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竟然和我的朋友在床上做爱

  我和佩佩结婚十年,这十年里,我们为彼此付出了所能付出的一切。如今,一双儿女也已懂事,女儿9岁,儿子7岁,冰雪聪明,天真可爱。和所有家庭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佩佩的爱情慢慢转化为亲情,风花雪月已与我们无关,剩下的无非是柴米油盐。

  1、朋友进我家

  大约半年前,两个朋友来到这个城市,他们是我的发小,30年的友情。俩人都是来找工作的,乍来新地,无依无靠,站在朋友的立场,我有义务帮助他们。我请俩人来家吃饭,佩佩的手艺不错,朋友也吃得开心,渐渐地就成了习惯,每天必到。

  其中有个朋友叫魏伟,怎么说呢,其实是个好人,但嘴巴很损,最爱挑人毛病,偏偏我口笨嘴拙,每每成为他的挖苦对象。比如我说今天的菜有点儿咸,佩佩还没发话呢,魏伟就损上了:“我说你这人会不会说话,老婆辛苦下厨,你还挑三拣四,不厚道啊……”这种话说得多了,佩佩的不满也就越来越深,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冷漠。我知道佩佩的心思,一方面是觉得我不如别人会疼老婆,另一方面是怪我懦弱,被朋友如此“狂踩”竟不反驳。我是老实人,对自己人一向掏心掏肺,何况朋友的话虽然刻薄,但不无道理,所以,我选择沉默。

  魏伟一如既往地蹭饭,一如既往地损人,我的家庭关系也愈发紧张。一次,因为一点儿小事,我和佩佩争执了几句,嗓门有点儿高,佩佩很委屈,哭了。魏伟出面劝架,把佩佩拉进客房安慰,我不知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但魏伟哄女人向来有一套,既体贴又温柔。俩人谈了很久,出来时,佩佩的脸色已是暴雨转晴。从那以后,佩佩和魏伟的关系微妙起来,她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而他呢,也总能让她笑,让她开心。我不是没有醋意,但转念想想,怎能去怀疑自己的妻子和朋友?所以,我选择视而不见。

  佩佩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怪,除了漠然,还有不屑,甚至厌恶,最后,她不再看我。有天晚上,我和她很认真地聊了一次,问她是不是有了别的想法,或是爱上了别人。佩佩勃然大怒,摔了杯子,说我不该侮辱她,诋毁她,那次谈心的结果是,我们冷战了整整一周。

  2、老婆渐冷漠

  佩佩怀孕了,脾气也越来越糟糕,她想去做人流,我不同意,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骨肉,我舍不得。佩佩天天挑衅,我逗她:“是不是孩子不是我的啊?这么操心把他‘干掉’?”她竟然不恼:“我把孩子生出来不就知道了?”其实,我说前面那句话不是没有原因,自从有了儿子后,我在避孕方面一直很注意,这七年里没出过事,佩佩为什么会在这个尴尬时刻有了孩子?我不得不怀疑。

  6月9日,我在外面应酬,喝了些酒,一进家门,佩佩看见我的样子就发飙,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我也烦,威胁着要打她,她火上浇油:“你打啊,今天你不打我你就不是男人……”结果,我动了手,十年里第一次动手打了佩佩。这次,佩佩跑出去整整八天,我四处寻找,道歉、赔罪,好话说了一箩筐,她终于肯回家,但要求我必须写下保证书,保证内容如下:以后绝不喝酒;绝不再打老婆;老婆去哪里我不能过问;从现在起与老婆分居。

  这是保证书吗?根本就是离婚协议,可我必须答应,要不,佩佩就会丢下两个孩子再次出逃。看着邋里邋遢的一双儿女,我的心里全是屈辱和痛苦,但思想却莫名地跑了偏——离家出走的这八天里,佩佩住在哪儿呢?

  魏伟又冒出来了,他坚定地站在佩佩一边,说我蓄意喝酒,蓄意撒泼,怪我不该打老婆。魏伟的话重新唤起佩佩的委屈,她在一旁哀哀地哭着,我不想不给朋友面子,也不想再刺激佩佩,垂首闷坐。接着,魏伟又带着佩佩去客房“谈心”,一谈就是一个小时。我心中的疑惑愈发重了,更想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于是,我借口给手机充电,进了客房,同时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魏伟和佩佩一起离开,同时出门,我赶紧拿出手机,按下播放键,那一刻,紧张得浑身发抖,“我想你了,你想不想我……我一晚上都梦见你……给你发信息你也不回……”“都怪你,现在怎么办,受罪的还不是我……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的头要爆炸了,心脏在那一刻几乎停止跳动,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安慰自己:冷静,冷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真的,一定是他们知道我在录音,故意这么说,故意气我的。

  3、离家躲伤悲

  平息心绪用了整整半小时,然后,我给另一个朋友打电话,将事情从头到尾一一告知,朋友劝我不要冲动,毕竟,那些没头没尾的话并没有确指,也不能证明什么,现在的首要问题还是跟佩佩好好沟通。

  晚上10点半左右,佩佩回来了。我问她出去干什么了,她说瞎逛,我问她跟魏伟什么关系,她说朋友关系。我把手机录下的那段话放给她听,只听了个开头,她便抢上去关掉。两个人沉默了许久,我先张口,我问:“为什么?”佩佩一脸坦然:“你不像个男人,而我却想有个依靠。”我忍着心头剧痛,问她和魏伟是不是有过不正当关系,她不承认,但我不信,那一刻,我已无法控制自己。

  我从厨房找了把菜刀,拉住佩佩的胳膊,想带着她一起去找魏伟,当面对质。佩佩吓坏了,她被我手里的菜刀唬得脸色苍白,趁我不注意,佩佩溜进卧室,反锁上了门。我敲门,她不开,我在门口安慰:“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杀你,要杀也是去杀那个人,我答应过不再打你,放心吧。”

  佩佩一直不肯开门,我守得累极了,便自己去客房睡觉,这一觉竟是无比安稳。早上醒来,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佩佩和孩子都不见了,我怕极了,生怕她带着孩子去哪儿躲了(故事)起来。来不及洗漱,我匆匆下楼,在街上转了好几圈,竟然找到了他们,原来佩佩是带着孩子去买东西了。看着那一行三人的身影,我的心终于落回胸腔。

  我决定带着家人离开这个住了六年的地方,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面对。我们去了佩佩的弟弟家,暂住下来。佩佩像是迅速变了个人,她先是打掉了孩子,然后开始喝酒,学人抽烟,不跟任何人交流。有时我邀她出去走走,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只说累。我抱住她的肩,请她认真地看着我,这一个月里,我迅速瘦了将近10斤,整个人几乎被风干。可佩佩不心疼,因为她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她当时说的那句话我倒是记得清楚,“你瘦了也好,死了也罢,都不关我的事,我连自己都管不了,何况别人。”

  快要疯了,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对彼此都是折磨,不如离婚。我写了份离婚协议书,但却被佩佩的弟弟一把撕掉,因为佩佩的家人不想我们走上绝路。

  4、分手已难免

  又过了几天,佩佩提出回家,她的理由很充分,孩子还要上学,不可能因为大人的事耽误孩子的前程。可我怕啊,回到那里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谁能承受?我建议把孩子送回老家,让我妈照顾,可佩佩发了狠:“孩子走的第二天,我就跟你离婚。”

  孩子们还是走了,去了奶奶家,他们知道我和佩佩在吵架,妈妈一出门就是很多天,所以,他们担心爸爸也会失去。女儿哭着说:“爸爸,你和我们在一起吧!”我说:“孩子,爸爸得挣钱养活你们。”可孩子不管,他们只想让我留下,看着他们哭得一塌糊涂的小脸,我真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失败的丈夫,最失败的爸爸。

  佩佩再次离家出走,半个月前,她说出去买东西,然后一去不返。佩佩走时,只有身上的那套衣服,其余的什么都没带。我四处寻找,她的一个同学告诉我,佩佩出门后的第一天住在她那儿,第二天便走了,借了几件衣服,几百块钱。而后我便失去佩佩的音信,再也找不到她,给她打电话,不接,以孩子的名义给她发短信,不回。她是铁了心了。

  直到前天,佩佩终于出现,她主动给我打电话,目的只有一个——离婚。我说离婚可以,咱得面谈,可佩佩不同意,她让我写好离婚协议书,准备好一切手续,然后她回来签字。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她就永不露面。我原本打算先把她哄回家,跟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后,也许她会回心转意,但佩佩的话让所有打算全部落空。

  我还爱着佩佩,尽管不会表达,十年的夫妻了,那些甜言蜜语早被忘到脑后,可心没有变。我承认,自己平日不够温柔,家务也做得很少,但我依然关心她。佩佩怕冷,冬天我从不让她洗衣服,佩佩嗜辣,我出差回来总给她带些对胃口的小食品。我们是老夫老妻,用不着那些虚套,但彼此的心都很清楚。

  我知道,错在我身,如果不让魏伟走进我的生活,也许今天的局面就不会出现。我高估了自己对生活的掌控力,低估了朋友的无耻,终于让这一切无可收拾!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能不能挽回佩佩的心?我不想让家里没了妻子,不想让孩子失去妈妈。谁能帮帮我?


推荐阅读:
·口述实录:侄婶同房,乱伦还是强奸?(04-26)
·频繁和小三出去旅游——妻子气氛点燃了房子(06-03)
·英雄救美 牵出一世未了情(06-01)
·总裁是斗战主宰 乖巧的我每晚都躺在总裁胯下吃晚餐(05-21)
·情感故事丨《好好生活》(单宝剑)(06-1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