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上的诡异照片

  满眼都是漫无边际的荒山野岭和树木丛林,奔驰在其中的却是两个夜行客,看他们横冲直撞的样子,肯定是迷路了。

  也不知是跑了多久,反正双腿已经是酸胀的不行了,其中一人拿出了两支香烟,递了一支给旁边的伙计。

  随着烟雾缭绕,王涛终于缓了口气,“就是这里了!”

  旁边的伙计刘权神情比较慌张,不停的吸着手中的香烟,就已经表明了此刻他的心情是极度紧张的,况且天空慢慢的昏暗了,“大,大哥,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我们这下可怎么办啊?”

  “老弟啊,还记得咱们这次来的目的吗?咱们可是拿了人的钱,给人来办事的,况且那个墓碑咱们还没找到呢!”王涛作为大哥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能镇定自若。

  刘权仔细的瞅着手上图纸,又看了看四周的位置,有些灰心丧气的说道,“按道理地点应该就是这里啊,可是,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不会是有人钱多了,想耍咱们吧!现在的有钱人品味就是不一样,看着别人被自己耍的团团转,比吃上牛排还高兴呢!”

  “不会的,应该不会的,那位老板说是自己年纪大了,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的墓碑是在这里的,所以让我们俩来跑这趟活,而且酬劳也给我们打过来了,况且还有这东西!”王涛指了指袋子里的东西。

  “这里是什么东西啊,大哥!”刘权好奇的问道。

  “告诉你吧,上好的紫檀木的,你说人家能骗咱们吗?”这一说倒是让刘权好奇了,“大哥啊,你说人家至于吗,大老远的让咱们找一个墓碑,然后还要把这个紫檀木的破盒子埋在那里,对了,大哥,盒子里面有啥东西没?”

  “有啊,两个普通的戒指而已,不值什么钱!”王涛无聊的说道。

  孙权赶忙打开了盒子,瞧了瞧里面,随后便一脸不屑,“我还以为会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呢!反正我们也找了这么久了,而且现在都迷路了,我看啊,干脆不找了,咱们想办法找到路直接回去吧,反正这荒郊野外的,那个请我们的人也不会知道,大哥,你说对不对。”

  “不行!”王涛的表情十分的坚定,干我们这行的必须要有信用,否则我们以后还有什么尊严在这行混了啊。”

  半晌,“对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步骤给忘了啊,真是的!”沉静的氛围突然间被打破了,王涛突然惊喜道。

  “怎么了,大哥,是不是有办法出去了啊?”不时紧瞅着四周的动静的刘权,以为王涛有办法出去了。

  只见王涛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是我忘记了之前那位老板跟我说的一个步骤,可以找到那个墓碑的步骤,现在看来那个墓碑的位置应该不是明显的,可能有什么机关之类的。”

墓碑上的诡异照片

  说着,王涛嘴里嘀咕着,“东方向十步,左转前进五步,再....”王涛的脚步终于IT你停下了,接着慢慢的拿出了那个紫檀木的盒子,放在了那个他最终确定的位置。

  知道原来不是找到路了,刘权也懒得理睬,只顾在一旁神情紧张的瞅着,突然间,呼呼呼!的声音传来了出来,只见那个放着盒子的地方,从地底下慢慢的窜上了一个墓碑。

  “哇!”旁边的刘权惊得大叫,“还这儿高科技啊,看来真是个有钱人啊!建造个墓碑都这么牛!”刘权赶忙跑了过去,“大哥啊,咱快把这个盒子埋好,准备找出去的路吧!你看天就快要黑了啊!”

  不过刘权的话似乎说到了木头上一样,王涛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个墓碑,刘权好奇的也望着那个墓碑,咦!竟然上面有两张死者的照片,看来还埋着两位逝者,的确有些特别。

  “大哥,这墓碑还挺特别的啊,埋了两个尸体。”见王涛仍然没有回话,而是依旧神情紧张的盯着那个墓碑,刘权费解了,“大哥,你怎么了,不就是埋了两个尸体吗?至于让你这么紧张吗?”

  好半天王涛才回话,“不,不是的,不是两个尸体,刘权,你知道雇我们来干这趟差事的老板是谁吗?”

  “我管是谁啊,反正只要给咱付钱就行了!”刘权显得满不在乎的,不过话一出口,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大,大哥,你,你不会说 雇我们的人也在照片上吧?”说完这句话,刘权感觉自己的嘴都在哆嗦了。

  “老弟,不是大哥吓唬你,确实是这样的。”王涛说完这句话,显然有些底气不足了。

  就在一瞬间,两人似乎心有灵犀似的,拔腿准备就跑,可就在这时,埋墓碑的土壤里诡异的伸出了两双手,迅速的抓向了王涛俩人。

  “啊!真是见鬼了,大哥!”被手抓住的刘权大喊着,而旁边的王涛也已经被一双手给抓住了,“老弟,加把劲跑啊!”

  可是那两双手似乎特别有力量,转眼间,“啊!”伴随着尖叫,俩人便被抓进了土壤之中。

  不知是过了多久,刘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仔细的瞧了瞧四周的环境,虽然刚才惊心动魄的场面让他现在仍然惊魂未定,不过这下他感到了一阵轻松。

  望见旁边床上躺着的是王涛,立马惊喜的喊道,“大哥,大哥,你快醒醒啊,咱们得救了!咱们得救了!”

  沉睡中的王涛被刘权的喊叫声惊醒了,“咦!刘权,咱们没死啊,这,这里是哪儿啊?”

  “这还用说啊,这里是医院啊,咱们得救了,得救了!”经过刚才的诡遇,现在的刘故事权才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的美好。

  “医院?得救了?”王涛的思维似乎因为经历刚才的凶险还没有反应过来,“也就是说咱们没死,太好了,太好了,感谢老天保佑啊!”

  吱呀一声,这时房门被打开了,见到来人时,俩人的表情立马石化了,进来了俩位医生,他们正是之前墓碑上出现的人。

  “哈哈哈!”只见他们神情诡异的拿着手中的针筒慢慢的向刘权俩人走近,走近。


推荐阅读:
·夜访者(01-30)
·都市怪谈之娃娃(01-13)
·行走的尸体(01-13)
·可怕的古董(01-13)
·阴阳线人(01-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