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风尘女合租的那些日子

  

  男主人:王亚洲,26岁,浙江人,某公司职员

  女主人:小清,25岁,以前为社会无业人员,现为公司职员

  二人世界的开始

  初来海口的时候,暂住在朋友家里。朋友倒没什么,挺热情的,只是总让我觉得浑身有点不自在。工作稳定下来之后,我就想着住到外面去,也省得朋友不便,自己尴尬。

  有一天傍晚我出来散步,看到小区门口的电线杆上贴着一纸合租启事-合住:“出租翠微小区二居中一大间,二层新装修全家电、电话、木地板、大厨、大卫、水电气,月租500元,限单身,电联闻小姐。”

  本来只是为了瞧瞧新鲜,满足好奇心的,但是当我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心里却忍不住开始活动起来:要不,先看看这位闻小姐到底怎么样,如果还凑合的话,两个人一起合住其实也挺不错的。我当即掏出手机记下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回到家里跟朋友商量,朋友先是极力劝阻,但我意已决,我也需要有一方属于自己的自由活动空间。朋友也理解我的心情,只好叹口气对我说:“那好吧,找房子不用急,慢慢来,找着合适的再搬也不迟。”

  话虽这么说,可我还是想早点解决问题。当天傍晚,就拨通了闻小姐的电话。"嘟嘟"几声之后,传来了一声成熟甜蜜的女声:“喂,你好!”说话者正是闻小姐。反正大家都住在一个小区,电话打过之后,干脆约到小区餐馆面谈。 (儿童故事)

  初次见面,闻小姐显得礼貌而有风度,她戴着一顶粉色的帽子,显得个性而前卫。坐定之后,她掀下帽子,捋了捋头发,我这才看清原来她还挺时髦的,发稍都染红了。总的来说,我对闻小姐的感觉还算可以吧,要是对方没意见的话,我准备就此敲定,反正两个人只是同住又不是同居,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了我的自我介绍之后,闻小姐嫣然一笑,对我说:“其实你不必那么紧张,大家只不过是合租伙伴罢了,了解不了解都没有关系,但是有一点我必须事先声明,与我合租有一个原则:和平共处、互不干涉内政。”

  一句话说得我哈哈大笑,其实,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啊!就这样,我们算是基本达成了合租意向,至于具体问题嘛,当然要在看了房子之后再作商议。

  闻小姐的房子干净得都让我有点不适应,合租广告上说的比较抽象,真正见识了以后才觉得所言不虚。其实,我对房子的要求也很一般,只要过得去也就可以了,再说了,这套两居设计得真的很合理,两间卧室中间夹着客厅,正好可以保证合租的两个人之间不会造成交叉干扰。南面卧室已经被闻小姐盘踞,我当然只有住到北面了。

  看看觉得不错,我回头对她说:“我觉得挺好的,要不我今天下午就搬来?你呢,也不用叫房东过来了,每个月房费我直接交给你就可以了,你看行吗?”

  奇怪的行为举止

  就这样,我们把合租的事情定了下来。一切谈妥,搬家只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像我这样的单身男人,信奉的原则是“一只皮箱闯天下”,东西少得可怜,我和朋友一起动手,只一趟就解决了问题。安置下来以后,我美美地睡了一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刚好从外面回来,我张开笑脸相迎:“闻小姐,回来了?”她责怪地说我:“你干吗老这么客气啊?让人觉得挺不适应的,以后叫我小清就行了,不要那么见外!”说完转身准备进自己的卧房。我觉得也是,这两天叫的也实在有些拗口,于是高兴地回答:“好啊,闻-哦,小清!”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之处以后,我赶紧改口。

  一看我这人你就知道,咱性格开朗活跃,一般说来容易跟别人打成一片,只可惜室友小清坚如磐石,一点都不为我所动,实在让我觉得有些沮丧。我本来很想与她交个朋友的,毕竟大家有缘住到一起嘛,当然应该处理好关系了,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虽然我经常想找个机会跟她套近乎,可是却一直都没有机会。怎么说呢?我们之间的时间安排实在是无法吻合。

  我在公司里上班,每个星期上六天,只有星期天休息,平日里都是早出晚归的,谈不上辛苦,也算不上轻松,反正也就那么混着日子呗!我不知道小清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只是她的行为举止真的很奇怪,白天通常在家睡大觉,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偏偏披星戴月地出门。我也曾无意间问过她出去干什么?她回答说工作。可我还是觉得挺纳闷的,她这是什么工作啊,怎么老是值夜班?而且一出去就是一宿,多数时候我已经出门上班了她还没有回来,即使偶尔回来得比较早,也是一脸倦容,全然没有了晚上出门前的那般光彩照人。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没事琢磨这个干什么啊?不是说好了不干涉别人内政吗?管她是干什么的,反正也与我没什么关系。这样想来,也觉得释然。

  

  莫名其妙的男人

  不过每个人都是有着好奇心的,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充满了疑惑,心里放不下,才时时想着该如何去揭开谜底。我对小清的职业做过若干种假设,女调酒师?走穴的歌手?

  还有一个焦点问题是:小清到底有没有男朋友?看她每天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样子,应该说是没有男朋友的,再者,她也对我说过是单身女人,否则的话当初合租的时候她怎么有权利要求合租伙伴是单身呢?只是让我不解的是,虽说如此,怎么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男人给她打电话?每当这时候,她总是快速地从自己的房间里奔出来,从我的手里接过话筒。后来我也烦了,反正打到家里的电话十有八九是来找她的男性,跟我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还不如让她一个人接算了,省得我麻烦,此后的结果就是我练就了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功夫,即使电话就在我的身边响,我也懒得去接,免得到时候尴尬。

  如果单是电话也就罢了,还有个别“不懂事”的家伙甚至主动找上门来了,门铃响了之后,通常会发现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外,草草回了几句话,告诉他小清不在或者说她在。如果正好碰到小清和我都在家,有人来找她的话,一般来说,为了避免打扰我,她通常会把朋友带到外面去,这一点倒是蛮自觉的,毕竟两个人住在一起肯定是要影响到我的嘛!不过我还是觉得挺纳闷的,她哪儿来那么多陌生的男性朋友,他们究竟是她的什么人?该不会全都是他的男朋友吧?看样子,小清也不是这么花心的女孩子啊,不过这年头事情也难说了,谁知道啊。再加上这种事情也不好意思问小清,也就难得糊涂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平时小清的生活还算规律,只是跟我们一般的作息时间正好相反罢了,不过只有跟她相处的时间长了才知道她这人其实挺沉闷的,也许还可以说是自闭吧,要不就是她根本就没把我当成朋友。

  她内心里的痛苦和无奈

  难得有一天小清来了兴致,说是跟我在一块住了这么长时间,大家也没有好好交流过,今天她做东,请我嘬一顿。看她说得一本正经,我笑了,今儿个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回事?她竟然会主动请我吃饭,莫不是有求于我?

  不过事实证明,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那天的确是单纯地请我喝酒,因为她的弟弟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她实在是太高兴了。用她的话来说,对于他们整个家庭来讲,所有的希望都在她弟弟身上,能不让人高兴吗?再说了,她自己从小就没读过多少书,所以也希望弟弟能够多读书,以后出人头地,为她争口气。

  其实她的心情我何尝不能够理解?我也是农村出来的苦孩子,知道农村少年的不易,他们除了读书以外,还能有更好的办法跳出农门吗?

  为了她那争气的弟弟,我们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倒酒,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担心她会喝醉,可是她毫不在意,几瓶酒下肚,我们都有些醉了,于是搀扶着回家。坐到客厅沙发上,她还不愿意放开我,就那么死死地抱着我哭了,唉,弟弟考上大学本应该高兴,她却喜极而泣。

  我们还像从前一样继续按照以往的习惯生活着,可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昨天晚上两个人之间说过那么多的话,也许很多都是酒话、醉话,但是怎么说,我对小清也算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我觉得其实她虚华的外表下面其实也有着一颗脆弱的灵魂,所以她才会醉,她才会哭,其实她也需要发泄积存在自己内心里的痛苦和无奈。

  说实话,想到这里我还觉得挺同情她的,毕竟一个女人在异地他乡比男人要活得更艰难一些。

  

  如果你站在她的角度考虑的话,你会觉得她的选择是对的,可是她在海口生活了这么久,到别的地方去重新生活、工作、奋斗,能适应得了吗?我问她想好了要去哪里没有,她冷静地告诉我现在想去深圳,因为深圳离海口较近,在那里生存下去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对于小清的离去,我原则上是赞成的,怎么说呢,也许真的如她自己所说,只有离开这里,她才能真正地找回自我吧!

  最近我获悉她在深圳已经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在一家公司里做普通职员,她笑着说自己这辈子怕是不会有太大的出息了,只是希望能够平淡的生活下去。我笑着告诉她,也许平淡本身就是一种真实,我希望小清能拥抱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忘掉过去,寻求到属于自己的真爱,走好属于自己人生的漫漫长路。编辑推荐:品尝激情放纵后结下的苦果6年出 轨差点害我家破人亡怀念那场陌生却虔诚的性爱爱从那一夜开始,至死结束


推荐阅读:
·凤凰男和城市女的纠结婚姻(04-23)
·我偷偷把表姐干了,口述干了表姐一晚上(06-17)
·口述:我和女朋友疯狂的爱情,为了她我拒绝了身边女人的勾引(05-07)
·前女友被我照顾想要用一夜情报恩(04-27)
·等待是最美的时候 初恋难忘情难忘(04-25)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