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主仆羞耻play/师徒腐文男男双性h

今埋怨说:陆总,你们白总怎么这么不靠谱呀?这多大点事,我来都来了,她什么意思? 陆胜今让他的无脑都搞得抓狂了,把文件夹甩桌上斥道:你没听到我们白总要见姓卢的吗?你赶紧把人给我找过来。 不是,陆总,你这算什么呀?你拿了我的钱,怎么也不帮我说句好话? 他大声嚷嚷,陆胜今脸都黑了,从抽屉拿出烟扔回给他说:滚!我不想见到你。 胡伟明还死缠烂打的,被陆胜今喊保安架出去才彻底明白自己搞砸了,下到大街上,见到他的跟班兼司机齐骆后,还不肯认输,恶狠狠的骂道:MD,姓卢的坑我,他没好好教我东西。走,咱们找他算账去。 卢畊弘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就接到胡伟明的电话了,他猜到肯定跟那案子有关,这会儿心里还带着向伍苇静示爱无果的挫败,自是没好脾气,嗤之以鼻把手机扔到了副驾上不予理会。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都是胡伟明打的,卢畊弘一个都没接,回家就踏踏实实的休息,谁知刚躺下就让粗暴的拍门声吵醒了。 他开门一看,见是齐骆。原来胡伟明觉得自己身份高贵,不值得上门找卢畊弘这样一个小人物晦气,就决定在车里等。 齐骆一见到卢畊弘就破口大骂:卢畊弘,你聋了吗?没听到手机响? 卢畊弘听了火蹭蹭蹭往上冒。 在此之前他怎么说都是蓝色闪点设计部的一枚组长,齐骆一个小组员居然敢冲着他吼,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他撇嘴阴阳怪气的跟齐骆说:没听到,你有事吗?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你……我一会儿再跟你算账。齐骆还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天祥给的时间已经不多,他跟卢畊弘说:你赶紧换衣服,跟我走吧。 卢畊弘动都不动,斜睨他说:干嘛? 干嘛?跟我去天祥,有事需要用到你。齐骆没好气的说。 卢畊弘心里暗爽,脸上却全无表情:有事需要用到我?什么事? 装什么装,天祥那案子有些地方明哥说不明白,叫你过去支援一下。别叽叽歪歪的,赶紧走吧。他说着也不等卢畊弘换衣服了,拉着卢畊弘的手臂就要走。 卢畊弘很不客气的甩开冷笑说:我记得那案子洪韬说是胡伟明做的吧?他自己做的东西自己说不明白?你忽悠谁呢? 齐骆显然是知道底细的,但他一点羞愧的表情都没有,只是不耐烦的说:你到底去不去?我亲自来找你已经够给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 卢畊弘听了想笑:你谁呀?貌似我混得比你好吧?你给我面子?那我得贱到什么程度。说完他脸一板喝道:滚!再TM烦我,我抽你丫的。说完直接关门了。 齐骆在外面疯狂拍门叫嚣,卢畊弘理都不理他。 卢畊弘,你死定了。 齐骆还搞不清状况,威胁完就给胡伟明打电话汇报情况。 没多一会儿,胡伟明杀到了,那家伙更嚣张,(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竟直接踹门。 卢畊弘怕门让他踹坏了,赶忙开门冷冷看他说:你干嘛呢?想打架是不是?对方虽然有两个人,但一个是矮胖子,一个是瘦高个,卢畊弘这一米八几的大汉可不怵。 胡伟明踮脚抓着卢畊弘的衣领喷:打架?我TM弄死你信不信?想耍我你也看清楚状况再说,天祥的案子黄了,你以为你会好过吗?赶紧跟我走,再TM拖拖拉拉,信不信我让我姐夫炒你鱿鱼。 卢畊弘都让他气笑了,什么好处都没有,需要帮忙就知道找来,当公司的职员都是他们家的佣人呢?说炒谁就炒谁,蓝色闪电都成他们家的私产了? 卢畊弘猛一下把他推撞到墙上,拍拍衣领跟他说:不信,你让你姐夫炒我吧。 艹!我给你脸了?胡伟明气得浑身发抖,在齐骆的帮忙下站稳了,过来想推卢畊弘,卢畊弘一瞪眼他才畏惧缩手,但还声色俱厉的说:去不去,一句话,再敢说半个不字,你明天就别上班了。 卢畊弘冷笑道:不。 胡伟明终于傻眼了:你真不想干了? 卢畊弘冷哼一声说:想不想干都轮不到你来问。你算哪根葱?你以为现在公司你姐夫最大就能为所欲为吗?你姐夫上面还有人呢,炒不炒我,他还没资格作主。 卢畊弘知道上次放弃他肯定得到老板首肯了,这次洪韬要再能靠这种莫须有的罪名炒他,那他就没必要留在这公司了。 其实他是一路跟老板打拼过来的老人,要不是做过那件事,老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待见他。 胡伟明脸上忽红忽白,突然咬牙问他说:你要怎样才肯去天祥?天祥的白总指定要你过去,你别以为蓝色闪电少了你就不行了,只是那臭女人看我不顺眼而已。 卢畊弘哈哈大笑:你也知道自己长得丑呀?让我过去也行,这案子的提成你得给我。我也不要全部,前期你们还是做了点工作的,我要属于我们组的那份,八成提成,少一毛钱都不行。还有,只要我接手了,你就不能再参与进来,我要全权负责。你问你姐夫吧,他要是答应,我马上去天祥。 胡伟明突然认怂让卢畊弘挺意外的,不过卢畊弘知道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这条件一提,他们俩就算结仇了。 胡伟明听卢畊弘提完条件头发都竖起来了,直接拒绝说:不可能,我那么辛苦才做出来的案子,怎么可能白送给你。 卢畊弘嗤笑道:你确定那是你做的?你自己弄的那玩意儿被人当作坨屎一样扔回来,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胡伟明哑口无言,一跺脚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他通完电话回来跟卢畊弘说:行了,你去吧,我姐夫答应了。姓卢的,今天这事没完。说完他就走了。 卢畊弘差点没笑死,终于还是逼得他们低头了。 他见到白晶的时候,白晶等得都不耐烦了,瞪他说:你干嘛呢?怎么不接电话?我不是叫你跟我去谈事吗,你叫别人来是什么意思? 接电话?你给我打过电话?卢畊弘有点懵,他明明记得只见到胡伟明给自己打。 白晶眯眼看向旁边冷汗涔涔的陆胜今,陆胜今忙解释:我真给他打了,可能拨错号码了吧。 哦!真的吗?最好是真的,回头我会找公司的通话记录的。 陆胜今一听就跪了:白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说瞎话了。 滚吧!你这副总的职务我可以给你留着,但年终奖没了。说完再不理陆胜今,蔑视卢畊弘说:这案子究竟是你做的,还是那个姓胡的做的? 卢畊弘耸肩说:我不是蓝色闪电的话事人,别人爱怎么说我拦不住。 白晶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再不说什么,直接带了卢畊弘去宏文。 她叫卢畊弘跟她坐一辆车子,路上考了卢畊弘几个问题,见没什么问题,不说话以后,空气就突然暧昧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卢畊弘就想到电梯里的一幕,眼睛老往卢畊弘下方瞄,一看就忍不住夹脚,搞得她自己挺羞涩的。 卢畊弘老想问她为什么要帮伍苇静做那样的事,怕她生气就没说,心里其实也幻想着一些冒犯她的事情。 白晶的身材真的很好,他那晚看的也不少,难免回想,然后起反应。 天祥的策划案其实是帮宏文做的,等于是商业互利合作,卢畊弘表面上挂的是天祥公司职员的名号。 事情很顺利,谈下来后握手告别,坐着白晶的车离开,她突然问卢畊弘说:你住哪? 卢畊弘诧异把地址说了,她让司机送卢畊弘过去,然后叫卢畊弘带她上去看看。 卢畊弘一听就激动得不行,心说,难道她要撇开总裁范跟我滚床单了?正好我恢复了,可以试试自己有多大威力。 谁知进门以后她不着急变身,反而打量起卢畊弘家里的布置,突然问卢畊弘说:你家里的房间出租吗?能不能租一间给我? 卢畊弘都惊呆了,问她说:为什么?你没有地方住吗? 他买的这套房子不大,才八十平方,两室一厅,他自己都嫌小,嫌档次低,没想到白晶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是。我现在是跟家里人一起住,不是很自在,想搬出来。白晶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引得卢畊弘看她裙下的丝袜美腿。 那你可以买一套房子住啊!卢畊弘不信她这样的身份会没钱买房。 白晶摇头说:还是租房子方便,什么时候想搬都可以。 卢畊弘开始浮想联翩,难道她喜欢上我了?想天天给我治病?那未免太便宜我了。 白晶见他不说话,起身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搬过来。说完竟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凌乱。 这妞有病啊,明知道我不行还跟我同居,她是不服气还是咋滴?较真非要治好我的病呢? 其实他是一路跟老板打拼过来的老人,要不是做过那件事,老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待见他。 胡伟明脸上忽红忽白,突然咬牙问他说:你要怎样才肯去天祥?天祥的白总指定要你过去,你别以为蓝色闪电少了你就不行了,只是那臭女人看我不顺眼而已。 卢畊弘哈哈大笑:你也知道自己长得丑呀?让我过去也行,这案子的提成你得给我。我也不要全部,前期你们还是做了点工作的,我要属于我们组的那份,八成提成,少一毛钱都不行。还有,只要我接手了,你就不能再参与进来,我要全权负责。你问你姐夫吧,他要是答应,我马上去天祥。 胡伟明突然认怂让卢畊弘挺意外的,不过卢畊弘知道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这条件一提,他们俩就算结仇了。 胡伟明听卢畊弘提完条件头发都竖起来了,直接拒绝说:不可能,我那么辛苦才做出来的案子,怎么可能白送给你。 卢畊弘嗤笑道:你确定那是你做的?你自己弄的那玩意儿被人当作坨屎一样扔回来,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胡伟明哑口无言,一跺脚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他通完电话回来跟卢畊弘说:行了,你去吧,我姐夫答应了。姓卢的,今天这事没完。说完他就走了。 卢畊弘差点没笑死,终于还是逼得他们低头了。 他见到白晶的时候,白晶等得都不耐烦了,瞪他说:你干嘛呢?怎么不接电话?我不是叫你跟我去谈事吗,你叫别人来是什么意思? 接电话?你给我打过电话?卢畊弘有点懵,他明明记得只见到胡伟明给自己打。 白晶眯眼看向旁边冷汗涔涔的陆胜今,陆胜今忙解释:我真给他打了,可能拨错号码了吧。 哦!真的吗?最好是真的,回头我会找公司的通话记录的。 陆胜今一听就跪了:白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说瞎话了。 滚吧!你这副总的职务我可以给你留着,但年终奖没了。说完再不理陆胜今,蔑视卢畊弘说:这案子究竟是你做的,还是那个姓胡的做的? 卢畊弘耸肩说:我不是蓝色闪电的话事人,别人爱怎么说我拦不住。 白晶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再不说什么,直接带了卢畊弘去宏文。 她叫卢畊弘跟她坐一辆车子,路上考了卢畊弘几个问题,见没什么问题,不说话以后,空气就突然暧昧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卢畊弘就想到电梯里的一幕,眼睛老往卢畊弘下方瞄,一看就忍不住夹脚,搞得她自己挺羞涩的。 卢畊弘老想问她为什么要帮伍苇静做那样的事,怕她生气就没说,心里其实也幻想着一些冒犯她的事情。 白晶的身材真的很好,他那晚看的也不少,难免回想,然后起反应。 天祥的策划案其实是帮宏文做的,等于是商业互利合作,卢畊弘表面上挂的是天祥公司职员的名号。 事情很顺利,谈下来后握手告别,坐着白晶的车离开,她突然问卢畊弘说:你住哪? 卢畊弘诧异把地址说了,她让司机送卢畊弘过去,然后叫卢畊弘带她上去看看。 卢畊弘一听就激动得不行,心说,难道她要撇开总裁范跟我滚床单了?正好我恢复了,可以试试自己有多大威力。 谁知进门以后她不着急变身,反而打量起卢畊弘家里的布置,突然问卢畊弘说:你家里的房间出租吗?能不能租一间给我? 卢畊弘都惊呆了,问她说:为什么?你没有地方住吗? 他买的这套房子不大,才八十平方,两室一厅,他自己都嫌小,嫌档次低,没想到白晶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是。我现在是跟家里人一起住,不是很自在,想搬出来。白晶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引得卢畊弘看她裙下的丝袜美腿。 那你可以买一套房子住啊!卢畊弘不信她这样的身份会没钱买房。 白晶摇头说:还是租房子方便,什么时候想搬都可以。 卢畊弘开始浮想联翩,难道她喜欢上我了?想天天给我治病?那未免太便宜我了。 白晶见他不说话,起身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搬过来。说完竟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凌乱。 这妞有病啊,明知道我不行还跟我同居,她是不服气还是咋滴?较真非要治好我的病呢? 卢畊弘一想就浑身燥热,无意间看到伍苇静在偷偷看他,突然心生恶作剧的念头,竟是用脚脱了一只鞋子把脚从底下伸过去,对着伍苇静的方向。 他记得伍苇静穿的是裙子,目标也很明确,嘴上却是很平静的跟徐岱川说:别闹,人家一个白富美,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屌丝,你想多了。今天的接触让卢畊弘知道,白晶其实是天祥大股东的千金,难怪这么年轻就掌权。 徐岱川跟他耍无赖:我不管,一场兄弟,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要不然我们老板不会放过我的。你帮我跟她说说,看她肯不肯让我们金氏接下那项目。我们金氏是很有实力的,不信你让她尽管调查。说着徐岱川不满伍苇静一直不说话,用手肘撞伍苇静一下说:老婆,你敬畊弘一杯,让他帮帮我。 就在这时,卢畊弘的脚碰到她了,吓得她啊的一声叫,眼睛悚然看向卢畊弘,也不知是让卢畊弘吓到,还是徐岱川撞那一下太重了,她差点没跌倒,脸涨得通红,低着头声音小小的跟徐岱川说:我不会喝酒。 卢畊弘见她反应这么大,脚早收回去了,不免有些后怕,要是让徐岱川知道,这架是肯定要打了。 艹!你想什么呢?这我兄弟,我叫你跟他喝酒,你就得跟他喝。不会喝你也得给我喝,要不然我抽你信不信? 徐岱川举手吓得伍苇静脖子一缩,卢畊弘忙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帮你,放心。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话有用,我跟白总真没什么私交。 卢畊弘心疼坏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还有半点平时的风度,甩开卢畊弘的手说: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给我兄弟面子,喝,赶紧喝。说着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苇静的嘴里,见伍苇静酒淋得满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畊弘,我谢谢你肯帮忙,这杯我敬你的。说完仰头干了。 卢畊弘想过去给伍苇静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 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 我信我信。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 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 没有。我不是那意思。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 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 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快活,见到我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
推荐阅读: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07-14)
·洗尽泪痕,给自己一个微笑(08-07)
·爸爸当我的面和小三领了证(05-29)
·老公太窝囊 洞房花烛夜我被前夫霸占(06-01)
·乡村老汉的黑又粗 肉很多很糙的小说(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