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救美 牵出一世未了情

(图文无关)

  袁炳怀清楚地记得是个冬夜,那天下班比较早,街上也没什么人。走到一条小路上,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仓皇地跑,女人惊恐的声音传来:抢劫啦……他马上向黑影追过去,大概追过两个路口,就把黑影按倒在了地上。就在那天,他认识了欧阳雪……

  ■讲述人:袁炳怀

  ■年龄:40岁

  ■性别:男

  ■职业:厨师

  ■讲述方式:电话

  ■记者:刘晓宁

  印象:袁炳怀凌晨给记者发短信,说夜里思念亡妻,无法入眠。第二天记者与他通了电话,他说人在新洲打工,只能通过电话讲述。

  袁炳怀的普通话磕磕巴巴,并且非常不善言辞,问几句才答一句,只是不断地说妻子很好,问他如何好,沉默一会,说从没遇到过对我那么好的人……因此采访进行得很慢。

  看来,袁炳怀与记者联系,只是想找个人说说对妻子的深深思念,最初并没有想到要写在报纸上,以作纪念。因此,才显得更加朴实、动人。

  冬夜追回

  她被抢走的钱包

  两个苦尽甘来的人

  享受家庭温暖生命垂危

  仍放不下我和女儿今生再没有一个

  那样爱我的女人

  今年国庆节是我和欧阳雪结婚九周年纪念日,然而我们已无法共度了。还记得九年前的那场盛大的婚礼,所有人都祝我们白头偕老,谁也没想到我们的婚姻之路却以她的突然离世戛然而止……

  认识雪是在十年前,她24岁,我30岁。我们俩都是重庆人,我在重庆的一家火锅店做厨师。

  我清楚地记得是个冬夜,那天下班比较早,我和几个朋友关了店门,商量着到哪里玩一下。很冷,街上也没什么人。

  走到一条小路上,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仓皇地跑,女人惊恐的声音传来:抢劫啦……我马上向黑影追过去,大概追过两个路口,就把黑影按倒在了地上。

  他交出了钱包,想让我放他走。我让随后而来的朋友报警。被抢劫的女人也赶过来了,警察把我们带回去做笔录。

  在派出所我才知道,女人做服装生意,当天刚结清三万元钱,放在挎包里,锁店门的时候,躲藏在一边的小毛贼冲了出来……

  做完笔录已经很晚了,我走出派出所,感觉很累,也没玩的心思了,准备直接回家。欧阳雪却追了出来,问我要电话号码,要好好感谢我。我说这有啥谢的。正准备走,又被她拦住了。我禁不住她这么软磨硬泡,就把电话给了她。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她就是被抢劫的对象,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印象。

(图文无关)

  几天后,我正在火锅店里,忽然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叫我的名字。我几乎没有异性朋友,正在纳闷,她说我们见个面吧。我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见面。她说她是欧阳雪,我还是很茫然,她说她被抢劫的事,我才想起来。

  我当时只简单地想:多个朋友多条路,就答应了。

  第一次正式见面,我们喝了杯茶,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去了。第二次仍然是她约我,问我家里的事。我不愿说,她却问得紧,我只好简单地说:和前妻1991年结婚,1995年离婚,因为她好赌,把我们的所有财产连同房子一起输光了,有一个7岁的女儿,父母在带。

  她听后,叹口气说,她因为无法生育,被婆婆虐待,也离了婚。一个人做服装生意。

  聊了会,她说:我们做朋友吧。我说:已经是朋友了。她说:亲密朋友。

  她那么年轻、漂亮又能干,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我心里猛地跳了一下,含混过去了。

  回去后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看上了我这个人。我说:我家里很穷。她说我心好,能给他安全感,这些都是用钱买不来的。

  第三次,我先去见了她父母,她父母很和善,说只要女儿愿意就好。又回老家去见我父母,她给二老买了非常多的东西,各自给了2000元钱,又拿出5000元,让我们换个房子。我母亲说他们喜欢住平房,她善解人意地说平房好啊,不过也要重新修一下了。他们当时住的还是土房子,确实很破败了。

  那次,她也见了我女儿,两个人很投缘,这让我更放心了。

  两个苦尽甘来的人

  享受家庭温暖

  一年后,我们结了婚。她出钱买了房子,却写了我的名字。她怕我做厨师太辛苦,让我跟她一起做服装生意,我从没做过生意,她也很有耐心,手把手地教。

  我是个急脾气,可是我们认识十年来,从来没有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架,她总是包容着我。平时做饭、洗衣、打扫卫生也是我们谁有空谁做,没有为这些闹过矛盾。

(图文无关)

  她说:两个人在一起就要相互体贴、相互关心。

  结婚后,我们把女儿接了过来,她把女儿当亲生的一般看待,只要是女儿喜欢吃的东西(历史故事),多贵都给她买。有时我甚至害怕她把女儿惯坏了。她说女儿就该惯着养。

  女儿几乎没享受过母爱,对她很依赖。放学一踏入家门就问:妈妈呢?她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也是去看女儿。

  女儿的学习也是她在辅导,一直排在班级前一二名,年级前五名。

  有时我和女儿闹矛盾了,她反而会从中劝导。有一次,我对女儿说晚上吃鱼香肉丝,结果我忘记了。女儿看到没有这个菜,生气地说我骗她。我解释了,她不听,咬住我说话不算数,欺骗了她。

  这个时候,雪对女儿说:不能这么跟爸爸说话,爸爸今天上班很辛苦,还要赶回来给你做饭,他确实是忘记了,要理解爸爸……

  女儿沉默了一会,来向我赔礼道歉。女儿其实挺倔强的,但愿意听她的话。而且自从雪来了之后,女儿变得温顺多了。

  生命垂危

  仍放不下我和女儿

  2006年5月5日,我永远记得的日子。

  那天下午三点过一点,我们俩出了门,准备回我老家看看父母。我们一起走上了家门口的人行横道,忽然一辆面包车飞速冲了过来,雪倒在了马路中间,那一刻,我吓得昏了过去。雪被送到了医院,一小时后医生放弃了抢救,我进去看她,她紧紧抓住我的手,说:老公,我要走了,我放不下你,你今后一个人好好照顾孩子……她流泪了。

  她的手松开了,身体逐渐冷却。

  事后,才知道那辆面包车刹车失灵了,我们获赔28万元,我给了雪的父母10万。

  雪走后,我完全不敢住在家里了,因为到处都是雪的气息,她笑着望向我的照片、她的四季衣服、她的毛巾、她的鞋子……我无法克制,日日夜夜想她,想得流泪。完全无法生活和工作。

  我想离开重庆、离开伤心地,也许会好一些。我能想到最远的地方就是云南了。于是我去了西双版纳,在一家酒店里做厨师。女儿只能留给姑姑带。

  每次给女儿打电话的时候,女儿总会说她想妈妈了,我们父女俩就对着电话哭。

(图文无关)

  我原本以为走远了,心情会平静下来,并且大家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可是在彩云之南,在中国的边陲,我对雪的思念并没有丝毫稀释,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如过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眼前。

  经常想起度蜜月的情景,婚后第二天,我们就带着女儿去了海南,碧海蓝天,美得像明信片。我们三个人像小孩一样在海边撒欢、笑啊、叫啊……之后,又去了桂林,又是另外一番风景。

  那次蜜月持续了十天,我们本来说好有时间再带着女儿出去玩一次的。说这话时,觉得以后有的是大把机会,没想到再也来不及了。

  我还想起,她喜欢以豆浆和小笼包做早餐,每天早晨她等女儿吃好上学去了,总是把我的那一份端到床头,让我在床上吃,她就坐在一边。因为我们店子一般在十点钟才开,我这样吃完了早餐,还可以接着睡。

  有时候想入迷了,还会一个人笑起来。最开始,我一直如同在梦中,因为她那么漂亮有气质,怎么会看上我?有一次,我问:你是不是在戏弄我?如果真是那样,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她看我一直不信,也急了,竟然掏出一把小刀,说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在手上划一刀……

  今生再没有一个

  那样爱我的女人

  过年,我从西双版纳回到重庆。进了我们的家,发现哪里不对劲,看了看,才知道墙壁上空空的,我们的结婚照不见了。

  我让妹妹照看房子,去问她,她支支吾吾。我听出来,她们怕我触景生情,把照片摘走了。接着我发现相册里的蜜月照、平时的生活照也都不见了。

  我问妹妹把照片藏哪里了,她不肯说。我暴跳起来,激动地说如果不马上把照片放回原位,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图文无关)

  照片重又挂回了客厅和卧室的墙上,只是我也没勇气看结婚当天的录像了,那天请了那么多人,那么热闹。

  去年,一个在武汉的朋友喊我过来,我开始在这里生活,还是做厨师。

  换了座城市,仍然想她,仍然流泪。也有人给我介绍,可是我真的很难接受,也不会再遇到像她那么好的女人了。

  怜取眼前人

  正在写这篇讲述时,看到即时消息:《人鬼情未了》的男主角帕特里克·斯威兹去世了。

  上世纪90年代初,《人鬼情未了》风靡全球、令影迷落泪。《时代周刊》当时对此片的评价是:男女主人公的隔世情缘会让每一个人感动,它的出现可以说是好莱坞电影界的一大盛事,因为它使沉迷于血腥暴力和失常性乱之中的美国观众感到耳目一新,或许人们应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身边或自己正在进行着的某种爱情。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们。

  死去的人安息了,活着的人仍要面对日益充满诱惑、欲望、迷茫与攻伐的情感世界,挣扎浮沉。

  死亡能够软化最坚硬的东西,只是影视作品中的凄美元素真实地降临时,是那样难以承受,没有亲历,也许永远无法体会。因此,当我们面对或见证了一次,必得克服遗忘的惯性,好好地珍惜我们所拥有的。毕竟这种反思的代价是如此昂贵。


推荐阅读:
·口述:老婆是爱狗狂魔却对我不闻不问(06-06)
·看激情视频过后我欲罢不能 房间另一边传来闺蜜的呻吟声(05-07)
·如何让女人在性爱中激情喷射(06-14)
·我用安全套自慰被老公发现以后(05-22)
·纠结!领证前发现准老公竟离过婚(04-2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