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床垫

  我叫李明,我是一名记者,上个月接到了一个神秘宾馆的采访任务。

  这还要从半年前开始说起。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有一家如春客栈,来这里入住的旅客接二连三的失踪。失踪人数已经达到了3人,可是警察却找不到任何的线索,以致这些案件就此被搁置。如春客栈因此生意冷清,几乎要倒闭。

  两个月前不知是谁传出了消息,说是失踪的那3名旅客都曾居住在同一个房间,并且住在其他房间的人在夜里12点总是会听到咯吱咯吱类似于开关旧门时的声响。一时间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人们都说如春客栈里面闹鬼,可没想到的是如春客栈的生意竟然就此好了起来。很多年轻人打着见鬼的旗号到宾馆入住,有些人说自己听到了声响,有些人说自己亲眼见到了一个无头女尸,总之说法千奇百怪,让人听着甚至有些好笑。

  我从来都是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之说,所以对这件事没有多大兴趣。不料就在上个月的28号,主编将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小李啊,你知道如春客栈的那件事吗?我想就此做一个专访,发表一篇文章。全公司就你胆子大,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出色完成啊!”见主编这么说也没有办法推辞,只好“欣然”接受了。

  于是,第二天我告别了我刚买的席梦思,收拾好物品准备出发了。当我坐上出租车并告诉司机要去如春客栈时,司机突然怔住了,之后勉强的笑了笑,发动了汽车。

  出于职业病,我一直觉得他有些问题,于是就一路上向司机问有关客栈的问题,可是他的回答总是遮遮掩掩,甚至闭口不谈。临下车时他对我说,“小伙子,千万不要去住那个房间!”随后就开走了。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到恐惧和不安。或许他曾经也是这个宾馆的住户,或许他亲眼看到过……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愿再往下想。

  这里很偏,位于城乡的交界处,周围几乎没什么建筑。站在宾馆门口,看得出它已经有些年头了。招牌都已经泛黄,老实的木门也已经破烂不堪。我鼓了鼓勇气向里面走去。不知是因为过于古老,还是为了营造恐怖气氛,宾馆里面的灯都是老实的白炽灯,发出幽幽的黄光,还不时的闪烁。

  到了服务台前,一个老太太抱着一只黑猫坐在那里。我说:“请问还有空房吗?”

  老太太看都不看我一眼,低着头抚摸着黑猫,发出低沉的声音:“我们这儿的空房有的是。”随后扔出一把钥匙说:“楼上2号,把身份证留下。”

  我问道:“不好意思,请问那间出事的房间是几号,我想住那间。”老太太突然抬起头,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提高了音调说:“那间房间我们不租。”

  我被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吱吱呜呜的说道:“嗯……这个……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来找一下刺激,我可以多给钱。”随后我将200元钱放到了桌子上。看到钱老太太似乎心动了,她慢慢的打开身下锁上了的抽屉,然后从里面摸出了一把钥匙。“楼上4号,晚上不要在床上睡觉。”我很纳闷,不过看到她的样子我没敢询问,赶快拿了钥匙跑上了楼。

  上了楼,到了4号房间的门前,我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跑上来的缘故,心砰砰的跳,并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颤抖着的双手拿着钥匙,小心翼翼地向钥匙孔伸去。“嘿!”一只手拍了我的后背一下。

恐怖的床垫

  “啊!”我猛地回头。把身后的人吓了一跳。那是一名清秀的女子,她羞涩的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这的住户,看到你要住这间房间,想来提醒你一下,这间房间死过人。”

  我说:“啊……没关系,我胆子大,不怕,谢谢你了睡前故事。”紧接着她略显慌张低声的说:“晚上千万不要睡在床上啊。”

  我的心里慌了,心想“为什么都不让我在床上睡呢?难道真的有些什么……”就在我恍惚的时候,那个女子不见了。我急忙开开房门,跑了进去,重重的把门关上了。

  就在这时我觉得背后传来一股寒气,不是整个身子都似乎被寒气所笼罩。我面对着房门不敢回头,生怕看见什么。就这样僵持了一分钟,周围静的我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鼓起勇气猛地转了过去,屋子很普通,和正常的宾馆一样,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台电视,和一把椅子。没有任何地方能看的出有什么异样。我渐渐冷静下来,嘲笑自己为什么这样胆小。已经是下午一点了,阳光从窗子里射进来,暖暖的是我有了困意,不知不觉得我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

  是她!是那个女子!她满脸是血,脑袋歪倒一遍,如同僵尸一般,摇摇晃晃地一步一步地向我这边挪来。不要!啊!……我猛地睁开了双眼,原来是一场梦。满头大汗的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5点18了。冬日的夜来的格外的早,这时外面已经有些暗了。

  惊魂未定的我踉踉跄跄的下了床,打开了房间的灯。红光!头顶上的荧光灯管发出的竟然是红光!照的周围一切像是血一般的红。我闭上眼睛猛地晃了晃脑袋。再睁开眼睛时一切回复了正常。

  “是我的幻觉吗?”我心想。这时的我真的一刻都不想待在房里。赶快拿了外套跑下了楼。

  我找了一个小饭馆坐了进去,点了一碗面,又要了一杯白酒准备压压惊。等我平静下来已经是八点多了。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回去了,可就算是我一万个不愿意,因为工作,还是不得不回到了那个宾馆。

  奇怪。怎么没有人,别说客人,就连前台的老太太也不见了。也许是太晚了吧,借着酒劲,我爬上了楼梯。突然一个黑影从我眼前闪过,我吓得一退,不料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还好没什么大碍,浑身疼痛的我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是那只黑猫,那只黑猫蹲在楼梯口,用那双泛着光的眼睛看着我。

  我气的冲它吼了一声,将它吓跑了。我扶着楼梯扶手艰难的爬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浑身的疼痛加上酒精的作用,使我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就在我准备上床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那句话,“晚上不要在床上睡觉。”这时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站在这里,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又使我心有余悸。

  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将床垫拽到了地上,心想在地上睡一宿不也是一样。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睡下了。

  咯吱……咯吱……我迷迷糊糊的被一声一声的响动吵醒,由于睡觉前都没有关灯,我睡眼朦胧地看了看表,12点整!难道恐怖的事情真到要出现了吗?我没有睡在床上啊!咯吱……咯吱……响声还在继续,声音不是从别处传来的,正是从身下,从身下这破旧的弹簧床垫中传来。

  我吓得要起身,突然从床垫中伸出千百只手抓住了我的身体,我一动也动不了。我想大声的喊,两只黑手嗖的从枕边伸出,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嘴。灯光这时开始闪烁,亮、暗、亮、暗、亮、暗,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床垫就像是沼泽一样渐渐地将我的身体陷了进去。

  在黑暗之中我能感觉到我的身边还有其他人,还有其他和我一样遭遇的人。这时我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了,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就在这模糊的意识中我看到了一名男子残忍的将一名清秀的女子杀害,而一位老妇人被绑在一边目睹了这全部的过程,就在这个宾馆,就在这间房中……

  现在的我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了,我永远的被埋在了这弹簧床垫之中,或许此时,我就在……你的身下……


推荐阅读:
·积口德(01-13)
·黑段子之旅店(01-13)
·公交车上闹鬼的故事(02-20)
·黑段子之有效证明(01-13)
·一栋会闹鬼的房(01-30)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