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情感实录:几年的情妇生涯

我的心从一个男人那里流浪到另一个男人那里,原因简单。离开是为了给自己小小的尊严讨一个说法,应该说还算得上有些骨气;而向另外一个男人投怀送抱却只是为了能把日子过得像点样子,说白了:就是为了一点钱。为了这一点点钱,我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尊,连再一次结婚的权利都失去了。

再一次见到蕊子,是在百盛一楼的星巴克咖啡厅内,她是我过去的同事。我们分别不过一年的时间,她的变化很大,眼角的皱纹多了许多,明显地比过去苍老许多。没变的是,她的服装依旧平平整整、一尘不染。一件米色上衣加上一条白色的裤子,衣服很合体,包裹着蕊子依旧丰满的躯体。尽管5月底的北京已经是30多度的高温,但星巴克内开放的冷气使我们的谈话多了一些凝重。

目光一直飘向窗外的蕊子,轻轻地咂了一口咖啡后幽幽地说了一句:

我想复婚。

你只知道我是离婚的,至于前因后果你从来没有问过,当然我也没有主动讲过,今天我找你来就是想找一个可以口述的对象,然后再去考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是由父亲带大的。那时,母亲经常外出玩牌,连一顿正经的饭也没给我做过。玩牌赢了回家就有说有笑,输了就回来跟父亲打架,打完了一摔门就又去玩牌。父亲经常因为看到我挨饿而心疼地抱着我哭。我就这样在饥一顿饱一顿中长大了,年迈的父亲却因一次中风而半身不遂。就在父亲病重的时候,母亲依旧去玩她的牌。我白天上班晚上照顾父亲,那时父亲就是我的精神寄托。终于有一天下班回家,见父亲倒在地上,我扑上去大声叫着他,原来他的病又犯了。我叫来了救护车,可是医生却无力回天,两天后父亲死了。从父亲犯病到去世我们始终没有找到母亲,因为不知她又去哪里打牌了。

蕊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垂下含满了水分的大眼睛,哽咽了一会儿。

从此我恨透了这个家!恨透了这个没有了父亲的家!恨透了无情的母亲!我要远离它,我要逃离它,我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一个月后我结婚了,他是我们单位的,追了我好长时间。平时看不惯的他,现在却成了我的避风港,我下决心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婚后的第一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两人一起上下班,回到家里一起做饭吃饭,晚上一起漫步遛弯儿,生活简单又平静。

婚姻出现问题是因为第二年我怀孕了,怀孕后的我非常注意,不让自己出现任何问题,所以提出与丈夫分居。由于我的理由很充分,他倒也没提出什么异议。谁知,在我怀孕的最后一个月里,最需要他照顾的时候,他却经常很晚回家,有时还喝得醉醺醺的。我并不娇气,也不需要他时时守着我,但我不喜欢他喝醉酒。尽管如此我并没有提出什么。谁知在做月子的时候我却发现,原来他外面已经有了人。那个女的也是我们单位的同事。

我不敢去上班,怕让同事们笑话,更让我不能容忍的是,他竟因为我为他生孩子而不可以与他同房而去寻花问柳。孩子半岁的时候,我与他离了婚,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工作。

从没见过蕊子哭,在我心目中她一直有着女强人的感觉,但今天我却实实在在地、不止一次地见到了她在落泪。我不敢安慰她,更不敢打断她。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只有沉默,必须沉默。

虽然我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强占了他们家一套房子,算是对他的报复,但我实在不愿再住在那里,回忆往事。于是我抱着不满周岁的孩子回到了曾经发誓再也不回去的娘家。

父亲死后,我又嫁人,孤独的母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她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于是她发誓永不玩牌,并且开始信佛。为了讨好我,母亲把自己的大房间腾出来给我住,每天帮我照顾孩子,给我们娘俩做饭。但我心里冷冷的,她怎么做都暖不了我的心。这个时候他出现了,其实我早就认识他,他是我家邻居,过去常常帮我家做事,包括我父亲的丧事也是他帮助操办的。

我能感觉出他对我有意思,可他已经结婚,孩子也已经四五岁了,失败婚姻的阴影(外国神话故事)使我不相信有所谓的爱情,过去的经历也使我成了一个对爱无所谓的人。一次我母亲外出拜佛,我与他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发生了性关系。当时,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对正常生活有要求也没什么不对的。但是,孤儿寡母的我不能白白地这么付出,我要得到回报。

首先,我对他说,我要租房住,我要离开这个家。于是他每月花一千多元为我租了一个两居室,并且装备好了所有电器。首战告捷,我心里明白,我并不是真正地爱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舒适一点,说白了就是为了那钱。

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爱我的,要不然也不会维持这么长时间。到现在我们已经好了快12年了,在这12年里他到底给我花了多少钱,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了。逢年过节,他给钱;家里装空调、热水器、防盗门,他给钱;孩子上学交赞助费,他也给钱。这么多年我几乎没花过自己的工资。去年,我对他说,我想买房子,他二话不说就给了我5万。最近我要装修房子,他又在为我筹钱。许多朋友都羡慕我。

蕊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痛快淋漓地把它吐了出去,好像所有的烦恼都会随着这口气出去一样。

这些年,我们好归好,他却从来不谈与老婆离婚的事儿。每次只要我提起,他都会用一些话搪塞过去,什么孩子还小呀,什么过些日子再说呀,久而久之,我也就知道了他根本离不了婚。

我的孩子是个女孩,为了她心理的健康发育,从小我就允许她父亲每周接走她一天,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与她的父亲关系极好。每一次从父亲那里回来都要叽叽呱呱地讲一些她父亲那边的事儿。孩子人大心也大了,从小学六年级起她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搓和我和她爸。有时约我们一起吃饭,有时约我们一起去公园,我们双方都不好意思伤了孩子的心,总是尽可能地满足她。

一日,孩子的父亲打来电话,对我说:“蕊子,你明白孩子的心吗?我知道过去是我伤了你,我会用自己的下半辈子来弥补的,我们复婚吧!”

这一宿我想了许多,十多年了,我第一次认真地三思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尽管我觉得对自己有些残忍,但我还是要把自己的伤口撕开,看看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这时的蕊子有些发狠,仿佛跟谁叫劲似的。

十多年来我不过是一个不光彩的第三者,为此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的老婆曾经到我们单位闹事儿,同事们也议论纷纷。就连我那刚上初一的孩子也经常用那种不屑的语气跟他说话。几次我想结婚,想找一个正经八百的朋友,都因为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而作罢。现在前夫提出复婚,孩子也希望我能和她爸合好。他同意吗?我跟他之间怎么了断?

前两天,他到我家给我做饭,我装作漫不经心地跟他提起前夫想要复婚的消息,他却一把抱住了我,对我说:“不要!不要!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我说:“我都这把年纪了总得有个家吧?”他却松开了我,似乎无意间地说了一句:“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杀了你,然后再去自杀。”

我知道,他做得出来。

此时的蕊子用显得有些迷茫的眼神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的行人和车流。而我,不知是咖啡厅的冷气开得太足了还是什么原因,身上起了厚厚的一层鸡皮疙瘩。

其实我这是何苦呢?我有能力,完全可以养活自己。我并不缺钱,前夫家的房子我一直在出租,一个月1000多元的租金,现在我一个月的工资也有四五千,养活我跟孩子根本就不成问题。现在倒好,虽说钱存下了不少,却失去了自由,这又何苦?

此时的蕊子,像极了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不停地喃喃自语着……


推荐阅读:
·我就是这样挽回我的前男友的(04-22)
·德国恋人(八)萍水相逢的缘分(04-25)
·口述:我和年轻的小姨子的故事(04-28)
·回家的诱惑 如狼如虎的娇妻每晚不停折磨我(07-29)
·口述:一句话勾回了出轨老公的心(07-01)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