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杏儿

人妻杏儿-淫妻奸情_人妻女友短篇小说免费阅读

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白晰的脸膀,一头乌黑的长髮盘起,线条优美的身材被一袭婚纱包裹着,小鸟依人般靠在一个男士身旁,看着我和妻子杏儿的结婚照。我幸福的笑了,我和妻子杏儿结婚快三年了,,我们非常相爱,我们至今没有孩子,因为我们俩现在在两家公司做文员,事业还有起色,暂时不打算要。今天是她的生日,我下午偷偷的从公司跑出来为她买了生日礼物,等她晚上回来给她个惊喜。
到了晚上,我做好饭等杏儿回来吃饭,这时杏儿在公司打电话说:「老公,我晚上要加班不能回来了,你先吃吧不用等我了」,说完就挂了电话,吃完晚饭还不见杏儿回来,我有点不放心,就到她公司看看,杏儿所在公司是一家不大的贸易公司,她的老闆是个五十多岁的台湾人,叫阿伟。听说很好色,经常骚扰漂亮的女职员,这也是我今晚不放心的原因,不过杏儿还是那种保守的女从。来到杏儿的公司,见到只有她们经理室的灯亮着,我凑上前透过百叶窗看去,杏儿正和她老闆商讨问题,我站在外面没好意思进去打扰,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杏儿今晚穿着一身白色的无袖套装,两条白皙的大腿被肉色丝袜包裹着显得非常诱人。阿伟看着杏儿一身无袖连身套装,长髮飘逸,高耸的胸部,显得性感十足。顿时感到慾火中烧,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慾火爆发出来。阿伟借口让杏儿拿文件给他看,低头从杏儿领口上看见白皙的胸部,乳房的上半部,还有一点点的乳罩,深深的乳沟。杏儿似乎感觉到了,站起来借口去拿文件,阿伟突然后面双手抱住杏儿,不让她动。杏儿被这突然袭击吓蒙了,尖叫了一声,这时公司的人已全走光了,这声尖叫在这座空旷的大楼里显得那苍白无力,阿伟伸手去摸杏儿的乳房,嘴还在杏儿的脖子上乱啃,下体紧紧地贴 在了杏儿丰满的臀部上,杏儿推开阿伟,轻轻的说:「我有老公的,放开我,你不能这样,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阿伟不理会杏儿,冲上去抱住她,把她压到墙角,阿伟左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抓住了渴望已久的那对东西,柔软的感觉令五十多岁的阿伟颤慄,这时在外面的我竟没有冲进去,虽然我是非常爱杏儿的,但这时看到自己的娇妻被别人玩弄,我却感一阵莫名的兴奋,下体硬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打起了飞机,杏儿的胸部尖挺白晰,感觉非常舒服,阿伟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粉红的乳头,来回磨擦,慢慢地杏儿的乳头变硬了,杏儿这时拚命地在阿伟怀里扭动着。泪水顺着她那白晰的脸膀淌下,阿伟饥渴的吸吮着杏儿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杏儿牙齿紧闭,不让阿伟进去,阿伟将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杏儿体会自己双唇正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亲密的吸吮,觉得羞愧难当,使力推着。这时阿伟从兜里掏出一颗白色药丸捏在手里,我想大概是春药吧,阿伟用舌头撬开了杏儿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杏儿的舌尖,杏儿的双唇被紧密地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其舔弄。阿伟舌头先不住的缠搅杏儿的香舌,然后猛然将药丸放到杏儿嘴里,杏儿没有防备,就着阿伟的唾液咕咚一下吞进了肚子,杏儿虽已结婚,但没要孩子身材一直很好,浑身上下渗透着诱人的少妇气息,但杏儿一向洁身自爱,婚后几年来被别的男子如此拥吻还是头一遭,只觉几乎要晕眩。加上药物作用,全身发热,防御心渐渐瓦解,阿伟将杏儿的香舌一吸一吐,两人舌头交缠进出于双方嘴里,杏儿的慾火渐渐蕩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阿伟的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吐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阿伟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慢慢的阿伟的下体变得坚硬无比,便侧过身体抱住杏儿,阿伟的手慢慢地上滑,压在杏儿尖挺的胸部,轻轻的揉捏着杏儿粉嫩的乳头,杏儿的脸更红了,便侧过脸。阿伟亲吻着杏儿的耳垂,双手解开了杏儿的衣扣,脱掉了上衣,雪白的乳罩出现在了阿伟的面前,苗条的背部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皮肤也是那么的光滑白晰,杏儿的心跳不禁加快了,阿伟则是粗暴的一把拉下杏儿的乳罩,杏儿「啊」的轻叫了一声,本能的用手摀住了自己那对白晰尖挺的乳房,阿伟粗鲁的把还穿着短裙子光着上身的杏儿推到办公桌桌上,双手把杏儿的手拉开,那双手毫不留情重重的在杏儿白嫩的乳房上用力搓揉起来……顿时双乳被捏挤变形,手一鬆又弹性十足弹起来,浑圆尖挺的乳房,白嫩的胸部,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刺激,阿伟冲上去,使劲儿地亲吻着杏儿的双乳,杏儿软绵绵地靠阿伟的头上。「喔…不要…我先生等我回去」杏儿不断喘息挣扎,神智渐渐模糊,阿伟吻了一阵儿,低头看见杏儿两条白嫩的大腿,轻轻地掀开她的短裙,两条白嫩大腿被肉色丝袜包裹着,中间一条白色蕾丝内裤出现在阿伟的眼前,内裤紧紧地包裹住杏儿丰满的下体,中间微微地凸起,露出一两根弯弯的黑亮柔软的阴毛。「放开我…不要呀…求你…」阿伟没理杏儿,右大腿顶在她的双腿内侧。接着就把杏儿扳平放在办公桌上。杏儿仰躺在桌上,阿伟一把扯掉杏儿那件白色的裙子,接着双手用力将杏儿的肉色丝裤袜撕乱扯下,可怜的挂在杏儿白嫩的足踝上,杏儿全身只剩下那条白色的蕾丝内裤了。阿伟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内裤微微隆起的地方,杏儿身体颤动着,慢慢地阿伟感觉手指抚摸的地方开始发潮,内裤有点儿湿了,显出湿湿的一条小缝。阿伟手指用了点儿力,触觉到两片柔软滑腻的肉瓣。阿伟轻轻地来回磨擦,杏儿浑身发抖,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阿伟的手,双腿不安地扭动,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
阿伟站直了身子,索性把自己的全身衣裤全脱掉,把他的鸡巴拿出来托在手上。哇塞!比我的还大,足有20多厘米。不知杏儿的小穴能否受了。我在外面一边打飞机一边兴奋的想着,这时,阿伟一手伸手摸杏儿雪白的乳房,一手套弄自己的鸡巴,只见阿伟俯下身去,握着那快要射精的龟头在杏儿那尖挺白嫩的乳房上来回的磨蹭,手快速的套弄着鸡巴,还不时的让龟头在杏儿的乳头上轻轻的磨着。杏儿羞得用双手掩住了脸,静静地等阿伟来插入自己的身体。她觉得此时自己就像一头待宰的羔羊,而阿伟就像一头即将撕碎自己的野狼。杏儿睁开眼睛看见阿伟那鼓胀的龟头充血的发亮,整根鸡巴只见青筋条条,嘴里迷糊的叫着:「老公啊,你的老婆就要被人粗长的鸡巴插入了。」杏儿闭上了眼睛,紧咬双唇,脸上一行泪水流了下来。
阿伟粗暴地一把扯下杏儿的白色蕾丝内裤,一副精美绝伦的肉体呈现在他面前,只见杏儿双眼含春,乳房高耸,修长圆润的双腿,黑长的阴毛,掩着小丘般的阴部;肥美的阴唇夹着殷红的小阴缝。阿伟慾火高胀,猛地压到杏儿诱人的肉体上,粗大的阴茎紧抵在杏儿的穴口不停的磨着,这要命的磨擦,加上春药的作用,杏儿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了,原来阻止阿伟的双手,这回儿反而搭在阿伟的屁股上,又摸又按,似乎有意无意地摧促着阿伟赶快插入。只见杏儿双手掩住她那涨红的脸庞,无力地出声道:「不要进去,可千万别欺负了我!」当自己两条丰满白嫩(五对夫妻的交换经历) 的大腿被大大分开时,杏儿知道那头一丝不挂的野狼已经发动它的攻击。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阿伟那粗壮的身体已压了过来,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混浊的气息,杏儿可以感受到阿伟那股灼人的冲动。只觉乳尖一阵悸动,全酥身麻,觉得若有人此时使劲大力握住搓揉自己的丰满乳房不知多么销魂,就在阿伟再次将龟头对準杏儿穴口的时候,杏儿轻轻地啊了一声,阿伟猛地沉下屁股。顺着滑不溜丢的淫水,阿伟的大阴茎插入了杏儿的阴道,紧紧地抵住杏儿的子宫。在恍恍惚惚之中,突然整个阴户遭到阿伟毫不怜惜地攻佔,杏儿不禁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以消减阿伟那巨大生猛的阴茎所带来的几丝疼痛。「完了,终于被老公以外的男人侵佔了。」杏儿的脸上呈现複杂的表情,五十多岁的阿伟一点也不显得老,大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杏儿的宫颈,面对着呵气如兰的杏儿,就像一件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虏获到的战利品,而现在正等待着自己去探索、享用。每一次的抽动都是那么地有力。阴户经过阿伟卖力地干过一阵之后,杏儿的心情有了奇妙的变化,秀美的双目含春,将两只手轻搭在阿伟的双肩,微睁着眼,享受着阿伟时快时慢的抽插所带来的蚀骨的快感,眼看着阿文的脸蛋,因承受不住未曾有的舒畅,杏儿用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去吸取每一丝阿伟传来的气息。阿伟的每一次冲撞,杏儿总轻叫一声,一向保守的杏儿在药物作用下此时已变成了一个蕩妇,雪白的小腿紧夹着阿伟的腰肢,一再地催促阿伟侵入自己的更深处。没有片刻的停留,阿伟解开杏儿钩住自己的双腿,将它们架在肩上,开始大起大落的抽送。受到阿伟没命狠插的杏儿,阴道被拉出大量的淫水,那淫水沿着雪白屁股沟儿,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湿了一大片。魂儿仍在半天幽游的杏儿,突然发现阿伟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抽动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杏儿知道阿伟就要射精了,一时间,吓得慾念全消,双手急急地推着阿伟道:「阿伟,快抽出来,千万别射在里面,我会…!」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达到高潮阿伟根本顾不了那么多,急于一洩为快的他,不但没有因杏儿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杏儿抱得更紧,屁股的起落更加地剧烈。突然,阿伟感到眼前一阵晕眩,龟头涨到了极点,终于扑哧扑哧射了杏儿整个子宫,受不了这致命的快感,杏儿几乎昏死过去。「好爽」阿伟搂着杏儿光溜溜的身体,不停地摸着两个大乳房,杏儿两条白嫩的大腿无力的垂在办公桌上,雪白的小腹上还溅落一些白色的精液。红嫩的阴道口正有精液慢慢的溢出,看到这我兴奋到极点,一股浓精喷涌而出。高潮过后,杏儿的神智有些清神了,看见眼前发生的情景,嘤嘤的抽泣起来,慢慢的穿上衣服。这时,阿伟过来搂住杏儿,杏儿抽手打了阿伟一记耳光踉踉跄跄的冲出了办公室。我吓得赶紧躲到暗处,要是让杏儿发现可就完了。杏儿走后,我又偷偷的凑到窗前向里看,原来这个老东西正用杏儿被撕碎的丝袜擦老二,接着又将桌子上的淫水擦了,擦然后将丝袜塞进他的抽屉里锁门出来,我没敢多看就回家了。
回到家杏儿正在浴室里洗澡,洗很长时间才出来。秀美的双目红肿着,我装作不知问道:「怎么了杏儿哪里不舒服了?」「没什么让风吹了」说完就一言不发的上床睡觉了。我到浴室一看,在垃圾桶里有几张卫生纸上面沾有腥腥的白色粘液,「妈的!这个老东西,我都没敢射在里面,没想到叫你抢先了」我暗暗地骂道,下体又不知不觉在硬了起来。
「老闆这是我的辞职信,」杏儿将信扔在阿伟的办公桌上;阿伟抬坯起他那有点秃的肥头,「辞职?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无耻!」杏儿秀目含怒,气愤的说,「唉!那天晚上是我不好,因为你太美丽了,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快点别说了,,你签了字我要走了」阿伟看杏儿去意已决,只好摇了摇头说:「辞职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今晚我请你吃一顿饭」,「不行」杏儿坚决的说,「那么不你希望你丈夫知道这事吧」,「你
……」杏儿白晰脸膀涨得通红,一时无语,「那好吧,吃完饭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善良的杏儿无夸说。
晚上我在杏儿公司的门口等杏儿,这时,杏儿和阿伟走出公司。杏儿看到我,惊慌的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阿伟对我说:「于先生,很对不起,我要和杏儿去见一个客户,真对不起」。「是的,是的」杏儿在忙在一旁打圆场。我说:「没事的,你们去吧」,看着杏儿和阿伟钻进小车走后,我忙叫了一辆的士在后面跟着,他们到了一家饭店后,在大厅一个座位坐下,我也用报纸挡着脸在他旁边一个位子坐下,他们点好了菜谁也没吃,阿伟伸手去摸杏儿白嫩的小手被杏儿用手打开了。阿伟一计不成,在桌下又用脚伸到杏儿的短裙下,用力一伸顶在杏儿丰满的大腿根处隆起处,阿伟只觉得一阵柔软,「你……」杏儿愤道,「我要到洗手间去一趟」杏儿说完起身上洗手间。阿伟赶紧在包里拿出一颗药,捏碎放在杏儿的杯中,杏儿回来了,阿伟让杏儿吃菜,杏儿不吃,杏儿冷冷地说:「我要走了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我很爱我的老公」。我听了当时非常感动,「那好吧,我们乾了这杯就谁也不欠谁的了」。杏儿信以为真,一口乾了下去,起身便走,刚走到饭店门口,杏儿一阵眩晕便要倒下去,阿伟这时顺势将杏儿搂住,「放开我,我要回家」杏儿无力的说,「我这就送你回家」阿伟淫笑道,说完便将杏儿搂进车里,原来这个老东西在杏儿的酒里下了迷药,这时我赶紧叫了辆的士跟在后面。
车到了阿伟的公司,阿伟将杏儿抱进了他的休息间。经过门岗时打更的何伯正和他的小外孙在看电视,何伯看到了阿伟抱着杏儿,便装作没看到,「唉,这世道」何道歎了口气,没办法,他也怕丢了工作。
阿伟将杏儿放到床上,在坐椅子上一边脱衣服,一边欣赏着杏儿,这时杏儿已昏睡过去了,乌黑的长髮散落在白晰的脸膀上,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裸露在短裙外面,这时阿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扑到杏儿的身边,杏儿这时一点反应也没有,阿伟三下两下脱光了杏儿的衣服,双手用力按住杏儿丰满雪白的双乳,使劲的揉搓起来后,便急不可待的分天杏儿两条故事丰满的大腿,用两指分开杏儿的大阴唇,大鸡巴对準杏儿红嫩的阴道口,慢慢地插进去,没有淫水插入是很困难的,插了一会儿了,阿伟看还没插进去。就将他的大鸡巴抽出来,在他的大龟头吐了点唾液,用手搓搓,对準杏儿的阴道口往下一沉,『滋』的一声,阿伟的大鸡巴已插入一半了,慢慢地,阿伟的大鸡巴连根插入了。阿伟开始大力抽动着。每抽动一下,杏儿阴道内红肉就外翻一次。红嫩的肉进进出出。任何人看了都会射的,不一会儿了阿伟便射了。阿伟将一条床单盖在杏儿的雪白的肉体上,来到外面的办公室里,打开电视,我在窗一看,『妈的』这原来这老东西在杏儿和他做爱时,他偷拍了。看着看着阿伟的鸡巴已有点翘了,这时,有人在外面敲门,阿伟关了电视,套上一条短裤出来一看,原来是何伯九岁的小外孙小东,「伟伯伯,你陪我玩一会儿好不好」,阿伟刚想叫小东走,但他眼珠一转,叫小东进来了,「你爷爷呢」「他睡了,没人陪我玩了,你陪我玩好不好,伟伯伯」「好的,来,咱们看电视吧」「不看了,刚才都看了,」「这不一样的,」阿伟打开电视,画面上出现一了对做爱的男女,小东瞪大了眼睛呼吸越来越急促,「好不好看啊,东东」「好看,不过我怕爷爷知道」,「我不会告诉他的,想打炮吗?」「打炮」小东疑惑的问道,「来东东,跟我来」,这时阿伟将东东领进了里面的套间里,阿伟一把掀开杏儿身上的床单,『啊』小东叫了一声,满脸羞的通红,阿伟将小东拉到杏儿的身边说:「来,这个姐姐现在随便你玩」,「她不会醒吧」,「没事的」,这时,小东跪在杏儿的身边,用手轻轻地在杏儿丰满白嫩的乳房在摸着,阿伟在一旁教他怎样爱抚女人的乳房,怎样捏弄奶头乳尖。「把衣服脱了吧」阿伟边说边把小东的衣服脱光,小鸡巴还没发育完全,白白嫩嫩的已经翘起来了,只有六七厘米长,细细的一点毛也没有,这时,小东用手扒开杏儿的两片大阴唇,两片粉红的小阴唇出现在小东的眼前,「这是什么啊?伟伯伯」「这是小阴唇」,「那么这颗小豆豆是什么」「那是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这是阴道口是和女人做爱的地方」阿伟指着说,小东将手指插进了一点,进去又连忙抽了出来,「没事的,她不会醒的」这时,小东才放心整根手指插了进去,「好热啊伟伯伯」。
小东这时慢慢地趴到我妻子身上,没有目标的乱撞,怎么也插不进去。这时阿伟捉住他的小鸡巴,把龟头对準杏儿的小肉洞的入口。小东一进入我老婆的阴道,马上紧张地拥抱住杏儿,把硬硬的小鸡巴尽量插入杏儿的阴道里,阿伟在一旁扶着小东的屁股,推着他一进一出的抽送。由于是他的第一次,插了几下就射精了,呼呼的童精射满了杏儿的阴道。小鸡巴渐渐地在世里面萎缩软化。小东才恋恋不捨地从杏儿的身起来,杏儿雪白的肉体横陈的阿伟和小东面前小东用手指在杏儿的紧热的阴道里乱挖,又将挖出来的精液在杏儿的肥厚的大阴唇上擦着,像是在把玩着一件工艺品。「好了,她快醒了,赶快将她衣服穿好,送她回家」,阿伟在一旁催促着。
「杏儿,老闆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下」同事珠儿对正在对窗出神的杏儿说,「哦,我知道了。」杏儿满脸忧郁的答道,「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我可以走了吧」杏儿冷冷的说,「不着急嘛你就要走了,我给你点东西看看」阿伟一边色迷迷的在杏儿秀美的身上上下打量着,一边打开了电视,画面上顿时出现一个小男孩趴在一女人身上抽动的镜头儿一看是她和小东的,「你」杏儿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如果你不想让你心爱的丈夫知道的话,就乖乖的听我的」,说完就将正在发蒙的杏儿搂在怀里,并把他的手放在杏儿的右乳上。阿伟这时见杏儿屈服了,于是他也就大胆地将手伸进杏儿的衣服里揉捏杏儿白嫩的乳房,手逐渐向上捏着杏儿粉红的乳头。杏儿的乳头逐渐变硬,呼吸有点急促了,这时,阿伟将杏儿抱到沙发上,杏儿顺从的躺下了,阿伟抬起杏儿丰满的大腿,把手伸进杏儿的短裙内,脱下了杏儿的蕾丝内裤,肥厚的大阴唇长满阴毛,中间有一道红嫩的肉缝,阿伟用手分开两片长毛的大唇,两片粉红的小肉唇的合守在秘密的洞口前,杏儿将头扭向一边,双手捂着自己赤裸的下体,这时,阿伟将杏儿的双手拿开,将嘴凑上前,用手分开杏儿的大阴唇,阿伟伸出舌头对着杏儿两片花瓣猛舔,杏儿『啊』的叫了一声,两条白嫩结实的大腿紧紧地夹住阿伟的头,阿伟一边舔着,一边解除杏儿身上的衣物,杏儿这时已双面潮红,一股粘稠液正从洞口溢出,阿伟将身上衣服脱光,挺着他的大鸡巴对着杏儿的洞口,『滋』的一声插进了杏儿的身体,『啊』杏儿叫了一声,杏儿现在的身体对阿伟说已是轻车熟路了,粗大有阴茎很容易就进入杏儿紧小的阴道中,阿伟把杏儿紧紧的抱住,阿伟结实的臀部向妻子的下体一次次的冲击,妻子杏儿在阿伟不断的重压之下,渐渐的把两条白晰的大腿分的越来越大,并最后把腿张扬了开来,勾在阿伟粗壮的腰上,再度兴奋中,又分开,又勾住,丰满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着阿伟的冲击,而向上迎击,,我可爱的妻子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躯下面,被人肆意的进攻着,阿伟趴在杏儿身上很起劲的抽送着,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玩别人漂亮的妻子,他一定很兴奋吧?
阿伟把他的大鸡巴从杏儿的阴道里抽了出来,然后站在沙发旁,把杏儿丰满的大腿架的肩上,用力前压,将杏儿双腿一直顶在胸前,阿伟用手把着自己翘勃的高高的阴茎,对着杏儿粉红的洞口,用手分开杏儿两片肉唇,在这种状态下的杏儿,小阴唇向外微翻着,这次阿伟更加轻鬆的就把自己的大鸡巴送进杏儿的身体,抽插的起伏也更大,两只腿的肌肉绷的紧紧,每插入一次都触到杏儿的宫颈,杏儿也随着阿伟的抽插而把头髮摇来摇去,一只手按在自己丰满的胸部揉捏着,一只手放在花瓣上方的小肉芽上,阿伟每一次压下来就会将杏儿的手指紧紧地压在肉芽上,每一次都引起杏儿白晰的屁股一阵紧缩,一下一下的,杏儿嘴里呻吟着「老公,要“`,老公“要““」,阿伟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进我妻子杏儿阴道底深处的时候,都要很沉实的顿一下,然后臀部很劲的左右拧动一下,好让杏儿阴道里面能更加的感受到他在这次合理的进入他人妻子身体的活动中而膨胀到极点的阳物。
杏儿的话语更多了,开始迷迷糊糊的「啊“`啊““」了,屁股为迎合阿伟的冲击而上挺了,腿也不再间或张合的分开,而是紧紧地着阿伟腰部,白嫩的大腿也开始随着屁股肉的抖动而抖动并渐渐鬆开,阿伟一次比一次深的往妻子杏儿身体深处送入,最后他把身子紧紧的趴在妻子不停抖动的身上,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是兴奋还是舒悦,只是看见他臀部肌肉间隙性的放鬆和紧张—他射精了!阿伟将他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我妻子的身体里。
两人抱紧沉浸了片刻,阿伟先抬起下身,将阴茎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抽了出来,拿起杏儿的白色蕾丝裤,按在杏儿阴道口处,擦拭着流出来的精液,然后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朝杏儿淫笑了几声,之后双翻过自己还有点湿漉漉的包皮,用杏儿的内裤将自己的阴茎擦乾净,然后复又趴到杏儿的下体,将两片大阴唇轻轻地扒开,用内裤仔细在擦着又流出来的精液,这时杏儿脸上红潮褪尽,还有点害羞,又似下意识的把双腿夹紧……
上次说到陪杏儿出来找工作,不曾想杏儿却在公车上遭到非礼,找了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最后只好求救我的同学阿良了,阿良在一家医院做主任医师,在他的帮助下,杏儿在那里做了一名护士,转眼间杏儿在那已做了快半个月了,杏儿自从到医院后情绪逐渐好转,人也开朗起来,美丽的杏儿渐渐地成为医院一道靛丽的风景线,白晰动人的脸孔,披在肩上的长髮,从胸口露出纯白的衬衫,从半紧身裙下露出修长的美腿。常常引得病人好一阵回望。
为了达谢阿良的帮助,一天晚上我和杏儿请阿良出来吃饭,杏儿今晚穿了一件黄色的紧身上衣,下身一条白色的短裙,高耸的胸部,一双修长白嫩的大腿被肉色的丝袜包裹着,过了一会儿阿良开车来了,一进来两眼直溜溜地在杏儿身上打量一番,然后对我说:「不好意思来晚了」,我说:「来晚了要罚酒」阿良说:「有这么个大美人在我当然要多喝了」说完对着杏儿哈哈地笑了起来,杏儿被笑的不好意思,粉脸微红。我说:「快吃点东西吧,饭也阻不了你的嘴」快吃完的时候,阿良的电话响了,阿良接完电话说:「对不起,刚才医院打电话来,有个重要手术要我回去做,我走了,你们慢慢吃吧」说完,就转身出去了,不一会阿良一又回来了,急急地对杏儿:「说今天医院值班的护士有事,你跟我走吧」杏儿歉意的望着我,我忙说:「没事你们去吧」我装着无所谓地样子心里却说,真他妈的烦,吃顿饭都吃不清闲,看着他们走了,我也走了,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我见杏儿还没有回来,我就到医院去接她,到了医院,见手术室外面一大帮家属在外面等着,我知道手术没做完,就坐在走廊尽头的长椅上,不一会竟打起盹来。不知过了什么时候,一阵吵杂声将我吵醒,我知道手术做完了,杏儿和阿良还有几位医师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他们竟没有看到我,这时,做完手术的几位医师要到下面吃宵夜,杏儿说:「我累了不去了你们去吧」说完走进了办公室,电梯开了几个医师说说笑笑走了进去,这时,阿良说:「我有件东西落在办公室里,你们先去吧」说完又从电梯走出来,我想喊他,可一种奇怪的心理压制着我,没有喊出来,看看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这时,阿良敲开杏儿的门说:「杏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杏儿问:「什么呀,」边问边跟着阿良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有事吗」杏儿关上门问道,「我看你挺渴的,来这儿有两瓶可乐你喝吧」说完打开递给杏儿,「谢谢」杏儿接过去喝了几口,突然杏儿感到一阵晕眩,就什么也不知道倒了下去,阿良顺将杏儿搂住,妈的,阿良这个小子原来想打杏儿的主意!现在虽然是晚上十点多了,但医院有警卫值班,想他也不敢怎么样,但我想错了,这时阿良抱起杏儿来到顶楼一间废弃的妇科检查室,把杏儿轻轻的放在检查台上,然后锁上门我趴在门缝向里看,这时阿良微微颤抖的手只慢慢解开杏儿的护士装的上衣钮扣。上衣下面穿着白色乳罩。阿良把上衣拉下来接着是脱下杏儿短裙,透过肉色的裤袜看到蕾丝的三角裤。
把裤袜和三角裤同时拉下去。黑黑的三角地带在下腹显得淫蕩。只是把裤袜拉到大腿上,看到浓密的阴毛,美丽的人妻肉体一览无余地展现在阿良的面前,阿良积存已久的兽慾已经爆炸出来了,伦理道德现在在他的眼里已不重要了,他只想发洩,现在的杏儿已昏睡过去,对眼前所发生的事一反应也没有,呼吸时胸部起伏,丰满的大腿被大大地分开,隐隐可见到黑丛中一道粉红的肉缝,阿良边欣赏着边脱去身的衣物,阿良的鸡巴不是很大,13厘米左右吧,这时阿良趴在杏儿的双腿间,伸出舌头去舔杏儿那略显红黑的大阴唇,沾满唾液的大阴唇如今已是油光发亮了,阿良用手去拨开她那两片阴唇,只见里面出现了那若隐若现的小洞口,洞口流出了那粘稠透明的淫水,阿良一见,毫不考虑的低下身去,吻着那阴核,同时将舌头伸进杏儿那粉红的小洞里去舔,去慢慢品嚐着杏儿紧热的阴道中传出的成熟人妻气息。阿良双膝挤进杏儿的双腿内,把她的双腿分的更开,用双手支撑着身子,挺着火热的大鸡巴,对準我妻子红嫩的阴道口『滋』的一声插入了,抽了没多久,阿良将杏儿的白晰的双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鸡巴,对準小穴「滋」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了,过一会儿,阿良被杏儿紧热的阴道夹的浑身发麻,突然感到腰身一紧、一麻,一股火热的阳精,全数射在我妻子的子宫内……
阿良慢慢的穿上衣服坐在杏儿的身旁,双手在杏儿高耸富满弹性的乳房上揉捏着,接着用卫生纸在杏儿的双腿间擦了擦,接着又用手包着卫生纸向杏儿的阴道内挖了几下怕杏儿醒来发觉……


推荐阅读:
·恶魔少爷别吻我 陌生男人的身体抚慰我的伤口(05-26)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我当继父那些年(07-15)
·和老总六年出轨换来的自身折磨(06-18)
·口述:我为爱隆胸失败 惨遭抛弃(01-27)
·少妇口述插的很爽激烈呻吟|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