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性爱故事 教学楼中我摁倒风骚小女友疯狂撞击

这段性爱故事,是激情的,是疯狂的,是惊心动魄的。在大学时代,教学楼中,那个暧昧因子弥漫的夜。我想,如果没有这段性爱故事,到现在我都还是一个苦逼的小处男的。是这段野战一般,但又超越野战的性爱故事,开启了我疯狂的性爱之旅—— 性爱故事 那晚,哥点上一支香烟, 深深的吸了一口,让烟气在肺脏里充实满涨,然后慢慢的缓缓的吐出口唇。我喜欢烟雾在身边盘旋缭绕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象心爱的女人用温热的手掌抚摩我的每寸肌肤一样。也许是孤独太久的缘故,已经没有太多事情能刺激我麻木的神经,唯一可以让我在午夜梦中惊醒后回忆起的香艳往事,想来也就只有几年前在空无一人的学校教学楼中的那段性爱故事…… 我生活在北方的一座大城市,也许是年少无知,也许是身体和心理发育的不平衡,反正直到我大二的时候才交了平生第一个女朋友,我姑且叫她兰吧。她是我的学妹,鲜族人。有着她们那一族的共同特点---大脸盘、不高的身材、腿不太长但臀部丰满。唯一例外的可能就是她拥有她那一族少有的双眼皮。我和她相恋,一半是因为空虚寂寞,一半是因为体内的男性荷尔蒙作祟。那时我因为家远所以住校,她家在市内天天通勤。我们每晚吃完饭后就会到教学主楼上自习,主楼封楼后我便送她上车回家。 性爱故事 主楼一共八层,我们总是在八楼寻找一处僻静的角落。一来不喜欢人多眼杂,二来我们也好在探询彼此的生理结构时避开熟人。 我那时侯还是个处男,仅有的一些对女性生理结构的了解都来源于成人网站的图片和电影。她在我之前已经有过两位数的男友了,而且哪方面的经验也已经很丰富了(她自己告诉我的!!!)。 那是在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我所在的城市迎来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漫天的雪花纷纷洒洒的飘落下来,在风中打着旋翻着滚,偶尔还顽皮的敲打着教室的玻璃。学校正门前的广场上早已是一片银妆素裹了,厚厚的一层雪覆盖在了早已枯黄的草坪上,在街灯的照耀下,泛着醉人的光泽。我和兰拥坐在窗边,一边欣赏着雪景,一边用嘴唇和舌头挑逗着对方。 性爱故事 不要以为我们已经大胆到旁若无人的地步,当时教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平时来上自习的人因为这场大雪而“冬眠”了。我关了电灯,在里面把门反锁上。这样外面的人就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因为这阶段我们学校在男女生行为规范上抓的很严,男女生在公共场合连手牵手、互相搂抱这类的行为都被严格禁止,一旦被抓到最轻也会全校通报批评。 我们食堂门口的宣传板上已经贴了好几张红底黑字的‘大字报“了。虽然我们在暗处,我也不敢有大的举动,怕被楼层管理员发现。所以就只好用手指头隔着兰的毛衣上下其手。我一边实行运动战,一边警惕地支起耳朵倾听着走廊里的动静。 性爱故事 我们都尽量压抑着喘息和交谈的声音。虽说忍的很苦,但是却很新鲜刺激。兰在我的抚摩下呼吸急促,脸色潮红。不时用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暗示我的行动方向。并且对我的行为给予肯定和鼓励。小弟弟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下早就“昂首挺胸”了。把我的牛仔裤都撑起了好大一个突起。 正当我陶醉于温香软玉中时,从走廊寂静的那一端突然传过来一阵脚步声,每到一处教室门口,脚步声就停一下,之后就传来关灯锁门的动静。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荧光表,原来不知不觉已到了封楼时间,那脚步声的主人想来该是楼层管理员。我慢慢的将兰的手握紧,然后将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兰,别害怕。我们这个教室现在关着灯锁着门,只要不出声,他不会发现我们的。” 性爱故事 黑暗中我看到兰的脸上泛起一丝调皮的微笑,红晕的小嘴唇上因为我刚才的亲吻而显的潮湿而富有光泽。我禁不住又把嘴唇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唇上。兰甜笑着伸出她的小舌头,在我口腔壁上来回逡巡着,那种感觉真奇妙 ! 脚步声渐行渐近,终于在我们教室门口停了下来,管理员推了推门,然后从门玻璃上向内望了几眼,我和兰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的躲在桌底下,紧握的双手、紊乱的脉搏、惶恐的眼神透露出我们的紧张和不安。仿佛过了亿万年之后,管理员的脚步终于挪动了,脚步声慢慢的消失在走廊的那头,最后终归于一片寂静。 性爱故事 我和兰疯狂的性爱故事,就是从这个管理员离开了之后产生的疯狂想法。是她引导着我,一步步进入的她身体,做销魂的活塞运动—— 确定管理员走了,我和兰连忙收拾起书包,慢慢打开房门,手牵着手向楼梯口跑去,快到楼梯口时,我突然发现我们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我们的每层的楼门口都有一道铁门,每到封楼时管理员检查完教室之后就会把铁门锁上。 我们刚才应该趁着管理员检查其他屋子时跑出来。管理员现在已经走了,铁门也已经从外锁上了。我们出不去了!我和兰焦急万分,却又无计可施。整个楼层里死一样寂静,只剩下我们急促的喘息声。就在那一刻,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在我大脑中迅速产生————今晚不想办法跑出去了,就留在这个只有我和兰的主楼里。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把这个想法告诉兰,兰最初有些犹豫,但最终猎奇的心理战胜了胆怯。 性爱故事 于是我拿出了手机,给寝室拨了个电话,慌称我今晚包宿不回去住了。兰也给家里拨了电话,说因为风雪太大,暂时在寝室同学那里住一晚。电话那头兰的母亲还叮嘱兰晚上睡前要洗脚呢。我在一旁忍着笑,用手被轻轻的摩擦着兰的面颊。兰一边和母亲说话,一边用手掐我的大腿根,脸上还带着一种坏坏的笑。 当兰用朝鲜语和母亲说完再见后。一张湿热的唇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了上来,我用胳臂环抱着兰,兰也热烈的回应着我,我们的舌头就象两条交尾的蛇一般纠缠在一起。 我们吞吐着彼此的唾液,发出吱吱的响声。兰用双手的手指慢慢的摩擦着我的鬓角和耳垂。她很喜欢抚摩这两处地方,我曾经问过她原因,她说这两个地方多摸多福。 性爱故事 而且我的鬓角很长,逆着摸起来感觉很有趣;耳垂则是人身体上最凉的地方,肉嘟嘟的手感很好。在兰的拂弄下,我的手也开始有所行动。我用两个手的食指慢慢的左右摩擦着兰的眉毛,兰的眉毛修葺的很韩国,细细的短短的,我的食指沿着兰的眉梢开始往下滑动,滑过眼角,滑过面颊,滑过下颚,慢慢的的停在兰光滑修长的脖颈上,我能感受到兰脉搏的强烈跳动和呼吸的频率。 我睁开眼向下望去,兰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浮,两只丰满的性感玉兔隔着毛衣现出诱人的轮廓,我把手指滑向了那两个微微突起的粉色小葡萄,以小葡萄为中心,开始在兰的两团柔软上画着各种几何图案,兰的呼吸明显加速,喉咙里发出一种类似于呻吟的响声。也许是因为还是处男的关系。我兴奋异常的感觉到尿道里有些什么东西正在向外流淌,天,不会要射吧!!! 性爱故事 我连忙收敛心神,调整呼吸,手指头的动作也停止了。兰睁开了眼睛,一脸迷惑的看着我。我脸红了一下,呐呐的说:“我好象要射了!‘兰笑着眯起了眼睛,把檀口凑到我耳边,用牙齿轻咬着我的耳垂,还轻轻的往我耳道里吹气,弄的我痒痒的。”我帮你弄出来吧,憋着多难受!’。 说着就半蹲在我跨下,拉开了我的裤门,我那等待已久的的小兄弟突然失去了束缚,唰的一下弹了出来,把兰吓了一跳。她用手掌轻轻的打了一下我的小兄弟“它真坏,跑出来吓唬人!!”我坏笑着说:“谁让你叫的那么动听,它被你吸引出来了!” 性爱故事 兰潮红的脸蛋闪过一抹羞涩,一直温热的手我在我的小兄弟上,一只手已经开始解开自己的纽扣,将裤子拉了下来,让后趴扶在墙上,把丰满的臀部高高的地挺了起来,还对着我风骚地扭动了几下,我只觉浑身血热都沸腾了起来,一手握着膨胀的兄弟,对着兰湿润的洞口,慢慢地定了进去,发着低沉的喘息声,做起了销魂的活(中国历史故事)塞运动。 兰开始大声的喘息,喉头一上一下的吞咽着唾液,脑袋开始不自觉的左右摇摆,手掌在墙上下摩擦着,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想必是非常的享受。但因为我是第一次,经验不足,很快我就迎来了最后的冲刺,在她的小洞里面一泄千里…… 性爱故事 这一次过后,我们又回到了教室里面,继续了第二次,第三次,疯狂地啪啪啪了一夜。 这段性爱故事,是我人生中性的启蒙,它超乎想象的刺激,以至于再往后的日子里面我都无法忘记,经常回味。
推荐阅读:
·如何让女人在性爱中激情喷射(06-14)
·纠结!领证前发现准老公竟离过婚(04-23)
·我用安全套自慰被老公发现以后(05-22)
·看激情视频过后我欲罢不能 房间另一边传来闺蜜的呻吟声(05-07)
·口述:老婆是爱狗狂魔却对我不闻不问(06-0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