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试婚半年后男友突然轰我走

这就是所谓的“遇人不淑”,即使有着“若如初见”的感慨。那又怎样?在爱的时候,女人容易弱视。事物的本质,其实一目了然。她就是不理不睬,总以为自己遇见的与众不同。直至,不得不承认——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还是负心薄幸的角色,女人还是始乱终弃的下场。历史,惊人的相似。

珊妮怎么看,怎么像个贤妻良母。说话斯斯文文的,连走路都怕踩死蚂蚁。对程海峰千依百顺,将他照顾得毫无后顾之忧。珊妮并不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小姐,只是程海峰反对她外出打工:“那点儿钱,赚来干嘛?呆着,专心打理家务。”被男人以这种形式“养”着,珊妮没有提出异议。

女人失去经济来源,依附男人是否可取?虽说,中国传统观念就是男主外女主内。今时今日,这种做法完全行不通。珊妮不去争取,也懒得计较。说好听点,他们是在试婚;说难听点,他们是在同居。两者,没有实质的区别。程海峰的理由冠冕堂皇:“相见好,同住难。先试婚,以免将来后悔。”

哪有什么后悔,珊妮中了程海峰的缓兵之计。他忙于应酬,习惯早出晚归。珊妮经常等到半夜,还要服侍醉酒的男友。她就像个高级保姆,任劳任怨。除了必需的生活费用,程海峰不会多出一分一毫。私房钱?珊妮从家里带来的几万块,被程海峰的甜言蜜语骗走。倾其所有才算大爱,愚蠢之极。

以为,逆来顺受就会得到天长地久。试婚试了整整大半年,程海峰对珊妮的厌倦日益加重。珊妮已经代入妻子的角色,程海峰却希望她还是情人的身份。两人的标准,不知不觉的发生变化。这并不是通常认为的习惯,而是不是爆发就是死亡的沉默。程海峰哪会甘心被珊妮套牢,他要(益智故事)彻底地结束。

那天,他将珊妮叫到面前。他的语气怪异:“你说,咱们以后怎么办?”“我们?”珊妮毫无心理准备,她还在厨房忙着晚上的饭菜。“试婚这么久,该是时候结束了。”珊妮内心一阵狂喜,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她略带害羞:“然后?”她以为,程海峰会向自己求婚。这,她可是盼望已久的。

“我们分手吧!”此言一出,无异于晴天霹雳。珊妮怀疑听错了:“分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珊妮懵了。“对!这些日子的所有支出,咱们平摊。就煤气费、水电费,租金、物业管理费。其他的,算我的。”怎能说变就变?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相当于三四万,我做生意急需用钱。”

“没有?”程海峰知道珊妮的窘迫。“我将屋子分租出去,省下一笔费用。我的哥们,下个星期就住进来。”“我呢?”“你一个女的,呆着不方便。给你几天时间,你找地方搬走。”“海峰,我……”“珊妮,合则来不合则去。这道理,你应该懂吧?”“我的钱呢?”“算了算了,抵消了吧。”

程海峰连消带打的,珊妮俨然成为了局外之人。这个世界,也太搞笑了吧……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