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坐在他的嘴上给我添

1.

秦帅的父母为了有先见之明,给他起了个元帅的名字。他也不负众望,成长为大众眼中的标准帅哥。身高182cm,皮肤很漂亮,自己再稍微排列一下,随便捣碎点人气小肉。

在万千宠爱中成长起来的秦帅,几乎所有帅哥都有一个缺点:自我骄傲和面子。

二十二岁大学毕业的时候,边哭边告白的是六个女孩子。

我一直看着她们哭,时不时地递上纸巾。等哭够了,“对不起!不可能!”

他习惯了被追赶,能发出美人的唾液。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谁,总是很淡然。

她从没放弃过,都是生扑过来的。他看到有趣的,和人谈一场不怎么走心的恋爱,享受一次被爱,消磨时间。

她们指责了他。他冷眼旁观。

恋爱谈得多了,不知道他自己是否也喜欢女孩子。看谁都一样,和谁交往也是那几种模式。先调戏床单,然后大吵大闹,最后停止争吵,分手。

那样的事情重复了很多次之后,他觉得自己不爱自己了。每天除了上班以外都躲在家里打游戏,根本不考虑男女交际。

叶莺是在秦帅感到生活乏味时出现的。

2.

秦帅被母亲命令带着十二岁的表弟去参加漫画展。乘着人流进入拥挤的大厅,仿佛进入了二次元世界。

各种大型漫画人物的海报上,密密麻麻地画着各种cosplay人物的男女形象。

秦帅以前看过漫画,但到现场融入倒是第一次。在表弟吧啦吧啦的介绍下,才知道这个产业的火爆。

他饶有兴味地跟在表弟后面东游西逛,目不暇接地看着一帮人像着了魔似的兴奋。

看到有意思的也凑上去合个影,很多动漫人物他都不认识。正在晃晃悠悠,在转角处看到一尊静静的无脸怪。

秦帅小时候看过《千与千寻》,对这个傻乎乎又忠诚的无脸怪印象很深。总是跟在千寻后面,像个影子一般的存在。他一直认为,无脸怪是爱上了千寻,才一直保护她。

他很喜欢无脸怪,简简单单,喜欢上一个人,就对人忠心不二。又有能力,飞来飞去,却从不吓唬千寻。受了委屈连脸色都不摆,总是很平静,只是怯生生跟在千寻后面。

秦帅把手机递给表弟:“帮我拍张照!”说完就跑过去搭着矮矮的无脸怪合影。手触碰到塑像上,很软。秦帅心想:这么逼真?

换着姿势拍了两三张,正准备离开。突然无脸怪用手擦了一下眼睛,把秦帅吓得跳开一米多。瞪着眼看那塑像,以为自己眼花了。

无脸怪转头望着秦帅,看不清表情怎样,但能感觉到在笑,笑得浑身发抖,前仰后合。

秦帅生气地对无脸怪说:“你知道吗?这样会吓死人的!”

无脸怪摆正姿势,慢慢伸手取下头罩。半张清秀的脸从无脸怪的面罩下露出来,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对着秦帅抛了个媚眼:“帅哥,胆这么小?”

被一个小女孩捉弄了,秦帅脸上挂不住,刚才表现太怂了!但话得说硬气:“不是!我不是怕,你要吓着我表弟怎么办?”

女孩把眼光看向表弟:“你表弟比你胆大!”秦帅回头看,原来表弟早去围观旁边的表演去了。

秦帅讪讪的,太糗了!

3.

女孩摘下头套走到秦帅面前抬头仰望:“哇!你比我高几个头啊?”

秦帅低头看她,确实好矮,可能一米五几,如果不仰起头,自己低头只能看到头顶。

女孩鼻尖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头发有点凌乱,不知是自来卷还是被头套压的,脸粉嘟嘟像个苹果,牙齿细白,笑起来有点像唐艺昕,甜到漏。眼睛弯弯的闪着明亮的光,很纯真。

她仰头叽叽喳喳地继续说着:“我没想吓你,只是眼睛有点痒,没忍住。你一大老爷们,真吓到了啊?”

说着踮起脚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秦帅的额头。手掌很温暖,手心里还有点微微的湿意,可能是热的。,嘴里念念有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吓猫吓狗吓不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帅往后仰着身子想躲开,看她一本正经又觉得很好笑,顺嘴回她:“秦帅!”

女孩撇了撇嘴:“这么自恋的名字!”又伸出手来摸秦帅额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吓猫吓狗吓不到秦帅!”

说完对着空中合十拜了几下,对秦帅说:“行了!没事了。”然后转身准备走。

秦帅也不知哪根神经不对,一伸手抓住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回头惊慌地问:“我给你镇了邪,不会有事的。你……你还想干嘛?”

秦帅觉得有点好笑,我这么大一帅哥主动问你名字,你居然以为我讹你!他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说:“没事了,你走吧。”

女孩回头站定,偏着脑袋说:“别!我也不赖皮,万一有事,你尽管找我。”说着伸手到无脸怪的黑色袍里掏了半天,拿了个手机出来,冲秦帅说:“告诉我你号码,我打一下,你记住。我叫叶莺!”

秦帅很想拒绝,但被她认真的样子萌到,就老老实实告诉她。叶莺拨了一下,很诚恳地说:“有事找我好了。”

秦帅看着她小小个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爬上嘴角转成笑意,歪歪地挂在那里。

4.

第二天一早,秦帅还在被窝里就被电话吵醒,他不耐烦地抡起电话,很粗暴地接了,周末不让人睡?谁啊?

“秦帅,你昨晚做恶梦没有?”

“谁做恶梦?”

“我说你,没做是吧?那就好!挂了。”

电话里的嘟嘟声,把秦帅躁得把手机往被子上一摔,揪过枕头蒙住脑袋发脾气。

半天才回过神来,又爬起来摸过手机看,原来是叶莺打来的。这小妮子想干嘛?大清早的。

他定了定神决定打回去:“叶莺,我昨晚做恶梦了,怎么办?”他决定捉弄她一下,扰人清梦。

叶莺紧张地问:“真的吗?你等着,我给你送道符来。”

她问秦帅要了地址,不一会就到了。呯呯敲门的声音把秦帅吓一跳,他跳起来套了件衣服开门。这是单身公寓,很容易吵到邻居。

叶莺气喘嘘嘘:“你真做梦了啊?来,这个给你,贴在床头,包你今晚不会做梦。”

秦帅看着那折成三角形的明黄小纸很想笑,这人是不是鬼故事看多了?

叶莺递给他转身又准备走。秦帅有种被忽略的失落,还没有一个女孩子这么三番两次无视他。

难道最近魅力值下降了?从前那些花痴一般的眼神很久没看到了,争风吃醋也不再有。

他猛然被一种莫名的不自信吓到,这么个小姑娘都不放自己在眼里,真是哥不在江湖,江湖就没哥的传说了吗?

他陡地生出不服来,很大声地喊:“哎!那谁?夜莺,过来!”

叶莺刚到电梯口,听到叫声又跑回来,紧张地问:“怎么啦?”

秦帅靠着门框摆了个自以为很酷帅的姿势,用手勾了勾,声音很磁性地说:“如果,再做梦怎么办?”

叶莺莫名其妙地看看他:“你没试怎么知道?再做梦我换道符!”

说完又准备走,完全没有被吸引的感觉。秦帅挫败地跑过去直楞楞问:“我帅吗?”

叶莺上下打量了一番,仿佛现在才仔细看他,秦帅差点被气死。叶莺笑着说:“很帅啊!”

秦帅语塞,总不能说我这么帅,你怎么不被迷住?但叫住人家难道就为问个帅不帅?总得憋句话出来吧。

一时情急想不起聊什么,脱口而出:“一起吃饭吧!”

叶莺很惊讶:“为什么?”看了看他又说:“我没带钱”

秦帅有点抓狂:“我请你!”

叶莺摇摇头:“不用不用,谢谢谢谢!”逃也似的进了电梯。

留下秦帅在风中凌乱:她难道不觉得荣幸吗?我秦帅主动请吃饭啊!

真是不信邪!秦帅有点杠上了,这小甜妹,我非让你爱上我不可!

5.

接下来秦帅开始围追堵截,把前二十几年没用的心全用上了;把那些女孩对他做过的事全对叶莺做一遍。什么送水果,送花送早餐宵夜,约看电影逛街逛公园。活动之频繁,连公司同事,亲戚朋友都知道他在追一个女孩了。

叶莺总是若即若离,偶尔还拒绝与他出去,看不出她到底想什么,但秦帅很确定她不爱自己。

这更激发他的斗志,有种非拿下不可的劲头在驱使他。

时间一长,他发现叶莺是那种很沉稳的女孩。平时就是上班下班,不怎么出去玩。兴趣可能就是动漫,不但看也画,宅家里就是各种画漫画,看大师作品研究人家的风格。总之生活很单纯,他越发喜欢。

情感在不知不觉中转变,由当初争一口气,到真心喜欢,他察觉到了不寻常。以为再也不会爱的人,似乎爱上了这个小甜妹。

见他快三个月毫无进展,朋友们着急地开始出谋划策。他们一致认为叶莺是欲擒故纵。秦帅又帅又对她用心,她有什么理由不臣服?

有人说秦帅,女人就是不能太客气,你越讲究

她越矫情。你太斯文她还以为你不是很喜欢她。

有人说秦帅,你就不能男人点?都三个月了,还没怎么的!白瞎了这么帅?

有人说磨唧什么?你直接往床上一抱,嗯嗯……你懂的。什么都好说!那谁不是说吗?抵达女人心里最近的路是YD!

秦帅在他们的吵吵声中迷糊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错想了?

6.

圣诞节这天,秦帅又约了叶莺出来。这天他准备把她拿下,也许,该强硬些!他想,自己从前很被动,追别人居然一点经验也没有,朋友们都是老江湖,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叶莺开心地跟着秦帅说东说西,只要不跟她聊感情,她就很乐呵。之前秦帅一说到做女朋友,她就很严肃地说:“我们不合适,当朋友才能长久,你不要想别的。”

秦帅觉得她话也没说死,机会是有的。他尽力逗叶莺开心,看着她的笑容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带叶莺进了酒吧,圣诞节的晚上,酒吧里氛围非常到位。到处金光闪闪,红红绿绿。一众年轻人像疯了一样P酒,摇骰子。青春就像只剩这一晚,每个人都半醉半醒地摇着。

他跟叶莺坐到一个角落,要了鸡尾酒。叶莺小心地舔着,生怕大口下去会醉,那样子可爱极了!

两个人聊些日常,看什么书,电影,朋友间的一些八卦,气氛很好。

秦帅心里有事,不怎么喝酒,一直劝叶莺喝多点。又叫了果酒,喝着甜甜的,其实也醉人。酒吧里不时有人跑上去唱歌,又举行些搞气氛的活动,叶莺有点忘形,高兴地喝了不少。或许她认为有秦帅在,可以放松些吧。

一点多出来时,叶莺已经步履凌乱,靠在秦帅身上软绵绵的站不起来。

秦帅叫了几声叶莺,见她晕乎乎的,就直接拦了个车带回自己的公寓。

其实秦帅给叶莺脱衣服时,是犹豫了很久的。但叶莺恰好翻身抱住了他,这让他一下疯了。

凌晨叶莺在晕乎中醒来,迷迷糊糊看到秦帅躺在身边。她有几分钟恍惚,以为在做梦。但不一会就清醒了,她发现两人都一丝不挂。再糊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莺没有说话,爬起来靠着床头坐了很久,眼睛定定地看着秦帅睡梦中的脸。

当窗外射进第一缕光时,她爬起来洗澡穿衣服。从洗手间出来,秦帅已经套了件衣服坐在床上看着她。

叶莺看了看他还是没说话。有什么说的?一个这么卑鄙的男人,不值得再浪费语言。曾以为他至少对自己是真心,至少可以当朋友,却不曾想他是这样一个人!

他以为睡了自己,自己就会跟他一起?又或许,从头到尾他都只是想睡自己。那些付出不过都是演技!

叶莺觉得很恶心,她不想说任何一句话。在起床前静坐的时间里,她翻来覆去地想过。首先自己也有问题,既然不爱他,就不该与他走太近。其次,更不该喝这么酒,给人以可趁之机。

最终得出,她可以不怨人。但无论如何,秦帅是个卑鄙的人!不值得原谅!

秦帅走过来想拉住准备开门走的叶莺。他感觉到房间里都被低气压笼罩,没有预想的哭,也没有期待的缱绻,有的只是沉沉的杀气。

叶莺缩回手,给了他一个冰凉的眼神。甜甜的笑容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过。

她甩门就走,秦帅死死拽住她:“叶莺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知道错了!”

叶莺一声不吭,掰开他的手,蹬蹬地走到电梯口,头也不回,背挺得笔直,连背影都透着萧杀之气。

秦帅还想过去,但她进了电梯。门关上那一刻,叶莺转身用利箭一般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他心里一痛:他真的失去了她!!

秦帅打电话给她发现被拉黑,一切通讯都切断了。去找她,被她用无言的冰冷吓得不敢近身。

叶莺不再与他说一句话,用行动告诉他:你,已经被判了死刑!

秦帅在之后的半年,动用了各种关系与方法,也没能与叶莺直接说过一句话。

叶莺让人转告他:爱一个人不是以占有为目的,而应尊重对方。尊重她的喜好,甚至尊重她不爱你这个事实。上了床又如何?不爱还是不爱!你失去的不止是一个朋友,一个你爱的人。还失了人格!

1.

秦帅的父母为了有先见之明,给他起了个元帅的名字。他也不负众望,成长为大众眼中的标准帅哥。身高182cm,皮肤很漂亮,自己再稍微排列一下,随便捣碎点人气小肉。

在万千宠爱中成长起来的秦帅,几乎所有帅哥都有一个缺点:自我骄傲和面子。

二十二岁大学毕业的时候,边哭边告白的是六个女孩子。

我一直看着她们哭,时不时地递上纸巾。等哭够了,“对不起!不可能!”

他习惯了被追赶,能发出美人的唾液。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谁,总是很淡然。

她从没放弃过,都是生扑过来的。他看到有趣的,和人谈一场不怎么走心的恋爱,享受一次被爱,消磨时间。

她们指责了他。他冷眼旁观。

恋爱谈得多了,不知道他自己是否也喜欢女孩子。看谁都一样,和谁交往也是那几种模式。先调戏床单,然后大吵大闹,最后停止争吵,分手。

那样的事情重复了很多次之后,他觉得自己不爱自己了。每天除了上班以外都躲在家里打游戏,根本不考虑男女交际。

叶莺是在秦帅感到生活乏味时出现的。

2.

秦帅被母亲命令带着十二岁的表弟去参加漫画展。乘着人流进入拥挤的大厅,仿佛进入了二次元世界。

各种大型漫画人物的海报上,密密麻麻地画着各种cosplay人物的男女形象。

秦帅以前看过漫画,但到现场融入倒是第一次。在表弟吧啦吧啦的介绍下,才知道这个产业的火爆。

他饶有兴味地跟在表弟后面东游西逛,目不暇接地看着一帮人像着了魔似的兴奋。

看到有意思的也凑上去合个影,很多动漫人物他都不认识。正在晃晃悠悠,在转角处看到一尊静静的无脸怪。

秦帅小时候看过《千与千寻》,对这个傻乎乎又忠诚的无脸怪印象很深。总是跟在千寻后面,像个影子一般的存在。他一直认为,无脸怪是爱上了千寻,才一直保护她。

他很喜欢无脸怪,简简单单,喜欢上一个人,就对人忠心不二。又有能力,飞来飞去,却从不吓唬千寻。受了委屈连脸色都不摆,总是很平静,只是怯生生跟在千寻后面。

秦帅把手机递给表弟:“帮我拍张照!”说完就跑过去搭着矮矮的无脸怪合影。手触碰到塑像上,很软。秦帅心想:这么逼真?

换着姿势拍了两三张,正准备离开。突然无脸怪用手擦了一下眼睛,把秦帅吓得跳开一米多。瞪着眼看那塑像,以为自己眼花了。

无脸怪转头望着秦帅,看不清表情怎样,但能感觉到在笑,笑得浑身发抖,前仰后合。

秦帅生气地对无脸怪说:“你知道吗?这样会吓死人的!”

无脸怪摆正姿势,慢慢伸手取下头罩。半张清秀的脸从无脸怪的面罩下露出来,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对着秦帅抛了个媚眼:“帅哥,胆这么小?”

被一个小女孩捉弄了,秦帅脸上挂不住,刚才表现太怂了!但话得说硬气:“不是!我不是怕,你要吓着我表弟怎么办?”

女孩把眼光看向表弟:“你表弟比你胆大!”秦帅回头看,原来表弟早去围观旁边的表演去了。

秦帅讪讪的,太糗了!

3.

女孩摘下头套走到秦帅面前抬头仰望:“哇!你比我高几个头啊?”

秦帅低头看她,确实好矮,可能一米五几,如果不仰起头,自己低头只能看到头顶。

女孩鼻尖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头发有点凌乱,不知是自来卷还是被头套压的,脸粉嘟嘟像个苹果,牙齿细白,笑起来有点像唐艺昕,甜到漏。眼睛弯弯的闪着明亮的光,很纯真。

她仰头叽叽喳喳地继续说着:“我没想吓你,只是眼睛有点痒,没忍住。你一大老爷们,真吓到了啊?”

说着踮起脚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秦帅的额头。手掌很温暖,手心里还有点微微的湿意,可能是热的。,嘴里念念有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吓猫吓狗吓不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帅往后仰着身子想躲开,看她一本正经又觉得很好笑,顺嘴回她:“秦帅!”

女孩撇了撇嘴:“这么自恋的名字!”又伸出手来摸秦帅额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吓猫吓狗吓不到秦帅!”

说完对着空中合十拜了几下,对秦帅说:“行了!没事了。”然后转身准备走。

秦帅也不知哪根神经不对,一伸手抓住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回头惊慌地问:“我给你镇了邪,不会有事的。你……你还想干嘛?”

秦帅觉得有点好笑,我这么大一帅哥主动问你名字,你居然以为我讹你!他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说:“没事了,你走吧。”

女孩回头站定,偏着脑袋说:“别!我也不赖皮,万一有事,你尽管找我。”说着伸手到无脸怪的黑色袍里掏了半天,拿了个手机出来,冲秦帅说:“告诉我你号码,我打一下,你记住。我叫叶莺!”

秦帅很想拒绝,但被她认真的样子萌到,就老老实实告诉她。叶莺拨了一下,很诚恳地说:“有事找我好了。”

秦帅看着她小小个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爬上嘴角转成笑意,歪歪地挂在那里。

4.

第二天一早,秦帅还在被窝里就被电话吵醒,他不耐烦地抡起电话,很粗暴地接了,周末不让人睡?谁啊?

“秦帅,你昨晚做恶梦没有?”

“谁做恶梦?”

“我说你,没做是吧?那就好!挂了。”

电话里的嘟嘟声,把秦帅躁得把手机往被子上一摔,揪过枕头蒙住脑袋发脾气。

半天才回过神来,又爬起来摸过手机看,原来是叶莺打来的。这小妮子想干嘛?大清早的。

他定了定神决定打回去:“叶莺,我昨晚做恶梦了,怎么办?”他决定捉弄她一下,扰人清梦。

叶莺紧张地问:“真的吗?你等着,我给你送道符来。”

她问秦帅要了地址,不一会就到了。呯呯敲门的声音把秦帅吓一跳,他跳起来套了件衣服开门。这是单身公寓,很容易吵到邻居。

叶莺气喘嘘嘘:“你真做梦了啊?来,这个给你,贴在床头,包你今晚不会做梦。”

秦帅看着那折成三角形的明黄小纸很想笑,这人是不是鬼故事看多了?

叶莺递给他转身又准备走。秦帅有种被忽略的失落,还没有一个女孩子这么三番两次无视他。

难道最近魅力值下降了?从前那些花痴一般的眼神很久没看到了,争风吃醋也不再有。

他猛然被一种莫名的不自信吓到,这么个小姑娘都不放自己在眼里,真是哥不在江湖,江湖就没哥的传说了吗?

他陡地生出不服来,很大声地喊:“哎!那谁?夜莺,过来!”

叶莺刚到电梯口,听到叫声又跑回来,紧张地问:“怎么啦?”

秦帅靠着门框摆了个自以为很酷帅的姿势,用手勾了勾,声音很磁性地说:“如果,再做梦怎么办?”

叶莺莫名其妙地看看他:“你没试怎么知道?再做梦我换道符!”

说完又准备走,完全没有被吸引的感觉。秦帅挫败地跑过去直楞楞问:“我帅吗?”

叶莺上下打量了一番,仿佛现在才仔细看他,秦帅差点被气死。叶莺笑着说:“很帅啊!”

秦帅语塞,总不能说我这么帅,你怎么不被迷住?但叫住人家难道就为问个帅不帅?总得憋句话出来吧。

一时情急想不起聊什么,脱口而出:“一起吃饭吧!”

叶莺很惊讶:“为什么?”看了看他又说:“我没带钱”

秦帅有点抓狂:“我请你!”

叶莺摇摇头:“不用不用,谢谢谢谢!”逃也似的进了电梯。

留下秦帅在风中凌乱:她难道不觉得荣幸吗?我秦帅主动请吃饭啊!

真是不信邪!秦帅有点杠上了,这小甜妹,我非让你爱上我不可!

5.

接下来秦帅开始围追堵截,把前二十几年没用的心全用上了;把那些女孩对他做过的事全对叶莺做一遍。什么送水果,送花送早餐宵夜,约看电影逛街逛公园。活动之频繁,连公司同事,亲戚朋友都知道他在追一个女孩了。

叶莺总是若即若离,偶尔还拒绝与他出去,看不出她到底想什么,但秦帅很确定她不爱自己。

这更激发他的斗志,有种非拿下不可的劲头在驱使他。

时间一长,他发现叶莺是那种很沉稳的女孩。平时就是上班下班,不怎么出去玩。兴趣可能就是动漫,不但看也画,宅家里就是各种画漫画,看大师作品研究人家的风格。总之生活很单纯,他越发喜欢。

情感在不知不觉中转变,由当初争一口气,到真心喜欢,他察觉到了不寻常。以为再也不会爱的人,似乎爱上了这个小甜妹。

见他快三个月毫无进展,朋友们着急地开始出谋划策。他们一致认为叶莺是欲擒故纵。秦帅又帅又对她用心,她有什么理由不臣服?

有人说秦帅,女人就是不能太客气,你越讲究她越矫情。你太斯文她还以为你不是很喜欢她。

有人说秦帅,你就不能男人点?都三个月了,还没怎么的!白瞎了这么帅?

有人说磨唧什么?你直接往床上一抱,嗯嗯……你懂的。什么都好说!那谁不是说吗?抵达女人心里最近的路是YD!

秦帅在他们的吵吵声中迷糊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错想了?

6.

圣诞节这天,秦帅又约了叶莺出来。这天他准备把她拿下,也许,该强硬些!他想,自己从前很被动,追别人居然一点经验也没有,朋友们都是老江湖,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叶莺开心地跟着秦帅说东说西,只要不跟她聊感情,她就很乐呵。之前秦帅一说到做女朋友,她就很严肃地说:“我们不合适,当朋友才能长久,你不要想别的。”

秦帅觉得她话也没说死,机会是有的。他尽力逗叶莺开心,看着她的笑容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带叶莺进了酒吧,圣诞节的晚上,酒吧里氛围非常到位。到处金光闪闪,红红绿绿。一众年轻人像疯了一样P酒,摇骰子。青春就像只剩这一晚,每个人都半醉半醒地摇着。

他跟叶莺坐到一个角落,要了鸡尾酒。叶莺小心地舔着,生怕大口下去会醉,那样子可爱极了!

两个人聊些日常,看什么书,电影,朋友间的一些八卦,气氛很好。

秦帅心里有事,不怎么喝酒,一直劝叶莺喝多点。又叫了果酒,喝着甜甜的,其实也醉人。酒吧里不时有人跑上去唱歌,又举行些搞气氛的活动,叶莺有点忘形,高兴地喝了不少。或许她认为有秦帅在,可以放松些吧。

一点多出来时,叶莺已经步履凌乱,靠在秦帅身上软绵绵的站不起来。

秦帅叫了几声叶莺,见她晕乎乎的,就直接拦了个车带回自己的公寓。

(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其实秦帅给叶莺脱衣服时,是犹豫了很久的。但叶莺恰好翻身抱住了他,这让他一下疯了。

凌晨叶莺在晕乎中醒来,迷迷糊糊看到秦帅躺在身边。她有几分钟恍惚,以为在做梦。但不一会就清醒了,她发现两人都一丝不挂。再糊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莺没有说话,爬起来靠着床头坐了很久,眼睛定定地看着秦帅睡梦中的脸。

当窗外射进第一缕光时,她爬起来洗澡穿衣服。从洗手间出来,秦帅已经套了件衣服坐在床上看着她。

叶莺看了看他还是没说话。有什么说的?一个这么卑鄙的男人,不值得再浪费语言。曾以为他至少对自己是真心,至少可以当朋友,却不曾想他是这样一个人!

他以为睡了自己,自己就会跟他一起?又或许,从头到尾他都只是想睡自己。那些付出不过都是演技!

叶莺觉得很恶心,她不想说任何一句话。在起床前静坐的时间里,她翻来覆去地想过。首先自己也有问题,既然不爱他,就不该与他走太近。其次,更不该喝这么酒,给人以可趁之机。

最终得出,她可以不怨人。但无论如何,秦帅是个卑鄙的人!不值得原谅!

秦帅走过来想拉住准备开门走的叶莺。他感觉到房间里都被低气压笼罩,没有预想的哭,也没有期待的缱绻,有的只是沉沉的杀气。

叶莺缩回手,给了他一个冰凉的眼神。甜甜的笑容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过。

她甩门就走,秦帅死死拽住她:“叶莺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知道错了!”

叶莺一声不吭,掰开他的手,蹬蹬地走到电梯口,头也不回,背挺得笔直,连背影都透着萧杀之气。

秦帅还想过去,但她进了电梯。门关上那一刻,叶莺转身用利箭一般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他心里一痛:他真的失去了她!!

秦帅打电话给她发现被拉黑,一切通讯都切断了。去找她,被她用无言的冰冷吓得不敢近身。

叶莺不再与他说一句话,用行动告诉他:你,已经被判了死刑!

秦帅在之后的半年,动用了各种关系与方法,也没能与叶莺直接说过一句话。

叶莺让人转告他:爱一个人不是以占有为目的,而应尊重对方。尊重她的喜好,甚至尊重她不爱你这个事实。上了床又如何?不爱还是不爱!你失去的不止是一个朋友,一个你爱的人。还失了人格!

转载请注明:荆轲网_荆轲综合资讯网 ?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坐在他的嘴上给我添

继续浏览有关作者: KK 的文章/继续浏览有关标签: 的文章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我当继父那些年(07-15)
·恶魔少爷别吻我 陌生男人的身体抚慰我的伤口(05-26)
·少妇口述插的很爽激烈呻吟|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07-08)
·和老总六年出轨换来的自身折磨(06-18)
·口述:我为爱隆胸失败 惨遭抛弃(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