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淡的老婆怨我不出轨

我们心里住着一个魔。遇到想去做的事,想去爱的人,求而不得,这魔也会作怪,让你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做出一系列的傻事。能把魔控制住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就像大雄所说的,能放弃欲望把眼前日子过好实属不易,真想落在实处,其实强人所难。

正因看不破,放不下,感情还有坎坷,人生才有起伏,生活才有点意思。也正是因为这份执迷不悟,才会终有一天幡然悔悟:原来还是她好,或者,原来坚持自己才是对自己好。事实上,不管走哪条路,也都是计算得出的结果。有的关乎理智多寡,有的关乎情感投入,可理智与情感,却永远无法比较。

网友口述

那天,我收到你的微信,问我最近怎么样。我一下子就尴尬了。几年前和你口述完,似乎从来没有再这样一对一沟通过。我加了你微信,就此藏在了朋友圈里。我还记得你啊,也在想你过得究竟怎么样。

日子就那么往前推着走。你说不好,别人也许还羡慕着呢,可你说好,这话听着就这么违心。这两年经济不算好,我的公司转让了,现在给别人打工。赚得少了,压力似乎也卸了一大半。儿子今年上初一,民办校,算是没输在起跑线上吧。家里老人身体还算硬朗,我妈去年查出来脑退化,大夫说保守治疗,五年之后可能会出现片段化失忆。开始我还挺别扭的,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后来想想,也释然了——能把不开心的事情给忘了,也许是一种福气。

最后还是绕不开她。她还是那个样子,跟几年前相比,女人的韵味似乎更足了。今年她过生日,我选了一条金项链,系在了她脖子上。那个当下,我不由自主往那个方向吻去。结果可想而知,她一把推开了我……看来,并没有什么改观。

当时我挺气愤的。真想拽过来搂她,用我的嘴唇宣誓主权——她毕竟是我的合法妻子,为什么不能拥有她?抬头看她一脸愠色,理智钻了出来。就像是很多年前,我曾经对你说的,她不喜欢被强迫做她不喜欢做的事。外柔内刚,这词儿说的就是她。这让我的回忆,那一次往前回溯——结婚当晚,她蜷在床尾,头靠在膝盖上,一头黑发像瀑布,洒在大腿间。她在哭泣,像是个受伤的小动物,找不到伙伴,也失去了家。

我唯一能做的,也成了惯常的动作:把卧室的门轻轻带上,钻进客房的棉被里,意识游离于半梦半醒间。转天醒来,看她忙碌在厨房的背影,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你过了自己那一关?过不去。这么说,是不是挺没出息的?在外人面前,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个爱老婆的丈夫、一个爱儿子的爸爸。可这都是别人眼里的我。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只是一个男人——我需要一个女人,找到存在感。活到40岁,我越发觉得,我根本征服不了世界,就连征服一个女人都是奢望。即便我曾经一贫如洗,后来创业挣了第一桶金,开公司当老板,算是站在了所谓的人生巅峰。可你看,结了婚有了孩子,我还是没有完完整整拥有她。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纠结她为何这样对我——我做得不够好?还是说,她根本就不爱我。前者我需要对比,后者,我更需要那么具体一个人。

那事实上,这种拉锯,始终存在于我们两个人之间。我清楚地意识到,她是一个好女人。这么多年扎在柴米油盐中,做的就是一个女人相夫教子该做的事。我的父母、妹妹,还有家里的任何亲戚,对她没有说过半句怨言。我有时也纳闷,她原来也没有处理婆媳关系,她的父母也是拿她当掌上明珠,怎么就能这么投入,这么符合角色?

我甚至跟踪过她。发现她的生活,单调到令我都愕然。单位、菜市场、家,三点一线,唯一的乐趣就是周末让大学闺蜜来家里一起烤饼干、聊孩子。我跟她说过很多次,拿着我的卡去买买衣服、做做美容,或者去东南亚走走。她说她走不开。想来,心里是有我以及这个家的。

既然如此,你只能选择接受或者重新洗牌。我原来很幼稚的以为,她只是害怕。如果我主动一些、强硬一些,甚至逼她就范,也许说不定花开见月明。但每一次,结果都是噩梦。她推开一身酒气的我,冲进卫生间,我不甘心,两个人推搡着。她大哭、尖叫,骂我是变态,骂所有男人都是变态。看她那个可怜样子,没有一个丈夫,能够忍心继续为难她。

换位思考,我能想到她为了生孩子而答应我的需求,所付出的牺牲。看她捏着鼻子说脏,刚结束就冲进卫生间,水流声不停,我知道她是真觉得脏——而不是仅仅是单一的我。想到这里,我甚至觉得她是个烈士。

五年前我问你,想过分手吗?这个问题,她(中国名人故事)曾经给过我一个答案。有一次我们因为这个事吵起来,我说她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她淡淡地回我说:“人家男男女女都出去弄个婚外恋,就咱俩在家里死磕。”她说我觉得你这个人其他还可以,就是老想着这点事特别烦人。她甚至说,我可以随时去找别的女人,只要注意点卫生,别惹大麻烦就行,花点钱都可以。

那晚我一直回味着这句话。我觉得她说这话不是瞎说,也不是试探,也许真的是这么想的。后来还有几次,她都说我没能耐,连个女人都找不着,就会在家里找茬折磨她。她说你去出轨吧,有感情了她就给我们腾地方,没感情我完事就回家,她不追究。

想到别人眼里的、我看在眼里的她的好,我做不出来这脏事。可我非常痛苦,并且无法言说。和哥们儿喝酒,上了头,我大哭或大笑,嘴唇都死咬着不松口——这些事,我恨不得烂在我肚子里,或者一睁眼就把它们全忘光了。可我做不到。它们时时刻刻牵绊着我,向蚂蚁爬在我的皮肤上,钻进我的血管里。

现在,我们俩争吵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总说我没什么能耐,没人看上什么的,我这人记性不好,过几天看她高兴就忘了,总觉得对她好,她就会改变想法。我虽然有欲望,但又比较传统,总觉得应该忠于婚姻,不能乱来,再说,乱来我也有心理障碍,我做不出来那事儿,面对外面的那些不靠谱的女人,我也没那个想法。

人都说同床异梦比较惨,而我老婆似乎连异梦也没有,就是没欲望。 婚姻就这么奇怪地继续着,一个不死心,一个说恶心,离不了,和谐不了,弄得别的事情都别别扭扭,外人光看见吵架,具体咋回事谁知道呢。


推荐阅读: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