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因为“病”失去了我的爱

口述:因为“病”失去了我的爱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12日21:24   彭城晚报

倾诉人:雨诗(化名),女,21岁,公司职员

今日无雨。可见到雨诗的一瞬间,那首《再别康桥》从我心底跳了出来: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她默默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诗,就像那首行走在雨中的诗。在这个午后,我和她一起回味她生命中的“雨”,她的愁绪、她的无奈、她的感伤……

你是谁

很久了,我喜欢下雨。雨纷纷扬扬,就像我心里流出的点点滴滴的泪。在人面前我不哭,因为大家认为我不该哭,姣好的容颜、高挑的身材,上天真是太垂怜我了。可是,我宁愿做一个相貌平平的女生,只要……

2006年遇见何爱的时候,我正在一所专业学校培训。那时,因为功课不是太紧,无聊时我就上网。

更多时我在听歌,也在聊天,以此让自己忘记不快乐,忘记曾经受到的伤害。(看着雨诗,我有些疑惑,这样一个绝对可以称得上漂亮MM的小女孩为何如此多愁善感?)

那天上网,有人加我为好友。我看了他的“个性签名”:我是个表面阳光但内心寂寞的人,走进网络只想找一个知心但不现实的朋友聊天。因为我的网名和真名很接近,我感觉他或许是昆。对昆,好久以来我是愧疚的,因为是我间接改变了他。于是就把他也加为好友。

“你是昆吗?”我有些迷惑。“不是。是我。”他似乎对我很感兴趣:芳龄?芳名?芳踪?我笑了,哪有那么容易就什么都告诉你。

从此,围绕“你是谁”的主题,我和他常聊好久。我固执地以为他就是那个追我追得很用心的男孩子——昆。

笑红尘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昆”再次问我:“可以看看你吗?”想知道“昆”的庐山真面目,我提出先“看”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子。帅气、小是他给我的第一感觉。而他在看了我之后,立即惊呼:是你,是你吗?你是不是常坐48路公交?雨诗就是你?

我好奇怪,他为何对我的行踪这样了解?我打了个问号。男孩说,我叫何爱。这是我的秘密,以后会告诉你的。

何爱原来和我在一所专业学校培训,只不过比我早半年毕业,我们也有了更多的话题。我们仍然聊昆,因为他和何爱是同学。何爱说,“离开学校的那天,昆一直在找你……”我说,“我只把他当做朋友关心,毕竟他因为我而改变。况且我也有苦衷。”

何爱就不再说什么,倒是经常劝我少上网,还用大哥哥的口吻教训我:好好学习,现在工作那么难找,你不要因为沉迷网络荒废学业。我苦笑,然后就缠着他帮我找好听的歌。

何爱给我推荐的第一首歌就是《笑红尘》: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听着,听着,眼泪就一滴一滴被逼了出来:这难道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是我未来路的写照吗?爱情再美好,也只是梦里的海市蜃楼,要面对的只是周围人的恐慌和逃避吗?从此只能做滚滚红尘的观众,不是吗?

心如止水。只是何爱,仍然是我很好的聊友。因为毕竟在视频上见过,后来也有在网吧偶遇的时候,何爱就会指着我的头:雨诗,又来上网,快回去好好学习吧!慢慢地,我好喜欢他“教训”我。唉,自从几年前我被查出有病,家人大气都不哈我一下的,我也更任性和乖戾。

就这样,聊,偶尔撞面。

不敢爱

八月的一天,陪室友去苏州找工作。因为她等面试结果,而我答应其他朋友庆生,只好独自回徐州。我是个胆小的女孩,怕极了车站的凌乱、南来北往的口音也让我惴惴不安。于是,想到了何爱,记起他留下的手机号和说过的话:有事打我手机,一定会帮你!就试探性地拨通。

何爱说有事但会尽量赶到。刚走出站台,就见何爱气呼呼地走过来:我晕啊,雨诗。你竟然能把到站时间早报一个多小时,害我白等了近三个小时!我自知理亏:我不是给你短信了吗?不过我只说错了一个多小时唉,你干吗白白等了三……忽然意识到什么,我的嘴巴闭上了。

独自坐在汽车上,看着何爱一点点消失,我的心突然莫名地狂跳起来。我告诉自己:不可能的!

和何爱的关系显然更加好。那天在网上,何爱突然问我年龄。我没有回避:“二十。”何爱很愕然:“二十?骗我吧?我不信,你那么显小。”我笑了:“我不会欺骗你。”何爱说:“你要是二十一就更好了。我妈常唠叨‘女大三,抱金砖’呢!”我对他的暗示佯装不知。

又一天,何爱突然说:“雨诗,我喜欢你。”“别开这样的玩笑。”何爱说我从来不和女孩子开玩笑。对爱情还没有明确的目的,匆匆下线。

那几天,特心烦。因为我对找到的工作并不满意,想换个新的工作环境。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好的消息。那天,跑累了,不知不觉来到了何爱上班的地方。无巧不成书,他们那儿正缺收银员,老板见到我就问想不想做。看看工资也挺合适,我就答应了。从此和何爱做了同事。

口述:因为“病”失去了我的爱(2)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12日21:24   彭城晚报

我和何爱住得很近,天天一起上下班。那天何爱又对我说他喜欢我,我犹豫一下:“何爱,不可能的。我现在不会相信任何一个男人。我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遇见我会倒霉的……”

“为什么?雨诗?”何爱不解,“雨诗,知道我为什么问你坐过48路公交吗?那年夏天,你穿着白色衬衫,粉色裙子,袅袅娜娜出现在我的视线。下车了,你走在前面,我忍不住追上去。我没敢和你说话,可从此,你清纯可人犹如仙子的容貌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一直在寻找你。后来,知道昆在追你,后来,终于在网上等到了你……”

面对何爱的表白,我感觉自己好无力:“何爱,我有病。小海就是因此离开我的。之后,我拒绝了昆。当然也会拒绝你。我不能也不敢爱……”

转身离去,泪洒了一脸。

一生只把你手牵

何爱查看了我网上的日记,他终于明白我的苦衷。何爱说:“雨诗,我知道你的病。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无言地笑了:何爱,还是让我们做好朋友吧!我不想伤害你。

只是从此,和何爱的关系更加亲近。何爱很关心我的身体,对我的暴躁情绪大都纵容着。那天实在惹恼了他,他好气。看他被气得脸都变色了,我心不忍。下班的路上,我悄悄地拉住他:“何爱,有件事要跟你说。”轻轻地,我吻了他一下。何爱立刻抱住我,想到自己的病,我挣脱了,却也发现自己已然爱上了何爱。

没多久,我搬到了何爱租房的院子里。我在楼上,他在楼下。也就更加形影不离了。有时候,我会作些可口的饭菜,何爱没有任何犹疑地大快朵颐。然后我们就天南地北的聊。那天晚上,很晚了,何爱还不愿意下楼。我不敢相信何爱会真的选择爱我,我问何爱:“你真的爱我吗?”何爱说,“雨诗,我真的爱你。”

或许是病情让我乖戾,现在想来我当时真的有些坏:“何爱,我不信。你证明给我看。”何爱说:“怎么证明?”“爱我就吻我吧!”面对何爱刹那的犹豫,我心如刀绞。

何爱最终吻了我。黑暗中,我任泪水决堤。那个夜,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不知究竟该不该和何爱在一起。后来,也不知从哪天起,何爱就不愿意下楼去睡了,我的理智也早飞得无影无踪……

何爱休息时回了一趟家。那天我心惴惴的。何爱回来什么也没说,只是脸色不悦。第二天我有事给他电话(我离开了那家公司),同事说,“何爱的妈妈来了!”我的心就咯噔一下:不是昨天才回的家吗?怎么今天他妈妈又来了呢?

晚上,在我的追问下,何爱说出他家的坚决反对。何爱说,“雨诗,你放心,我不管家里多么反对,我会和你在一起的。”从此,何爱和家里的抗争开始了。我也理解他们家人的心情,我也想放何爱走,可我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深深地爱上了何爱。我真的不想放弃啊!

那天,何爱告诉我一个网站,让我去上面找一首歌,他说那是他唱给我听的。听着《一生只把你手牵》:想你千遍万遍我不厌倦/爱已悄悄地来到我身边/我的天空变得阳光灿烂……我要留住所有的时间/陪你风雨严寒/一生只把你手牵……我要爱你一生不变/守在你的身边

岁岁年年到永远……泪水中我决心和何爱将这份爱进行到底,是,我要和何爱永永远远。

心肝宝贝

沉浸在甜蜜爱情中的我没有注意到何爱越来越多的叹气,越来越多的忧愁。

前段时间他突然说要去苏州打工。他说,雨诗,我要竭尽所能挣钱,我要靠自己挣钱结婚。以前他也说过这样的话,我都没在意。可这次他紧蹙的眉头让我的心陡然一凛:是不是他的家人又对他施加压力了?“何爱,我们都还小,建立一个家需要我们共同去努力。何爱,你不要给自己那么重的负担……而且咱们都有家人……”“雨诗,我家人不会的,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明白吗?宝贝。”

我明白,因为我的病。我趴在他身上不再说什么。何爱紧紧抱住我……

何爱下决心去苏州。他上夜班的时候,我每天夜里都会哭。在新单位的业务考试我都没有通过。我满脑子都是何爱要离开我的情形,我六神无主。

而一天下午我的手机里飘进一条短信:你是雨诗吗?是,你是谁?我是小雪。我们认识吗?小雪没回复。我觉得莫名其妙。而当天晚上,我就在听到何爱的短信提示音后天真地跑过去抢着看信息时,“小雪”这个名字又触目惊心地撞入我眼帘,读到的更是“你想我吗?”的暧昧短信。

看着何爱,我有些崩溃,我感觉我将再次被人抛弃!面对我的追问,何爱说只是一般朋友而已。可我翻着手机里的短信,我几乎要疯狂!从此,我和何爱之间有了隔阂,我常歇斯底里地打击他:“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好了!”虽然每天在一起,可我觉得何爱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心里好难受。何爱因为工作关系,天天上夜班。每天他走了,我下班回来了,做了满桌子的菜也没人吃。想想我换工作前找工作的那段日子,天天都是我做好饭等他一起吃,有时还会烦:每天等人吃饭真烦,我才不要结婚!到现在我才明白,其实幸福就是每天做好饭菜,等心爱的人一起吃。就是每天出门有人为你关门,每天回家有人为你开门……可明白了又如何?何爱还是决定离开我。

关上门,想着何爱每天下夜班匆匆赶回,骑单车送我去上班,我在后面紧紧地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泪,浸湿了长发……

口述:因为“病”失去了我的爱(3)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12日21:24   彭城晚报

离何爱去苏州的日子越来越近。那天在街上,我看见何爱,旁边站着小雪。四目相视,我头都快要炸掉了。不管车流,我越过马路。天!为什么要让我平安走过那条马路?我真的想……

下意识拨通以前同事电话,歇斯底里打探小雪和何爱的关系。同事说“小雪挺温柔老实的”,我一下愣住了。我知道自己输了,很久了,因为我有病,我自卑,我患得患失,我暴躁易怒,身边的女友都说我心里的疾病比生理的疾病厉害得多。唉,我知道男人都喜欢柔情似水的女孩,在性格上我就输给了小雪。

何爱走的前一天,对我说:“雨诗,我现在好累。我爱你。可家里一直在给我压力。昨天妈妈打电话问我是选家还是选你,她说选你就不要再回家了……”

何爱哭了,我反而冷静下来:“每个父母都是爱自己孩子的。我们好好努力,好好争取,证明我们在一起会是幸福的,我相信……”话未说完,何爱说:“没用的。我妈找人算命,说‘龙虎斗’,我们属相不合,如若勉强在一起,会有一个在30岁后就离开这个世界的。” 

哦,天啊!我还能说什么?什么年代了,还那么迷信?或许这就是何爱家人的一个托词?“如果这样,我愿意离开你。”我平静地说。“雨诗,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爱你、更包容你的爱人,他会比我有钱,比我帅,比我更会照顾你……”

我的内心在哭泣:何爱,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何爱走了,我每天都在听刘德华的《心肝宝贝》: 我为你付出所有的/我的担心 我的甜蜜 我的呼吸……我是愿意为了你 今生永不渝……心肝宝贝/(哲理故事) 不要怀疑/ 最爱就是你 / 你是我一生的唯一……

雨诗说,她来倾诉,主要想对何爱说,她好感谢何爱一年多带给她的爱和快乐。她真的好抱歉,给他带来那么大的压力。我说,雨诗,你真的很善良。患病,并不是你的错。何况你只是……重要的是要多一些医学常识,做好防范,结婚生子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重要的是你要调整心态,不要太过紧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你也想做一个性格温柔的女孩,不是吗?

雨诗笑了,有些凄清、有些惆怅。我突然好想对雨诗的妈妈说,多和女儿有一些沟通,陪着她走出她人生的雨季吧!


推荐阅读:
·口述:我为爱隆胸失败 惨遭抛弃(01-27)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我当继父那些年(07-15)
·和老总六年出轨换来的自身折磨(06-18)
·恶魔少爷别吻我 陌生男人的身体抚慰我的伤口(05-26)
·少妇口述插的很爽激烈呻吟|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