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婚外的床我背着丈夫上过一次

不久前,有一部关于爱情的鬼片在全国上映,片名就叫《心中有鬼》。电影的内容与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没有太大关系,但在影片的结尾,银幕上打出的一段话却颇引人回味:“人世本无鬼,有的只是剧中人一时的感情投射……蓦然回首,他们之中的一个或许就在你我身边。”

麦琳没有看过《心中有鬼》,她不喜欢看电影,除了做生意或者偶尔心血来潮去疯狂购物以外,她唯一热衷的事情就是对丈夫疑神疑鬼。麦琳承认自己心中有鬼,因为自己曾经做出过背叛丈夫的事,结婚十年了,丈夫对她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她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安心。

“既然我能做出那样的事,他为什么不能?既然我能瞒住他十年之久,是否他也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这个问题成为麦琳解不开的心结,她纠缠在自己的想象中,明明知道自己无理取闹,却就是停不下来。

“他一直认为我是个单纯的女人,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很复杂。”麦琳口中的“他”就是她的丈夫。在认识丈夫之前,麦琳曾是个让大人头痛的叛逆少女。 

我从小是在姥姥身边长大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而且很忙,很少有时间回来看我。一直到我18岁,他们才回到天津,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很冷淡了。

很多人都认为,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关心的孩子是很可怜的,因为缺少爱和保护。但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没有过别人想象中的自卑、孤独或者无端地哭泣。我只觉得一切都很好,没有人管我,没有人约束我,我感到很自由。

姥姥非常宠我,没有父母在身边,她给了我双倍甚至更多的溺爱,同时,她根本无力管束我自由疯长的内心,于是,童年时的我就任性而且叛逆,用我姥姥的话说,我是个“蔫有主意”的孩子,我想做的事,一旦打定了主意,谁也别想阻止我,而且,越不让我做的事我就非要做,即使错了也不回头。

我的逆反心理特别强,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凡事我都喜欢拧着劲儿干,别人说东我偏往西,别人说好我偏要说坏,哪怕心里觉得好,嘴上也要反着说。我的脾气特别怪,习惯隐藏真实的自己,凡是嘴里说出来的,肯定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却从来不说。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我性情古怪,难以捉摸,甚至有些神秘。这种神秘感为我吸引了不少追求者。

我的感情经历从16岁就开始了。那时我初中还没有毕业,因为长得漂亮,很多人都追我。反正也没有人管我,我就开始结交男朋友。我交过很多男朋友,每一段感情维持的时间都不长。其实确切地说,那时候的“恋爱”根本与感情无关。我对那些男孩子一点儿没有“爱”的感觉,也不懂什么是“爱”,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新鲜、好玩儿,或者只是为了身边有个伴儿。

但没有爱也可以上床。我坦白,我和好几个男朋友都发生过关系。那时的我完全是个疯狂的叛逆少女,为了品尝青春期的滋味而不计后果。其实每次做完了也很后悔,小小年纪还不懂得什么是需要、什么是给予,只是因为一时冲动就献出了自己,热度退却了,就感到无比乏味和空虚。然而下一次,头脑一热,我还会我行我素。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职专毕业。虽然身边从不缺少追求者,却没有一个能打动我的心。

我也问过自己:属于我的那个人到底在哪儿呢?他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答案是“不知道”,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那些被我拒绝过的男朋友都说我是个无情的人。的确,只要我对他们提不起兴趣,无论他们对我多么好,无论他们怎么掏空心思地讨好我,也打动不了我一分一毫。曾经有个足足等了我5年的男朋友,他一心想娶我,给我安定的生活。我对他说:“不可能,我对你毫无感觉。”他痛苦极了,说要自杀。我说:“那你就去死吧,与我无关。”说完转身就走,绝不停留。

我就是这么个无情的人。我想,我无情是因为我很自私吧。

但无情的麦琳依然会有自己的爱情。她唯一爱过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从认识的那一刻起,她就认定了他。她很爱他,却还是背叛了他。 

我很爱我丈夫,不然我不会和他结婚。

我和丈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我们彼此并不认识。后来我想起来了,有一天我在大街上遇见过他。当时我在路上走,漫无目的,看见一个年轻人气宇轩昂地走过来,目不斜视,那种沉稳、刚正的样子让我心里一动,不知为什么,就觉得这个男人很适合我。只是一闪念间,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就擦肩而过了。

想不到,一个月后,我竟然和他面对面坐在一起相亲,这让我不得不想到“注定”这个词。我不信命,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我没有对他提起我见过他,也没有显示出我的惊讶和惊喜。但我在心里已经认定——此生非他不嫁。

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我丈夫特别宠我,无论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他对我都像对待孩子一样包容和宠爱。他是个特别善良、宽容的人,对我的要求只要力所能及就从不拒绝,不遗余力地满足我的愿望。我喜欢穿衣打扮,他自己就是一年不添置新衣服,也要让我穿漂亮了,买的都是我喜欢的名牌;我脾气不好,他就尽量哄着我、让着我,不惹我生气;我不喜欢工作,他从来不要求我非要出去挣钱,如果哪天我说我要做全职太太,他也只会说:“好的,老婆,没问题,我养你。”其实他只是个公务员,挣的都是固定工资,但他愿意为了我做更多的事,赚更多的钱,让老婆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真的是天底下难得的好丈夫。按理说,有这样的好丈夫,我应该满足,至少应该安安心心地过日子。可我没有。我就好像被丈夫宠坏的孩子一样,生活太安逸了,我就要设法搞些小破坏,为的只是寻求刺激。

我出轨似乎只是为了好玩儿,或者为了感受那种刺激,我只是想知道,背着自己的丈夫和别的男人上床,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对方是我当时所在公司的一个上司,他大概喜欢我很久了,经常因为一些小事找我谈话,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就有了些暧昧的感觉。他说他很喜欢我,说我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总能让他耳目一新。说实话,这种情话并不能打动我,早在20岁之前,我就已经听够了。但我还是投入了他的怀抱,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与感情毫不相干。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也曾想起过丈夫,对他有过一丝愧疚,但很快就被自私驱散了。我确实很爱我的丈夫,但我似乎更爱我自己。

这种事我只做过一次就失去了兴趣。那是我唯一一次出轨。此后,我就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怀孕、生孩子,过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丈夫对我做过的事一无所知,他一如既往地宠爱我,而我在享受他的宠爱的同时,也从没有感到过良心的谴责。

是的,我没有后悔过,在我的字典里找不到这个词。但我受到了另一种惩罚。 

麦琳点着了一支烟,吐出烟圈的样子有些玩世不恭。吸烟的女人总令人感到一种颓废的美丽,烟雾遮掩下的眼神迷茫得仿佛走失了的孩子。麦琳就把自己走失了。

我的丈夫总说我像个孩子,单纯、直率、没有心机。可我觉得,他才是个孩子,蒙蔽在对我一味的包容和信任中,看不到我阴暗的另一面。他对我太信任了,从来不曾怀疑我,而我却的的确确做出了对不起他的事。如今,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了,他仍然对我的背叛一无所知。

欺骗自己心爱的人是如此容易!被自己最亲爱的人骗也是如此轻易吧?

他那么爱我、信任我、包容我、宠我,我都能做出那样的事来,并且还能心安理得地和他继续生活着,可见人心多么险恶!我都能这样,他为什么不能?既然我能背叛他而不被他发觉,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既然我能瞒住他十年甚至更久,那他又何尝不能?

这一连串的问题犹如滚过高空的惊雷,一声声碾过我的心,从此就像个梦魇一样缠住了我。因为自己做贼心虚,因为自己曾经行为不轨,我就再也无法信任自己的丈夫了。我开始疑神疑鬼,内心从此不得安宁。

坦白讲,我的丈夫比我更有“资格”出轨。他长得非常帅,就像个偶像明星,一米八几的身高,人往那一站,不用说话,浑身都充满男子汉的风度。但我知道,他绝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他很阳光,也很正直,不像我那么心理阴暗、思想龌龊。他心里怎么想就会怎么说,而我,说出来的话永远都是与心背离的。

可了解归了解,我还是无法相信他,不是不想相信,而是根本做不到。我开始关心他的一举一动,关心他都在和什么人来往,也关心他手机里的信息。我相信很多女人要找寻自己的丈夫出轨的证据,都是从手机开始的。一条短信,一个女人的电话,或者一个频繁出现的陌生号码,都可能成为蛛丝马迹。我也不例外。每次拿起丈夫的手机,我都有一点点兴奋和紧张,既希望又害怕,直到把所有可能有问题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后,才暗暗松一口气。

隔三差五我就会查一次丈夫的手机。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不可能有收获,因为丈夫从来不在意自己的手机。我从没见他把手机掖着、藏着,也没发现他背着我接打过电话,甚至当我聚精会神拿着他的手机按来按去的时候,他都不会想到我是在查他,而只会以为我在玩游戏。每天下班后,他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放就不管了,早晨临出门才想起带手机,有时还会忘记带,忘了就忘了,也没见他慌慌张张地回家取过。他对手机如此漫不经心,足以说明他的手机里根本没有秘密。

可他越是看起来光明磊落,我就越是要查出点什么不可,有些像赌气,又像着了魔一样,明明手里捧着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我却费尽心思想要在玉上找出一点瑕疵,以证明并非只有我自己才有污点。

其实任何人都很清楚,我所要证明的事情根本毫无意义,可我就是停不下来。    

疑心像野草一般在麦琳的心中疯长,缠绕着她的眼和她的心。她的理智非常清楚,丈夫绝不是那种人,自己完全是在作茧自缚。可她的心却不听使唤了,迷失在一片浓雾中。  

我的疑心病让我的丈夫也感到十分烦恼。因为我总在捕风捉影,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他头上。对我的无理取闹,他百口莫辩,因为他就是说破大天我也不相信,我能因为一件凭空想象的事情和他没完,半夜三更不让他睡觉。他被折磨得没办法,只好答应我的一切条件,低声下气地哄我,才能平息我的不满。时间长了,他就变得越发小心谨慎,尽量不和我发生争吵。有什么事先要对我讲清楚,比如晚上有什么应酬,会和谁出去,几点回家等等。尤其要是和女的有关,他都会让我知道。

我想,如果换一个女人,丈夫这样迁就自己,也该适可而止了,可我这个人就是怪,一头钻进死胡同就出不来了。

有一次,他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一个女人。他跟我提起过,也说过自己和那个女人只是公事上的往来。我相信他说的完全是实话,但对那个女人就是不放心。虽然我没见过她,但从丈夫的只言片语里,我有一种直觉,对方对我的丈夫未必无心。可具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我也不解释,直接要求丈夫不许和那个女人再联系,态度很蛮横。他觉得我莫明其妙,无缘无故的,凭什么就不理人家了?我说:“那我不管。我说不让你联系就不能再和她联系,否则别怪我翻脸。”

我的丈夫非常清楚我的脾气,我要真说翻脸,能把整个家都砸了。可他也不甘心,因为他行得端、坐得正,问心无愧,何必要躲躲闪闪?再说,即使他不给人家打电话,人家打电话找他,他也不能拒不接听。两头矛盾,他只好折中,凡是和那个女人相关的事都瞒着我。

事情的发展还是验证了我的直觉。那个女人果然对我丈夫落花有意,用她自己的话讲,一个那么有魅力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怎能做到无动于衷?奈何名草有主、流水无情。女人最后还是黯然离去。她最后对我说的话是:“真羡慕你有一个那么好的丈夫。今后我不会再和他联系了。”

得到这样的结局我应该高兴吧?如果这是一场考验,我丈夫已经用行动交了一张令我满意的答卷,可我怎么还是高兴不起来呢?我对他的所有良好表现都视而不见,偏偏喜欢在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

我天天追着他问:“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为什么要背着我和她联系?你为什么要骗我?”

这个问题整天被我挂在嘴边。随时随地,我都会质问他。我认为他在骗我,而欺骗一旦开始,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我的疑心一旦产生,就会失去控制。即使我明知道他对我绝无二心,却就是不肯放心。每当这时,丈夫都一脸苦笑地看着我。

他说:“琳子,再这样下去,不是你疯就是我疯了。”    

“他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像是个神经病。”麦琳也觉得自己的疑心病越来越离谱,心里的那个结怎么也解不开,反而越结越紧。照这样下去,她和丈夫两个人中,迟早有一个要崩溃。

我丈夫和我谈过很多次,推心置腹,谈得特别诚恳。他握着我的手说:“琳子,咱俩结婚十年了,你对我好我知道,我对你怎么样,你也都装在心里。到现在,咱们有车、有房、有孩子,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觉得你是个好妻子,漂亮、能干,我很爱你。我没有必要冒着妻离子散的危险,在外面做对不起你的事,你说是不是?你要相信我!”

他说,像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工作之余,都希望能再找些事做,不只是为了多赚钱,给老婆、孩子更好的生活,更希望能趁年富力强,在社会上拼出一席之地。要做事业就必须要有应酬,可他为了我,不敢在外过多逗留,每天下了班就尽早回家,守着老婆和孩子。这些年,他的(儿童故事)一些同学、朋友和同事,有不少都在开公司、做生意,只有他还是老样子。

说这些的时候,他显得有些无奈。我知道他很不甘心,为了我,他放弃了自己作为男人的梦想。每当这时,我心里都五味杂陈——欣慰、感动、幸福以及对自己的鄙视。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病人,多年前的出轨就是我致病的根源,怀疑一切是表现出来的症状,而他的真情告白就是一剂治病的良药,可惜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过些日子,药力失效了,我又会陷入病状故态重萌。

而且,一剂药用得久了,就会出现抗药性。类似的真诚话语听得多了,也会让人感到麻木。我的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重。

现在的我,分裂成为两个,一个是清醒的,另一个是糊涂的,一个受理智的支配,另一个则拒绝理智。

当我清醒的时候,我比谁都了解自己的丈夫,他说的一切我全都明白,甚至我能摆出比他更多的道理来说服自己;可一旦当我变糊涂时,一切道理就都不起作用了。

就拿一个月前的一件事来说吧。那天,我家里来了一群朋友,丈夫也早早下班回家,大家有说有笑聊得正欢,这时,电话响了。我一接电话,是丈夫的一个女同事打来的,她说有些工作上的事要请教我丈夫,因为他的手机打不通才打到家里来。

我知道那个女同事是新来的,很多事情都不懂,请教一下同事也是正常的。可把话筒递给丈夫的同时,脸还是不由自主地拉长了。碍于朋友的面子,我没说什么,等朋友一走,我就开始审问了。其实我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我心里比谁都明白,可如果不闹腾够了,我就是迈不过这个坎。倒霉的只能是我丈夫。

他特别委屈,为自己申辩时说得入情入理。无奈他遇见的是我,正如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了。

他最后说:“琳子,我觉得你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麦琳也觉得,自己是该看看心理医生了。她怀疑自己患了某种强迫症或者是忧郁症。因为她很长时间以来,都感觉不到什么是“快乐”。 

我知道,我就是个神经病,正常人不会像我这么无聊、无理又无助。我不光是捕风捉影,即使没有风、没有影子,我也能把凭空臆造的罪名加在我丈夫的身上。有时,我就在那看着电视,或者吸着烟发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着丈夫就是一通询问,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能捣腾出来念叨一番。实在没事做了,我就查他的手机,即便查了1000遍都没有问题,我也要再查第1001遍。

丈夫对我完全无奈。他仍然坚信,我对他的过度怀疑,只是因为我爱他、在乎他,害怕他会离开我。他永远不会知道我的病根究竟在哪里。

他一如既往约束着自己,付出巨大的包容和忍耐,为的只是能和我相安无事。每天回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观察我的脸色。如果我的脸阴着,他的心马上就会悬起来,不知道我又因为什么事不高兴,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多云转阴还是暴风骤雨。

我的脸色就像晴雨表,预示着每一天家里的气氛是轻松还是沉重,也操纵着我丈夫的心情和神经。他真的很累。他对我说,他每天回家来,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能高高兴兴的,全家人都能高高兴兴的。如果我不开心,他就是睡着了都不会感到轻松。

我不想让他那么累,真的,我也不想让自己那么累。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

我对一切都失去了应有的兴趣。以前,我最喜欢买衣服,一件新衣服买回来,我会兴致勃勃地站在镜子前面比来比去,计划着什么时候、什么场合穿出去。现在,我还是喜欢买衣服,一次能买好几身,带回家直接就塞进柜子里,看都不看,连打开包装的兴趣都没有。我有好多好多衣服,将近三分之一我都没穿过。

一个女人连打扮自己都失去了兴趣,还会对什么充满希望?

在别人眼中,我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丈夫很好、孩子很乖,有车、有房,什么也不缺,理应过着轻松惬意的生活。我也觉得自己应该很快乐,可我就是快乐不起来。

在我心里,永远都有一个阴暗的角落,那里埋藏着一个秘密,它让我再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爱人,也找不到快乐的理由。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