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我被男友的哥哥强夺初夜

我出身在潮汕一个很偏僻的山村,到潮州一家毛织厂打工的时候才18岁,同事中有一位小伙子跟我同龄,是本地人,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的,我们俩很快就确定了恋爱的关系,他经常带我去他家玩,留我在家里吃饭。

不过,我能感觉出来,他父母并不是很喜欢我,而且他们家的那种气氛给我的感觉是很压抑,他们家是农民,经济并不宽裕,父母一辈子都呆在农村,没见过什么世面,封建、自私、小气,我跟他们很难沟通,只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吧,我才会一次次地接受他的邀请上他们家去。

也许同样是忍受不了家中这种令人窒息的郁闷气氛吧,那一年冬季征兵时,我男朋友报名应征,这是他离开这个家庭的唯一出路。

他如愿以偿应征入伍,服役的地方在省外,我们从此天各一方。他走了之后,我们开始通过鱼雁往来互诉衷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他以后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变得岌岌可危了。

我想既然如此,那么长痛不如短痛,不如趁现在就跟他分手算了。因此,我开始有意识地淡化这段感情,故意不再给他写信和回信。

没想到我的变化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他在部队开始出现种种不安心服役的情况,这是后来他的班长写信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班长了解到他变化的症结是因为我的“变心”之后,亲自给我写信,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协助部队做他的工作,鼓励他安心服役。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地认识到我对于他是何等的重要,同时也明白他是真心爱我的,我很感动,很快跟他“重归于好”,并且接受他的建议,搬到他家去跟他父母家人同住。

他说让我住到他家是因为我在那边举目无亲,他担心我生活不方便,不过我相信,这只是塬因之一,更主要的塬因还是他担心不在我身边我会移情别恋吧。

本来我是不大愿意住到他家里去的,但是为了稳定他的心,我只好听他的了。

他家条件不是很好,我住他家晚上只能跟他母亲一起睡,他父亲只好另床而睡。

那个时候他父母都才是四十多岁的人,应该说生理方面的欲望还是比较强烈的,被我这样生生地隔开可能也很不是滋味吧。

但是当时的我真的对这方面很懵懂,只是能感觉他父亲对我态度十分恶劣,而且逐渐升级,经常对我恶语相加,后来是听邻居的人暗地里跟我透露了这些信息,我才似懂非懂地觉得我应该换个地方了。

他的哥哥睡在另一个房间,我就想着不如在他房间打地铺算了,我跟他母亲提出来之后她也没有反对。

现在想起来,只能怨我自己太傻,那个时候的我在性方面的知识接近空白,而他那个血气方刚的哥哥实际上对我早已觊觎多时,我这样做无异于送羊入虎口,后果可想而知。

那是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在睡梦中惊醒,一切已经晚了,借着闪电发出的光亮,我看到的是他哥哥因欲火中烧而扭曲的面目,我的初夜就这样葬送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小屋。

我好恨!但是,你也许很难置信,我竟然就从此委身于他,并且很快成为他的妻子。

说起来也只能怪自己太愚昧,没读多少书,而且从小就是在那么落后闭塞的环境长大,一直认为女人的“第一次”只能给那个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因此,既然他占有了我的“第一次”,那么,我勿庸置疑地就是他的人了。

不过直觉告诉我,他之所以敢这样做肯定是受了我婆婆的指使,因为在此之前,她曾经不止一次跟我说过,要我跟她的大儿子好,她还说小儿子也就是我的男朋友已经去了外面当兵,回不回来都说不定,更何况,我不管嫁给她哪个儿子都是她家的媳妇。

远在部队的他很快知道我“移情别恋”的消息,并从此不再跟我联系,后来他煺伍之后也没再回来,娶了个外地媳妇,远走高飞,我只能从他家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他的一些音信。

一年后,我生下了女儿,但是,直到那个时候,我仍然没办法喜欢上我丈夫,我甚至很厌恶他,尽管他对我不错。

更让我厌恶的是那个家庭、那个环境,物质上的贫乏是一回事,无法忍受的是那种压抑的气氛,特别是他父亲对我的态度,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从一开始他就看我不顺眼,我正式成为他家的媳妇之后他更是变本加厉,整天给我脸色看,还经常对我恶语相加。

我时时刻刻想着逃离那个地方。终于有一天,我趁他们不备,从那个家成功地逃了出来。我径直跑到汕头,并很快在一家工厂找到一份工作,暂时安顿了下来。

我估计老公肯定会到处找我,我在进厂登记的时候故意用了一个化名,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几个月后他还是找到我所在的那家厂了,我只得又重新换了一家单位。

就这样,他依然锲而不舍,尽管我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他找到了。

他苦苦求我跟他回去,我开始不愿意,但他一提到孩子,我马上就心软了,毕竟,我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跟孩子在一起了,离开的时候,她才只有7个月大,他父亲告诉我,自从我走之后,孩子就经常生病,怪可怜的。

我回到家,见了女儿,她已经开始学说话了,管我叫“姐姐”,我一听眼泪禁不住就流下来了,抱着这个可爱又无辜的孩子,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为了我的亲骨肉,我说什么也得留下来,今后不管日子多么苦,我都不会离开她的。

第二年,我又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这跟坚定了我留下来相夫教子的决心。

我回老家批发了一些茶叶回来,稍为加工之后,就骑着自行车穿街走巷地去卖,虽然很辛苦,但是至少可以(故事)维持一家大小的生活,而我老公则在家里带孩子,并帮忙拣茶枝,日子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这种日子也没能持续多久。

我每天骑自行车到处去卖茶很辛苦的,特别是夏天,顶着烈日穿街走巷,那种苦,即便是一个大男人也很难吃得消,更何况我一个小女子?

邻村有一户人家经常跟我买茶,主人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伯,年纪比我父亲都大,每次我卖茶到他家门口时他总是客气地请我进屋去坐,端水给我喝,而且叮嘱我出门一定要防晒什么的,样子极像一位慈父,这让我心里特别温暖。

要知道,我从很小就离开家出外谋生,父爱对我来说几乎是一种久违了的情感,而在夫家,我除了经常遭受公公的谩骂,很少体会到亲情的温暖,因此,遇见这么一位慈父般的长辈,我真的很庆幸。

我从心里像尊敬父亲一样尊敬这位老伯,每次经过他家,我总会特意去看看他,陪他聊聊天,而我看得出来,老伯也很喜欢我,那年他60大寿,在酒店设宴庆祝,还专门邀请我去参加,我也欣然应邀前往,跟他的儿孙们一起为他祝寿,玩得很开心。

我没有想到,我吃完寿宴回到家时,等待我的又是我公公的一顿臭骂,而且,他无中生有地说我跟老伯有染,说我是给他儿子戴了绿帽子,言辞极尽恶毒、下流和污秽,简直不堪入耳。

他在家门口整整骂了我一天,到后来连我婆婆都听不下去了,我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莫大的污辱,实在是忍无可忍,就反唇相讥,他没想到我竟敢顶嘴,立刻火冒叁丈,对我大打出手,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我在这个家是再也呆不下去了!

我是2005年才跟前夫办理离婚手续的,两个孩子判归他抚养,我每个月探望一次。

我现在一个人在汕头打工,省吃俭用有了一点积蓄,总算买了一套房子。

几年前我交了一个男朋友,还同居了一段时间,但是始终感觉他并不是我想要找的那种类型的人,最终还是分手了。

这几年,断断续续地有人帮我介绍了几个男朋友,不过一直“货不对版”。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缘故,我现在倒不是急于想把自己嫁出去,假如说十多年前的那场婚姻除了愚昧之外,还有我急于替自己找一个安身立命之处的塬因,那么,现在我似乎已经不必把婚姻作为“稻粱谋”,我在等待的是一个可以相携走完此生的伴侣。


推荐阅读:
·我就是这样挽回我的前男友的(04-22)
·口述:我和年轻的小姨子的故事(04-28)
·德国恋人(八)萍水相逢的缘分(04-25)
·回家的诱惑 如狼如虎的娇妻每晚不停折磨我(07-29)
·口述:一句话勾回了出轨老公的心(07-01)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