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嬷嬷清洗调教|坐在有玉势的椅子上课

再暴露真面目的。 雨润诗将那晚发生的事情,以及肃祁扬是怎么对待她的,愤愤然的讲给宁小瑜听。 宁小瑜越听秀眸越大,随即愧疚万分:对不起啊,如果不是我乱出主意,也不会…… 干你什么事儿?雨润诗下巴从桌子上离开,看了一眼眼前的咖啡杯,端起,抿了一口,搁下。 谁都没料到融资继续的事情,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现在他已经知道我的本性了,也没什么不好,再继续装着,我也会疯。雨润诗用勺子搅动着咖啡,耸肩释然一笑。 她看着宁小瑜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时而蹙眉时而舒展,秀眸看着桌子上的小手,两只手指搅动在一起。 这副模样,太过熟悉。 每当宁小瑜有纠结的事情,或隐瞒事情时,都会这样。 雨润诗手掌一拍桌面:宁小瑜?! 啊?宁小瑜慌忙的收了手,冲她一笑,待看到雨润诗那强行逼迫的视线时,她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告诉你。 本来她想雨润诗离婚了,还能跟彭一辰在一起,多好,可现在…… 他回来了。宁小瑜眼眸认真的看着雨润诗。 雨润诗一怔:彭一辰么…… 她秀眸黯淡下去。 哎呀,别想那么多!宁小瑜长臂越过桌面,小手握了握她的手,都过去了,再说了肃祁扬不知道比彭一辰强多少倍! 宁小瑜一想起当初彭一辰说出侮辱雨润诗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虽然她不喜欢肃祁扬,但她更讨厌彭一辰! 雨润诗嘴角一笑:放心吧,(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我知道都过去了,没多想。 肃祁扬是很强很完美,但是她跟他合不来,一定要离婚,要让那个男人受不了她,主动跟她提出来! 雨润诗的手机响起,她脱离了宁小瑜抓着的小手,看到来电显示,蹙眉,迟疑了片刻,还是接听:什么事。 雨父一番话后,雨润诗拒绝的话还没出口,雨父就灭了电话,搁置下黑掉的屏幕,她冲宁小瑜一笑:彭老爷子八十大寿,雨家让我送份礼过去。 雨若琪要拍戏,雨父晚上约了重要客户谈合作,她那个后妈晚上约了几个阔太太。
推荐阅读: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07-14)
·洗尽泪痕,给自己一个微笑(08-07)
·老公太窝囊 洞房花烛夜我被前夫霸占(06-01)
·爸爸当我的面和小三领了证(05-29)
·乡村老汉的黑又粗 肉很多很糙的小说(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