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被囚困的女人

  第一章 被囚困的女人

  阴雨绵绵,整个世界一片氤氲。黑云密布,把夏日的阳光全部给盖住了。

  忽而,一个炸雷在天上“噼啪”一响,炸出了一条光线。

  华恩云撑着伞走在路上,路面几欲被淹,水把他的裤脚都染湿了。天下的雨像是一颗颗掉落的子弹,打在雨伞上面,打出了巨大的声响。

  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自己家的别墅,那种在别墅角落的几大株玫瑰也在雨水的催着下凋残了,落了一地花瓣。

  华恩云推开门,把伞甩了甩,甩干了雨珠之后便放在了门口。

  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袋子,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吃的东西。他随手把袋子放在地上,然后上楼换了一件衣服。

  下楼,他拿起放在地上的袋子,走向了一楼的一个房间,那是他的书房。

  书房的书架上面摆放了很多书,他站在一本《江户川乱步全集》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他按了一下那本书。

  忽的一下,书架竟然自动分开了!原来那本书只是一种伪装的装饰,而书架后面是一条密道。

  密道很黑,他随手按下了一个开关,是密道里面灯的开关。一下子,密道亮堂了起来,但那不是一般的白炽灯灯光,而是一种诡异的红。

  那红色,比渔人在大海深处寻得的珊瑚枝还要红,仿佛是渡了一层血,带着诡异的肃杀。

  他右手拿着那个带走,走向了密道深处。密道似乎很宽敞,光是楼梯就有二十级。走完了楼梯,密道也就到了头。

  在密道尽头,有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浑身缠满了绳子,被绑得结结实实。她的嘴里塞着一块破布,在那里“呜呜咽咽”。

  她穿着一件校服,似乎是某个大学的校服,很明显,她是一名学生。

  女孩子见华恩云走了过来,眼中尽是惊恐。华恩云蹲了下来,说道:“乖,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拿出了女孩子嘴里的破布,女孩子似乎过分惊恐,所以不敢呼叫,她只能怯怯地说道:“放了我吧……”

  “不行,你是我最重要的收藏品!”华恩云说。说着,他从袋子里面拿出了一块面包,递到了女人面前。

  “快吃吧。”他带着微笑看着那个女孩子,女孩子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大口大口的咬着面包。

  或许是这样的戏码上演得实在太多回了,所以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心思反抗,那句求他放了自己,也不过是习惯性的反射。

  “乖,喝水。”华恩云又把一瓶水递到了女孩子面前,女孩子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便低头照做了。

  她的表现让华恩云很满意,他看着这个女孩子说道:“你越来越乖了,这样很好,我会时不时来看你的。”

  说着,他转身离开了地下室,离开的时候,顺手关了灯,一瞬间,整个地下室被黑暗笼罩,乌黑的像是远古那没有光的洪荒时代。

  “呜呜……”女孩子的嘴巴又一次被塞了起来,她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只能呜咽低吼,声音苍凉,在黑暗的地下室,有着道不清的诡异!

  第二章 致命邂逅

  女孩子叫做夏莹莹,本是一名普通的大一学生,她也以为自己会找一个不好不坏的工作,嫁一个不爱不恨的男人,然后生一个不优秀也不低劣的孩子,然后草草过一生。

  却不想,那一日图书馆的邂逅,会改变她的一生。

  那天是一个白天,却没有太阳,阴沉沉的天空好似要落了下来一样,压得人感觉窒息。她站在图书馆的书架前,捧着一本《红手指》在看。

  那是东野圭吾的书,她是推理迷。

  “你也喜欢东野圭吾啊。”在她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男人带着微笑,看着她:“不好意思,我想拿那本书。”

  男人用自己的下巴指了指书架上角,那是《白夜行》,夏莹莹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因为她站得位置,刚好拦住了那个男人取书。

  “对不起。”夏莹莹急忙让位。

  “谢谢。”男人取下了那本书,径直翻阅到了中间,他看着那本书,念叨着那个日本男人写下的经典句子:“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替代了太阳。”

  这本小说,是东野圭吾最顶级的作品,被万千东野迷称为他的“无冕之王”,爱看东野圭吾的人,都爱看这本书。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你呢?”大抵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和自己有着相同的兴趣,所以男人大胆的问道。

  夏莹莹一笑:“这句话我也很喜欢,我很喜欢这本书。”

  他们开始聊了起来,从日本推理,谈到了中国悬疑,从东野圭吾,聊到了一枚糖果。显然,他们喜欢的作家都是一样的。

  因为爱好相同,所以彼此留了电话,当然对于夏莹莹来说,还是有着别的私心的,因为这个男人很俊俏。

  中国悬疑作家一枚糖果曾经把自己比喻成了一枚包裹在毒药里面的糖果,她说美丽的背后带着苍凉的血腥,而如此夏莹莹知道这点,她就会知道,这个叫做华恩云的男人,是她命中的劫难!

  之后,他们像是热恋的情侣一样,经常见面,而每次见面的地点都是在图书馆,静静地看书,静静地谈论文学。

  不能不说,那是夏莹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爱情在她心中滋润温暖着,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英俊文雅的男人了。

  终于,她提出意见:“恩云,我能否去你的家中看看?”

  他从未邀请过她去自己家中,而越是这样,夏莹莹就越想去,仿佛一个女人去一个男人家中是天大的光荣。

  “好啊。”他没有拒绝。

  华恩云把夏莹莹带到了自己家中,在家门口的时候,夏莹莹就怔住了,她从未想过,原来华恩云的家是那么大,诺大的别墅,红砖白墙。

  而且推开外面的铁门的时候,可以看到一大片的绿草坪,在墙角,还种植了几株玫瑰,不是俗气的红色,也不是一般的金色,更不是那自以为是的白色,而是绿色!

  绿玫瑰,很少见。

  院子里面还植了几棵树,是合欢。微风轻抚,淡紫色的花瓣在空中摇曳、坠落。有的落在了夏莹莹身上,还有的落在了地上。

  “我家有点乱,你不介意吧?”华恩云看着一脸痴呆的夏莹莹问道,她显然是被这样的场面怔住了。

  这一刻,时间好似停顿了,这如画的景致怎能不让她错愕?

  “没关系,男人的房间都乱。”夏莹莹微笑说道,其实她知道,华恩云家一定不乱,一个如此懂得情趣的男人,家怎么可能会乱?

  推开大门,果然不乱,而且很宽敞,宽敞的精致。一盏吊灯在天花板上悬挂,华恩云摁了一个开关,瞬间,屋子被一片金黄抱住。

  是淡淡的光,带有说不出的高雅。

  “你请坐吧,我去给你泡咖啡,你是喝蓝山还是卡布奇诺?”

  “随便吧。你家有什么咖啡我就喝什么咖啡。”夏莹莹礼貌说道。

  华恩云一笑:“那我给你煮一杯卡布奇诺吧。”

  夏莹莹点头,心头掠过一片欣喜,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有情趣,还会自己烹煮咖啡。

  她坐在沙发上面,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华恩云便从厨房出来了,他端着一杯咖啡走了出来,咖啡的香气在屋子里面氤氲弥漫。

  “好香。”夏莹莹闻了一下说道。

地下室被囚困的女人

  华恩云笑着说道:“这是我在法国巴黎买的咖啡,我煮得不好,你随便尝尝。”

  喝了一口,知道他是谦虚,咖啡的香味在唇间弥漫,萦绕了整个口腔。“你煮得很好喝。”夏莹莹说。

  一杯咖啡慢慢地喝着,灯光下,夏莹莹觉得这是一片梦幻。

  可喝完咖啡,她就觉得自己脑袋沉了起来,欲要睡去。她以为只是自己有点儿累了,于是看着华恩云说道:“恩云,我觉得有点儿累了,我想睡一会。”

  “好的,我带你上去。”他为她铺好床单,让她静静地躺在床上。

  可醒来的时候,夏莹莹却发现自己不是在那个房间,而是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面,而且身子还被人绑了起来。

  华恩云此时蹲在她面前,带着笑看着她:“你醒了。”

  她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你疯了,你这个变态,你为什么要这样,你这样是犯法的。”

  “你不爱我吗?”华恩云问道。

  “我以前爱你,可是知道你是变态之后,我就觉得恶心,快放开我。”她太傻了,这样的话是没用了,有时候可能还会遭来对方的羞辱。

  “你太吵了。”一块破布塞入了她的嘴里,之后她就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了。

  之后每次华恩云来,夏莹莹都只是祈求:“你放了我吧,我想我爸爸妈妈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求求你。”

  “不,我不会放了你的,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我不想你离开我,我必须帮你关在这里,不然你一定会离开我的。”华恩云的表情疯癫且痴狂。

  而后,夏莹莹便不再祈求他了,只是每天都会麻木地重复着一句话:“放了我吧。”

  可到底是没用的。

  第三章 蝴蝶枯萎

  蝴蝶很美丽,可生命很短暂。

  在这昏暗的世界里面,夏莹莹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点点流逝,因为看不到白天和黑夜,她不知道时间,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天,哪一年。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只被关了一天,有时候却又觉得是一辈子,她看不到自己的脸——那张脸,是否已经衰老的不成款式了?

  是否皱纹已经遍布了全脸了?如果是,那个男人会放自己出去么?可如果他放自己出去,自己又能如何?

  这是哪里?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出去了,会不会世界早就不是原来的世界了,会不会都是一群陌生的人,长得自己没有见过的脸?

  她渐渐地适应了这里,似乎是黑暗了太久,所以拒绝见到光线?还是她已经融入了黑暗,开始讨厌光线?

  华恩云仍旧每天都会来,渐渐的,他不再是单纯的给她送吃的,看她的样子了,他会给她讲故事,讲东野圭吾,讲一枚糖果。

  “一枚糖果又出新书了,是情场屠夫,我念给你听。”他待了一整天,念完了那个带有惊悚色彩的奇异爱情故事。

  而夏莹莹,却总是默默听着。

  她不知道听了几个故事,一枚糖果的说完了,就说东野圭吾,东野圭吾的说完了,就说京极夏彦。

  中国作家的故事说完了,就说日本作家,而日本作家的故事说完了,可能她的生命也就完了。

  而她,却始终没有来得及听完那些故事——她是一只被困在黑暗里面的蝴蝶,再也无法斑斓起来了。

  她病了,是疟疾。打了针,吃了药可就是不见好。

  华恩云每天都守在她身边,可她每天都不好,他不愿意送她去医院,她仿佛是抓在他手里的蝴蝶,一放手就会逃掉。

  终于,她像是烧完了最后一点油的灯芯,在她灯枯的那一刹那,她看着他说道:“我在这里待了多久?”

  “六个月。”

  “哦。蝴蝶的生命也没有六个月啊,看来我的生命之火也已经被烧完了。”她说。

  最后一刻,她问他自己能不能出去看看,华恩云摇摇头说不可以,她便不再说话了。时间是很恐怖的武器,可以把一个人的全部磨灭掉!

  夏莹莹熬完了最后一点生命之后,把自己的头歪在了华恩云的肩膀,她缓缓闭上眼睛,看到了这个世界外面的光芒。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替代了太阳。”她念着那个日本男人的句子,去寻觅着自己的光芒去了。

  很快,她冷了。

  第四章 往事若梦

  华恩云把夏莹莹尸体上面的绳子解开了,然后把她放在地上,看着这具冷冰冰的尸体,他竟然没有一丝的感觉。

  或许他再也不用担心这个女人会逃走,也不用担心别的男人会杀出来,抢了这个女人了。

  他仍旧每天会出现在这个地下室,看着那已经没有生机,肉身也跟着凋残的尸体。他没有闻到腐烂的味道,只是自顾自地和她说话:“来,我给你再念一段《白夜行》。”

  他默默念着自己最喜欢的句子,然后闭上眼睛,小憩一会。

  闭上眼睛的一刻,华恩云看到了自己儿时发生的一幕——那是他无法忘怀的一幕。

  他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爱他的爸爸和妈妈。他爸爸没有钱的时候,给与了这个家足够多的爱,可是等到他爸爸有钱的时候,却总是在外面流连。

  华恩云的父亲在外面渐渐有了很多女人,他不在回家。而他母亲则总是哭诉着。

  终于,他父亲彻底的厌恶了这个家,他看着自己的妻子说道:“我们离婚吧,孩子归我,我会给你一笔钱的。”

  华恩云的母亲没有说什么,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说道:“好吧,但是我们毕竟曾经美好过,你能否再吃我做的一顿饭?”

  男人想了想,同意了。

神话故事

  吃饭的时候,气氛像是死一样的沉默,没有人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吃过饭之后,华恩云的父亲站了起来,说道:“我要走了。”

  “恩。”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他的母亲竟然开始数数了起来:“一、二、三……”

  第六声的时候,男人轰然倒下,再也没有起来。他不会起来了,属于他的生命之花已经开始枯萎了,他死了。

  饭菜里面被华恩云的母亲下了毒,她没有办法留住这个男人的心,也要留住这个男人的人,即便留不住活人,也要留住尸体!

  她把尸体藏在了自己家的衣柜里面,依靠着自己男人的钱财,过得倒也安生。她每天都会待在衣柜前,默默发呆,看着衣柜自言自语。

  而华恩云,则默默地站在一边。

  “孩子,你爸爸永远不会和我们分开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她说。

  可最终还是分开了,因为警察发现了华恩云父亲的失踪,开始着手调查,最终他们抽丝剥茧的找到了华恩云的母亲。

  进入屋子的时候,嗅觉敏锐的警犬就闻到了异样,其实不止警犬,就连警察也闻到了,那弥漫在空中的腐臭,无比明显。

  他们循着腐臭找到了衣柜,推开门是一具腐烂到了极致的尸体,尸体的皮肉早就烂得不成款式,尸体的骨头露在外面,还流着发黄的尸水。

  他的内脏掉了出来,长满了虫子……

  看着这一幕,那些警察死命作呕。最终,华恩云的母亲被带走了,宣判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默默接受了死刑。

  离开法庭的那一刻,她回头看着华恩云说道:“孩子,我爱你,记住爱一个人,就要想尽办法留住一个人!”

  之后华恩云失去了双亲,被送到了孤儿院,但是因为有他父亲的遗产,到底过得也不会太惨。

  长大后,他接收了遗产,靠着银行利息过日子,而这栋房子,就是他父亲丧命的房子。

  他请人造出了一个地下室,就是为了将来有一日,可以留住自己的爱人——那就是囚困夏莹莹的地下室。

  见到夏莹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个地下室会派上用场了,那一刻的他,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而夏莹莹就是即将落入他网中的飞蛾。

  他步步为营的接近了夏莹莹,让她爱上自己,然后带到这里。他在那杯咖啡里面放了三片安定,那足以留住这个女人。

  华恩云把夏莹莹留在这里,一直到她生命的结束,到她尸体的腐烂。他依靠着尸体,沉沉睡去,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他中了尸毒!

  爱情,是一枚美丽的糖果,有的是甜的,有的是苦的,但是还有一种,是包裹了毒药的毒糖果!


推荐阅读:
·行走的尸体(01-13)
·夜访者(01-30)
·都市怪谈之娃娃(01-13)
·阴阳线人(01-13)
·可怕的古董(01-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