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处女的一夜情铸就我痛苦的回忆

  一场意外分开了我和小雪

  我和小雪是高中3年的同学,由于我们的家离得很近,所以经常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玩耍,一起学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小雪有了一种异样的感情,上课的时候,眼前常常浮现她的样子,每天最盼望的就是放学的铃声,因为那时我就可以和小雪在一起了。看着她快乐的样子,听着她欢快的歌声,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从不敢把自己的感情告诉给小雪,我怕她知道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就这样守着她慢慢长大吧,等到她成熟的那一天,再向她表露我多年的爱恋。”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可是没想到,一场突来的意外却让我们过早地分开了。

  那是一节体育课,内容是我最不擅长的跳高,在我快速助跑,跃过竹竿的一刹那,身体失去了平衡,只听到“啊”的一声尖叫,我的头狠狠地撞到了地】上,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母亲流着泪告诉我,我得了严重的脑震荡,必须休学。

  就这样,我在十分不情愿的情况下离开了小雪。

  一封信打乱了我的生活

  小雪考上了沈阳的一所名牌大学,她时常写信给我,甚至在信中向我透露她一直很喜欢我。可我却很少回信,我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她了,她是大学生,而我却是个复读生。

  如果说我对小雪还存在着一丝幻想的话,那么在收到小雪那封信后,这一丝幻想彻底毁灭了。小雪在信里告诉了我这样一个事实:我不是现在父母亲生的孩子。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我叫了19年的父母竟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

  我的疑问在母亲那里得到了证实,母亲含着泪告诉我,我亲生父母是我现在父亲的大哥,我父母在我出生后不久,相继过世了,我就被过继给了他们。

  “小航啊,你千万别生气,妈妈以前没告诉你是觉得没必要,我和你爸一直把你当亲儿子看待,你……”

  “别说了,我不想听,让我静一静。”我砰地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耳边传来母亲的哭泣声。

  我请假回了老家,给我亲生父母上了坟,然后回家。我想通了,不管怎样,他们辛苦照顾我这么多年,我还是会像对待亲生父母一样待他们。

  只是,从那时起,我和他们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亲密,总觉得有层隔阂。而我的母亲则常常抱怨小雪,认为是她破坏了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我想,我和小雪是没可能了。

  巧巧闯入了我的视线

  高考成绩揭晓,我落榜了,这是我预料中的事。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我早已无心学习。带着伤痛我上了沈阳的一所警校,终日喝酒买醉,我的父母从不敢管我,只是常常对着我叹息。
推荐阅读:
·一家五女通吃,女友王晓妮(04-06)
· 爱情轻功不好,是因为爱情内功不行(04-24)
·在ktv卫生间做一次:粗鲁的揉捏胸前两个肉球(01-24)
·在被拒中渐渐成长(09-19)
·《残酷》(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