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2个男人玩到喷潮_挤入她的紧致狠狠顶弄

是隔壁的少妇张素芬,今年二十六岁,附近学校的舞蹈老师,长得比电视上的大明星还要美。 她身材修长丰盈,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成熟风韵。 一张巴掌大的脸上,嵌着一双惹人怜惜的大眼睛,说话也轻声轻语的,温柔极了。 第一次看到张素芬的那一刻,老林整个人都酥了。 这就是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啊! 从那以后,每当他听到隔壁传来的动静,就一阵心痒难耐。 老林已经四十九了,但平时注重锻炼,一米八的个子让人看起来跟个壮小伙似的。 年轻那会儿他还是校草级的人物呢,不少小姑娘都迷恋他。 结果出社会后张狂过了头,搞了个黑社会大哥的女人,把自己玩进了监狱。 这一进去就是二十年,出来后老林已经半百了,却还是老光棍一个。 但他还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 幸好年轻那会儿修理水电的手艺还在,老林就委托年轻时结交的兄弟,伪造了一份简历,混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前几天,就在老林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大好的机会突然送上门来了。 张素芬的丈夫外出工作一个月,家里的灯泡坏了,老林就偷偷装上了那个微型摄像头。 而此时,视频里的张素芬正裸着白腻的身子,细细搓洗。 白皙的手沿着天鹅颈缓缓往下,拂过锁骨,身子被水浇过后,闪烁着莹润的光泽。 张素芬红着脸打出泡沫揉搓那对丰盈,挤出各种形状。 过了一会儿,这样的抚摸已经无法满足她。 她咬了咬唇,另一只手缓缓往下,沿着水流,伸向那里…… 啊…… 张素芬动情地仰头,整个身子都泛着粉色。 咕咚!老林又忍不住咽了口水,浑身发烫,一股邪火直往下蹿。 看不出来,她那方面需求挺强啊!那我是不是就有机会……老林忍不住一阵春心荡漾,身下的兄弟胀得快要把裤头都撑破了。 嗯……啊! 屏幕里的张素芬突然加快了频率,仰头发出一声嘤咛。 搁在浴缸沿上的腿猛地绷直,脚趾头个个都蜷着,打了个颤,才瘫软下来。 她笑着吐出一声舒服的叹息,才起身拿起浴巾擦干了身子,颤颤巍巍地出了浴室。 张淑芬是舒服了,可老林那儿还难受着。 他索性把裤子都脱了,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刚才的一幕,自我安慰起来。 许久过去,他才满足地打了个颤,泄了劲儿。 第二天。 老林刚从外头回来,就接了一个电话,是隔壁张素芬打来的! 说是家里的水管有点问题,让他赶紧过去修修。 想到昨晚的那一幕,老林顿时激动起来,难道她还没满足?想要自己去给她挠挠痒? 第二章: 老林兴奋地走到隔壁门口,摁下门铃,却迟迟没等到门打开。 怎么回事? 老林贴着门听里头的动静,朝里喊:喂,张小姐,我在门口了。 正在此时,门内传来一道急迫的呼喊。 林师傅!是你吗? 老林一怔,赶紧扯着嗓门回话:诶!是我! 那个……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老林不禁疑惑地捏捏下巴,这人都到门口了,还卖什么关子呢! 我……我摔倒了,起不来,您能进来扶我一下吗? 啊?这…… 房门密码是052393,麻烦您了!我实在是起不来…… 那……好吧!老林紧贴着门喊。 您快来吧!我都要疼死了! 听出话里带着一丝哭腔,老林的心一紧,有些心疼。 房门提示密码输入正确,老林提着心走进去,左顾右盼了一番,并没有看到张素芬的身影。 房间不大,跟他家的格局差不多,却胜在布置得很温馨,屋子里到处飘散着一股女人身上独有的香味。 老林迷醉地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心神摇荡。 张小姐? 我在这边……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左边传来。 老林慌忙循着声音走过去,浴室的门没关紧,水龙头正呲呲地往外冒水,他一眼就看到门口地上露出一双白皙的腿。 嘶……老林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喉头发紧。 这也太美了! 张素芬正不着片缕的躺在地上,并着腿、双手抓着一条浴巾死死捂住自己,一脸羞臊的看着老林。 老林顿时懵了,身下立马有了反应,仿佛有火在烧。 他赶紧稳住心神,上前关了墙角的水阀,问道:张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张素芬哭丧着脸说:我刚洗了澡,给你打完电话后,水龙头突然就失控了,地上太滑,我一不小心摔到尾椎骨,痛得起不来了…… 哎呦!那可了不得!我扶你起来吧老林急忙从盥洗台上拿来一条干净的浴巾,裹住她的身子。 张素芬脸上臊得慌,只能垂着头点了点:谢谢林师傅,麻烦您扶我去卧房吧。 老林哎了一声,伸手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的将她搀扶了起来。 老林在扶起张素芬后,她身上的味道不住地往鼻孔里钻,昨天的那些情景再次在他脑海中浮现,瞬间感觉浑身像是过电一样。 老林用力咽了咽,感觉鼻腔里有些发痒,下面又有了反应。 转脸见张素芬红着脸一副很痛的样子,老林收敛了心思,赶紧扶着她往外面走去。 张素芬不经意的一瞥,看到老林鼓鼓囊囊的下面,顿时震惊地嘶了一声。 没想到老林这么大年纪,本钱倒是不小,比她那个不中用的丈夫强了不知多少倍啊! 她丈夫每次来不了五分钟就不行了,关键是他还时常出差,她就更加空虚了。 这会儿看到老林的大家伙,身下一热,竟忍不住来了感觉。 要是能被那么大的家伙弄一次,该有多舒服…… 张素芬顿时羞愧地红着脸,慌忙指了个方向:卧房在这边。 哦。 老林小心翼翼地扶着张素芬上了床,她就赶紧扯过被子把自己给盖住了。 没能继续欣赏美景,老林略有些不甘心地吧嗒了下嘴。 那个……林师傅,能再麻烦您帮我拿一下里衣吗?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方便……张素芬从被子里探出个头来,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老林的心瞬间就软得一塌糊涂。 诶!当然可以! 按照张素芬的指示,老林在附近的衣柜里,拉开了一个抽屉。 这一刻,老林眼睛都瞪直了,全身血液逆流,怎么也无法移开目光。 那满抽屉的里衣裤,竟然都是几乎无法遮挡的性|感里衣! 第三章: 林……林师傅,随便拿一件吧!张素芬也觉得很尴尬。 哦!老林回过神来,额头冒出一层薄汗。 他可好多年都没碰过女人了,这下给刺激的,差点就绷不住了! 最上面那套是黑色蕾丝的,巴掌心那么一点儿,哪里挡得住风光! 老林越发激动,抓起那套里衣就快步走过去递给她,为了不让她尴尬,主动侧过身去,却依旧偷偷用余光打量。 不过他也不能太明目张胆,免得引起张素芬的反感。 好在他已经进来了,吃了这个女人,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想起自己年轻那会儿还学过按摩,老林眼前一亮。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时不时伴上几声抽气声。 老林顿时有些急了:很痛吗? 嗯……林师傅,你说我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张素芬的话音显得有些害怕,看来这一下的确摔得不轻! 老林心头暗喜,却故作愁苦地说:我看你伤的也蛮重的,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如果疼得厉害,还是建议你去医院看看,找人给你按摩一下。 实不相瞒,我以前做过中医推拿,在一家中医按摩馆当按摩师,对这方面还是有所了解的。 越是刚受伤,越要及时处理,这样好的也更快,如果耽误久了,怕是一个礼拜都恢复不过来,搞不好还真会留下后遗症。 张素芬惊恐的问:啊!有这么严重? 老林认真地点点头:我当初经过了长达两年多的训练,那儿的老中医给我传授了不少经验和传统的推拿技巧,也治疗过不少人。 张素芬真的疼得六神无主了,也没细想,忙问:那您能给我推拿一下吗?我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去医院…… 老林心下大喜,故意一脸纠结:这…… 求你快帮帮我吧!张素芬急得赶紧从被子里探出手来,揪住老林的衣摆。 老林心里越发得意,却为难地摆摆手:那不太好吧,让你老公误会了怎么好…… 张素芬本就疼得直吸气,哪里还有什么精神想,她是学舞蹈的,一旦救治不及时,她就有可能这辈子跳不了舞了! 他出差了,不会知道的,而且您这也是在帮我呀,他感谢您还来不及呢!您就帮我按吧!真的太疼了! 老林这才勉为其难地点头:那……好吧!邻里间互帮互助,也是应该的。 那……有劳了。张素芬的声音突然有些紧张。 老林这才转过身,发现张素芬此刻已经掀开被子,斜趴在床上。 淡粉色的睡裙,正裹在她身上直达小腿肚,两根吊带细细的挂在她丰满的肩上,露出一些黑色的蕾丝边,正是刚才他摸过的那套里衣。 这么想着,老林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狠狠得满足她…… 第四章: 不过理智告诉老林,得悠着点来,不然肉没吃着,还惹上一身腥,被抓进局子里去,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张素芬那完美的曲线,老林吞了吞口水,道:张小姐,能不能把睡裙撩起来?露出受伤的地方,这样也方便按摩,不然隔着衣服那效果…… 张淑芬身形一顿,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那……要不先隔着衣服按按吧,那底裤实在是……太羞人了! 听到这话,老林突然有些懊恼,刚才要是选更保守点的,她是不是就愿意掀开裙摆了? 于是,老林又说:隔着衣服怕是穴位就找不准了,要不你还是去医院吧,那里的医生虽然也要脱衣服治疗,好在是医院(交换性伴侣)里,也方便些。 张素芬的脸瞬间变得更红了,虽然她以前也找过推拿师傅,可那会儿找的都是女人,脱了衣服也没什么。 但现在面对的是个年近五十的老男人,这就有些尴尬了。 张小姐?不愿意的话也不用勉强,要不我先去帮你修水龙头好了,你打电话找人过来吧,就是不知道你这耽搁这么久会不会…… 张素芬紧张地攒着衣角,挣扎了一会儿,实在疼得受不了,最后还是听从地把睡裙往上拽。 动作幅度有点大,高耸的雪白一下子就跳了出来,直接暴露在空气里。 因为是吊带裙,上面拽开了,下面也就全部露出来了。 黑色的底|裤包裹着浑圆的翘臀,看得老林眼睛发直,恨不得直接扑上去,狠狠亲上一口,揉搓一番那性|感之物。 嘶……疼…… 因为脱衣服的过程中动了一下腰部,张素芬忍不住叫出声来,声音特别轻柔,甚至带了几分魅惑。 老林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上前就拽过她的睡裙。 小心伤,我来帮你。 张素芬刚想拒绝,但老林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直接就将睡裙掀过脑袋,身子一下就全暴露出来。 感觉到一丝凉意的张素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上身也跟着抖动了一下,格外地性|感迷人。 看到犹如性|感尤物般的张素芬,老林有些受不了,装作不经意地将那里抵在她嫩滑的大|腿根。 感受到那处的灼热,张素芬猛的一收缩,忍不住惊叫起来:林师傅!您这是在干嘛! 老林顿时老脸一红,惊慌地后退了些: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毕竟是个正常男人,很久没有过女人了,这会儿看到张小姐这么美,自然就…… 听到老林这么说,张素芬心里有些得意,虽然她一直都在通过跳舞来锻炼塑性,但女人生过孩子之后,身材多少会有点走形。 原本她都有些自卑了,没想到这会儿听到老林的赞美,她还是很开心。 便也没再计较,趴着让老林继续。 老林松了一口气,暗道这事有门儿!看他一会儿不把她撩拨得叫爸爸! 按照张素芬的指示,老林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到一瓶红花油,倒在掌心里搓热了,慢慢放在她腰部,轻轻揉开。 啊…… 在老林的抚摸下,张素芬的娇|躯猛的一颤,销魂的嘤咛从喉咙里窜出来,勾得人心痒痒。
推荐阅读:
·乡村老汉的黑又粗 肉很多很糙的小说(07-14)
·爸爸当我的面和小三领了证(05-29)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07-14)
·洗尽泪痕,给自己一个微笑(08-07)
·老公太窝囊 洞房花烛夜我被前夫霸占(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