安分守己,一辈子都会守着自己,不会让自己担惊受怕,也倒把心放到肚子里了。

唯一让吴琼有些失落的是,日子过得久了,越发觉得这个男人不解风情不说,连一点情趣都没有。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一点波澜。

男人没有错,吴琼没有错,只(寓言故事)是,婚姻有些不合时宜,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随着孩子的长大,吴琼渐渐油然而生了这些哀怨,自从陈瑞再次闯入吴琼的生活之后,哀怨就越发变得明显起来。

当初吴琼一气之下嫁人生子,陈瑞还信誓旦旦来找过吴琼,为了躲避陈瑞的纠缠,她跟着男人来了南方做生意,一走就是十来年。

这十年期间,物是人非,但陈瑞仍然爱着吴琼倒是真的。陈瑞在吴琼结婚一年之后,无奈之下娶了那个兰姐。现在的陈瑞当上了刑侦局长,兰姐也做了某分局科长,但是派头和脾气压过陈瑞。可惜的是,女人一直不育,加上两人一直感情不和,彼此又都为了政治利益貌合神离地在一起。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琼回老家过年,两家从此又有了往来。先是洪妈妈上门拜访,旧事重提,唏嘘眼前家事,不禁老泪纵横。洪妈妈对吴琼的喜爱溢于言表,一直追问吴琼的婚姻是否幸福。

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吴琼不再怨对往事,她对眼前的这个老人还是毕恭毕敬,但老人请求让陈瑞认吴琼儿子为干儿子的心愿她无力满足。

陈瑞从心底里对初恋情人吴琼念念不忘,不幸的婚姻让他更加觉得,唯有不曾得到的吴琼才是天下最好的女人。再次见到吴琼的陈瑞欲言不止,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不敢透露自己的那份深情,只要吴琼不拒绝他靠近她就已经足够,他甚至连一点玩笑话都不敢说出口,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跟吴琼往来的这种机会,他害怕自己的热情再次伤害到吴琼。

但吴琼已经感觉到陈瑞心里那份灼人的激情。如果吴琼稍微放纵自己,那么有可能就给了陈瑞进攻的机会,陈瑞一直在等,在等吴琼的婚姻出现什么差错和漏洞,那么他就可以乘虚而入。现在的陈瑞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沉稳和霸气,这些都让吴琼看在眼里。

因为不在同一城市,平时他们信息往来,只要陈瑞在工作郁闷或者家里有烦心事的时候,他才会给吴琼打电话说说,那种感觉就像跟亲人聊天一般轻松。

陈妈妈逢年过节都要坐两个小时的车到吴琼娘家拜访,有时候还邀请吴琼带着孩子去他们家走动。两个老人退居二线,膝下无欢,日子很是落寞,他们对吴琼的儿子宠爱有加。

有一次,洪妈妈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对吴琼说:“这一枚戒指就是当年买给你的,现在物归原主。” 吴琼当即婉言谢绝。

要说吴琼心如止水,似乎有些违背良心,毕竟,陈瑞是自己第一次付出真情的男人,忘掉他似乎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两年前,吴琼放弃生意回家陪儿子高考,儿子上了大学离开家,她才有了闲暇时间用来叹息和发呆。她这才发现这十几年来,她的婚姻平和得没有一丝涟漪,心中唯一的情动早已因为生活的琐碎而失去了当年的温度。

突然在某一天,她翻出了当年她跟陈瑞合影的黑白照片,那一片褪色的黄让她不由得伤感起来,如果还有爱,那就是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如果当年没有情感意外,枕边人是陈瑞,她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呢?

吴琼的脑子里突然有了这个闪念,她不禁有些脸发烫。就在吴琼徐娘半老叹息岁月的时候,陈瑞又闯入了她的生活,把她紧闭多年的心房忽地撬开了一条缝,慢慢开始乍泄春光。

有一次,陈瑞给吴琼电话,她能感到电话那头的他情绪很低落,在吴琼关切地追问下,陈瑞说出了真相:妻子私下有了相好的男人。

这倒没什么,因为陈瑞根本不爱那个女人。让他痛苦不堪的是,这样的婚姻还要维持下去,他是如此无可奈何。同床共枕的两个人,却是各怀心事,还要碍于政治利益难以解除。一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陈瑞的心里就有一份拥堵和心酸。

陈瑞来找吴琼了,在陈瑞住的酒店里,他终于掩饰不住痛苦,当着吴琼的面流泪了,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吴琼的心像是被蜇了一下,很痛的感觉。

她走过去安慰陈瑞,坐在床上的陈瑞一下子搂着吴琼,把头扎进吴琼的怀里痛哭起来。吴琼也哭了,那种滋味很复杂,说不清道不明。

就在那一晚,他们有了肌肤之爱,她第一次体验到作为女人在床笫之间的震撼。那一刻吴琼特别想喊叫,他们两个人都压抑不住自己的酣畅,任由激情放纵了一次。

但事后,吴琼心里油生出一种悔恨来。做贼的心虚让她加倍地想对吴卫好,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回味那晚的甜蜜。她活在矛盾中不能自拔,但是面对孩子时,她发誓要改邪归正,不能成为让人唾骂的坏女人。

她强制自己中断了跟陈瑞的联系,以为生活就会再次平静下来。

吴卫是个粗人,他根本觉察不到妻子为何日益憔悴为何郁郁寡欢。这是吴琼最痛恨的,但同时也是她最幸运的。为了保全这个家,吴琼煞费心机,不断调试自己的情绪,可往往事倍功半。

不长进就是不长进,男人的某些德性是骨子里的,根深蒂固,女人有时候根本别想改变他们,跟吴卫每一次亲热,都让吴琼沮丧不止,发誓宁缺毋滥,再也不想这个男人碰自己。

这个时候,陈瑞被派往国外国际刑警集训,可能要走一年半载。这对吴琼来说是一次让他们冷静的机会。

陈瑞走后一个月,吴琼接到洪爸爸病重的通知。在病榻前,陈爸爸握着吴琼的手问:“孩子啊,你真的过得幸福吗?” 吴琼含着眼泪点点头。老人说:“那就好,那就好。”

吴琼的心像刀割一般难受,她知道老人是多么希望吴琼能成为陈家的媳妇,可是,吴琼却痛恨自己做不到,只能眼睁睁让老人留下遗憾了。

为了让陈瑞安心集训,老人的病情没有让陈瑞知道。陈瑞还像往常一样,只要有时间就给吴琼来电话。

吴琼的心里一直在挣扎,一边儿是道德,一边儿是欲海,究竟该如何抉择,吴琼心里没有谱,她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街头。  


推荐阅读: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