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两个漂亮美眉的情感性事经历(下)

  Jolin见我不生气了,开始告诉我她的家庭史了。

  Jolin的妈妈的爸爸,就是Jolin的外公解放前是个资本家,Jolin的妈妈是小女儿,特别受疼爱,后来三反五反和文化大革命的时候,Jolin妈妈的家庭成分一直不好,她爸爸倒是红五类,但是还是义无反顾地和她妈妈结婚了。他们结婚快十年的时候才有了Jolin,所以从小就是掌上明珠。大概在Jolin小学的时候,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神州大地,Jolin的爸爸就干脆下海经商,结果赚得盆满钵满,而Jolin的妈妈因为落实政策的缘故,拿到了一些外公留下的财产。再后来,Jolin的妈妈也辞职了,一开始帮爸爸做些财务管理之类的,后来干脆独立门户,代理了一些国外奢侈品,也赚了不少。

  不过,有钱的代价就是亲情的疏远,Jolin的父母以为,给Jolin足够多的零用钱,让她生活得象公主一样,就会让Jolin很快乐,可是Jolin并不这么认为。

  “读高中后,我就我一直没有快乐过。读大学后,我就想不再用他们的钱,我自己赚!”Jolin苦笑了笑,“可是,钱哪有这么好赚啊!领舞才多少钱,酒吧还老是要换人,因为老面孔是不受欢迎的。拍模特照片才多少钱,还要给摄影师吃豆腐,唉,真是艰辛,后来实在撑不住了,还是要用父母的钱。开销这样东西,上去了就下不来,你用惯LV的包,你还会去看路边摊的吗?”

  “和凯文相处的日子,是我原本觉得最快乐的日子了,可是他还是走了。”

  “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也想,算了,听爸爸妈妈的,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结婚生孩子算了,可那不是我要的生活。”

  “你上次说你希望和我开始,可是你过不了我父母这关的,今天来,也是一个缓兵之计,我希望再过两年无拘无束的日子,你明白吗?”

  “两年之后,我会听我父母的,结婚,生子,为人妻,为人母。”

  “你说我不喜欢你是假的,可是过两年我告诉你我要结婚了,对不起,新郎不是你,你原意吗?同住到现在,你的人品我很清楚,有时候想,你要是真和我做爱,我也不会反抗的。我想我其实给你的机会很多,但是要说到感情,你以为你承受得起吗,你以为我承受得起吗!?”

  “我知道你现在谈恋爱了,那也不错,至少我不内疚了,对她好点哦。”

  说着说着,Jolin开始哭了起来,我手足无措地看着她,这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Candy。

  勇气,勇气

  我拿起电话,Jolin善解人意地安静了下来。

  “喂,Leon啊,我们买了不少衣服,快来帮忙啊,快快!”电话里Candy的声音很大,周围吵闹得很,Candy几乎在吼叫了,Jolin也听到了,淡然一笑,点了点头,示意我快去吧。

  见到Candy的时候,我的脑海里还是Jolin。

  Candy见我来了,赶忙拉我介绍给她的老乡加同学,也是一个高高的瘦女孩,名字我忘记了,反正迟早会再说的。Candy一点也没有夸张,的确买了不少衣服,不过都是些华亭路襄阳路的A货,女孩子的虚荣心,呵呵。

  我呢,自然成了挑夫,两手拿着大包小包,看着橱窗里的影子,自己感觉形象有点滑稽。

  后来是吃饭,再逛街,真感叹女孩子的腿力,大约在11点的时候,我把她们送回了家,刚刚转身想走,后面Candy就跑了出来,踮起脚,吻了我一下,轻轻说道:“谢谢啦,老公!”

  回到家,Jolin在看电视,看我疲惫不堪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说我还亏得是一个健美教练,逛逛街就累成这幅田地,我摆了摆手,说上帝要我亡,必先让我狂,若要我来狂,就让我陪女孩子逛,结果更是把Jolin乐得不可开支。

  正该说的话,我和Jolin都对对方说了,大家都感到轻松起来了,至于我嘛,反正现在喜欢的是Candy,也不想和她分手。

  是啊,又一次用了喜欢这个词,我对着浴室的镜子,忽然间自问道:“喜欢的是Candy,那么爱的是谁?”

  周一中午的时候,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接了,原来是Jolin的妈妈打来的。

  “Leon,这个电话是我问Jolin拿的,我想约你晚上吃饭好吗,时间是六点半,地点是镇宁路那里的半岛鱼翅,你如果不知道地方,那在公司等就可以了,我会派人来接你的。”

  她用的是令我讨厌的命令式的口气,不过好歹她也是长辈,我想算了,就同意了,不过我说我自己认识,不用接了。我和Candy说有个长辈到上海,我要请她吃饭,但是还不方便带她去,Candy点了点头。

  我大约是六点一刻到的饭店,小姐带我去了预订的桌子,我就坐在那里安静地等。Jolin的妈妈异常地准时,六点二十八分左右,坐到了我的面前。

  “哪位点菜?”小姐把菜单送到了我们面前。

  “不用,告诉你们领班,把我平常喜欢吃的菜上来就可以了!”Jolin的妈妈看也没有看小姐一眼。

  泯了一口菊花茶,Jolin的妈妈开始说话了:“Leon,你喜欢Jolin是吗,那好,我写四个字,希望你看看!”

  说罢,她掏出一本LV的记事本,用随笔端端正正地写了四个字,“门当户对”。

  “这个含义你不会不明白吧,”Jolin的妈妈随手把这一页撕了下来,递给我。

  “Jolin从小就是我们的掌上明珠,虽然你可能知道我和她爸爸在准备离婚,但是有一个观点是一致的,我们希望Jolin能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老公。”

  “她现在还年轻,不懂事,有时候会贪玩,这个我们不会去管她的,包括她和你同居,那也不要紧,因为你们没有结果的,所以早点分手会好些。但是如果你是想要和Jolin有结果,按照你现在的条件,你以为可能吗?”

  “我…………”

  “别插嘴,等我把话讲完,你觉得有补充或者有疑问可以说,但是必须等我讲完后,我不习惯人家插嘴!”

  “其他不说,你要结婚,那房子怎么办,你买得起吗?Jolin名下有房子,那是我和她爸爸买给她的,但是以她的性格,她不会住的。再说,如果你连买房子的能力都没有,我们会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你吗?”

  “婚姻为什么要门当户对,因为大家在一个层面上,沟通比较方便,大家的金钱观事业观都差不多,你明白吗?”

  “Jolin想玩,我们做父母的知道,因为过两年结婚了,想玩也不可能的,但是她有她的前程,你有你的,你如果认为你们之间有可能性的话,你不妨证明给我看!”

  “我和她爸爸都有自己的事业,Jolin是我们的独生女儿,无论离婚还是不离婚,这个事业将来总归是留给她的,所以我和她爸爸在这一点上立场完全一致,那就是Jolin的老公必须是一个可以证明自己有能力让Jolin幸福的人!”

  “你不要以为我今天是因为你穷看不起你,你错了,钱我们有的是,你是李嘉诚的儿子,我也未必会把女儿嫁给你,但是你必须要有事业心,很强的事业心,同时也要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驾驭我们留给Jolin的事业,否则,她的钱只会拖累她,让她更加地不幸福!”

  “如果说你觉得我说错了,你告诉我,如果说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去爱Jolin,那证明给我们看!如果这点勇气都没有,那你还是趁早离开Jolin!”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小姐,买单!”看着一桌子的海鲜鱼翅,Jolin的妈妈连尝都不尝一口,就买单走了。

  我一个人留在那里,回味着她说的每一句话,的确,我无言反驳!

  我可不傻,看着满桌的好东西,肚子早就骨碌碌响了,再说浪费了鱼翅,那真是暴殓天物啊。吃饱之后,我并不想急着回去,因为听了Jolin母亲的话,我都不知道如何再去面对Jolin了,于是我打了电话给Candy,Candy说她在家,问我去不去,我说好的,马上就到。

  坐地铁二号线,过了不多久就到了Candy的住所,送Candy这么多次,我还没有进去过。

  到了Candy的家里,才发现,比菊园那是差得多了,小,虽然有点逼仄压抑,但是因为是女孩子的家,终归少不了很多可爱的长毛绒小狗小熊,氛围就显得非常温馨。

  Candy穿了V领紧身汗衫,下着短裙,汲着拖鞋,踢踢踏踏地倒水,然后陪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轻轻地搂住她,把她拥在怀里,吻她的唇,吻她的耳垂,吻她的头颈,她轻轻地回应着,然后把电视机声音开响。我褪去她的上衣,一只手捉住她的胳膊,另外一只手伸到背后解开她的文胸,她吃吃地笑,问我怎么会怎么熟练。

  我说我盼这一天好久了,天天苦练基本功。然后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底。

  Candy一边假装打我的手,一边告诉我她的室友的男朋友来上海,今天她住在旅馆里,再后来,Candy不挣扎了,任我抚弄,并发出轻轻的喘息,说如果我愿意,可以留下来,我说好的,不过我要去买杜蕾丝。Candy点了点头,把我推起来,说快点回来。

  上海的便利店到处都是,买什么都很方便。临上楼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应该和Jolin说一声晚上不回了,于是就拿起手机,发短信太慢,我直接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Jolin接的电话,不过背景声音里我听到了她爸爸妈妈的争吵声。

  “怎么啦,Jolin,”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你快回来好吗”,Jolin带着哭腔说。

  我拿着杜蕾丝,愣愣地站在楼梯口。

  良久,我拿起手机,拨通了Candy的电话,说我刚刚接到电话,家里有事,话还没有说完,Candy就挂机了。听到手机里面传来的嘟嘟声,我把杜蕾丝狠狠地丢开,无助地泪流满面。

  等我回到菊园的时候,已经恢复常态了,推开门,果然Jolin的父母都在,Jolin见我回来,一把拉住我,大声地对她父母说:“看到吗,就是这个男人,我将来一定会嫁给他,你们的财产我不稀罕,我不要他有什么事业心,你们都这么有事业心,你们最终不是还要离婚吗!?我要的是什么,我要的是一个家,一个疼爱我的老公,这就够了!”

  我看到Jolin的母亲铁青着脸,Jolin的父亲还是不露声色看着我们。

  Jolin拉着我回到了她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一边吻我一边抱住我就往床上推,我赶紧把她拉开,说Jolin你别犯傻。

  那个晚上,Jolin是睡在我怀里的,她父母就在外面客厅里坐到天明。

  我一下子觉得Jolin的父母也都好可怜,他们是为了什么呢?我真的有能力养活Jolin吗,我真的有那么大的勇气,诚如Jolin的妈妈说的那样,走入一个我根本无法把握的圈子吗?

  今夜,我是那么地无助,那么地优柔寡断,看到Jolin躺在我的身边,我却在想,现在,子夜时分,Candy是否也睡了?

  离开这个城市

  早上,我推开门,看到了Jolin的父母合眼坐在沙发上,听到我出来,都马上站了起来。我说,你们放心 ,我会离开Jolin的,但是希望给我点时间。

  到了单位,Candy看到我,红肿的眼皮抬都不抬,自管自地整理衣服,我上去拉她的手,她马上用力打我。

  我说我会走的,Candy切了一声,没有搭理我。

  我是下班时候交的辞呈,也没有等总经理的回复,直接告诉办公室说我明天开始不来了,工资也无所谓,不要了,然后整理自己的那点衣服,就离开了公司。

  我想Candy要知道这个消息,恐怕也要明天了。

  回到家,Jolin照例烧了一桌的好菜,我只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嘻嘻哈哈地和Jolin闹了一会。晚上洗澡的时候,Jolin没有关门,我站在门口,看她泡在浴缸里的身体,有点难过,想到不知道到老了,我还可以这样看到Jolin吗,于是禁不住鼻子有点酸。Jolin笑着要我进去为她擦背,我摇了摇头,说昨天晚上一宿没有睡,今天状态不是很好,要不明天好了,Jolin更加笑得脸上开了花,嗔骂我是个大色狼。

  晚上睡觉之前,我说我今天回房睡了,明天去你那里吧,Jolin点了点头。不过我后来还是敲开她的房门,说我想看看那幅画,Jolin说反正凯文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把画交给了我。

  还是和平时一样,在Jolin还在梦乡的时候,我出了门,什么行李也没有带,除了Jolin的画,不过我还是在床上留了一封信。

  “Jolin:

  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时候人生是无奈的,也是无可选择的,我想我没有勇气去爱你,带走你的画,希望你可以忘记过去,也希望下一个疼爱你的人可以没有阴影地去呵护你。

  再见,勿念!

  Leon”

  不速之客

  火车上,我就收到Candy的短信了,只有一句话,“我恨死你!”,我没有回。

  下午,Jolin来了短信,“饲养员又买大闸蟹啦,不是六月黄,是三两的大闸蟹哦!”

  我还是没有回。

  晚上,Jolin又来了短信,“你个猪猪,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仍旧没有回。

  再后来,Jolin开始打电话给我,我就把电话调到震动,但是没有去接。

  10点左右的时候,我到了老家,临下火车的时候,Jolin发了一条短信:“你以为你可以一走了事吗,混蛋!”

  我知道,她看到我的那封信了。

  然后,我关了手机。

  这个城市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人走路的节奏也不如上海快,年轻的人很多都远走他乡打工去了,我走在空荡荡的街上,抱着Jolin的画像,路灯把我孤寂的影子反复拉长,落寞的心情几乎让我不能自己。

  游子归家,父母总是最开心的,虽然我什么也没有带回来,但是母亲说,平安到家,就是上天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每天我还是会在7点醒来,把手机打开,当然不会接任何一个电话,然后晚上在睡觉前把手机关掉,开始充电。

  Jolin每天都会打电话,一般是每个小时至少十次,后来,短信开始多了起来:

  “Leon,今天Shine来了,说她又有新男朋友了,我看了照片,觉得还是你帅!”

  “Leon,天好热啊,不出去买菜了,要是你在就好了,下班可以带点大闸蟹回来。&(世界名人故事)rdquo;

  “Leon,早上起来,发现老朋友又来了,肚子好痛。要是你在身边就好了,或许就不那么痛了!”

  “Leon,明天去拍照,又要早起,我现在睡了,你也注意身体啊!”

  “Leon,……………………”

  我从来不回也不接她的电话,可是我也不敢把手机卡扔掉,我总是幻想,有一天Jolin告诉我她有新的男朋友了,她不会再和我联系了,可是我又害怕真的会有那么一天来临,因为Jolin在那个时候,就真的会成为我心底里最伤痛的一道刻痕。

  每天晚上关机的时候,我把手机拿到唇边,轻轻地说:“Jolin,晚安!”

  有时候,我会躺在床上,睡不着,把Jolin的样子再细细的回忆一遍,如果哪里的线条开始变得不那么真切了,我就一定会起床,展开她的画像,细细抚摸,直到慢慢模糊了自己的双眼。凹凸不平的画面在指尖被摩挲着,正如砂皮在心上砂出累累伤痕。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记得应该是周六的晚上,我在自己房间发呆,忽然妈妈叫道:“小亮,外面有个女娃子找你哟!”

  我走出了房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怎么会是她!?

  选择,最后的选择

  来的是Candy,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你好啊,Leon!”,Candy落落大方地拉起了我的手,妈妈在旁边看着她,冲我微微一笑。

  “现在很晚了,我今天住旅馆,你帮我一起去登记个房间吧!”

  我还在犹豫的时候,我妈推了我一把:“快去吧,别让人家娃儿等啊!”

  登记了一件标准间后,我把行李提到房间里,Candy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我们谈谈吧!”

  我点了点头。

  “你喜欢过我吗?”

  “当然!”

  “那么Jolin呢?”

  “Jolin,你怎么会知道她?”,我不由得大吃一惊。

  “她来公司找你,后来我们一起吃了晚饭,她把她和你的事情告诉我了。”

  “我说Leon,你还真会骗人啊,上次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女孩子,根本不是Jolin,说得像真的一样,男人没个好东西!”

  我低着头,听Candy继续说下去。

  “Jolin问我找得到你吗,我说我或许可以试试看,就问办公室,就看到了你的履历表上登记的住址,寻着过来了,你身份证上的地址,我也问过了,结果说那里早拆迁了。”

  “你不恨Jolin吗,你为什么会答应她来找我呢?”我不由得问道。

  “恨啊,我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晚上,Jolin就这么把你从我的身边夺走,不过看到她的样子,我又恨不起来,她很憔悴,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去帮她。但是我没有答应带她来,我说我一个人来,希望你做一个选择,她还是我,Jolin和我约定了,无论是谁,对方就永远地退出,无怨无悔。”

  “是的,我知道,这样的话我的机会会多些,Jolin让我带给你一封信,本来想和你上床后再给你的,不过如果这样的话,或许你将来会恨我的。”Candy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封信递给我,“还有,Jolin说让你烧了那幅画,因为她将来也不需要了。”

  我打开信,娟秀的钢笔字只写了一句话:“Leon,如果将来可以选择回忆的话,我希望是关于你和我的。”

  电话震动了,我看了看时间,这通常是Jolin一天之中的最后一个电话,Candy看着我,手指紧张地交织在一起。

  我颤抖地拿起了电话,看到坐在对面的Candy慢慢地垂下了头,眼泪开始叭嗒叭嗒地掉在白色的裙子上。

  “喂,是Leon吗,是Leon吗,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Jolin嘶哑的声音,而后变成了抽泣声。

  是啊,我在哪里?我环顾四周,一个Jolin完全陌生的小城市里,我正坐在Candy对面,可是,我的心又在何方?

  “Jolin,Jolin,Jolin……”我忘情地呼唤着电话那端的Jolin,一遍又一遍…………那天晚上,我是住在旅馆的,和衣睡在另外一张床上。 一开始,我们都不说话,我在想着心事,Candy就一直坐着,望着窗外升起的上弦月,任泪水滑落。我知道,我对不起Candy,某种程度上,Candy的坚强程度和Jolin无法相比,虽然她看上去比Jolin更加自信。我深深地内疚,这次,我伤她太深,伤得我做任何事都无法去缝合她的伤口。 后来,Candy哀怨地对着窗外叹息道,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总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只是老天的一个棋子罢了。

  回忆起在上海短短的一段生活,一个个片断不断在眼前闪回,使得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隔壁床铺的Candy也一样。我想,Jolin说她可以选择记忆,而我却不能,不知道Candy可以吗,我希望她是可以的,可以把我删除,从她的生命里删除得无影无踪。

  我和Candy是第二天下午坐火车回上海的,爸爸妈妈都来送行,因为他们预感到,这次他们的儿子,或许会离开他们很久。 火车上,看着窗外一块块农田千壑纵横,一座座山峦起伏不定,一条条河流蜿蜒曲折,Candy情绪好了很多,话也明显开始多了起来,甚至会开些玩笑。 她后来问我一个问题:“Leon,如果那个晚上,我们真的做爱了,你还会离开我吗?” 我笑了笑说,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但是在自己的心底,却很清楚鸢浮?

  入夜时分,疲惫不堪的Candy在我的肩头睡着了,闻着她头发的香味,我的心绪早飘到了Jolin的身边,Jolin,你睡了吗?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一一叙述了,只讲些大概的吧。 回到上海,Candy希望我回去工作,因为老板还是很器重我的,我没有答应,而是去了另外一家应聘,虽说工资低了些,可是我觉得自己比较安心。 我和Candy也还会见面,比方老公司的朋友们有时候会约我一起玩,或者在她生日的时候。Candy偶尔会开玩笑说,她这辈子恨死杜蕾丝了,我在哈哈大笑的时候,也感觉到些许伤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爱他的男人,希望能对她好些,别像我一样,会那么重地伤害她。

  至于Jolin的父母,到现在也没有离婚,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还有没有感情,或许身处他们的地位,经常不得不修补和维系着一些外人看起来是那么美丽光华的外壳。 有人说,年纪大了才知道,原来,坚持是容易的,放弃是困难的,我想Jolin的父母肯定对此异常地明了。

  对了,说到这里,大家肯定很关心我和Jolin,的确,Jolin瘦了,完全不见了原来的风采。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她的脆弱,她原来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坚强,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小女人,却是一个我愿意用一辈子去呵护的小女人。 异性同租自然变成了恋人同居,虽然Jolin的爸爸有时候会来看她,Jolin也不要我回避了。她爸爸并不怎么和我说话,但是我还是可以从他关注Jolin的眼神里感受到他对我的寄托。我们很少吵架,因为任何经历了如此风雨的恋人都应该知道,吵架只是一种发泄的手段,我想若深爱着对方,又怎么会忍心去伤害对方呢?

  在中秋节那天,我和Jolin去她父母家吃饭,虽然Jolin的妈妈还是不喜欢我,还是希望Jolin和我分手,还是认为我们是终究没有未来的,可是在回家的路上,Jolin说,未来,是属于勇敢者的,我们会坎坎坷坷地一路走下去。

  是啊,未来是属于勇敢者的!

  对了,我还有一个小秘密没有告诉Jolin,希望你们也替我保密哦! 我没有烧毁那幅画,而是交给父母珍藏了起来。我喜欢欣赏Jolin的身体,无论是洗澡的时候,还是在做爱的时候,或者是更衣的时候,并且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当皱纹爬满了我们的皮肤,身材也将变得臃肿走样,在某个残阳如血的黄昏,我慢慢打开那幅画卷,Jolin的脸上是否还会浮起少女时的红晕……。

  完


推荐阅读:
·我就是这样挽回我的前男友的(04-22)
·德国恋人(八)萍水相逢的缘分(04-25)
·回家的诱惑 如狼如虎的娇妻每晚不停折磨我(07-29)
·口述:我和年轻的小姨子的故事(04-28)
·口述:一句话勾回了出轨老公的心(07-01)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