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你呼叫的爱情已过期 都市女报

  嫁给不爱我的人

  遇到墨扬(化名)之前,我二十六年来没有开始过一场真正的恋爱。朋友们都说,什么人才能和骄傲的我恋爱呢,后来我才知道,越是像我这种眼高手低的人,越是容易在现实面前跌得极惨。

  见到墨扬时,一句歌词倏地就飘了过来“寂寞也挥发着余香,原来情动正是这样。”

  我恋爱了。墨扬是可以让我快乐和幸福,却不能够给我踏实和安心的人。我们开心的时候的确很开心,但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比方说,一个下雪的深夜,因为吵架,他把我丢下径自回家,第二天因为我赌气按掉他的电话,他一个星期后才联系我。诸如此类。

  其实我一直不敢面对的真相是:这个男人并不爱我,他不爱任何人,他历经百花而不倦,花丛走过片叶不沾身。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

  对于一个爱着的女人,三个月足以让她将感情酝酿得浓稠,而对于一个没怎么用心的男人,三个月正好挥发完他的新鲜感。

  我们分手了两次,虽然都是我提的,但还是觉得我是被他抛弃的。因为,分手的理由是他对我不好。而我每一次提分手都只是姿势,他却干脆涉及实质,冰冷地转身离开。而两次复合都是因为我始终无法忘情,对他太好,让他流连。

  与墨扬结婚后,他家人都认为我是上辈子欠他的。

  爱我的人我不爱

  也有人深爱我。黎明(化名),这个存在于我和墨扬两次分手间隙的温和男人,在那么多寒凉的日子里,给了我很多温暖。那时他经常不打招呼就跑过来,然后说在我楼下。每次我都会很生气,其实他也只是站一站,给我送点水果、饼干、小礼物。

  在无法联系到我的情况下,黎明打听到我坐的车次,然后追过去,毫无目的地寻找,最后找不到又回来,在我家楼下苦等。而我,只不过是和墨扬第一次分手,任性地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大哭了一场。

  我无意中说零食吃完了,黎明便在冰冷的冬夜里给我送零食。而那时,是我和墨扬第二次分手,我吃许多的零食,只是为了堵住心里不时冒出来的痛。

  而黎明看到我不停地吃饼干,就以为我喜欢吃饼干,每次都会给我买。其实除了水果,许多零食尤其是饼干我都不喜欢。这就是黎明和我的感情,他用心去看和给予的,并不是我要的东西。

  那时朋友们都在我身边劝说,让我放弃墨扬接受黎明,因为墨扬留恋百花,没有安全感,他自私、残忍。可是,墨扬就像掌握了我的魂,他轻轻一招手,我就迅速过去。

  婚后,黎明每个节日还是不忘发来短信问候,但也止于此。他也说过想念,在偶尔的一个深夜,或者偶尔的一个清晨,我知道,那种时候也许是有什么温柔伤感的东西忽然触动了他的心,使他一时忍不住。

  除此我们没有任何联系。他存心不打扰我的生活。婚前我的一个朋友说,如果我不嫁给黎明,那就是我这辈子没有福气。后来我觉得,我果然是没有福气的。

  我还是离婚了

  我一直信奉给予男人自由的空间,墨扬上网聊天,我随他;他经常早上一开机就有短信,我不问;婚前他从不关机,婚后回家就关机,我不管……我那么爱他,我以为我可以用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使他同样爱我。

  其实这是错误的,某种程度上说,我这样做是纵容。

  渐渐地,我开始留意。那天早上,墨扬的手机短信响时,我装作无意地问:“谁呀,天天一大早问候?”他说:“单位同事,叫我上班的。”我知道不是。因为此后那个短信声就没有了——— 他把手机设成了静音。

  有一天我正好到墨扬的单位办事,顺便去等他一起下班。他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女孩,打扮入时,带着点野气和泼辣的妖娆。他看到我时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说:“她是孙梅(化名),我朋友的妹妹,来找我咨询点事。”

  墨扬出去的时间里,孙梅热情有加地对我说:“姐姐,你手机号多少?有空我找你们玩啊。”我说了号码。过了一会儿墨扬进来,对我说:“我还要帮孙梅把事情办完,可能有点晚,要不你先走吧。”

  晚上八点的时候,孙梅给我发来短信:我们在吃饭,不好意思哦,你吃没?要不过来一起吃?挑衅的味道很足。我回复道:我吃过了,你们吃吧,帮我把老(故事)公看好。

  十点,她又来了条短信,内容大概是墨扬非要吃饭、非要送她回去之类,然后马上又发了一条:哦哦,不好意思,刚才的短信是发给另一个朋友的,错发给你了。我没回,关机。

  此后的日子,我始终没问,墨扬也始终没说,但我们心知肚明地冷战,家里的气氛非常压抑。后来,他开始说谎不回家,谎言很拙劣,拆穿后他也不解释,依旧说谎不回家。我跟他吵,但吵架后他索性电话也不打了,名正言顺地不回家。

  此后,孙梅和我通话或通短信多次,飞扬跋扈。我决定放手,给她机会让她去照顾他,也让他更近距离地感受她的好和不好。

  我想用属于自己的文雅方式报复他们俩。我赌孙梅不是真心爱他,赌她这样的人受不了他的挑剔与苛刻,赌墨扬会比较孙梅和我并且怀念起我对他的好,我还赌他这样的人永远会觉得家花没有野花香。

  我告诉自己,现在,我要去做他的野花。

  离婚很顺利,虽然墨扬不那么愿意,因为他知道我对他是真心的,但他阻挡不了我的坚决。

  让爱我的人离开

  我租了房子,又恢复了以前的日子。一个月我没有和墨扬有任何联系,我知道我需要时间,他也需要,我耐心地等。

  第二个月的时候,房东忽然要我退房,两天就得搬走。第二天我跑了一个上午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特别难过,走在路上泪就流下来了。这时,手机提示有短信,一看,居然是很久没有联系的黎明。

  他说,他听到一首歌,忽然想到我,问候一下,别无他意。我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我谎称替一个朋友找房子,很急,请他帮忙。几个小时不到,黎明给我介绍了好几个住处,有一个合租很不错,我在那里住下了。

  如果知道那女孩是黎明的高中同学,我是不会搬去那里的。有一天,他有事找那个女孩,我们见面了,都愣在那里。

  离婚三个月,我接到了墨扬的短信。他问:现在好吗?我知道时候到了。过了一个小时,我回复道:还好,手机设成静音没听到。他迅速回:设静音干什么,是不是要躲身边的人啊?

  我知道他在打探我有没有和别人在一起。我合上手机,没回。我对这个男人的爱,终于不再像开始那样直接,不懂得装饰,只是,我真的还爱他吗?

  有一天,清冷的街面上,黎明艰难地问:“我们,还有没有可能?”我说:“你不要幼稚了。”我知道他父母在逼他相亲,我也知道他们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我呢?

  他说:“我们可以试着离开这里。”我说:“可是我不愿意,我不想离开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一切以及这里的社会关系。”

  我搬了家,换了手机,告诉黎明我又和墨扬在一起了,我爱的始终是那个伤害我的人。后来他好像相亲了,不咸不淡地恋爱了,我知道,只要他有了自己的生活,总有一天会忘记我。

  真爱已成往事

  而我和孙梅的战争还在继续。现在,墨扬的心已经完全在我这里,一切和我预料的丝毫不差。他说孙梅是如何地泼辣无理,说原来的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说我走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是那样爱我……他甚至经常留宿在我的出租屋。

  我和孙梅还是会有短信来往,只是我一直表现得文雅无辜。我不想让墨扬看到我不好的一面。

  孙梅无法容忍别人占有她的男人,所以,当墨扬在我身边时,孙梅发给我的诅咒短信清楚地传达了她的抓狂。我仿佛看到我过去的日子,凄清的长夜,我无法入睡,外面有一点动静我就支耳倾听是不是他回来了。而今天这一切,轮到那个让我伤心的女人了。

  有一天,墨扬终于问我愿不愿意复婚,他说他一定要离开孙梅。我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没什么意思,孙梅痛苦了,我也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痛快。

  我渐渐远离他的视线。不再心软,任他怎么表现也不为所动,经过这一系列的折腾,我真的不再爱这个男人了。我留在心里的爱,早已经过期。

  对于爱情,我也再不会像开始时那样扑身而上。也许女人要先在一个男人那里全军覆没,然后才可以练就不受侵害、百战百胜的本领?只是,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战争吗?真的需要这样的胜利吗? 文/杜若


推荐阅读:
·口述:我为爱隆胸失败 惨遭抛弃(01-27)
·少妇口述插的很爽激烈呻吟|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07-08)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我当继父那些年(07-15)
·和老总六年出轨换来的自身折磨(06-18)
·恶魔少爷别吻我 陌生男人的身体抚慰我的伤口(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