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小男友喜欢叫我“妈妈”

采访者丹侬

被采访者吕丹晨,女,28岁,自由职业者(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吕丹晨一直用自私形容自己。为了能够掌握自己的人生,将女人这辈子过得更精彩些,她主动放弃了两个男人:一个,是爱她、宠她,跟着他便不会有任何委屈的;一个,是心灵相通、惺惺相惜,跟他在一起有无穷的激情和灵感的。

追求完美的吕丹晨,太不容易满足,她苦苦追寻的,是一段无所约束的爱情,然而生活是爱情的镜子,能照出它本身的面目。当理想照进现实,她开始害怕面对,于是,只能临阵脱逃。

吕丹晨说:“不要轻易去尝试姐弟恋,也不要轻易涉猎异国恋,我所经历的事实证明行不通。”可一段爱情的失败,不只是因为矛盾的激化,也有着不能包容而带来的遗憾呢。

女人应该享受做女人的快乐

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从我开始认真地观察周遭世界,思考人生,我就一直在想,女人怎么过这一辈子才不算冤枉。

我以为,我母亲这辈子是可惜了的。她是我少年时期苛刻眼光中的第一个失败的女人,她活得太累,简直就是瞎折腾———结婚、生子、离婚、复婚、离婚……一辈子跟那个不够爱她的男人耗着。无休止的争吵,无休止的怨念,仿佛生命中除了这段不成器的感情,除了那个怎么也不能驯服的男人,再没有其他。害得十几岁的我都替她着急,难道这辈子就这么耗下去?

我遇到的第二个失败的女人,是我的远房表姐,一个贤良淑德、不思进取的小女子。姐夫的世界便是她的世界,姐夫的人生也是她的人生,无论在感情上,还是经济上,她都离不开这个男人。于是男人出轨了,一而再,再而三。拿着男人的附属卡,她成了不折不扣的附属品,那么,又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年轻气盛的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却又佩服她能够直面惨淡的人生———当男人把别的女人带回家,她可以静静地守在门外,等候。

过于执著的女人、无奈痴等的女人,在我看来,是何其的耽误了好年华!女人是娇贵的,灿烂韶光也就那十几二十年,应该尽情享受做女人的快乐才是。而能给女人带来快乐的,除了爱情,还有许多,比如艺术、比如事业、比如物质。

19岁高中毕业后,我便确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弹好钢琴,也要谈好爱情。我从骨子里喜欢音乐,钢琴是我的挚爱,我想今后靠音乐谋生。而爱情和婚姻,可以助我逃离那个纷乱的家———父母已经无暇自顾,我还是早早离开别添乱吧。

21岁认识老树。之所以叫他老树,不仅仅因为他名字里有个树字,又比我大8岁,关键还在于里面有一段隐喻:甜蜜的时候,我喜欢双手绕着他的脖子,玩猴子爬树。而木讷的他,竟也破天荒地说起甜言蜜语:我是树,你是藤,我一辈子站在这里,等你来缠。

我其实不喜欢这个比喻,我才不要当藤呢,拖泥带水、纠缠不清。可是,不管那么多了,老树爱我、宠我,把我当孩子一样惯上天,那我就尽情享受他的呵护咯。

大学一毕业,我就嫁给了老树,那一年,我22岁,老树30岁。年轻的我,并不完全懂得爱,但已能清晰地分辨出,我爱老树并没有他爱我那么多。我说过,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我希望老树带我走出父母那个再次面临破碎的家,也享受他给我带来的衣食无忧的生活,刚刚进入社会的我,需要老树给我遮风挡雨。

不甘心为了无望的婚姻消耗人生

结了婚后,才知道22岁的人生和30岁的人生有多大的差距。我是外向的、活泼的,喜欢一切新鲜、刺激、让人开心的事;而老树是内向的、沉静的,除了工作没有任何其他的爱好。如果说,恋爱的一年间,他吸引我的是成熟男人的安全感,那么在婚姻内,这已不再是优势。而随着我事业的出色发展,他那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形象也不再那么伟岸了。

我想我是一个不容易满足的女人,而从事的文艺工作让我更强调精神生活的富足,我开始嫌弃老树,这个男人竟不懂音乐,而且没有情调!你看他木讷的样子,简直一点活力都没有。是的,他是个好人,跟他在一起我永远不会受委屈,但是,当我一次次拉他去酒吧听蓝调,他却困得打瞌睡;拉他去北京上海听音乐会,他却只给我一人买了机票时,我感到了无比的失落。在婚姻的第二年,我就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或许不是真正地爱他,起码这种爱不足以让我嫁给他。我后悔结婚了。

我向来认为自己是有个性的女人,想拥有精彩的人生,希望生活能给我带来艺术的灵感,可是这场婚姻,却让我陷入了平庸的、毫无乐趣的生活。我是不甘心为了一场没有希望的婚姻消耗人生的,我向老树提出了离婚。

老树当然不愿意,他带着匪夷所思的神情看着我,仿佛我在开一个天大的玩笑,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还要离婚。而我所说的理由,他也无法认同:就因为不陪你听音乐会?是我把你宠坏了。可怜的老树,他不明白我对于婚姻在精神层面上的更高要求。

第一次谈判不了了之,婚姻还得继续。然而我是决绝的,一次不同意,就提第二次、第三次,这样折腾了一年,到了婚姻的第四年,老树终于松口了。

我几乎是欢欣雀跃地拖着几大箱行李,离开了和老树生活了3年的家。我知道自己挺不识好歹的,太没心没肺,然而我实在不愿意委屈自己,我想趁年轻的时候好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到老了再后悔。

爱上一个异国小男人

我不缺乏对待生活的热情,而这种热情在与老树的婚姻中,被压抑得太久,以致一触即发,反弹得更厉害。恢复了自由身的我,过起了随心所欲的散漫生活,到音乐酒吧里弹弹琴,兼职做做音乐家教,给一些小众乐队伴伴奏,又或者给一些酒会配配乐……空闲的时候,整理整理多年来收集的音乐,要么就去酒吧消磨时间,我以为这才是一个懂得艺术和生活的女人应该享受的人生。

认识那个混血脸蛋的小男人Juan,是在常去的那家酒吧。那是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从酒吧里出来,迎面碰到一个熟人,熟人旁边是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男孩。男孩一看便知是个混血儿,一双扑闪的大眼睛,在夜晚闪着幽蓝的光芒,美得耀眼。果不其然,熟人介绍是某大学的留学生,来自东南亚某国,名字叫Juan。

再次见到Juan,还是在那家酒吧。他是一个人来的,静静地坐在一边听歌。我主动去招呼他,他刚刚来到南京,我的出现,给了他一丝安定感。此后便常常与Juan相遇,在一起听歌。Juan那时才19岁,我的英文比较烂,Juan的中文也是结结巴巴,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交流,他什么都对我讲。Juan的母亲是祖籍广东的华侨,父亲是西班牙人,已经去世,家里还有个年长12岁的哥哥。Juan在家里没有自由,因为华侨的家庭很讲究尊卑,母亲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然后便是哥哥,他慨叹,自己的人生都是哥哥在母亲的授权下安排好的,自己做不得主。然而Juan很喜欢南京,暂时脱离了母亲和兄长的管教,他觉得无比轻松。说到这里,他调皮地笑着,蓝色瞳孔里跳跃着欢快的光芒。

我和Juan对于音乐有着同样的志趣,他惊奇于我对西方音乐的如数家珍,知道我会弹钢琴后,他很认真地说:我想听你弹钢琴,作为报酬,我可以弹吉他给你听。

他认真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于是,一个冬日温暖的下午,我去琴行时叫上了他。他乖巧地坐在琴凳上看着我的手指翻飞,一曲终了,竟拉着我的手轻轻吻了一下,说:真美!这是一个纯洁的吻,我欣然接受。

然后Juan便提起一边的吉他,一连弹了三首曲子。他的指法很娴熟,那是我喜欢的男人的手指,细长却不柔弱。我突然就很喜欢这个男孩。

我们在琴行呆到傍晚,出门的时候,暖暖的太阳早已落山,一丝寒风袭来,我打了个寒噤。我大胆地看着Juan说:衣服借我穿穿好吗?他麻利地将外套脱下来搭在我身上,又抱了抱我。我们都笑了。

舍不得分别,于是一起去吃饭,之后,再不愿分开,一起去了我的住处。我和Juan爱上了,这是个比我小8岁的男孩!然而我并未觉得不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充盈着我的身心,这就是我渴望的新鲜的、热烈的爱情呀!那一夜,我是带着对Juan的迷恋入睡的。

我和Juan很快便同居在一起,这种不被外人看好的爱情,却让我们享受到了极大的欢娱。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运动,一起听音乐挑选CD,春天爬紫金山,夏天游紫霞湖。Juan从小在海边长大,我的水性也极好,每当我们去游泳,总会引来旁人羡慕的目光。我很为Juan自豪,也为自己得意,我觉得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这个混血脸蛋的小男人让我着迷,他是我的恋人,也是我可爱的弟弟,有时候,看着他眨巴无辜的蓝眼睛,我竟会泛起一阵慈祥的爱来。Juan对我怕也是这种多重角色的爱恋吧,他扮起可爱来就喜欢“姐姐”或者“小妈妈”地对我乱叫一气。我并不以为意,反而唤他“可爱的baby”。

为了自由临阵脱逃

很多人都以为我一时头脑发热,来了段姐弟恋和异国恋。我母亲就直接骂我“作怪”,说“Juan年龄小,不成熟,你都离过一次婚了,还不知轻重”。就连我的朋友们也说,跟Juan只能谈谈恋爱,激情过了,就别再当回事了。

只有我跟Juan是认认真真考虑过我们的将来的。从一开始,我们就讨论到了婚姻,Juan说,他想跟我结婚,还要跟我生两个小孩,在他的国家,离婚女人不会被歧视,年龄差距也不是问题,20岁的男孩完全可以结婚了!而对于我来说,也不认为自己离了婚就低人一等,就没有享受爱情的权利,凭什么男人能找比自己小20岁的女人,我就不能跟小8岁的Juan结婚呢?我对Juan说,结婚可以,但是要分三步走:一是送我一个美美的订婚钻戒;二是去他的国家认识他的家人,三是领结婚证。

Juan很认真地去办了。那段时间,他的哥哥和母亲正好在上海,他便把我介绍给了他们。老太太知道小儿子要结婚很开心,她向来主张娶媳妇要娶中国女人的,于是带着我们去挑了一枚钻戒。之后,便是四个人一起去了他们的国家。

谁都没有料到,我在那里呆了不到两个星期就回来了。原因很简单,我不是Juan的母亲眼中的“中国女人”。生活在东南亚的华侨,是有着很深的故土情结的,但是他们对于故土的人和事,理解早已出现了偏差,Juan的母亲想要的中国儿媳,是以旧的眼光来挑选的,像我这般有个性、不听话的女人,是她无法容忍的。比如我和Juan做意大利面时为了放什么调料起了争执,老太太听见了,就会说,男人想吃什么,你就应该做什么。再比如Juan跟我赌气,把我电脑里最喜欢听的歌删掉了,我也孩子气地让他把我送他的CD还回来,结果,Juan的哥哥在老太太的授意下,把我赠送给老人和他的CD也一并还给我。我一个人在异乡,碰到这样的事情,何其尴尬和孤独!

后来,关于婚后在哪里生活的问题,彻底激化了矛盾。原先,我和Juan说好以后就在南京生活的,我离不开南京,Juan也喜欢南京,何况,他在南京可以活得更自由一些。可是Juan的母亲和哥哥怎么也不同意,他们已经在当地给我们置好了一套家业,得知我们有意在南京生活后,竟自作主张给Juan退了学!而Juan面对这一切,竟一点自己的声音都没有。他只是催着让我领结婚证,可是我怎么也得重新考虑了。

我发现,姐弟恋和异国恋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不能为了爱情丢失了自己,远在异国他乡,做一个没有自己的思想和声音的家庭妇女,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把钻戒还给了Juan,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分手,要么来南京找我。Juan却认为我是个狠心的女人,他哭着说,你说的三个步骤我都做到了,你还要怎样!他到底太年轻。

我从来都是希望自己做一个能够掌握自己人生快乐的女人,所以并不后悔离开Juan的家,只是,自由的代价也伴随着痛苦(世界名人故事),我知道Juan是不会来找我的了,电话里,他的声音分外的冷,是我伤害了他,还是他的家人伤害了他?也许都有。可是他哪里知道,我的心也一样的疼!


推荐阅读:
·凤凰男和城市女的纠结婚姻(04-23)
·等待是最美的时候 初恋难忘情难忘(04-25)
·口述:我和女朋友疯狂的爱情,为了她我拒绝了身边女人的勾引(05-07)
·前女友被我照顾想要用一夜情报恩(04-27)
·我偷偷把表姐干了,口述干了表姐一晚上(06-1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