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北京女孩的一夜情

在北京三里屯的一个酒吧,雪坐在我的对面,寂静而端详。她像个妇人一样不时轻轻地搅拌几下面前的咖啡,浅浅地喝上一口,然后慢慢地放下杯子,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恬淡的笑。

窗外夜色昏黄,酒吧处处是肆意纵情的红男绿女,令人迷乱的音乐弥漫在房间四周。但她就这样安详地端坐在幽僻的角落,偶尔会陪我抽一支烟,轻缓地吐出一片迷惘的烟雾。

然后很认真地看着那些烟雾在空气中慢慢消散,仿佛是在告别生命中的一幕幕红尘往事。 从那以后我学会了冷漠,冷漠地从男人们身上找乐子。”

雪点燃了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用力地呼了出来,于是她整个脸都被浓浓的烟雾遮蔽了起来,许久我才看清她的眼眶已经有些湿润。

她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泪水终究是没有掉下,慢慢地干涸了,她的表情重又回复平静。我注视着她那张洁净秀丽的脸,怎么也想象不出她往日浓妆艳抹的模样,虽然冷漠和沧桑是那么明确地写在了脸上。

“堕落的日子也会让人心生疲惫的。那些放纵的夜晚摧毁了我,太多的酒,太多的疯狂,还有太多的男人在那些夜晚侵蚀我的身体。

仅仅是身体而已,灵魂早就是空荡荡的。就这样,我成了三里屯小有名气的女人,可以说,我什么样的男人都经历过了,有钱的、长得帅的、混黑道的、玩艺术的……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不一样的男人构成了不一样的夜晚,或许疯狂,或许安详;有时候可能会疯狂地作爱,也有时候大家都只是静静地聊天然后各自睡去;有些夜晚令人颓丧,也有些夜晚让人快乐。

但不一样的夜晚都有一样的游戏规则——第一我不要男人的钱,我不是‘卖肉’的;第二我不把男人带到自己家里,地方都是由他们定,更多的时候是在酒店;第三我不对男人动情,他们动真情的话是他们活该,我不受任何影响;第四仅仅是一夜,标准的一夜情,坚决拒绝男人的求爱或者求婚。

我知道给自己定这样一些规则其实是在刻意要求自己, 很刻意地要求自己不对男人动真感情。其实,大部分时候我是能成功地控制自己情绪的,因为大多数的男人是简单的,粗糙的,他们想要的只是纵欲的快乐。

他们喜欢享受我妩媚的眼神和尚显年轻的身体,这很好,我不在乎这些,发生点什么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也许很多女孩都会觉得自己的身体是纯洁的,干净的,不会容忍自己和男人乱来,但这些对我来说实在是无所谓。

我只想让自己沉溺于放纵中,让那些邪虐的快感麻痹自己;不愿去多想什么,纯洁、健康、幸福这样的字眼对我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我喜欢看着自己沦陷着,堕落着。

也会挣扎,也会觉得痛不欲生,但我都坦然承受,仿佛自己生来就是要承受这些苦难的;没有怨恨过谁,也不会责备自己什么,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了,那时侯我没有想过什么未来,我觉得未来很遥远,很飘渺;我只要放纵,纵容自己所有的冷漠和邪虐。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但是,有时候,我也是脆弱的,脆弱得想在黎明出现的前夜把自己‘解决’了,但也只是一想而过,我没有勇气那样做,虽然我有勇气让自己像具尸体一样的活着。

人脆弱的时候也就容易感伤,容易被周围的人所影响,所以有些夜晚,看着男人温柔而真诚的目光,我也会渴望停留,渴望过一种健康的生活。

在我看来,放纵的女人一旦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也就意味着她应该停止放纵了;如同一个杀手对人产生了怜悯之心的话,那也就意味着他应该换个职业了。

我记不清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突然觉得疲惫了,厌倦了,心疼地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纵欲过度的脸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粉脂,目光中没有一丝神采,皮肤暗淡,失去了光泽。

身上穿着一件小丑服一样希奇古怪的衣衫,里面藏着一对历经男人把玩的乳房,大得让人觉得可笑,它们像两个怪物一样,无精打采地挂在身上。

注视着,注视着,我开始掉了眼泪,默默地,静静地,泪水在脸上流淌,心也在黯然哭泣。我厌恶镜中的自己,愤愤地摘下耳环,脱下衣服扔在地上。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看着自己裸露的身体,我突然觉得脏,于是我冲进了卫生间,用力地清洗自己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从此,我停止了放纵,停止用酒精和性麻痹自己,我感觉脱胎换骨了。像你现在所看到的模样,我像个安详的妇人,喜欢这样静静地坐着,心如止水。

后来我也问过自己,是什么导致了自己的转变。没有答案,至少我现在还是难以做判断。是因为某个男人吗?我不知道。我不能肯定是哪一个夜晚震撼了我,唤醒了我。如果有的话,或许,或许就是那个哀求我一定要再和他联系的男人。

那应该是在去年的夏天,一个清凉的仲夏夜。我像头疲惫的动物,独自坐在酒吧的角落里歇息,让服务生感到意外的是,我没要啤酒,却点了一杯咖啡。我静静地抽着烟,不言不语。

也许那天我是遇到了什么不快乐的事情,或许是被父母呵斥了一顿,也可能是被幼儿园的孩子们折磨得精疲力竭了。总之,我觉得疲惫,不愿理睬男人的挑逗,也不想喝酒,是不敢喝了,因为胃有些酸疼。

酒吧里的喧嚣让我觉得腻烦。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以前总是喜欢闹一点的酒吧,喜欢让寻欢作乐的笑声麻痹自己。但那天我觉得恶心,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那些色咪咪的男人,再熟悉不过了,却让我有种想吐的感觉。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我找到酒吧老板,告诉他我想弹钢琴。他觉得奇怪,问我今天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然后告诉我钢琴是没有的,用电子琴凑活一下吧。我走上台去,弹了那首‘爱的罗曼斯’——小时候每天必练的曲目。

我弹得很用心,仿佛回到了色泽单调的童年,母亲在边上耐心地看我弹琴,父亲在厨房里做饭,我用怯怯的目光看着妈妈的表情,希望看到她满意的目光,否则晚饭的时间将会一直延迟下去。

童年的记忆就这样在琴声中缓缓展开,我的眼泪也开始掉了下来,也许是心酸那些辛苦练琴的日子,也许是感伤那些匆匆逝去的纯洁、健康的往昔。我想那天我弹得很好,酒吧里的人都在静静地看着我,他们的表情中也都因我而多了几份凝重,多了几份安宁。

弹完曲子,我回到座位(睡前故事)上。突然的觉得心酸,不想在那里呆下去了,我付完帐,转身离去。站在车水马龙的三里屯大街,五彩斑斓的灯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的脑袋一阵晕旋。

对于眼前这个自己沉溺许久的地方,我竟然一下子觉得陌生,一种恍若隔世的陌生。当时我觉得头晕得厉害。感觉自己快要跌倒的时候,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对自己说,小姐,您的曲子弹得真的很好,我能跟您认识一下吗?

我回过头,是一个干净,斯文的男人,三十出头,很秀气的脸上挂着一副无框眼镜。他很真诚的目光看着我,眼中看不出一丝杂念。我对他笑了笑。但此时我的头晕得难受,我挽住他的手,问他有没有车,我说自己想离开这个地方。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他表情诧异地看了看我,然后叫我等他一会儿,说他马上去拿车。我蹲在马路边上,他很快把车开了过来。在车里,我告诉他随便带我去哪里都行,然后就对他不管不顾,神情忧郁地看着窗外。

看得出来当时他想对我多说点什么,也许是想说他对我的好感,也许还想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对他不理不睬,静静地躺在座位上。

头晕慢慢地好了许多,我抽了支烟。他用惊讶的神情看了看我,说他没想到我是个会抽烟的女人。我没多看他一眼,心想他一定在说我是个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地对待一个男人。

后来,车停在了一个高尚住宅楼前。我下了车,看得出来当时他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挽住我的手,但我却径直进了楼道。在电梯里,他静静地注视着我,我则回敬他一个不屑的目光。

他问我是不是有点累了,我说是的,很累很累。他问我是不是经常这样去陌生人的家里,然后不自然的笑了笑。我想他不是个老练的男人,怎么还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对于他的问题我也一笑而过。

他的家很整齐,甚至带着一点点清洁的味道。他让音响放一首很慢的曲子,然后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地帮我找吃的东西。

我注意到他的卧室里挂着他和妻子的结婚照。他说他的妻子出差了,说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显得有点自责。我心想男人都是些无耻的东西,老婆不在家了就想在外面乱搞。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他给我煮了点鸡蛋汤,味道出人意料的好。喝完了汤他问我是不是想洗个澡。我确实也想舒舒服服地泡一泡自己,就在他面前把衣服脱了,还叫他帮我把胸罩解开。

我看得出来,当时他想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但是他的表情却将之暴露无遗,我想他不是个老练的男人。

泡在浴缸里,我觉得身体舒服了很多,头也不疼了。泡了一个多小时我才走了出来,一丝不挂地走了出来。他的床很大,软软的垫子让人感觉陷进去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我蜷缩在被子里,对他依旧不理不睬,心想无非是跟他做一场爱而已。

他没有脱衣服,也没有钻进被子里。却是搬了个椅子坐在我床边,静静地看着我。我没有看他,后来,听见他说我看起来象个孩子,一个玩累了的孩子。

我不想说话,也不想看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还好,他后来坐了一会儿就走开了,记得他还轻轻地帮我拉上被子,然后关上灯,走出了卧室。

我不知道那一夜他是在哪里睡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坐在床沿上看着自己,目光清澈,没有一丝杂念。我问他现在几点了,他说已经是中午了,还说他没有去上班,因为想多看我几眼,然后腼腆的笑了笑。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容很熟悉,像初恋时的那个小男孩。我翻起身,轻柔地抱住了他,脸埋在他的胸前,感觉有一种父亲的温暖。他温柔地抱着我,用手轻轻地在我光洁的背上抚摩着。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问他是不是想作爱了。他或许是被我的直接吓着了,定定地看着我,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他动情地在我耳边说他昨晚在酒吧看见我的第一眼就觉得我很特别。

还说看我弹琴的样子觉得我是个忧郁的女孩,他说他想了解我,还说他甚至怀疑自己有点爱上了我,虽然跟我认识还不到十个小时。我大声地笑了起来,把他推在了一边。

他表情诧异的盯着我,略微带着点愤怒。我点燃了一支烟,告诫他不要喜欢上我这样的女人,我说自己不是什么好女人,爱上我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的,如果只是想作爱,那可以,我的身体可以任由他享受。

于是,他竭力想证明自己是个不一样的男人,他说他经历过的女人多了,作爱对他来说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我心想,又是一个伪善的男人,男人要的无非是在床上得到我。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我感到了厌烦,厌烦了他用那种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我宁愿他马上和我作爱,像对待妓女那样对待自己。于是,我把他按在了床上,疯狂地吻他。

他的身体立刻开始沸腾了,沸腾得让我心生喜悦。后来,我骑在了他的身上,像个舞女一样用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我看到,身下的他在微闭着双眼,脸色很红润,他兴奋之极,发出一阵阵短促的喘息声。

那时候,阳光在一点点地从窗外渗透进我的身体里,可是,我的内心却觉得有点寒冷,有点绝望。后来,很快地完事了,他用略带自卑的目光看着我。

窗外透进一些凉爽的风,能微微吹动我的长发。他把手指插进我的发里,他动情地说我真的很美,也很让人难以捉摸。

我咧开嘴笑,心想这世界上不可捉摸的东西太多了。他说他很想了解我,还说我是他遇到的最棒的女人。我不想说什么,只是起身用清水洗了洗脸,然后叫他送我回家。

路上,他看着阳光下的我,仿佛有点陌生,不停地对我说,夜里的你和现在的你竟然如此不同?为什么你的放纵中总是带着纯美?为什么现在的你看起来像个孩子?我还是忍不住大声笑了,笑他的明郎,笑我的轻松,我想也许黑夜才是我的根据地。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快要分手的时候,他拉住我,问我的名字,我靠着他的车慵散地笑着,眼睛里盛满了似是而非。他不禁微微恼怒,把自己的名片塞进我的手里,恶狠狠地对我说,知道吗?你要找我!

主动权虽然在你,可是我不想失去你!我笑了起来。我知道,我没有化妆的脸在阳光下应该是很年轻很灿烂的,但是我的心却有一点点破碎的声音。

后来我下了车,从他的视线中慢慢走远。我知道身后有他的眼睛,但是我没有回头。因为,我知道自己只是他在昨夜遇到的一个精灵,当太阳出来的时候,那个精灵已经消失。我知道早晚有一天,男人都会忽视一夜之间的美丽。

可是没走多远,他却从身后跑过来,抓着我的手,动情地问我会不会再找他,他说他真的在乎我,甚至说他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他的目光是真诚的,我相信他是真的在意我的。

当时,他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目光让人心碎,我慌张地躲开了,仿佛是在躲避自己十六岁时同样充满期待的目光。

我渐渐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蠢蠢欲动。我粗暴地脱下他的衣服,很有技巧的用手挑逗他的身体。他失控了,眼神中荡漾着情欲。

那一年,我和他一样渴望一夜能够是永恒的,渴望人与人之间是充满眷恋的。那一年,我才十六岁,比现在的他年轻很多,也无知很多。我想他这个年纪的男人不应该还这样的愚蠢。

于是,我表情冷漠地告诫他说,只是一场游戏而已,一夜之后一切都结束了,如果你玩不起,可以不玩,如果你还想玩,好,那你要懂得游戏规则。

我没有说再见就扭头走了,他的名片,我轻浮地扔下,它在眼前飘荡着,缓缓地掉在了地上,我睬了过去,心里一阵酸楚。

后来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仍旧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一脸的落寞,一脸的疑惑,他的眼神是迷茫的,如同十六岁的我,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我忍不住还是掉下了眼泪,为他,也为那个十六岁的无知女孩。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