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浊液从大腿根部流出_美妇被弄到怀孕

你就是凤凰酒楼的主厨师傅吧? 对,这位是刘小姐,负责酒楼之前的海鲜供应。主厨点了点头,向美女介绍了旁边的长发女生。 女生似乎比较沉默,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 接待的美女打量了一番长发女生后,给予了一个微笑作为回应:请跟我来吧,董事长只有半个小时时间。 多谢。主厨开心的笑道,向前走了一步。 能够被老板娘接待,也算是对他主厨地位的肯定,他自然欣喜不已。 谁料,这一步刚踏出去,就被接待拦住了:这位女士一个人来就行,您请去一楼的茶水区等待。 &hellip(性插故事);… 主厨一阵无语,只能目送女生离开,心里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穿帮啊! 主厨走后,接待将长发女生带到了尽头的一个套房外。 套房门是开着的,从外面就能看到里面的大概构造和陈设。 这个套房,明显不是用来办公的地方,更像是酒店的总统套房,充满着生活的气息。 刘女士,请进。二十六分钟后我会来提醒你,请你抓紧时间阐述你的项目。接待指着套房里,和善的提醒道。 长发女生点了点头,独自走进了套房里。 套房很大,一眼望去,至少有六七个房间,长发女生左顾右盼,也没有看到老板娘的人影。 在这呢,进来吧。 突然,里间的卧室传来了一道慵懒的声音。 长发女生循着声音走进去,只见卧室的落地窗前,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在伸着懒腰。 女人光洁的后背,在夕阳照射出的阴影效果下,就像是水晶铸成的系带,闪闪发亮。 两个圆弧,以夸张的幅度,越过了美背的两侧,因为女人的懒腰,而上下跳动。 更令人瞩目的,却是那浑圆丰满,高高翘起的美臀,和欧美的美臀冠军比,也丝毫不会逊色。 进来了,怎么不说话? 良久,女人终于转过了身来,她好奇的打量着来人,当看到来访女生的胯部时,她却是狐疑的皱起了眉头。 你的口袋里,塞了录音笔吗? 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当主厨拿着假发和女装来到刘明面前时,刘明是拒绝的,他一个大男人,弄个女装算怎么回事? 但转念一想,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达成目的,刘明再三斟酌下,终于穿上了主厨给定制的衣裳。 不得不说,因为刘明外貌清秀,打扮一下,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 不过,刘明却已经打定主意,只要他和凤凰酒楼的老板娘见上面,他就直接和老板娘摊牌。 他相信以他的谈判能力,他是完全能够将这笔生意谈下来的。 可是,当他真正的来到老板娘所在的地点,见到老板娘本人后,他却懵了。 这个老板娘居然把办公地点安排在家里,而且还有真空行动的癖好,也难怪她不允许男人和她面谈了。 不但用谎言欺骗了老板娘,而且还看光了老板娘的身体,饶是刘明也难以应付现在的状况。 摊牌是肯定不可能摊牌了,他必须思考怎样蒙混过去。 而就在他思索着对策的时候,老板娘的一个问题,却让他更是疑惑。 你的口袋里有录音笔吗? 录音笔?什么录音笔? 我是来谈生意的,又不是当间谍,带录音笔干什么? 刘明当然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带录音笔,但看老板娘似乎有些生气,他下意识的顺着老板娘的目光往下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直接将刘明吓了一个激灵。 他的口袋里,哪是什么录音笔,分明是那年轻气盛,不甘寂寞的小东西,又想出来透气了,直接支起了帐篷。 看着那微微颤动的小家伙,刘明简直欲哭无泪。 或许是因为老板娘的体型性感得有些夸张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种自然而然的反应。 拿出来,我不喜欢我和别人的对话被记录下来。老板娘再度催促道,语气十分强硬。 咕噜。 刘明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脑筋急转的同时,把手慢慢的伸进了裤兜里…… 对,就这样,拿出来,老老实实的摆在床上,我可以既往不咎,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然,直接给我滚出去。 老板娘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汹涌的波涛被这么一兜住,竟显得更大,更挺拔了。 刘明本是想将小东西给按下去的,可目光一不注意又瞟到了老板娘那身前的傲然,那小东西不但没有低头的意思,反而又往外蹦了两分。 没办法了,只能使用最后的手段了。 刘明想着,毫不犹豫的转身逃去。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反正老板娘都叫自己滚了,岂不是正好吗? 呃…… 刘明的反应,直接让老板娘看呆了。 她无法理解刘明千方百计的托关系找上门来,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离开,对于唯利是图的商人来说,在利益面前,哪有说滚就滚的? 一句话不说,直接就跑。 其中,必定有诈! 老板娘秀眉一蹙,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当下拿起手机,按下了一个按键。 下一刻,整个楼层响起了警笛声。 刘明刚冲到门口,走廊的两端立刻围上来了几名女保安,不由分说的将他扣在当场。 两个女保安,一人拧着刘明一条胳膊,直接把他扭送到了老板娘的面前。 吴董,人拦住了,要交给保卫科吗?一名女保安向老板娘询问道。 先等一等。 老板娘果然在女保安的面前也不避讳,晃悠着身前的高耸,来到了刘明的面前,两团软肉,直接贴在了刘明的脸上。 刹那间,一股女性的体香猛地从刘明的鼻孔灌入。 此时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沉浸在温泉中的溺水者,整个脸部全部都被温柔的水流给覆盖了。 但他并没有感到窒息的难受,反倒是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了下来,仿佛有一股股暖流顺着五官蔓延到四肢百骸一般,令身体的每一处都酥软了下来。 当然,除了那某一个不听话的小东西…… 我倒要看看,你口袋里到底装的什么,这么见不得人。 老板娘的目标,恰好也正是那不听话的小东西,她紧贴着刘明,直接将右手伸入了刘明的口袋,然后…… 一把抓住! 嗯…… 兄弟被抓住的瞬间,刘明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与此同时,老板娘愤怒的表情又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她捏了捏手上的家伙,然后不断的打量着刘明,嘴角竟露出了一抹邪异的笑容。 完了,全完了! 刘明看着老板娘的坏笑,心知老板娘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海产店的生意没谈成,倒把自己赔了进去,早知道就不听那死厨子的馊主意了! 刘明后悔不迭的想道,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一个小时前。 而就在这时,老板娘收回了手,冲女保安们挥了挥道:你们先退下吧,我和他单独谈谈。 什么? 刘明猛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老板娘,又回头瞅了一眼离去的女保安们,还不太搞得清楚状况。 你的胆子倒是挺大,居然男扮女装混到了这里来! 老板娘冷声一喝,惊得刘明又一哆嗦,一头的雾水都被震散了。 可随即,老板娘却又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的胆子,还是没你的这家伙大。 说着,老板娘竟又伸手去抓住了那灼热滚烫的东西,这一次却不是通过口袋,而是直接从裤腰伸了进去。 吴董,这都是误会,我也没想这样。我只是来谈生意的。刘明强忍住没哼出来,连忙摆手解释道。 老板娘脸上一直挂着的邪异笑容,让他看得直发毛。 你既然来谈生意,刚才又那么急着走做什么?怕我吃了你吗?老板娘忽然凑到刘明的耳边,吐气如兰的悄声说道。 这声音,简直就像是无常的招魂声一般,刘明闻言,只觉得魂魄都快要被勾走了。 吃了我? 刘明瞅了瞅那近在眼前的两个庞然大物,心中突然泛起一个念头。 要是被这样的女妖吃了,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哗啦啦…… 顶楼的套房里,连浴室都显得富丽堂皇,金光闪耀。 浴缸里的水,已经放上了快一半,一头金发飘散的吴绮丽慢慢的跨进了浴缸,躺了下去。 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进来!吴绮丽望着门口的方向,不快的呵斥了一声。 下一刻,在吴绮丽的催促下,脱下了假发的刘明也走了进来。 他的手里拿着搓澡巾,身上一丝不挂,硕大的擎天柱仍旧没有消退的意思。 吴绮丽看着那傲然挺立的物件,微微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帮她搓澡。 这是吴绮丽主动向刘明提出的,不追究刘明的条件。 说实话,在刚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刘明非常不解,他觉得能够为吴绮丽这样的女人搓澡,无论对哪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可当他真正拿着搓澡巾,来到吴绮丽面前的时候,他才懂得,给这样的女人搓澡,其实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虽然能够一饱眼福,但是那玩意一直保持亢奋的状态,又无从发泄的感觉,真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能够忍受的。 他只能强忍着胀痛的感觉,坐到浴缸边上,依照吴绮丽的指示,先从后颈为吴绮丽按摩。 啊…… 刘明一捏吴绮丽的后颈,吴绮丽立马叫了一声,高高的扬起了脑袋。 因为之前感到羞愧和害怕的缘故,刘明一直没能好好看看吴绮丽的长相,一直被吴绮丽的身材所吸引。 但现在,那精致的容貌,直接展现在了他的视线前方,他想不注意都难。 和夸张的身材比起来,吴绮丽的脸型要小巧得多,容貌则偏向成熟与知性,带着贵妇人的气质。 这种气质,可不是长得漂亮就能培养出来的。 这需要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需要拥有成为人上人的觉悟。 而让刘明意外的是,在吴绮丽张开嘴巴,仿佛发泄似的叫出声音的时刻,他居然从吴绮丽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的寂寞与低落。 是自己看错了吗? 刘明不敢确定,也没心思去胡思乱想。 他甚至连专注的给吴绮丽按摩都做不到。 因为在吴绮丽将头抬起的时候,她的身体也跟着挺立了起来,形成了像桥梁一样的拱形,并随着刘明按摩的频率,轻柔的扭动着。 刘明看得痴了,一时竟忘了手上的动作。 你怎么停下来了? 吴绮丽询问的声音响起在耳畔,刘明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受惩罚,可不是来欣赏美景来的。 哦,对不起。 他立刻重新按上吴绮丽的后颈,继续按摩。 可就在这时,吴绮丽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媚眼流波的说道:不用了。按下一个地方。 说着,吴绮丽直接将刘明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但从旁边伸手,似乎令她感觉有些别扭,她微微皱了下眉头后,竟直接把刘明拉到了浴缸里来,坐到了她的腿上。 哈呼……哈呼…… 刘明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样的位置,对他来说可再熟悉不过了。 刹那间,他的血气猛地上涌,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将吴绮丽抱住。 但就在这时,吴绮丽仿佛是看透了刘明的想法一般,率先一眼瞪向刘明。 一股上位者的威严顿时流散而出,将刘明的想法全部拍散了。 直到这时,刘明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在此之前,他还觉得或许是吴绮丽看上了他的那玩意,才把他留下。 现在看来,这的确不是一场盛宴,而是满足吴绮丽恶趣味的惩罚。 吴绮丽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然而,刘明也不是省油的灯,清醒了许多的刘明,不再完全受兽性的控制,他强压着欲望,按照吴绮丽的指示,从胸,到腰,快速的按了一遍。 因为他知道,只有老老实实的听从吴绮丽的命令,才能赶紧结束这一切。 但凡是拖延,或是表现出对吴绮丽美色的垂涎,反倒是顺了吴绮丽的心意。 吴绮丽想要看的,就是他那挣扎的丑态。 哦?
推荐阅读:
·爸爸当我的面和小三领了证(05-29)
·老公太窝囊 洞房花烛夜我被前夫霸占(06-01)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07-14)
·乡村老汉的黑又粗 肉很多很糙的小说(07-14)
·洗尽泪痕,给自己一个微笑(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