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实录:少妇和帅男的性爱故事

十几年平凡的婚姻生活,经过了周而复始油盐酱醋的洗礼,我无可避免毫无保留的进入到了黄脸婆的行列。

我和天下千千万万的,那些为了家庭而奔波忙碌的普通妇女职工们一样,除了为家庭和孩子奔忙之外,再也没有更多的属于自己的空间了。生活的艰辛,精神和经济的压力,常常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在人们都在追求物质生活和高标准要求的同时,我却只能苟延残喘的,站在幸福的对岸,隔海相望;那贪婪的神情,就象一只死死盯着主人嘴巴里正啃着的骨头的狗。

我梦想着哪一天,我也能飘过那奋斗的海洋,到达幸福的彼岸,去享受那没有压力,没有恐惧,没有忧愁的日子。

我真的已经好累,好累……!

在为家庭琐碎缠绕的同时,我渐渐忘记了我是个女人,那个曾经被爱情幸福包围过的,为了爱魂牵梦绕过的温情女人,如今灵魂已经死亡,留下的却只剩一具为家庭而孤军奋战的被掏空的躯壳。

如果不是遇到他,也许,这平淡无奇却到处充满着压力的生活,会就这样永远延续着,直到生命最后的灭亡……!

我们的相处是从两年前开始的。

他的外貌非常的帅气(我喜欢称他漂亮),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没量过),身体非常的健壮;白净清爽的脸上嵌着一对漂亮的眼睛,看人时总透着柔和的光芒;他的嘴唇总是红红的,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任何时候你看他,总好似一直在微笑着;他那坚挺漂亮的鼻梁,真让人有种想要咬他一口的冲动,他的美让我怎么看怎么爱恋。

我迷恋他,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在认识了他后,渐渐的,我那沉睡已久的自信,和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那早已被生活的重担压灭并埋葬的欲望,此刻,被他彻底的唤醒!

我们的相识是属于偶然的那种。那是在三年前的一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有了第一次的接触。

那天,他刚刚走到我面前,就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人长得挺帅嘛!我心里这样想着,一边很乐意的热情接待了他(看在他帅的份上)。

在跟他单独相处时,我们没有过多的客套话,一切就跟平常人正常打交道一样。随着他的离开,我们就这样平平静静的算是认识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又陆陆续续接触过几次;渐渐的,我们比以前熟络了许多,偶尔也开开玩笑,说说正事以外的话题。

有一次,我们象往常一样的说着话,开着玩笑,他突然对我说:我们做个朋友吧。顺手一把拉住我;我不知道他这算什么意思,虽然说他长的帅,可我对他并没有过多的了解,更谈不上无缘无故会对他动男女之情;我感觉,象他这样长的帅的男人,身边是不会缺少女人的;而此刻在我一点思想准备没有的情况下,他这样唐突的举动又让我想起了一个词:寻花问柳。想到这些,我决绝的拒绝了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没来过,我也早已把他忘了,就象他根本没出现过似的,我竟然就没想起过他。

直到有一天,我在楼梯口的拐角处,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直觉告诉我是他在说话;我探过头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走了过去,正是他。一年后的今天,他重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我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感觉心突然跳的快速起来,有点心慌意乱的样子(其实从内心深处讲,我还是很希望看到他的)。

没一会儿,同事来叫我,说有人找,我嘴里答应着,心里也清楚,知道就是他找我。看到他,我第一感觉,他还和以前一样漂亮,短短的一年,没让他有任何的改变;看着他那很容易让人意乱情迷的外型,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怀念起了一年前跟他接触的点点(世界历史故事)滴滴(尽管并没发生什么)。

他笑嘻嘻的和我讲着话,我时不时的盯着他的脸,百看不厌(我当时可能就象个垂涎浴滴的色女郎)。

望着他可爱的神情,对于一年前的小插曲,我就象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一点没在意;甚至心里还在暗暗的庆幸,我终于又见到他了(当时不知心里怎么会这样想)。

我们平静的交谈着,临走前,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也没说别的什么,我很意外-但很乐意的把号码给了他。

从他跟我要号码的举动,我隐约感觉到,他还会来找我的。

果然没过几天,他打电话给我;接到他电话的那刻,我感到有一点意外;我知道有一天他会来找我,但我不知道会这么快就来。

他在电话那头说要请我吃饭。我当时听了,心里有点不爽:无缘无故的请我吃什么饭啊!我又怀疑起他的目的来。

在一点思想准备没有的情况下(实际上当时我还是不能接受他,主要是缺乏了解),我并不想随意的就跟他去吃饭;我更不知道他是属于哪类人,我怕遇上滥嫖的男人,只要滥嫖,哪怕长的象天仙,我也不会跟他罗嗦。但看他的素质又不象是那类人。

我对他说我已吃过饭了,以后再说吧。他也没多说什么,很自觉的就挂断了电话,当时我从他在通话中的表现,明显感觉到我的拒绝多少让他有些尴尬。

又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那天,他又来找我,在没人时,他跟我讲还是要请我吃晚饭,我对他说没空的,手上事多;他讲没事,等我把事情做完了再去。可我还是提不起兴趣跟他去吃饭,我找了个借口,把他一个人扔那儿,我自己跑别的地方有事去了。

两个钟头后,我去看看他还在不在,谁知他根本没挪窝,还在那耐心的等着我。我赶紧走过去:你怎么还没走啊。他笑笑:不是说请你吃饭的嘛。就这一句,

没表示任何别的怨言,笑嘻嘻的就象我根本没有丢下他这回事。说真的,当时我心里感到非常内疚,很有点过意不去(直到现在他还经常开玩笑,提起那时的委曲,说我把他扔那儿两种头,让他象个傻子样的等我)。

为了表示歉意,我答应跟他一起去吃饭。我们来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小饭店,找了个靠里的小包房,服务员拿来菜单后,他一直问我喜欢吃什么菜,我说随便,见我不说,他就让我点菜;第一次接触,我并不怎么好意思放肆,我让他点他喜欢吃的就行了,我说我什么都吃得来的。他没办法,只好随意的点了些特色菜。整个吃饭的过程,他都显得很绅士,很体贴,很细心的,我从没发现原来他是个这么会体贴人的人。我对他渐渐的有了好感!

吃完饭,他说要送我回家;我一听纳闷了,心想:怎么,没下文啊(我本来还怀疑他会不会有什么另外的活动的呢)。我说行啊,那回家吧;就这样,第一次正式接触,我们什么也没做,吃好饭他送我到家附近,我们互道再见,然后他回了家。

经过这一次的接触,我对他的印象有了一定的扭转。有时上班无聊时,偶尔心里也会想起他来。

几天后,他打电话给我,说要出差一段时,没几天会回来,等回来时要见我,我说行,等你回来再说!我不知道他说回来要见我是什么意思,但我很是好奇。

大约过了十几二十天,他回来了,给我打了电话,说要见我。

那天快下班时,我接到了他来的电话。

他建议去宾馆,我承认我的意志已不是那么的坚定了;出于对他的好奇和一种说不出的心情,我在磨磨蹭蹭的过了一个多时辰后,来到了宾馆。

当时是冬天,进了宾馆,找到他告诉我的房间门号,敲门。立刻,他给我打开房门,我一眼看到他(也不知道是怕我不能赴约,还是他怕冷)身上还穿着棉衣(我本来以为他最起码会穿着线衣的)。

看到我来了,他笑笑,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呢。

我没搭他的话,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对着他笑笑(我这人不善言语,更不会说俏皮话讨人喜欢,属那种反应迟钝的人)。见我没搭话,他也没再多说什么。

他讲了一点电视上的话题后,问我要不要洗澡,我告诉他我已在来之前洗过了,不需要洗的。他听了后说那他去洗了,我说那你去吧。然后,我上床躺在被子上看电视。

一会儿,他洗好澡出来了。尽管我们以前认识有一年多,但必竟正式约会还是第一次,那种男女之情还是比较陌生的;当时我们都还比较矜持,他也很注意分寸。

只见他穿着短裤,健硕的身材透出男人的阳刚之美。

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畅快,我的身体轻松得象块飘起来的云朵;这种感觉已经过去好多年了,甚至以前经历的,也已经变得模糊,再也想不起是不是这样的了。

我感觉从未有过的舒坦,在回去的路上,我隐约感觉到:可能,我再也离不开他了……!

回到家,我快速的爬到床上,钻进被窝里;没一会儿,我并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我象往常一样的做着每天必做的家务事,然后去上班。一切都跟往常没什么两样,只是在静下来时偶尔头脑里会闪过跟他的那一幕。但很快,我并把这些都忘了;我并没有在头脑里多想,我心里明白,这只是一场偶然的游戏,一次偶尔的放纵,我不敢奢望会跟他有什么结果;在冷静下来后,我什么也不去想,也没有必要想。

在短暂的激情过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一切还跟往常一样,可这样的平静并没有坚持多久。不知是那次给我的触动太深,还是我无法就这样放弃;在过去了短短的一周后,我突然想起他来。

那天下午上班时间,百无聊赖的我呆坐在那里,脑子里怎么突然想起了他。我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翻开他的号码,那一晚激动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我的脸上一阵燥热,心跳立刻加快起来。

我想起了他那俊俏的脸庞,此时他在干什么呢?我抓弄着手机很想打过去,可女人的矜持使得我不愿意有这样的念头,何况我并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想法,我心里没底。可空虚的心理让我怎么也耐不住性子,就象刚刚初尝毒品就上了瘾的瘾君子;我忍不住翻开手机,试探性的在他号码下打了三个字:在干嘛?然后按了发出键(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联系他)。

做完了这些,我象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的松了口气,我紧张的抓着手机,焦燥不安的等待着他的回信。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他会收到我的短信吗?他会是什么反应?他能回我信吗?如果他无动于衷怎么办?

突然,一声短信的铃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赶快低头查看:是他的来信;我急切的打开来信内容,屏幕上显示三个字:在想你!

看到这三个字,我笑了,舒心的笑!我象捡到宝贝似的,把手机紧紧的抓在手里,就好象抓住的是他……。

接下来,我发过去的具体什么内容,现在已经想不起了,只清楚说的都是些一般交往的话,我并不想太直接表示什么,我不想让他感到,我是那么容易就被他吸引的女人,我假装着正经。

最后他告诉我,如果他晚上有空的话会打我电话的,我应允着,心里已清楚他说的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晚上我加班,一边干着活,一边时不时的脑子里就想白天跟他的对话;我感觉,他好象能猜透我的心思似的,我只一个简单的短信内容,就象说出了全部的意思,不知是他敏感还是我的来信正中他意,他立刻做出的反应,其实也正是我所需要的。我并不关心他当时说的“在想我”是真是假,但我能感觉到,他也想见我这是真的。

在不到九点的时候,他来信了:在哪儿?我回他:在上班呢。然后他告诉我,他正在外面吃饭,吃好饭想见我。

我清楚,我们再次见面会意味着什么。可我并不想回避,甚至正在期望着。

我很快的回信给他:好的。他回信说:那好,还到上次的地方好吗?行的话,开好房间我告诉你。我回:行。

不一会儿,他发来短信:老地方,某某房。

我很快的结束了手上的活,穿好衣服,来到他说的地方。

在他打开门的一刹那,我看见了他微微的笑脸,看得出,他心情挺好。

他关好门转回头,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掏出一支烟点燃,斜靠着床头,边抽烟,边跟我聊着话。

在最初看到他的第一眼,我的心里掠过一丝小小的甜蜜,但很快并被少许的尴尬所替代。

我们并不是情侣关系,只一次的亲密接触除了让我们在最初看见对方的一瞬心里会突发出一些肉欲上的冲动外,并没有让我们涌出多余的感情。

我们就这样坐在各自的领域,谁也没有想起身,或想做出什么动作的意思,就这样坐着,聊着,根本不象是男女在幽会,却更象是在洽谈一次会议的内容。

这样的见面在起初是尴尬和不自然的。

不一会,他好象意识到了什么,说我们先洗澡吧,我说行。

他起身,来到漱洗间,给我调好水温,然后对我说,行了,水热了。

这样的见面在起初是尴尬和不自然的。

不一会,他好象意识到了什么,说我们先洗澡吧,我说行。

他起身,来到漱洗间,给我调好水温,然后对我说,行了,水热了。

我象个听话的孩子似的很快脱去毛线衣裤,留着内衣来到漱洗间。我关好门,脱去衣服,站到淋浴头下冲洗着。

当我洗好后打开漱洗间的门时,看到他还是那样斜靠在床头,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他的电视。

我裹着毛巾毯来到床前。见我洗好出来,他问我冷不冷,然后起身让我躺床上去,他去洗澡。

看着他穿着内裤进去,并随手关了濑洗间的门,我躺在床上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自然。

就这样,我们关上门轮流着洗澡,规矩的程度不亚于君子与小人的区别中的君子。我甚至有那么一点遗憾:他为什么都不懂得调点儿情。

说白了,当时我们的关系是说有就有说无就无的,互相满足完就算结束,不存在说后来要怎样怎样下去的那些承诺。

在搞清楚我跟他的明确关系后,我也并没有感觉出有什么失落感。因为当时我已经是经历了十年左右的无爱情存在的生活,对这些爱不爱的已经麻木了,剩下的就是生理上反复出现的周期性的,每月有那么几天,甚至月事来时都会出现的、性欲望性需求需要解决的问题。

所以说,当时跟他发生情况时,对于他爱不爱我,我是没有去考虑这些的;我只是被他为人诚恳的性格和漂亮温顺的外表所打动,而恰好又赶上我的情感世界一片空白。


推荐阅读:
·我就是这样挽回我的前男友的(04-22)
·回家的诱惑 如狼如虎的娇妻每晚不停折磨我(07-29)
·口述:一句话勾回了出轨老公的心(07-01)
·德国恋人(八)萍水相逢的缘分(04-25)
·口述:我和年轻的小姨子的故事(04-2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