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仇的恶鬼

  在我小的时候,听老人说过这样一件事,我们村里有姓路的人家,他们家有一个女儿,虽算不上天生丽质的大美女,但还是算得上是一位美女,只如果没有出这件事,她也能很幸福的生活下去,她也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路颖有个好朋友叫郭玲,她俩好的跟亲姐俩似的,渐渐的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路颖看着村里的这些跟自己同龄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不求上进的人,自己和父母永远都过不上好日子,所以一直都瞧不上他们,而好朋友郭玲从城里带回来一个男朋友叫陈昊焱,俩人的感情也很好。

  每天看着好朋友郭玲和她的男朋友陈昊焱卿卿我我,路颖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有的时候郭玲和昊焱来家里路颖出去玩,路颖总是刻意的避开她们俩,久而久之郭玲也觉得她和路颖的关系也不像从前那么要好了。

  所以郭玲决定要找路颖出来谈谈,郭玲来到路颖家里,正好看到路颖在院子里晒玉米,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轻轻的叫了一声:“小颖。”

  “哎,小玲,你怎么过来了?你家昊焱呢?”路颖笑着说。

  “他上城里买东西去了,我来找你有事。”郭玲一脸严肃的说。

  “小玲,怎么了?是不是跟昊焱吵架了?还是有人欺负你了?”路颖看着一脸严肃的郭玲说。

  “没有吵架,也没人欺负我,小颖,我问你,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郭玲说。

  “是啊!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路颖奇怪两性故事的问。

  “那你怎么突然开始疏远我,每次来找你,你都不太愿意和我们一起出去?”郭玲说

  “你不是要陪昊焱嘛,我总不能天天和你黏在一块,不得留个时间给你和昊焱好好的相处相处啊!”路颖拉着郭玲的手说。

  “我和昊焱要相处的时间多了去了,分开这么一会儿时间,又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而且我就你这么一个这么亲近的朋友,你成心让咱俩疏远是吗?”郭玲嘟着嘴戳着路颖的肩膀说。

  “是是是,大姐头,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消消气好不好?好不好?”路颖撒娇的拉着郭玲说。

  “这还差不多,一会去我家吃饭吧!”郭玲说。

  路颖犹豫了一会,还是去郭玲家吃饭了,谁让她们从小就要好呢!不一会儿,路颖跟着郭玲来到了郭玲家里,刚进门路颖就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只是等郭玲和路颖来吃饭而已了。

  吃完饭后,郭玲和路颖在客厅聊天聊了一会,路颖看着天色渐渐的晚了,就对郭玲说:“小玲,天色晚了,我也该回去了,一会儿回去晚了,我爸和我妈该担心了。”

  “嗯,好的,有时间我在上你们家找你聊天。”郭玲说。

  “行,那我走了哈!”路颖说。

  郭玲点点头,路颖转身出门了,郭玲觉得心里不踏实,就让未婚夫昊焱跟在路颖的身后送路颖回去。

  可是当路颖走到烈士陵园的时候,她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坐在那里,便向那个人走了过去。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路颖坐在那人旁边说。

  “我就住在这里。”那人指着烈士陵园说。

  路颖觉得这人是在开玩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住在这里边呢,所以并没在意他说的这句话,路颖和那人聊了一会儿,那人告诉路颖,他叫孟子含。

  路颖看了一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看着孟子含说:“子含哥,我该走了,已经很晚了,在不回去,父母该担心了。”

  “嗯!好,你叫什么?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孟子含说。

  “我叫路颖,以后我们还能见面的。”说完路颖赶快转过身,红着脸回家了。

  可是路颖没发现陈昊焱一直都在她的不远处看着路颖的一举一动,只是刚才的这一幕,陈昊焱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毛毛的。

  陈昊焱回到郭玲家后,把郭玲拉到房间里,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这么说,小颖应该是见到鬼了,”郭玲说。

  “嗯,而且那个鬼脸惨白惨白的,正常人根本没有没有那样的脸色,现在最主要的是他会不会害路颖。”陈昊焱说。

  “咱们把事情跟路叔叔和林阿姨说说吧!”郭婷看着陈昊焱说。

  “咱们先观察观察吧!我会让我哥过来帮忙,我哥对于这些事比我在行,他来帮忙,比我们在这里无厘头的瞎转悠的好。”陈昊焱说。

  “行,咱们也只能这么办了。”郭玲说完,陈昊焱拿起手机给陈昊焱的哥哥陈昊宇打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陈昊焱说:“哥,我这里有点事想要你过来帮忙,这件事只有你能摆平了。”

  “是不是谁惹上那东西了?”陈昊宇说。

  “是,小玲的好朋友路颖惹上了那东西,现在我们担心的是怕那东西会害路颖。”陈昊焱说。

  “好,我明早赶过来,你们在家等我。”陈昊宇说。

  “嗯,好,我们在家等你。”陈昊焱说。

  挂掉电话,郭玲和陈昊焱悬着的心,稍微松了一些,现在他们只有等陈昊宇来到,对于路颖的事,现在只能依靠陈昊宇了,希望能帮路颖解脱困境,不要让那个鬼害了她才好。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郭玲和陈昊宇正准备吃饭,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郭玲开门一看,他不认识门外的这个人,她轻声问:“你是昊宇哥?”

  “是的,我是陈昊宇,你应该是郭玲了吧?我能进去吗?东西太重了。”陈昊宇笑着说。

  “哦哦哦,不好意思,昊宇哥,来,我帮你拿下来。”郭玲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如果不是陈昊宇说话,可能现在的处境好尴尬。

  “哥,你来啦,我们等了你好久啊!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陈昊焱笑着说。

  “嗯!呵呵~都这么大的人了,就知道贫嘴,有吃的吗?我快饿晕了。”陈昊宇揉着肚子说。

  “有啊!正好可以开饭了,我去拿碗。”陈昊焱说。

  “我去吧,正好你把昨晚的事跟昊宇哥说一下。”郭玲说。

  “嗯,好。”陈昊宇说。

  “昊宇哥,你和昊焱先坐一下。”说完郭玲久进了厨房,陈昊宇和陈昊焱来到餐桌前坐着,陈昊焱把昨晚的事情经过讲给陈昊宇听。

  “我们先观察观察,如果说他要害路颖,别怪我容不下他。”陈昊宇说。

  “好,我们先按兵不动。”陈昊焱说。

  而路颖在自己的房间里,想着昨晚的那一幕,没想到那个叫孟子含能和自己有一样的爱好,不知道那人喜不喜欢自己?路颖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可是自己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才见了他一面,久对他念念不忘?

  天快黑了,路颖看着窗外,她可以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出去,或者找个借口说是去郭玲家就可以出去了,只要想到这里,路颖就很开心,很快她就可以看到了孟子含。

  而郭玲和陈昊焱两兄弟商量好,在路颖和那个鬼见面的地方藏好观察他们,只等路颖和那个鬼见面了,如果那个鬼想要害路颖,他们也好及时的救护,不让那个鬼魂伤害路颖。

  天黑了之后,郭玲他们已经藏身的地方躲好了,就在这时路颖出现了,可是他们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见那个鬼魂出现,可当他们放弃准备离开的时候,孟子含看着路颖准备离开的背影,轻轻的叫了一声:“小颖,你要走了吗?”

  “呃,子含哥,你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路颖开心的说。

  “怎么会呢?小颖,我有事想对你说,但是说了之后,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孟子含看着路颖小心翼翼的说。

  “你说吧,我不会生气的。”路颖说。

  “小颖,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孟子含说。

  “子含哥,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是我们都还不是很了解,我们可以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如果合适的话,我一定会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如果不合适,也请你不要勉强我。”路颖说。

  “好,我相信你会答应的。”孟子含说。

寻仇的恶鬼

  虽然路颖暂时没有答应孟子含,可是她心里早已乐开了花,毕竟她知道孟子含喜欢自己,这就够了,她希望能通过这段时间好好的相处一下,了解彼此的性情,这样才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陈昊焱他们等了很久很久,那个男鬼也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路颖的事来,他们悄悄的从黑暗的地方悄悄摸回了家,郭玲沮丧的说:“还以为今晚能把那个鬼给收拾了,可他却没做伤天害理的事。”

  “好了,小玲,凡事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那鬼也有好鬼和坏鬼啊!”陈昊焱抚摸着郭玲的头发说。

  “也是,只要他不伤害小颖就行,昊宇哥,这次可能你白跑一趟了。”郭玲说。

  “呵呵~事情可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刚才我看着那个鬼,好像怨气很重,他生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他会找上小颖,必然和他们家有莫大的联系。”陈昊宇说。

  “不会吧?那怎么办?”郭玲紧紧的攥着陈昊焱的手说。

  “到时候我得叫上我师兄来帮忙了,现在咱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陈昊宇说。

  听到陈昊宇这么说,郭玲悬着的心稍稍落下,眼下她唯一担心的是路颖会越陷越深,伤了那个鬼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她怕伤了路颖,到时候不能自拔,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他只能祈祷路颖能度过难关。

  那晚以后,郭玲和陈昊焱忙于订婚的事,一时把路颖的事情给忘记了,这天下午住在郭玲和陈昊宇陈昊焱正在屋里忙着整理订婚要用的东西时,路颖进屋了,郭玲看着路颖的脸色不太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路颖的样子把郭玲吓了一跳,脸色惨白,走路有气无力的,头发也乱乱的,若不是门“吱呀”的一声,郭玲还都没发现路颖进门了。

  “小颖,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郭玲拉着路颖坐在床边说。

  “小玲,我怕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路颖哭着说。

  “小颖,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想想对策。”郭玲拍拍路颖的肩膀桌。

  “最近我喜欢上一个人,我们很聊得来,有着很多共同的爱好和讨厌的事物,第二天晚上我去那里找他,他向我表白了,我不想那么快就答应他,就告诉他,先相处一段时间,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能在一起就做朋友,前段时间,我答应做他女朋友,可是他却让我做一些,我无法做到的事情。”路颖抽泣着说。

  “他让你做什么了?”郭玲难过的说。

  “一他让我喝一种黑色的液体,二让我拿锄头把父母打死,三让我永远都陪着他,他说如果我做不到,他会一件一件的帮我解决掉,而且最近总感觉身体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他吻了我的关系。”路颖说。

  “什么?他吻了你?”郭玲和陈昊焱两兄弟同时叫了出来。

  “是啊!怎么了?”路颖奇怪的看着郭玲他们三个人。

  “麻烦了,看来他开始行动了,这段时间忙着郭玲和昊焱的事,我都快把这茬给忘了。”陈昊宇懊恼的说。

  “你们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听不明白呢?”路颖眼神迷茫的看着郭玲他们几个,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颖,你听我说,你喜欢的那个人不是人,那天晚上你从我家离开后,昊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当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不准确的是看到那个鬼的时候,发现他并不是人,正常的人脸不会像他那样,毫无血色。”郭玲拉着路颖的手说。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找上我?”郭玲不解的问。

  “我们并不清楚他到底为什么要找上你?这个问题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陈昊宇说。

  路颖不在说话,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回家后的她一连病了好几天,等她醒来之后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路颖睁开眼睛时,看到母亲坐在她身边,擦着眼泪,父亲坐在凳子上抽着烟,她明白父母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

  “妈,爸,对不起...”路颖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是爸和妈对不起你...”路颖的母亲李晗说。

  “小颖,你放心,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不会让你出事的。”路航说。

  “爸,妈,你们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了?”路颖说。

  “孩子,这件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对你没有好处。”路航摇了摇便起身离开了,李晗也跟着出去了。

  路颖走到窗前停下,听到母亲小声的对父亲说:“路航,还是告诉孩子吧!她迟早要知道的。”

  “到时候在说吧!”路航叹了口气说。

  父母一定有事瞒着她,她一定要知道那个恶鬼为什么会缠上她?路颖换好衣服来到了郭玲家,在郭玲的房间里,路颖把父母谈论的事告诉了郭玲和郭昊宇兄弟俩,郭昊宇说:“你怀疑你爸爸妈妈有什么事瞒着你?”

  “是,我觉得与这次我遇到鬼有着某种联系。”路颖说。

  “他们和那个鬼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个鬼为什么会找上路颖呢?”几个人陷入一阵沉默,没人知道路颖的父母和那个鬼有什么联系,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着那个鬼的下一步动作,他们才能做出应对。

  陈昊宇怕那个鬼在夜里会跑到路颖家,给了路颖一个救急符,以防万一,这个救急符能帮陈昊宇拖延一下时间,就在这天夜里,路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在她翻身转向门这里时,却看到孟子含惨白的脸。

  “啊...”路颖的父母立刻跑到路颖的房间。

  “孟子含,你变成鬼还是改不了变态扭曲的心里,如果不是你做得太过分,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到处欺负人家女孩子,当时你要是安安心心的做事,好好的对李晗,李晗也不会选择我,快放开孩子。”路航气愤的说。

  “那又怎样,我即使死了,也要拉你们家的人垫背,二十五年前我得不到李晗,二十五年后我要拉她的女儿下来陪我。”孟子含掐着路颖的脖子阴笑着说,可他却没注意路颖的母亲在不在路航的旁边。

  “你...”路航看着孟子含掐着自己女儿的脖子,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他把拳头紧紧的捏着。

  “那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选择路航,而不选择你?”李晗不紧不慢的走进来说

  “是啊!为什么你选择他而不选择我?他能给你什么?”孟子含大声的说。

  “他能给我一个安静稳定的家,一个乖巧的女儿,我和他在一起感觉很安心,至少这些东西,你给不了我。”李晗看着路航说。

  “可是我对你的爱,一点也不比他少。”孟子含说。

  “你的爱扭曲,极端,我不想要,也要不起,而路航给我的爱,是那么的温馨,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你永远都不会懂,你接受不了我跟路航在一起,所以你自杀了,我知道你三番两次想要路航的命,你以为我会没有防备吗?”李晗说。

  “哼哼,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们的女儿下地狱陪我,我要让你们痛苦一生,只要你们想到她,心就会跟着撕心裂肺的痛起来。”说完,孟子含用力的对着路颖脖子掐下去。

  “啊...谁把我打伤的?”趁着孟子含受伤之际,陈昊焱和郭玲赶快把拉了过来。

  “我们,我们把你打伤的。”陈昊宇和陈昊宇的师弟韩子飞走了进来。

  “你们竟敢打伤我,你们都得死。”说完孟子含扑向陈昊焱他们。

  陈昊宇没想到这个鬼会那么强,几次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时孟子含看打不过陈昊宇和韩子飞,他转身扑向了路颖,陈昊宇想都没想就挡在了路颖的面前,陈昊宇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而孟子含被韩子飞的符弄得灰飞烟灭。

  等到陈昊宇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路颖则靠在床边睡着了,看着路颖陈昊宇知道孟子含的鬼魂再也不会出现了。

  陈昊宇起身想倒点水喝的时候,路颖醒了,路颖笑着说:“昊宇哥,你醒了啊!你要喝水吗?你等着,我给你倒。”

  “好,谢谢你,小颖。”陈昊宇说。

  “谢什么,我还没谢你救了我呢!”路颖微笑着说。

  路颖把倒好的水递给陈昊宇,在陈昊宇喝完水之后,路颖看着陈昊宇说:“昊宇哥,你有女朋友吗?”

  “有啊!怎么了?”陈昊宇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喜欢上路颖了,只是这段时间忙着孟子含的事,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对路颖说,刚才路颖问自己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决定逗逗她。

  “哦,是吗?你很爱她咯?”当路颖听到陈昊宇有女朋友时,她好失望。

  “是啊!很爱很爱,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生,也很...”陈昊宇话还没说完,路颖突然站了起来。

  “我知道,对不起,打扰了,我先走了。”路颖跑了出来,她拼命拼命想忍住眼泪,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哎,小颖,我是,我...”现在的陈昊宇很恼自己,没事干嘛逗路颖呢?没有女朋友就没有女朋友,有女朋友就女朋友,现在把路颖气跑了,陈昊宇换好衣服朝路颖跑掉的方向追去,在路上遇到了陈昊焱和郭玲。

  “小玲,昊焱,你们看到路颖了吗?”陈昊宇着急符说。

  “没有,哥,发生什么事了吗?”陈昊焱说。

  “我把路颖气跑了。”陈昊宇说。

  “天快黑了,别出什么事才好,昊宇哥,你把刚才的经过说一遍。”郭玲说。

  “嗯,我们边走边说。”陈昊宇说。

  陈昊焱和郭玲点点头,一边走一边听陈昊宇说刚才的事,郭玲突然停下说:“我知道她去哪儿了?昊焱,咱们去树屋。”

  “嗯,树屋?我怎么不知道有个树屋?”陈昊焱挠着头说。

  “以后告诉你,现在我们去那里找路颖。”郭玲说。

  陈昊宇和陈昊焱默默的跟在郭玲的后边,到了树屋下,陈昊宇三人爬上树屋,进去一看,却看到路颖躺在树屋的床上睡着了,陈昊宇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路颖眼角的泪痕,他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路颖感觉床动了一下,醒来时看到郭玲,还有陈昊宇两兄弟都在,她没说话,穿好鞋,坐在凳子上,不说一句话,也不理其他人,陈昊宇走过去,拉着路颖的手说:“路颖,对不起,我刚才是逗你的,其实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啊!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我很好骗,是不是?你们都是骗子。”路颖哭着说。

  “是是是,我们都是骗子,跟我们回去好不好?”陈昊宇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央求着路颖。

  “路颖,跟我们回去吧!等师兄的伤好了之后,我们在帮你惩罚他。”站在门口的韩子飞开口说。

  “要我回去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路颖说。

  “什么条件?”陈昊宇说。

  “你跟我来。”陈昊宇一行人跟着路颖来到河边的木桥上,路颖看着河里的水。

  路颖示意陈昊宇站在木桥边上,陈昊宇刚走到木桥边,还未站稳就被路颖一脚踹到河里去了。

  不一会陈昊宇爬上木桥,走到路颖的面前说:“路颖,其实我一直喜欢你,只是最近忙着孟子含的事,所以才没时间告诉你,我喜欢你,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刚才只是逗逗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可以吗?”

  路颖点点头表示同意,陈昊宇开心的把路颖搂在怀里,并暗暗的发誓,以后一定要让路颖幸福。


推荐阅读:
·行走的尸体(01-13)
·夜访者(01-30)
·都市怪谈之娃娃(01-13)
·阴阳线人(01-13)
·可怕的古董(01-13)

看其他故事