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实录:和男上司合住4年我已不忍说分手

我不止一次地想,我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4年,明知继续在一起没什么好结果,怨恨比爱还要多,为什么还是跟他继续搅和下去,分不了手呢?

2012年,我搬了5次家,原因花样百出,失恋、换工作、找到了更物美价廉的房子。我把这些事无巨细地写到博客里,被到我办公室取图纸的上司无意间看到了。

他就这样闯入了我的私生活,我有一种在他面前赤裸裸的感觉。他说,他一直在打量我的生活,我在工作之外的另一面,什么时候失恋独自恸哭,什么时候感冒一个人去医院打针,什么时候听着陈奕迅的歌喝光了一整瓶红酒……

他说每一个在上海生活的女人,都有一把辛酸泪,只是我的泪恰好被他看到了。

我问他为什么选择公司里最貌不惊人的我,他说因为你安全,你最需要的是一份情感,来自谁并不重要。我问他,我们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他说有一个人想离开就到头了。

他知道,我离不开。上海像我这样外地来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不高,个子和学历都不算高,不好,长相和身材都不算好,性格有一点自闭,即使有恋爱的欲望也没有可以匹配的对象。能有这样一个男人的眷顾,过一天,算一天吧。

在公司里,他是被尊重的中层领导,我是微不足道的小卒。他对我的态度远比对其他员工冷淡,应该是为了避嫌。我们从来没有公开在外面出现过,(外国神话故事)关起门却过着同居的日子。我知道他跟我在一起是因为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的身体需要一个女人。

他教我很多东西,如何做公司里的报表,怎么跟进每个月流程,要想在公司里有所升迁,应该注意哪些事情。谁是谁的亲信,谁是领导的眼线,谁扮演着边缘人的角色……他对我,好得那么务实,我总是偷偷地哭。我越来越像很多人想象中的上海女人,对男人量入为出,不能得到婚姻就想方设法得到实实在在的物质。

他曾经意味深长地跟我说,上海的房子这么贵,你没有遇到合适的结婚对象之前,应该用全部精力去赚钱,供个房子有个家。

他和他妻子通电话时,我会自动到客厅里去,把自己的手机调成无声状态。我专门学会做他喜欢吃的上海本帮菜黄瓜漏虾。看着他吃我做的菜,是我最幸福的事。

最近,他回武汉的次数越来越多。这个城市的区号是出现在他手机里频率最高的数字,它的背后有一个温柔的声音……

去年国庆,他回家探亲的前一晚,我们去了黄浦江畔。脚下是充满旧上海味道的外滩,对面是现代化的浦东,我的心情也像这景色一样充满落差。我们默默无声依偎着散步,从外滩走到了外白渡桥,又从外白渡桥走回了外滩。选一处行人较少的岸边,我坐在他身旁,感受这明日即将散去的体温,泪水奔涌而出。他紧紧地抱住我,不容我退出身体看到他的表情。他也哭了吗?我多么多么想看到我爱了4年的男人为我落一滴泪啊。

我也想过,这4年等的是不是他给我一个婚姻。原来我以为是,现在,我希望他幸福,能成全他的幸福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爱是什么?对我来说,爱就是含笑饮毒酒。


推荐阅读:
·回家的诱惑 如狼如虎的娇妻每晚不停折磨我(07-29)
·我就是这样挽回我的前男友的(04-22)
·德国恋人(八)萍水相逢的缘分(04-25)
·口述:我和年轻的小姨子的故事(04-28)
·口述:一句话勾回了出轨老公的心(07-01)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