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里的红衣女鬼

  1.有间凶宅

  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后,我和女友都很满意。我对领我们看房的中介说:“卫生间阴森森的,感觉不太好;而且价格也太高了。”

  中介老陈三十来岁,一脸诚恳。“价钱还能再商量。”他凑到我跟前附耳说,“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房子其实是凶宅。”

  我陡然一惊,拽着他来到阳台。“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脸不高兴地问。

  “这房子里死过一个姑娘。”老陈坦白道,“我们一般忌讳说这些,不过你用这个跟房主杀价,应该能便宜10万。”

  “那姑娘怎么死的?”

  “听说是割腕。”老陈招呼我进了卫生间,里面被一根塑料横杆分成了前后两部分,前面靠门是洗手池和马桶,后面靠墙有一个淋浴喷头,镀铬的表面已然发灰,看来有些日子没用过了。塑料横杆串着一排空荡荡的挂钩,想必之前应该有一副浴帘。卫生间的灯坏了,老陈点亮手机,马桶正对的墙壁瓷砖上布着一道细细的裂纹,裂纹里渗着隐约的红色。“渗进去的血,刷不掉。”老陈说,“其实凶宅我们见多了,只是大家都不说罢了。”

  “我可是买来当婚房的。”我踌躇着说。

  “10万块钱重要还是封建迷信重要?”老陈一语击中要害。

  我犹疑地点点头:“那你明天把房主约出来吧,我们见个面。&rd(儿童故事)quo;

  出了这间凶宅,女朋友问我和中介神神秘秘聊了些什么。我支支吾吾地说中介让我明天直接和房主砍价。

  “运气好说不定能砍下几万……”听我这么说,女朋友大喜过望。我强颜欢笑,心里却暗暗有一丝说不出的不安。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陈又来到这栋没有电梯的旧楼。我爬到五楼,刚刚直起脖子,就看到眼前有个黑影晃动,头上还有两点白光倏忽一闪,形同鬼魅。

  我瞬间想起割腕的女子,不由后退两步,却不想一脚踏空了。手忙脚乱之际,正在楼梯上的老陈伸手将我揽住。他清亮地咳嗽一声,头顶的声控灯泡伴随着“嗞嗞”的电流声应声亮起。昏黄的光斑里,一个瘦弱的中年人正透过厚厚的眼镜片看着我们。

  “这位就是房主许先生。”老陈给我介绍。许先生似乎不愿一个人呆在房内,宁可在漆黑的楼道里等我们。

  进屋之后我便开门见山:“房价您看能不能再降一些。”

  许先生嗫嚅道:“我着急卖,价格本就不高……”说完求助地看向老陈,老陈假装盯着手机。

  看来4万块的中介费不会白交。“而且户型也不好,尤其卫生间。”我话音刚落,许先生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双手紧张地搓来搓去。

  我乘胜追击:“我一进去就觉得后背发凉,还有一股腥味。”

  “啊!”许先生突然大叫一声,惊恐的眼睛瞪得极大。老陈见状给我递个眼色,示意效果已经达到了。自此,许先生的情绪低至谷底,基本不再言语。

  老陈佯装替他说话,和我唱着双簧一步一步把总价压低了10万。

  最终许先生无奈地摆摆手:“我认了,咱们尽快交易吧。”

  老陈长出一口气,对我说:“没问题的话就先交两万定金。”

  我点头站起身来,正对着黑洞洞的卫生间,心中电光石火般闪过一个念头,昨天困扰我的莫名忧惧顿时清晰起来,我明白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我还要回去跟女友商量一下。”我苦笑一声,“她才是当家的。”

  许先生已无力争辩,算是默许了。我和老陈出来,许先生跟在我们后面匆匆锁了门。

  2.红衣女鬼

  告别他俩,我到市场买了一台便携式验钞机。吃完午饭我把验钞机藏进衣兜,再次来到中介公司。公司和那栋楼隔路相望,老陈是老板之一。我对老陈说因为房子比较旧,我女朋友很关心厨房的煤气管道,让我确认一下是否安全。

  老陈已经得到许先生的委托,有一把房门钥匙,可以直接带我进去。我在厨房装模作样把各个阀门开开关关,折腾了好一会儿,然后捂着肚子说要去上个厕所。

  我进了黑乎乎的卫生间,反手把门锁上,掏出验钞机打开,紫幽幽的光芒如同鬼火一般跳跃出来。

  我上午突然想到,割腕是很温和的自杀方式,血怎会渗进一米多高的瓷砖裂缝里?

  我把紫外灯贴近,只见平素看起来干净的瓷砖接缝被紫光映出了暗棕色,随着灯光的游走,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整面墙上几乎所有的接缝处都反射着妖异的光芒,纵横交错,仿佛一面来自地狱的围棋盘。

  肉眼看不到的细微血渍在紫外线下会呈现土棕色,这是我从侦探电影里学到的小技巧。釉面上的血可以被擦掉,但接缝处却很难清理干净;也就是说,这面墙曾被鲜血布满!这是货真价实的凶宅啊,老陈也被骗了,割腕怎么会溅得满墙都是?应该是很残忍的凶杀,难怪房主许先生如此神经质。

  我强忍呕吐开门冲出来,差点和老陈撞个满怀。他正好站在门外,忧心忡忡地盯着我:“没事吧?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出来,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没事,肚子不舒服。”我含糊回答,蓦然发现验钞机还攥在手上,忙塞进兜里,“明天帮我约一下许先生吧,煤气管道虽然没问题,但自来水管堵了。”

  隔天,我又见到了许先生。我注意到他手指颀长,食指轻微痉挛,手心总是汗津津的。我脑补他拿刀的样子,把一个女子劈死在卫生间里,动脉血在心脏高压之下喷薄而出,如同崩裂的水管,很快淹没了一面墙。

  “卫生间水管好像老化了,我担心哪天爆掉,水全喷到墙上。”我鼓起勇气暗示他。

  许先生很不愿意听到卫生间三个字,随口答应:“让物业来维修一下,费用我来出。”

  我又零零散散挑了一些小毛病,许先生一一答应解决。“许先生真敞亮,我去筹钱,明天来交定金。”

  我起身和他握手,他的手冰冷潮湿。我松开手,他错愕地盯着我,好像见了鬼。

  我们出来后,许先生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紧跟出来,老陈嘲笑说:“他怎么突然胆子大起来了?”

  我假装不会意,其实已经知道此刻许先生的反应——他摊开手掌,右手心多了一个小纸条,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和一行让他如遭雷击的字:卫生间里的事我已知道了。

  果不其然,天刚擦黑我就接到许先生的电话,他约我去附近的一个茶馆坐坐。和影视剧里心狠手辣的杀人犯不同,许先生居然毫无城府,见到我就迫切地问:“卫生间里究竟有没有鬼?”

  他这么一说我反倒糊涂起来,难道他杀了人心中不安,竟然产生了见鬼的幻觉?

  “卫生间里死过人你知道吧?”我试探着问。

凶宅里的红衣女鬼

  “知道,一个割腕的红衣姑娘。”他口气显然是说这个死去的姑娘并非他的熟人。

  事情似乎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我索性直接问:“不是你杀的?”许先生满脸无辜:“我连个鸡都不敢杀。我是个小学老师,眼睛还高度近视。”

  “那你怎么知道卫生间里死过人?”

  “去年买房子时老陈告诉我的,是上一家的事。我买的就是凶宅,也是图便宜。”

  我恍然大悟,仔细回忆一下,老陈的确没告诉我卫生间里的姑娘是死于许先生居住期间,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了。一边喝茶,许先生一边向我讲述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

  一年前许先生买了这间凶宅。他孤身一人,起初也不相信有什么神神鬼鬼,直到半年后,卫生间经常有奇怪的动静。有一次居然从卫生间天花板上滴下来殷红的血水。这时他才意识到是那个割腕姑娘阴魂不散,仍旧盘踞在卫生间里作祟。

  “我当时还抱着一线希望,怀疑是楼上卫生间防水不好,洒的颜料泄漏下来。我上楼敲门没人答应,问过物业才知道,楼上已经空了许久了。”说到这里,许先生浑身微微颤抖,双眼直勾勾盯着我,“让我下决心卖房子的是一个月前,那天我加班到晚上10点钟,回到家又饿又累,刚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一个红衣女鬼站在里面,面朝着我,头发半遮着脸,手臂垂下来,正往下滴着血!我当时气血上涌,还好没有昏倒,连滚带爬跑出来,一晚上没敢进家门。天一亮我就到对面找老陈说要卖房子,让他陪我把东西全搬出来。”

  许先生的经历虽然荒诞,却又不像无稽之谈,否则怎能把一个大活人吓成这样。

  “你有没有注意到,马桶正对的墙上有过大片血迹?”我问。

  “墙上没有,每次发现都是在地上,而且是一滴一滴的。”

  “那就不对了……”我沉吟着,“你敢不敢再陪我去你家看看?”

  3.真“鬼”现身

  许先生几乎是被我架到了楼上,我答应让他在客厅等我就好,我有个猜测需要证实。

  战战兢兢开了门,不知道是不是拖欠了电费,屋里的灯也不亮了。许先生进门就躲到了阳台上,那里能看到小区内惨白的路灯光,似乎阳气充足一些,可以让鬼魂不得近身。

  我来到卫生间,打开手机手电筒,踩到马桶盖上,在卫生间上方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心中模模糊糊有个推论逐渐成形。出来后,我告诉许先生稍安勿躁,我再去楼上看一下。楼上是六楼顶层,门前的地垫无人打理已经脏得不成样子。我耐心查看了门把手,如我所料,灰尘并不多,这说明近期还有人进过房间。

  “我明白了!”我回到房间,兴奋地冲蜷缩在阳台上的许先生喊。许先生没有答应,难道是被吓傻了?

  我走近一看,惊见他双目紧闭,额头上一缕鲜血正缓缓流下,好在胸膛仍然起伏,并没有断气。

  我急忙回头,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从墙角处浮了出来。“老陈,一切都是你干的吧。”我咬牙切齿地说。

  “你还真是厉害,发现了不少东西。上次你假装上厕所忘记冲水了,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注意你了,还好我早就在楼道里装了监控。”

  “所谓的女鬼,其实是个画着图案的浴帘吧?许先生一个人住,洗澡没必要挂浴帘。我检查了一下横杆,上面有挂钩移动过的泥痕,而且有几个挂钩已经变形了,应该是拽下浴帘时造成的。你一直有房门钥匙,趁许先生加班,潜入房间,挂上印有女鬼的浴帘。许先生高度近视,加上之前累积的心理压力,一定会大受惊吓。许先生逃走后,你再进去撤掉浴帘。”

  黑暗中老陈冷笑几声:“你还真有当侦探的潜力啊,可惜就是太贪心了,凶宅你都敢买。”

  “楼上的钥匙你也有吧,卫生间天花板滴血也是你一手炮制的。你大动干戈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一边引他说话,一边悄悄把手伸向衣兜。

  “你不会知道了。”老陈提起棍子向我走来。他高高举起棍子正欲落下,突然眼前紫光闪烁,瞳孔瞬间收缩,几近失明。

  就在这个空当,我奋起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与此同时,从我手里飞出的验钞机击中他的额头,撞得粉碎。

  下面的事情我是从警察那里听到的:几年前,这间房子最早的主人是个孤寡老太,因为没有亲人,想把房子卖掉住进养老院,当时正好找到了老陈。老陈了解情况后心生歹意,把老人捂死在床上,然后拖到卫生间里肢解分尸,血溅满墙。

  接下来利用职业之便,老陈伪造身份证明,把卖房子的钱据为己有。谁想他仍不满足,还要每年把房子出售一次,赚取不菲的中介费。

  到现在为止,这间房已经易主三次,每次老陈都会暗示这是一间凶宅,先把气氛做好,然后伺机制造一些诡异的假象,把房主吓走。楼上的房主已经出国,也把房子委托给老陈出租,老陈利用上下之便,一次又一次导演出阴魂不散的鬼故事。


推荐阅读:
·阴阳线人(01-13)
·行走的尸体(01-13)
·都市怪谈之娃娃(01-13)
·夜访者(01-30)
·可怕的古董(01-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