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颠一次就进入的更深:色老头玩弄系列小说

青歌被捡到的那一年,他10岁。

瘦瘦的身体,脏兮兮的脸,只有那只眼睛,格外的大而水灵。

被容音带了回来,害怕地跟在了容音的后面。

“啊,声音。你是在哪里捡到这个乞丐的?”园内有人在调侃。

“我在路边看到你很可怜,你带我回来吧。”

“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的心好,就等着吧。班主再骂我一顿。”

容音一骨碌摸了摸青歌的小脑袋。

“没关系,只是嘴巴不好,没有什么恶意。”

青歌茫然地点点头。

园子里既不养无用之物,也学唱青歌,做饭、做饭、洗衣服。

明明还那么小,冬天衣服上的搓手都冻得通红,却咬紧牙关保持沉默。

每次排练回来,容音都非常难过,她总是皱着眉头,拉着青歌的手,温柔地抹好药膏。

青歌觉得那个药膏在自己手上不起作用。

渐渐地长大了,青歌更加清亮了。

像女人一样掉下来了。

一双微微上挑的柳眉纤长墨黑,眉下是一双长得及其标志的丹凤眼,漆黑的眸子如水润般晶莹剔透。

他时常穿着容音给他的长衫,站在台下看着容音排练,一看就是许久。

等到有人唤他前去做事,他才依依不舍离开。

园里有个青衣,叫花蝶。

她时常扮作虞姬的样子,跟容音演那一出霸王别姬。

好些人都是冲着他们这出戏来的。

“哟,您今儿个也去看戏呢?”

“那可不,听说今天是花蝶跟容音呢!那可是最好看的霸王别姬。”

“是啊,那可真把这出戏给演活了哩。”

听着外面的人讨论这些,青歌握紧了手里的鸡毛掸子。

他也想演虞姬,容音的虞姬。

青歌放下鸡毛掸子,偷偷的钻进了后台。

虞姬的戏服就挂在哪里。

青歌站着,看的入了迷。

直到花蝶进来他才猛然惊醒,垂着眸给花蝶鞠躬。

“姐姐。”

园子里属青歌最小,见了谁都是姐姐和哥。

唯有容音,他不愿意唤一声哥。

花蝶自顾自走到镜子前坐下,她准备上妆,外头要开场了。

青歌见状,转身愈走。

花蝶叫住了他:“青歌,你给我来上妆。”

青歌垂着眸说好。

虽然平常干的都是粗活累活,但是上妆这事,他倒是经常给容音上。

就是妆容不同,青歌没上过,手生了些。

不过还不错,花蝶点了点头笑着:“挺好,你觉着这戏服好看吗?”

她指了指挂着的戏服。

青歌低着头轻言细语的答:“自是好看的。”

花蝶叫人把戏服拿下来,她用下巴点了点:“别怕,你可以摸着试试。”

青歌终于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花蝶。

“我……可以摸吗?”

花蝶微微点头。

青歌缓缓的抬起了手,小心翼翼的轻柔的用指尖触碰了一下戏服,他激动的指尖都是颤的。

花蝶不易察觉的勾出一个讽刺的笑,她抬手打掉了戏服,转头向外大声喊着。

“完了,今儿这出虞姬怕是没法演了。”

班主闻言赶来,震怒的跺了跺手里的拐杖:“怎么回事?”

他扫视了一圈,没一个人敢说话。

每个人都垂着头,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花蝶掩面而泣,看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她伸手扯了扯班主的衣服,语气间堆满了委屈:“我看青歌一直在瞧着戏服,心下想写他莫不是喜欢?便叫人拿下来给他瞧瞧,谁知道他把戏服扔在了地上。”

说到这处,还像模像样的挤出了两颗眼泪。

班主心疼的看着花蝶,转过身不由分说狠狠就是两巴掌,打的青歌的右脸高高的肿起,顺便踹了他一脚。

青歌直接双腿跪了下去,“咚”的一声。

容音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样子。

青歌跪在地上,身子瘦瘦小小的,只是那脊背挺的笔直。

班主正扬起手中的拐杖,脸色铁青。

容音跑过去挡在青歌面前,架势十足的护着。

班主冷哼了一声,甩开袖子离去。

容音拽起青歌,把他从后台拉了出去。

路过花蝶的时候,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

容音把青歌带回去上药,青歌的右脸肿的老高,脸上有五根清晰的手指印。

容音紧紧锁着眉,青歌不敢说话,他低着头小心的瞧着容音手上的动作,容音手上的动作很轻,他也是怕弄疼了青歌。

上好药以后,青歌的肚子不适宜的叫起来。

青歌捂住肚子,有些窘迫,他一天没吃饭了。

容音低低叹了一口气,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馒头。

馒头已经冷了,很硬。

青歌眼睛却放了光,容音有些好笑:“吃吧。”

青歌接过馒头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容音静静看着他,吃到一半,青歌突然停了下来。

他声音小小的,委屈的厉害。

“不是我做的。”他说:“戏服的事不是我做的。”

容音看了他良久,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我知道。”

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温柔。

“我知道不会是你做的。”

青歌的眼睛眨了两下,最终憋回了即将落下的泪。

好像容音,总是那么温柔。

看着青歌委屈的不行却依然倔强的眼睛,容音心底泛起了细碎的疼。

他好像从小就是这么懂事,虽然是他带回来的,在园子从不给他惹麻烦,大活小活都帮着抢着做,被人欺负了也只会垂着脑袋一声不吭,被打了也是强颜欢笑告诉容音他不疼。

好像一直,都是这么懂事。

懂事的让人心疼。

他抬手指腹微微滑过青歌肿起的脸,轻柔地问他:“疼吗?”

青歌摇头,倔强着忍了好久,最终没忍住眼泪。

容音伸手把他拉进怀里,轻轻拍他的后背。

“以后被冤枉了要说出来,可是懂了?”

青歌把头埋进容音怀里,眼泪侵湿了他的衣襟。

好像容音,很轻易的就能打破青歌的心里防线。

尽管青歌觉得,自己已经很强大了。

至少在这种事上,咬牙忍忍就过去了。

又不是第一次被冤枉。

可是容音一句疼吗,就让他溃不成军。

青歌又恢复了往日的懂事,容音也继续操练着他的霸王别姬。

至于花蝶,倒是没有再为难他。

瞧着青歌大了些,容音也会偶尔教他两句戏曲。

“我不想做霸王,我想做虞姬。”青歌说。

容音挑眉:“那虞姬有何可做的?”

青歌抿嘴,小声嘟囔着:“我就是想做虞姬。”

容音拗不过他,虽然头疼,也会尽心教他。

青歌很聪明,学的有模有样。

他总是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登上那台子。

跟容音演一出霸王别姬。

容音是霸王,他是虞姬。

日子就这么过着,好像突然某一天,容音身边多出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是个学生,还在上学。

却是爱极了容音的戏。

哪出戏有容音,就必定有那女子。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辛童。

最近容音时常将这个名字挂在嘴边。

“她呀。”说起辛童的时候,容音嘴角总是不自觉的翘起,语气间充满了宠溺。

后来每次辛童来看戏的时候,园子里总有人调侃她。

“哟,姑娘今儿个又来看你家容音啊?”

辛童会害羞的低头:“还不是我家的呢。”

“迟早不得是你家的?”

这场爱情被所有人看好,唯独青歌例外。

他讨厌辛童,很讨厌。

尽管容音在他面前天天说着辛童多好多好,辛童听说青歌是容音的弟弟也会来讨好巴结他,可是青歌依然很讨厌辛童。

他们会坐在院子里,容音一句一句教辛童唱曲儿,偶尔有落叶飘在辛童头发上,容音会笑着捻去,眉眼带笑,动作轻柔。

男才女貌,甚是般配。

青歌却嫉妒的发慌。

那是以前,容音只会对他做的事。

日本人入侵的时候,整个上海陷入一片混乱。

街上到处充斥着女人小孩的哭声,叫喊声。

青歌想救他们,可是他无能为力,他救不了任何人。

他甚至连自己都保不住。

戏班子也解散了,各自逃命,所有人都跑的飞快。

只有容音不肯。

班主气的恨铁不成钢:“还不跑?你等着小日本来吗?你真是不要命了啊?”

容音长衫而立,脊背挺的笔直。

“今天约好了跟辛童见面,我不走,我要等她。”

班主又瞪着青歌:“你也想死吗?”

青歌微微额首:“班主先走罢,我自是要陪着容音的。”

班主狠狠跺了跺拐杖,长叹一口气,最终走了。

“青歌,可会后悔?”容音偏头问他,目光温柔。

青歌笑了笑:“绝不。”

辛童终于来了,满身的狼狈,裙子上沾满了血。

容音跑过去接住她瘦弱的身子,辛童死死抓着他的手:“快跑!快跑!日本人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容音不依,紧紧抱着她。

“走啊容音??日本人就要来了?青歌,你快带他走,你们快走啊!”辛童急出了眼泪。

“要么一起活下去,要么,一起死。”容音坚定的,一字一句说的缓慢清晰。

辛童终于嚎啕大哭,她抱住容音,整个人窝在他怀里。

青歌看着两人相拥而泣的画面,静默了良久

“你们先走,我来挡住日本人。”青歌说。

“不行。”容音当下就拒绝了他:“你用什么挡?你挡得住吗?”

青歌微微笑了,他伸手搭在容音的肩上,紧紧的。

“我可以。你先带辛童走吧,拖下去谁都走不了。”

容音看了看怀里奄奄一息的辛童,咬牙。

终于抱着她站起身,向后门走去。

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容音回头深深的看了青歌一眼,

直到容音走出园子,青歌低声笑了。

他低喃:“这条命是你救的,我不欠你了。”

日本人冲进来的时候,只看见虞姬扮相的青歌站在台上。

青歌扫了一眼台下的人,自顾自唱了起来。

他演的是虞姬,容音的那一出霸王别姬。

只是他这虞姬,没有霸王。

虽说没有霸王,但青歌把这虞姬的神态演的惟妙惟肖,眼神活灵活现,俏生生站在那里,姿态妖娆,唇红而润,嘴角含笑,长袖细腰的把虞姬演活了。

曲儿也唱的动听,最后悲情处的一声声哀鸣直戳人心。

漆黑的眸子里含满了悲戚,看着叫人疼在心里。

外人只当他是沉浸在这出戏里了。

可只有青歌知道,这是他最后一出戏。

这是他心心念念,惦记了很久却未完的一出戏。

一曲完毕,台下的日本人叫嚣着,疯狂竖着大拇指。

青歌勾起红唇,笑了。

模样美丽动人,百转千媚,勾去了日本人的魂。

他扯开戏服,毫不犹豫的点燃了装满了全身的炸弹。

在日本人还没来得及跑出的戏园,在巨大的炸弹爆炸声中,在硝烟四起,战火弥漫的上海。

青歌终于做了一回虞姬。

却不是容音的虞姬。

戏的最后,虞姬死了。

青歌被捡到的那一年,他10岁。

瘦瘦的身体,脏兮兮的脸,只有那只眼睛,格外的大而水灵。

被容音带了回来,害怕地跟在了容音的后面。

“啊,声音。你是在哪里捡到这个乞丐的?”园内有人在调侃。

“我在路边看到你很可怜,你带我回来吧。”

“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的心好,就等着吧。班主再骂我一顿。”

容音一骨碌摸了摸青歌的小脑袋。

“没关系,只是嘴巴不好,没有什么恶意。”

青歌茫然地点点头。

园子里既不养无用之物,也学唱青歌,做饭、做饭、洗衣服。

明明还那么小,冬天衣服上的搓手都冻得通红,却咬紧牙关保持沉默。

每次排练回来,容音都非常难过,她总是皱着眉头,拉着青歌的手,温柔地抹好药膏。

青歌觉得那个药膏在自己手上不起作用。

渐渐地长大了,青歌更加清亮了。

像女人一样掉下来了。

一双微微上挑的柳眉纤长墨黑,眉下是一双长得及其标志的丹凤眼,漆黑的眸子如水润般晶莹剔透。

他时常穿着容音给他的长衫,站在台下看着容音排练,一看就是许久。

等到有人唤他前去做事,他才依依不舍离开。

园里有个青衣,叫花蝶。

她时常扮作虞姬的样子,跟容音演那一出霸王别姬。

好些人都是冲着他们这出戏来的。

“哟,您今儿个也去看戏呢?”

“那可不,听说今天是花蝶跟容音呢!那可是最好看的霸王别姬。”

“是啊,那可真把这出戏给演活了哩。”

听着外面的人讨论这些,青歌握紧了手里的鸡毛掸子。

他也想演虞姬,容音的虞姬。

青歌放下鸡毛掸子,偷偷的钻进了后台。

虞姬的戏服就挂在哪里。

青歌站着,看的入了迷。

直到花蝶进来他才猛然惊醒,垂着眸给花蝶鞠躬。

“姐姐。”

园子里属青歌最小,见了谁都是姐姐和哥。

唯有容音,他不愿意唤一声哥。

花蝶自顾自走到镜子前坐下,她准备上妆,外头要开场了。

青歌见状,转身愈走。

花蝶叫住了他:“青歌,你给我来上妆。”

青歌垂着眸说好。

虽然平常干的都是粗活累活,但是上妆这事,他倒是经常给容音上。

就是妆容不同,青歌没上过,手生了些。

不过还不错,花蝶点了点头笑着:“挺好,你觉着这戏服好看吗?”

她指了指挂着的戏服。

青歌低着头轻言细语的答:“自是好看的。”

花蝶叫人把戏服拿下来,她用下巴点了点:“别怕,你可以摸着试试。”

青歌终于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花蝶。

“我……可以摸吗?”

花蝶微微点头。

青歌缓缓的抬起了手,小心翼翼的轻柔的用指尖触碰了一下戏服,他激动的指尖都是颤的。

花蝶不易察觉的勾出一个讽刺的笑,她抬手打掉了戏服,转头向外大声喊着。

“完了,今儿这出虞姬怕是没法演了。”

班主闻言赶来,震怒的跺了跺手里的拐杖:“怎么回事?”

他扫视了一圈,没一个人敢说话。

每个人都垂着头,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花蝶掩面而泣,看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她伸手扯了扯班主的衣服,语气间堆满了委屈:“我看青歌一直在瞧着戏服,心下想写他莫不是喜欢?便叫人拿下来给他瞧瞧,谁知道他把戏服扔在了地上。”

说到这处,还像模像样的挤出了两颗眼泪。

班主心疼的看着花蝶,转过身不由分说狠狠就是两巴掌,打的青歌的右脸高高的肿起,顺便踹了他一脚。

青歌直接双腿跪了下去,“咚”的一声。

容音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样子。

青歌跪在地上,身子瘦瘦小小的,只是那脊背挺的笔直。

班主正扬起手中的拐杖,脸色铁青。

容音跑过去挡在青歌面前,架势十足的护着。

班主冷哼了一声,甩开袖子离去。

容音拽起青歌,把他从后台拉了出去。

路过花蝶的时候,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

容音把青歌带回去上药,青歌的右脸肿的老高,脸上有五根清晰(三个洞都被塞满爽)的手指印。

容音紧紧锁着眉,青歌不敢说话,他低着头小心的瞧着容音手上的动作,容音手上的动作很轻,他也是怕弄疼了青歌。

上好药以后,青歌的肚子不适宜的叫起来。

青歌捂住肚子,有些窘迫,他一天没吃饭了。

容音低低叹了一口气,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馒头。

馒头已经冷了,很硬。

青歌眼睛却放了光,容音有些好笑:“吃吧。”

青歌接过馒头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容音静静看着他,吃到一半,青歌突然停了下来。

他声音小小的,委屈的厉害。

“不是我做的。”他说:“戏服的事不是我做的。”

容音看了他良久,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我知道。”

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温柔。

“我知道不会是你做的。”

青歌的眼睛眨了两下,最终憋回了即将落下的泪。

好像容音,总是那么温柔。

看着青歌委屈的不行却依然倔强的眼睛,容音心底泛起了细碎的疼。

他好像从小就是这么懂事,虽然是他带回来的,在园子从不给他惹麻烦,大活小活都帮着抢着做,被人欺负了也只会垂着脑袋一声不吭,被打了也是强颜欢笑告诉容音他不疼。

好像一直,都是这么懂事。

懂事的让人心疼。

他抬手指腹微微滑过青歌肿起的脸,轻柔地问他:“疼吗?”

青歌摇头,倔强着忍了好久,最终没忍住眼泪。

容音伸手把他拉进怀里,轻轻拍他的后背。

“以后被冤枉了要说出来,可是懂了?”

青歌把头埋进容音怀里,眼泪侵湿了他的衣襟。

好像容音,很轻易的就能打破青歌的心里防线。

尽管青歌觉得,自己已经很强大了。

至少在这种事上,咬牙忍忍就过去了。

又不是第一次被冤枉。

可是容音一句疼吗,就让他溃不成军。

青歌又恢复了往日的懂事,容音也继续操练着他的霸王别姬。

至于花蝶,倒是没有再为难他。

瞧着青歌大了些,容音也会偶尔教他两句戏曲。

“我不想做霸王,我想做虞姬。”青歌说。

容音挑眉:“那虞姬有何可做的?”

青歌抿嘴,小声嘟囔着:“我就是想做虞姬。”

容音拗不过他,虽然头疼,也会尽心教他。

青歌很聪明,学的有模有样。

他总是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登上那台子。

跟容音演一出霸王别姬。

容音是霸王,他是虞姬。

日子就这么过着,好像突然某一天,容音身边多出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是个学生,还在上学。

却是爱极了容音的戏。

哪出戏有容音,就必定有那女子。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辛童。

最近容音时常将这个名字挂在嘴边。

“她呀。”说起辛童的时候,容音嘴角总是不自觉的翘起,语气间充满了宠溺。

后来每次辛童来看戏的时候,园子里总有人调侃她。

“哟,姑娘今儿个又来看你家容音啊?”

辛童会害羞的低头:“还不是我家的呢。”

“迟早不得是你家的?”

这场爱情被所有人看好,唯独青歌例外。

他讨厌辛童,很讨厌。

尽管容音在他面前天天说着辛童多好多好,辛童听说青歌是容音的弟弟也会来讨好巴结他,可是青歌依然很讨厌辛童。

他们会坐在院子里,容音一句一句教辛童唱曲儿,偶尔有落叶飘在辛童头发上,容音会笑着捻去,眉眼带笑,动作轻柔。

男才女貌,甚是般配。

青歌却嫉妒的发慌。

那是以前,容音只会对他做的事。

日本人入侵的时候,整个上海陷入一片混乱。

街上到处充斥着女人小孩的哭声,叫喊声。

青歌想救他们,可是他无能为力,他救不了任何人。

他甚至连自己都保不住。

戏班子也解散了,各自逃命,所有人都跑的飞快。

只有容音不肯。

班主气的恨铁不成钢:“还不跑?你等着小日本来吗?你真是不要命了啊?”

容音长衫而立,脊背挺的笔直。

“今天约好了跟辛童见面,我不走,我要等她。”

班主又瞪着青歌:“你也想死吗?”

青歌微微额首:“班主先走罢,我自是要陪着容音的。”

班主狠狠跺了跺拐杖,长叹一口气,最终走了。

“青歌,可会后悔?”容音偏头问他,目光温柔。

青歌笑了笑:“绝不。”

辛童终于来了,满身的狼狈,裙子上沾满了血。

容音跑过去接住她瘦弱的身子,辛童死死抓着他的手:“快跑!快跑!日本人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容音不依,紧紧抱着她。

“走啊容音??日本人就要来了?青歌,你快带他走,你们快走啊!”辛童急出了眼泪。

“要么一起活下去,要么,一起死。”容音坚定的,一字一句说的缓慢清晰。

辛童终于嚎啕大哭,她抱住容音,整个人窝在他怀里。

青歌看着两人相拥而泣的画面,静默了良久。

“你们先走,我来挡住日本人。”青歌说。

“不行。”容音当下就拒绝了他:“你用什么挡?你挡得住吗?”

青歌微微笑了,他伸手搭在容音的肩上,紧紧的。

“我可以。你先带辛童走吧,拖下去谁都走不了。”

容音看了看怀里奄奄一息的辛童,咬牙。

终于抱着她站起身,向后门走去。

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容音回头深深的看了青歌一眼,

直到容音走出园子,青歌低声笑了。

他低喃:“这条命是你救的,我不欠你了。”

日本人冲进来的时候,只看见虞姬扮相的青歌站在台上。

青歌扫了一眼台下的人,自顾自唱了起来。

他演的是虞姬,容音的那一出霸王别姬。

只是他这虞姬,没有霸王。

虽说没有霸王,但青歌把这虞姬的神态演的惟妙惟肖,眼神活灵活现,俏生生站在那里,姿态妖娆,唇红而润,嘴角含笑,长袖细腰的把虞姬演活了。

曲儿也唱的动听,最后悲情处的一声声哀鸣直戳人心。

漆黑的眸子里含满了悲戚,看着叫人疼在心里。

外人只当他是沉浸在这出戏里了。

可只有青歌知道,这是他最后一出戏。

这是他心心念念,惦记了很久却未完的一出戏。

一曲完毕,台下的日本人叫嚣着,疯狂竖着大拇指。

青歌勾起红唇,笑了。

模样美丽动人,百转千媚,勾去了日本人的魂。

他扯开戏服,毫不犹豫的点燃了装满了全身的炸弹。

在日本人还没来得及跑出的戏园,在巨大的炸弹爆炸声中,在硝烟四起,战火弥漫的上海。

青歌终于做了一回虞姬。

却不是容音的虞姬。

戏的最后,虞姬死了。

转载请注明:荆轲网_荆轲综合资讯网 ? 车子颠一次就进入的更深:色老头玩弄系列小说

继续浏览有关作者: KK 的文章/继续浏览有关标签: 的文章
分享到

推荐阅读:
·口述:我为爱隆胸失败 惨遭抛弃(01-27)
·少妇口述插的很爽激烈呻吟|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07-08)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我当继父那些年(07-15)
·恶魔少爷别吻我 陌生男人的身体抚慰我的伤口(05-26)
·和老总六年出轨换来的自身折磨(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